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坊主

《从未见过的谎言庄园》

01

迪亚乔尼,没有替身使者存在的现代AU,有年龄操作,混部,超多自我设定…OOC



三天前在打工的咖啡店碰见的这个女人,在迪亚哥给她端上咖啡时突然没由地就抱着迪亚哥的腰哭泣,把老板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迪亚哥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事情……不过女人似乎只是因为家庭关系突然神经敏感了而已。
“我的丈夫和小儿子相处的并不好……”
这个面前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岁出头的夫人拉着迪亚哥就打开了话匣。已经是两个男孩子的母亲,而且大的那个已经十五岁了。不知怎么就被当成倾诉对象坐下来的迪亚哥向咖啡店老板投以求助的目光,老板无奈地耸着肩,她是这家店的常客,而且似乎是一户非常有钱人家的太太。没有阻拦就算是默许了。于是迪亚哥只好继续听着。不过就算哭花了妆的乔斯达夫人也只是有些显得憔悴而已。她用纸巾擦拭着眼角,衬衫的蕾丝袖口便随着动作向下滑落。那纤长白皙的手腕让迪亚哥看得有些出神。
“我丈夫的眼里只有长子尼古拉斯,根本不管乔尼。那孩子五岁的时候因为感冒用青霉素结果过敏,差点丢了命。结果他连看都不去医院看他一眼……我带乔尼回来时他只是问了一句‘脑子没烧出毛病吧’,就再也没问过乔尼的情况了。你不知道,看见乔尼哭着问我他到底是不是爸爸的亲生孩子的时候,我的心都快要碎掉了……”
说完乔斯达夫人无论迪亚哥怎么安慰她都说不出来话。而且哭声越来越大,好几次原本打算坐下来的客人见状扭头就走。老板已经不止咳嗽了一声了,坐在她对面的迪亚哥只好无奈地揉着太阳穴一边说道。
“所以,夫人,我觉得关于这点…建议您找个擅长处理家庭纠纷案子的律师会比较好,而不是在这里跟一点半点忙也帮不上的咖啡店店员诉苦。”
“对不起…我很抱歉给你们店添麻烦……因为我实在是没有可以商量的人……”乔斯达夫人没有因为迪亚哥的话停止哭泣,但她从手包里掏出一张黑金卡,站起来回头对已经很不耐烦的老板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是从英国嫁过来,亲戚朋友一个都没有,唯一的依靠就只有乔尼这么一个儿子。就当我租用您这里一会会就好…可以让我坐一会,然后请这位先生听我说说话吗?”
老板看到她拿出卡的时候仿佛钻进了钱眼里。迪亚哥只好接了她的话。
“………我原本也是英国人。”
“这样吗!我还以为是因为您长得太英俊的缘故让我觉得很亲切……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的脸我就什么话都说出来了。”
即使迪亚哥觉得很不耐烦,因为即使这位夫人付了再多的钱进的都不是自己的口袋。但打工的老板一个劲地给他使眼色,他只能憋着继续坐在椅子上。
“长子不是您亲生的吗?”
“不…不是的,尼古拉斯是我丈夫和前妻的孩子,我丈夫的前妻在生完孩子后没多久就去世了。可能就是因为这点他才特别宠爱尼古拉斯吧。”乔斯达夫人哽咽着说道。“可是我丈夫对我却非常好,尼古拉斯也很懂事,不但尊敬我这个继母,也很宠爱他弟弟。只有丈夫对乔尼是那个态度,我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就去问丈夫,结果他却说,儿子只要尼古拉斯一个就够了……”
