合食禁

不管看多少遍都这么扎心

久:小、小胜,再等一下吧,我得先去洗个澡……
咔:洗个屁,你香的。

头一次离开主人那么长时间的焦冻喵,在一万米高空上的漆黑机舱里被吓到不行。一直拿头顶笼子上的洞眼,鼻子上破了一块,鼻缝里都是血。见到光的时候还瑟瑟发抖。不过一钻进主人怀里就好了,嗅到那熟悉的气味,让焦冻喵感觉很安心。

咔:别白费力气追我了阿sir,我们是两条道上的人,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吧。
久:你是罪犯,我当然要过来抓了你。
⬆️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这种感觉的胜出

请问xia太太的饭田先生可以来娶我吗,能让班长竟然看起来有那么点斯文败类的感觉也只有xia太太了

一起关于车车和咔咔厨艺的脑洞@創傷海王星 

腿个社畜咔x水手服久的序章

其实我觉得咔不可能是社畜

  
  
  镜子。
  每天都会出现在人类生活中的东西,用途十分广泛。因为实在是太常见了,我觉得当今社会99%的人已经到了脱离它就会没办法正常生活的地步。会映出自己模样的镜子是自己的半身。说到比镜子还要重要的东西,就只有下半生要一直面对的那个人的脸了。
  然而爆豪胜己真的非常厌恶镜子。
  以前虽然讨厌,可并没有到厌恶的地步,厌恶是最近才开始的事情。连开始的具体日期他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两个月前的年会。出于应酬他喝得烂醉如泥,连车也不能开,也不想坐出租回家。摆着两条腿在大街上晃荡着的时候,他路过了一家向外漏着橘黄色灯光的店。
  爆豪胜己只是出于习惯...

白竹鼠是不能吃的,中暑了也不能吃,是配种用的x

这孩子的烫伤,这么看肯定不只是眼睛附近那一块,就是说当年也烫到了头皮部分吗……天

公寓楼下的居酒屋有一只难得不太胖的橘猫。

说是不太胖,其实相对其他猫来说肌肉也挺健硕了,真的是健硕。它一动不动趴在那里的时候,感觉就像乡下路边看到的地藏一样。

为了能摸摸它,我不知道去那家居酒屋多少回了。要知道,一个人喝酒是很苦闷的一件事。但它始终对我爱理不理。我给它带去了妙鲜包,组合装的猫咪玩具,超豪华的猫咪爬架。它每次把我手中的妙鲜包吃的干干净净,然后大摇大摆地撅着屁股走开,只给我留下一个冰冷的背影。

我哭丧着脸跟店老板抱怨这件事时,他若有所思地望着猫台的方向,然后掐了手中的烟凑到我耳边低声说。

“要不你试试那个?”

“那个?那个啊……”

我花了一点时间思考那是什么,然后恍然大悟。老板见我明白之后,诡...

雷文制造者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