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蚀》

无双背景

伯约的性转所以有雷点的慎入还有ooc…

翼维 邓姜 姜钟

为什么伯约性转了还是姜钟总之这其中肯定是有某个原因的!(

是个连载

招待不周的话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景耀四年,这年冬天下了许多许多雪。
对曾经的姜维来说他不会太在意气候变化这种事情,然而连续的雨雪天气却让往常向来不注重休息和保暖的他第一次吃尽了苦头。或是秋后算账,从还没彻底变冷的立冬开始,他几乎每天都是在头痛和关节痛中度过的。自四年前最后一次北伐曹魏无果回朝后,那些肉体常年在外奔波劳碌留下的祸根像是报复似的全部在这年冬天向他袭来。他过得浑浑噩噩,只用精神力支撑着最后的意识。但姜维很清楚不是身体的状态,而是造成自己变成这样的根本原因。
今天是难得过了冬至还能有暖和到可以让他出门的天气,但他也只是坐在自己府邸的庭院里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指发呆。他从几岁就开始跟着母亲习武,常年紧握兵器的双手本应被枪柄磨成的老茧全都消失,手指反而变得柔软白皙起来。这不是什么好事,当他发觉两刃枪对自己来说太过沉重时,结果已是不可逆转了。
说不定是丞相的诅咒,自己花了这么多年这么多时间都没能完成丞相遗愿的诅咒……姜维这样想着,反而宁可忘记几个月前的事情。
他本就不是兴行那种延续之人,不只是谁先向陛下刘禅提起是蜀汉大将军的整寿之年,在他还没回过神来时那天连刘禅都大驾大将军府邸。宴会过后留下来堆得像山一样礼品,他寻思这些东西要如何回礼时,鬼使神差地手里就拿起了其中的一个盒子。
事后他仔细调查过,分明所有来礼都可以对号入座,唯独这个盒子根本查不到究竟是谁送来的。那盒子是件简单的黑色木器,上面雕着奇怪的花纹,像是南中的风格。他打开盒子想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什么,盒盖一开却一阵红色的尘埃扑面而来。等他捂着口鼻猛咳发现不妙时,那些灰尘已经被他全数吸入口中,意识也渐渐模糊。
姜维觉得那时候脑子混沌得像一团浆糊。他已经为了确认,很多次很多次地像这样仰头看天时抬起胳膊。
以蔚蓝的天空为背景,举起的那分明是双女人的手。
不只是双手……姜维醒来后发现自己四肢无力,胸口也忽然变得沉甸甸。然而衣服却在自己身上整整大了好几号。他干脆脱光了站在镜子前,结果看见满脸错愕的自己,不仅自己低头能看见的那些部分,个头还变矮,胳膊和腿都变得很纤细。只有原本消瘦到棱角分明的脸变得圆润柔和起来。
随后他便抑制不住自己满腔怒火一拳砸歪了镜子。
这是姜维除了丞相逝世,自己被邓艾大败于段谷外最不想回忆起的事实。或许身为男性时身体还能够承受那些积累多年的病根,但现在光是每个月几天的腹痛都好像会要了他的命,更不要提拖着这副身体去北伐……他只能心想暂且苟活过这个冬天再做打算,便不再想要再冷风中贪凉。正准备收椅子回屋时,突然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连通报都没有就已经看见张翼就站在院子门口,毕竟也没有人会时常来顾门的左车骑将军。姜维裹紧了身上的衣服,看到他手中拎着一条偌大的还在扑通跳的鱼,忍不住问道:
“开湖了么?你哪弄来的?”
那人晃动着手腕,鱼在他手里拼了命地挣扎。他还得意洋洋地说道:“这可是我家院子里养了十几年的鲤鱼。”
“……这么老了怕不是修成了鲤鱼精,伯恭,我觉得你还是拿回去放了比较好。”
劝了他好久,张翼才不不太情愿地放下手,不过在他发现了院子角落里的水缸后,便把那条鱼放了进去。在回屋挨着围炉坐下后,他一边烤火一边搓着冻僵的双手,鼻子和耳朵也冻的通红。
“伯约,我本是想请你吃鱼的。”
“不,是我真的怕吃了你家的鲤鱼精给我半夜托梦,骂我伤天害理,毁它道行。”姜维低头往围炉里丢着秸秆说道。“况且,这种鱼通常都很难吃。”
“是这样吗……难吃就算了。”明显听到张翼失望的声音,确定他其实只是自己想吃而已后姜维轻轻叹着气。“伯约为何叹息?”结果还被这样问了,他在寻思说点什么来搪塞过去时,那个人却离开围炉转到了旁边的桌子前。
“大将军又在地图上画什么?”
这回是听到他明显不快的口气。姜维却不抬眼只给自己倒了热茶。
“我想过几天上表陛下,北伐……”
“就用你现在的身子?你是想找死吗?”
仿佛是听见那两个字都成了反应,连自己话还没说完就被张翼给打断了。姜维抬头看见他上挑着眉梢,不悦地瞪着自己。几年前跟他在朝上吵得不可开交,连后主都用手指把耳朵堵起来的时候他也是这副表情。
“我是想等明年开春了不是那么冷的时候再出征。”
“不行,我不同意。从芒水退兵时你可是自己亲口说不整治好内政决不提北伐了吗?”
“所以那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现在……”
姜维确实想要反驳他,就在要开口时发现没有可以拿出来反驳的东西。他举起的手只能停在半空,迟迟无法动弹。