迪亚哥不知道怎么附和,不过女人突然一瞬间想到了什么开心事,突然破涕为笑。
“我之后就开始揣摩丈夫的意思,我想既然他只承认尼古拉斯是他的儿子,也就是说如果乔尼是女儿的话,他就不会讨厌他了吧……这样想着,我就开始把乔尼打扮成女孩子。给他穿上蓬蓬的裙子,戴着蝴蝶结的头饰,还好我的乔尼无论怎么打扮都非常可爱…我把这样的乔尼推向丈夫面前时,丈夫竟然第一次抱着他笑了……”
迪亚哥望着这位年轻的母亲,想不明白到底该是感慨她机智还是其他什么,总之找不到任何词汇来评价她所说的事情。
但乔斯达夫人的情绪变化太激烈了,刚刚脸上还挂着笑容,随后想到什么又立马垂下眼角。
“就这样过了两年…现在乔尼九岁,可能之前因为年纪小,他觉得穿裙子没有什么。但是现在他已经长大了…不知道哪天开始他开始抗拒穿裙子。可是乔尼不扮成女孩子的模样,他的父亲连看都不肯看他一眼呀……前几天还就仅仅因为吃饭教养的问题我丈夫又骂了他,本来乔尼的性格一向很温顺,平时被丈夫骂几句也没有听他抱怨过。这次也不知怎么了,吵完什么也没说拿着叉子就扎了我丈夫的手背…我真是吓坏了,以我丈夫的性格,本以为他会把乔尼送到警察局,没想到他竟然让人把乔尼倒着绑在树上绑了整整一天一夜……乔尼只有九岁啊!他实在是太狠心了!”
“夫人,如果您说的都是真的,我觉得已经完全构成可以起诉地步的家庭暴力罪了吧。”
乔斯达夫人听了迪亚的话却一个劲地摇头尖叫起来。“不!我不能起诉我丈夫!我在美国没有亲人,我的父母都是很古板的人。因为我执意嫁给了一个前妻死了还有个那么大儿子的外国男人所以跟我断绝了关系…我是全职太太,也没有收入,就算为了乔尼和丈夫离婚,我根本没有能力抚养他长大啊……”说罢她打开手包拿起里面的照片,神经质一般抚摸着透明夹层上照片开始喃喃自语。“乔尼…我的乔尼…妈咪以后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本身为了获取父爱让男孩子穿裙子就是很奇怪的想法……这位母亲却一点也没有发现自己不对的地方,也不肯为了孩子去跟丈夫离婚。乔斯达夫人的情况让迪亚哥想到那个与和猪狗不如的丈夫离婚后,每天连打好几份工也要拼命养活迪亚哥和他哥哥两个孩子的母亲。
迪亚哥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乔斯达夫人美丽的手腕和妈妈很像,却没有那样为了孩子牺牲一切的觉悟。但再想到母亲最后却因为积劳成疾而年纪轻轻就去世的一生,或许乔斯达即使再心痛一点,起码让孩子富足地生活到成人才是明智的决定。不过迪亚哥的父亲原本就是个酒鬼加穷鬼,或许自己母亲根本就没有其他选择的机会吧。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快要晚上九点了。就算是挣钱的打工,迪亚哥也不愿意占用自己任何其他可以回家的时间。正准备起身和老板说下班的时候,女人炫耀似的在迪亚哥的眼前晃动着手中的照片。
“看吧,这是我儿子乔尼,很可爱对不对?”
照片里是穿着深蓝色洋装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被拍照的……如果没有听乔斯达夫人先前说的事,迪亚哥会毫不犹豫地把他当成女孩子。明明有着和母亲一样有着漂亮的透蓝色眼睛和及肩长发,但是性别却是男人……迪亚哥开始慢慢腾起莫名其妙的心情。


