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killer-tune》02

八部仗吉良


我想太多了,三篇根本就写不完…还是用数字来给章节编号吧



吉良先生说出了他也会停止思考这种事,但看到他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的大脑也快要跟着停止了。
“…怎么?我说了很奇怪的话?”
“没有那种事,只是感觉不是吉良先生的风格。”
“没想到我也有不自信的时候?那种感觉对吧?”
“嗯……差不多。”
虽然也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我再次把筷子伸进牡蛎锅里时,发现里面的蔬菜几乎都被他挑光了…牡蛎倒还是有很多。明明问我喜不喜欢牡蛎锅的人是他才对,还是因为我说了喜欢他才不会去吃的吗?
别再是我自作多情了。
“总之,你母亲的事情我确实很感兴趣,究竟是我验尸判断错误,还是真的有其他蹊跷呢。不过,在我调查清楚前你就不要想太多了。安心读书吧。”
“吉良先生不是说最终死亡时间不是你判断的吗?”
“我说的是我判断,仅仅是以我自己的答案来思考的。那样29日还打电话给了你的圣美小姐就很奇怪了。电话会会不会是录音?”
“听起来不像。我和妈妈还进行了对话……她想要我的学费去给男人买东西,结果被我发现了。”
“你没有给她?”
“怎么可能给!”
“不过我要是她,现在这种情况比起讨好外面那些不可靠的男人,不如讨好跟有血缘关系也不会丢弃自己的亲生儿子更划得来。”
他轻叹一声。
“毕竟年轻才是资本。”
“吉良先生也很年轻。”
“我嘛…29岁,是个不上不下的年纪。自己都觉得非常难搞定。”
“但是我觉得吉良先生很好相处。”
“……你还是第一个说这种话的人。仗世文,干脆再说一遍让我录下来好了。”
可能是因为我喜欢着身为医生的你——这种话现在说出来还为时太早。我只能埋头咀嚼着已经稍稍变凉的食物来掩饰自己发烫的脸。
偷偷瞟着他,发现吉良先生也不知为何陷入沉默。他大概是饱了,不再拿起桌子上的任何东西,仰头让后脑勺抵在靠椅上,他的手则十指交叉放在胸口。
“说到录音,我在想…既然你坚持不相信幽灵的话,那么打给你的那通电话会不会是录音?”
“录音?…不会的吧。”
“你不知道最近的风俗店都很厉害吗?”
他突然把话题转移到了奇怪的地方。我听到那种场所的名字从吉良先生嘴里吐出来,说话不禁结巴了起来。
“厉、厉害?什么厉害……”
“有种风俗店是专门提供电话sex的。”
“我、不知道……”
“拜托…仗世文,你已经成年了。”
吉良先生的话锋转移得太快,我根本接不上,只能一个劲地摇头。
“……最先开始是顾客去店里使用的电话俱乐部,不过现在谁都有手机吧?风俗店就变成了中介性质,会找一些时间充裕的女大学生和有夫之妇来提供服务……虽然也是援助交际的一种形式,不过既不用见面也不用接触,还不怕被身边的人知道,对想要零花钱又不愿意打工的女性来说太适合不过了。”
“啊…嗯……但是我母亲并不在做那种事情。”
“抱歉,仗世文,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没有侮辱圣美小姐的意思。但现在的电子科技很发达对不对?只要是没有亲眼见到的东西根本不可能确认真假,有些无良的店家把女孩子的声音提前录下来,在有客人的时候进行播放来骗钱。
“那个真的能唬弄到人吗?”
“当然,毕竟普通的男人在电话里也就那几种要求,女孩子随随便便几句话就会高潮也说不定。”
吉良先生交叉了被牛仔裤包裹的修长的双腿。
“我在想…只是可能而已。如果圣美女士的死亡时间真的是28号的话。凶手知道警方一定会找上你,在29号以录音的方式给你打电话以此来迷惑警方的线索的话。也是有这个可能的。这个犯人不但知道圣美小姐有个儿子,还知道儿子打工赚了钱。不过那些也只是为了让圣美小姐有能打电话给你而你又不会怀疑她的理由。在知道母亲惦记你的学费那个时候,你确实被激怒了吧?”
“是这样没错…吉良先生…我觉得你的推理没有错……”我松开了缠在一起的十指。“但是那个,怎么样才能让我老妈录音呢?”
“这个也很简单,找个人假扮你就好。”
相处十几年的母亲会分辨不清儿子的声音吗?
……不,是我妈妈的话,真的有那个可能性吧。
明明很清楚自己早就被母亲抛弃,在又一次被事实狠狠打了耳光之后我更加垂头丧气起来。
“不过以上都是我乱猜的,你不要多想。”
“吉良先生不用安慰我的。”
只要多煮几次火锅不用放在冰箱里也没关系,于是我只是洗了几个碗。吉良先生则靠在沙发上无聊得按着遥控器。他看起来并不是想找什么看,只是一脸困倦的样子。等我洗手的时候,他已经拿着遥控器睡着了。起伏平稳的胸口对应从嘴唇中传出的微弱呼吸,吉良先生熟睡到连睫毛也不动,只是头上那顶帽子无论怎么翻身都没有掉下来。
好像摸一摸吉良先生的黑发。
我情不自禁就将手伸向他的额头,果然帽子就跟吉良先生的头发一起固定住了似的,如我预料,似乎只要本人没有意愿就不会被摘下来……我收回了手,关掉了电视,从隔壁卧室的床上把差不多2.5公斤重的棉被抱过去盖在他身上,最后发出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的叹息。
我,空条仗世文,父母离异,母亲刚过世,19岁,大学生,单身。
如果吉良先生是女性的话,做梦也想要跟医生在一起的我就会毫不犹豫地开口向他告白。而如果我是女性的话,我也会在他面前脱光衣服不管他是否想要拒绝都会搂住他的脖子去舔他的嘴唇。
……但是现在,我和吉良先生都是男性。根本连开口的机会也根本不被给予。失落的感觉真是一样一样的。
就在我俯视吉良先生不久后,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嗡嗡地振动起来。
我不想吉良先生被弄醒…他现在无意识的状态能让我觉得他有属于我的错觉。但是错觉终归是错觉……我推了推吉良先生的身体,他却连眼睛都没睁开,反而抱着我的被子朝背着我的方向翻了个身。于是我只好自作主张地按下接听键。
“喂!是大哥吗?”
“不,吉良先生正在睡觉…”
原本的女声听起来十分焦急。“又是男人?他要跟男人厮混到几岁啊?!”
“那个…您误会了,吉良先生只是有事在我这睡着了而已。”
“总之,我不管你是谁,快点帮我把他叫起来,妈妈失踪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自己脑袋也开始嗡嗡作响。似乎比听到母亲死讯还要更加震惊。我连忙又开始摇晃着吉良身体。
“吉良先生!吉良先生!”
半天他才睁开朦胧的眼睛,从沙发上坐直身体后被子顺着他的肩膀滑落下来。他觉得冷似的,又把被子裹回身上。
“怎么了?”
“刚刚有电话打来,贺莉女士,说贺莉女士失踪了!”
他的反应比我想象中还要平淡,抓着面前桌上杯子就开始喝起来,尽管那明明是我的杯子……但当下有更令人不安的事情。
“谁打来的?是不是个女人?”
“啊,对,你怎么知道……”
“别紧张,仗世文……”果然如我之前所想,他的帽子只能被他自己摘下来…吉良先生帽子放在一旁,躺下来身体占领了整个沙发。“等五分钟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他还没回答我,就又闭着眼睛开始睡觉。结果还没五分钟,他的电话就又振动起来。
“你来接。”
吉良先生用命令的口吻从被子里传出声音。我只好再次按了接听键。电话那头还是刚刚的声音,不过语速稍微缓和了点。
“大哥?大哥还睡着吗?”
“对…您刚刚说贺莉女士失踪了……”
“不,只是她在阳台上我没有看到而已…不用叫他了。话说你是?”
“你好,我是空条仗世文,您是吉良京小姐吧?我曾经是贺莉医生的患者……因为有事拜托吉良先生才和他在一起的。”
可能是从我口中听到了母亲的名字,电话那头吉良先生的妹妹终于笑了一声。
“是这样吗…大哥每次一回杜王町就会不见人影,我还以为他又跑去什么奇怪地方鬼混了。因为妈妈现在不会再对他说这种话,我是代替妈妈才会说出来的。请你转告他,让他赶紧找个温柔的女朋友让妈妈放下心来吧。大哥就麻烦你了。”
我看了一眼把整个头都埋进被子里的吉良先生,不禁感觉有点好笑。
“哪里,我才是,受了吉良先生和贺莉女士很多照顾。”
直到我挂完电话,吉良先生才把鼻子透出来呼吸。像是躲家长的的小孩子一样…表现冷静的吉良先生也有这样的反应,让我觉得非常意外。
“挂了?”
“嗯。”
“京很担心妈妈,只要回家一看见她不好好在房间就大惊小怪,我已经习惯了。所以才叫你不要紧张。我记得下午跟你一起出门把房门反锁得好好的。”
“贺莉女士,应该也很想要人陪她吧。”
“……”
吉良先生没有说话,从沙发上重新坐起来的他盯着发黑的电视屏幕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如果我没有课的时候,我可以去陪陪她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
他转动着脖子望着我。
“你只不过是她手里众多患者之一而已…有必要为了她做那些?仗世文,你要是继续这样的话我可能会怀疑你是不是有什么企图为了接近我们家而故意为之,甚至怀疑为什么偏偏是我打捞起你的母亲这件事……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不能这么怀疑你,只有人渣才会利用自己的亲生母亲吧。”
“吉良先生…”
他垂着睫毛的模样令我忍不住想要抱紧他。
“吉良先生,我只不过…想要做贺莉女士的孩子而已。在我妈妈的心里…从那个我掉进海里却没有及时对我伸手的时候可能就已经把我抛弃了。”