“还是说你堂堂大将军说话根本就是在放屁?”
张翼把绢制的地图卷好丢进了围炉。
“以你现在的情况上阵杀敌,我估计你要不了多久就会死在魏军手里。黄皓那帮子人估计做梦都会笑醒吧。”
“……”姜维看着燃烧得噼里啪啦的炉火沉默不语。似乎见他垂着头落寞的样子,张翼的表情才稍稍缓和了一点。
“伯约,也别这么沮丧嘛。我和仲权派出去的人都回来了。”
“如何?”
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突然身体一震,这段时间的浑浑噩噩像是一下子消散而去。双目也变得精神起来。自己会变成女性这件事,目前也只有夏侯霸和张翼知晓。连姜维自己的亲信都不知道,说不定就会为了利益背叛自己,只得求助无意中得知此事的夏侯霸和张翼。好端端的蜀汉大将军突然变成女人,要是这种事情传出去,后果他自己连想都不敢想……他倒不是觉得对自己来说有什么羞愧难当,除了这段时间被劳疾折磨,变成女性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的影响。反而若是自己被认为本为女性,会让当年竭心扶持自己的丞相颜面何在。想必会遭到天下人的耻笑。
于是张翼不紧不慢地说道:“老实说,虽然查到了很多据说会让男人变成女人的东西……但仔细调查也发现那些东西不过也都只是‘据说’罢了。不过,先别失望,我的人在建业听到了很奇怪的传闻,说是宫中有个宫女,在不知是哪里进贡给吴帝的贡品中有个十分不起眼的小盒子。见盒子漂亮,心想偷点东西也不会被发现后宫女就把它顺手牵羊给偷走了,第二天原本长得亭亭玉立的宫女第二天就变成了男人……宫女偷了东西根本不敢跟任何人提起。结果所有人都不相信这男人是原来的那个宫女,但又确实长得和宫女十分相似,实在是不得其解,差点就要将这个宫女当成妖孽斩杀了。可宫女后来又变回去了,因得什么呢?伯约可否还记得当年相传死后咒死孙策的于吉?那于吉行医救治了许多孙吴百姓,百姓把他当作活神仙……据说于吉的后代现在还在。宫女的母亲得知此事后,连忙去央求于吉的后代给救救她女儿,那于吉的后代便给她一副药,让宫女吃下后,宫女就变回来了……”
“那药呢!”
听到此处姜维根本按捺不住不住心情,他变成女性之后连声音也一并变得略微尖锐起来,只不过通常都会故意掩饰,张翼根本无法在心里把这个少女容颜的人跟他所认识的天水姜伯约联系起来。
“伯约,先不提这个事情是不是故意想要骗我的人买她家的药的那个农家大娘编出来的谎话……我是觉得你会突然变成这样,并不是什么诅咒之事,应该是有人想要陷害你。”
他摇摇头,“事已至此,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了……只要还有恢复的可能我就必须要尝试。药呢?!你弄到了吗?”
看着姜维像是魔障一样的表情,张翼撇了撇嘴。
“……后天就送到。”
“真不知如何谢你…伯恭……”
在被姜维突然爬着过去握紧双手后,张翼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药有没有用我还不知道呢。还有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跟冰窟窿似的。别碰我,快给我把手松开。”
他扭过头,耳朵却好像发烧一样通红。
“说、说点实在的,我根本不想你变回去……蜀地里连三岁小孩都知道是大将军姜维穷兵黩武,还常年征战曹魏,弄得百姓民不聊生,人心惶惶,是蜀汉的祸端。反倒是你现在这副病怏怏的模样让我安心许多。”
姜维松开张翼的手。“先帝和丞相的心血如今变成了什么样我会不知道吗?我…只不过因为继承……”
“继承丞相遗志,必当拼死完成其夙愿。是吧?这么多年来你天天都把这些话挂在嘴边。”他想要抬头时又碰到了张翼的目光,又只好把视线转向别处。“听着就扫兴。你这人根本就是老天爷派故意来堵我的。看今天天这么好,我拎了条鱼,本来想找你喝酒。算了,我还是早点回去吧。”
“伯恭,那……”
“你求我的话我就考虑一下回心转意。”
本来那句“我送你”还没说出口,看到张翼扬起的嘴角,姜维不得不把到嘴的话又咽回肚子里。

评论(4)
热度(15)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