“来,这边,请进。”
结果三天后,那次在咖啡店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现在一改憔悴的面容,对迪亚哥露着灿烂的笑脸,然后动作轻柔地将他请进了比他的出租屋还要大的玄关。明明室外是将近100华氏度的炽热天气,被打开门后,这栋具有年代气息的洋楼就感觉冷气扑面袭来。沙发有着那种到能让人凹进去的坐垫。在迪亚哥坐上去没多久后,女人就穿着印满星星的蓝色围裙给他端上了咖啡和蛋糕。
“肯定没有你们店里的味道好,不过也是我亲手泡的……还请布兰度先生也能尝一尝。”
非常在意明明是咖啡却为什么会是蓝色的液体…迪亚哥不好拒绝,只能端着杯子装作抿了一口然后同样报以笑脸。“夫人,您太客气了,以后叫我迪亚哥就好。”结果那已经不是能用苦来形容的味道了……迪亚哥觉得自己的脸变得很僵硬。

虽然听老板说这家人似乎是贵族的末裔,原本只是想看能不能捞到几个钱,但在看到是连下仆都配置得好好的有钱人后,迪亚哥想了想还是赶紧别惹什么麻烦随便糊弄几下就走掉比较理智。

“您丈夫…不在家吗?”
“他工作很忙,昨天才因为要去外地出差所以走掉了。不过平时白天也都不在,晚上很晚才回来。”说起丈夫,乔斯达夫人的笑容变得有些苍白无力。迪亚哥现在才觉得她身上有着像是东方女性才有的内敛气息。那天在店里估计真是因为情绪太过失控了吧……“尼古拉斯上高中后就去念了寄宿学校,现在家里也只有我和乔尼两个人在……所以您不用太拘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来对待就好。”
迪亚哥顺着她的意思点点头。这位夫人婚前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不谙世事的大小姐,心大到在知道迪亚哥是某大学S市分校的学生后连他的家庭背景都没有调查过就把他带进家门,执意请他做自己儿子的家庭教师。
“不过夫人请我来…真的觉得没问题吗?”
“因为上次被丈夫惩罚过后乔尼就再也不出门,也不愿意去上学,要是因为不念书落下功课的话,连我也要挨丈夫的骂了。其实只要有个人可以陪他一起念书就好,乔尼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无论教他什么他都学的很快。”
乔斯达夫人开的薪水…比自己打工要挣得多了去了。这样想着迪亚哥便跟着乔斯达夫人上了三楼。不知道是不是夫人自己的喜好,家里几乎到处都摆放着鲜花,各种花香混合在一起的气味让他感到头晕脑胀。
“实在是对不起迪亚哥先生,乔尼…他的全名叫乔纳森,本来应该叫乔纳森出来和您打招呼的,可不管我怎么叫他他都不肯出房门……啊,就是这里了。”
乔斯达夫人打开门。初看不知道房屋主人有什么特殊爱好,所有家具都以蓝色为基调,不过在看到乔斯达夫人现在的蓝色裙装和围裙之后就能明白应该只是母亲的品味而已。
“乔尼,之前我跟你说过的布兰度先生来了哦。”
迪亚哥看见一个抱着膝盖缩在床上的孩子,听到乔斯达夫人说话却连头都没抬,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提电脑。
“现在连妈咪的话都听不见了吗……”
乔斯达夫人的声音又含着哭腔,走过去一遍遍地像抚摸猫那样抚摸儿子的头发。迪亚哥实在是听够了她的哭声,正在思考要怎样才能请走他的时候,乔斯达夫人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儿子身边。
“总之,乔尼就先拜托您了。”
丢下了这样的话,女人脸上充满着安心的微笑关上房门后就走了。迪亚哥不是第一次给小孩子当家庭教师,有钱人家的小孩不知道会不会难搞定一些。不过就算母亲离开了,那个孩子也没有把头抬起来看迪亚哥一眼。因为开着冷气窗户都是紧闭的,房间安静到只能听到墙上挂钟走动和鼠标按键的声音。虽然根本没有说话的欲望,但迪亚哥觉得自己沉默也不是办法,只好先开了口。
“乔纳森…还是像你妈妈那样叫你乔尼比较好?”
“……”
“啊,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做迪亚哥·布兰度。目前是加州……”
“不用说废话,你的事情妈妈已经全都告诉我了。”
九岁的孩子突然转头并开口说话,用和那张照片上看到的一模一样的蓝色眼睛盯着迪亚哥。
“这样吗。”
难得想好好地自我介绍却被当成是废话,迪亚哥不禁眯起双眼。
“不过她应该还不知道你有个因为怀疑是一起恐怖袭击主犯而被通缉的亲生哥哥迪奥·布兰度这件事情,知道的话可能会吓晕过去吧。毕竟我妈妈就是那种单纯到推销员让她买什么她就会买什么的女人。”
男孩像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状态叹息着,随后把电脑转过来对着迪亚哥的脸,上面的网页新闻报道着一个和迪亚哥有着颜色相似的金发和细长眼睛的男人。
“我想妈妈一定给你开了很丰厚的薪水吧,如果你只是想拿那笔薪水倒是没问题。不过要是你有其他会伤害到妈妈的想法的话……我会让你后悔今天走进这个家门的。布兰度先生。”
那充满敌意的声音是九岁孩子会发出的吗?迪亚哥在心里暗自想着。这个全名叫乔纳森·乔斯达的孩子跟她母亲口中温顺柔弱的,会穿着裙子的儿子完全就是两个人。他始终直勾勾盯着迪亚哥,像是想要用眼神就能给他杀菌一般。迪亚哥觉得自己有些能理解为什么乔尼的父亲始终不喜欢他了。
那个时候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九岁孩子威胁后还露出了笑容,顶着那恶劣的视线走向了乔尼。走近之后就能发现,虽然口气很像大人,但乔尼的四肢都是细细的,身体也很单薄,似乎可以像玻璃人偶一样一掰就断。
“我对你母亲没兴趣,而且那位夫人人好得很,还是位好母亲。乔斯达君,我只是对你有兴趣而已。”
男孩在听到迪亚哥的话后,如同扑克一样端正的脸终于布上诧异的表情,并在被迪亚哥碰到肩膀时如同触电一样惊恐地向后缩着身体。果然还是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装什么大人。但这样在心里讥笑的迪亚哥明白那也不过是玩笑话而已。

毕竟从刚刚进门后同他说话后,迪亚哥就很清楚自己打从心眼里讨厌这个名为乔纳森·乔斯达的,装腔作势的小鬼。

评论
热度(25)

© 夢坊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