那天晚上吉良先生并没有在我家过夜,很快就重新戴上帽子回去了。我也没有任何理由留下他……尽管还想要更多时间跟他在一起。直到我上课的时候才发现,我已经满脑子都被吉良先生的事充斥了。
也不知道如果吉良先生不是医生的话,我还有没有这么喜欢他。
之后我给他发邮件,他再也没有那天那么迅速地回复我了。可能也只有他有什么事或者我想到别的令他感兴趣的话题他对我才会变得热衷起来吧。不过就在沮丧的时候,他却又发邮件来问我晚上要不要吃螃蟹。
我突然在想,吉良先生会不会其实没什么朋友呢……但我完全想象不出来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他。我立马答应了吉良先生要带着螃蟹来我家的请求,在下课后欢欢喜喜地收拾东西时,有人突然推了我一把,接着我被三个身穿警服的男人包围了。
我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
“又见面了,空条君。”
“啊,你是,上次警局的虹村形兆先生吧?这次找我有什么……l
我话还没说完,双手被人拎起来拷上了冰冷的手铐。
手铐很沉很重。明明只被拷上了双手,我却觉得脖子也被勒的喘不过气来。
“不好意思,现在要对你以涉嫌杀害空条圣美小姐的名义进行逮捕。”

评论(4)
热度(16)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