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蚀》02

性转⚠️

all姜

张翼兴奋不已地足足讲了快两个钟头,从他世代高就的老祖宗们一直讲到先帝入蜀自己驻守雒城时看清大势义无返顾投靠了先帝,又受先帝之命坐守南中,镇压叛乱的事迹……反正一喝多他就会说这些,也不厌其烦,每每最后总会激动地晃着姜维,一边打着酒嗝含身体泪颤抖。
“投靠先帝,侍奉他那样的主公,或许真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值得的事情。伯约?你有没有觉得我还挺英明的。”
原本昏昏沉沉,差点快要睡过去的姜维被他这么猛地一推,浑身打了个激灵。自己跟随丞相时刘备早已驾崩,他连先帝模样都不知道。便揉了揉眼睛,随后拱拱手。
“明察秋毫。”
“你这话说的好像有点奇怪……”
“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吧。”
原本一副好像想在他面前邀功的模样,不过张翼也并不在意。在看到姜维用衣袖半遮着脸开始打哈欠后也收起脸上那副意味不明的笑容。
“你这就困了?”
“嗯。”
“这才几时,不怕夜长梦多?我都不敢多睡,一闭眼,那些因你而北伐战死沙场的人,脸就好像贴在我跟前……”
张翼深深叹息着,随后毫不避讳地瞪起了他。知道他这话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罢了,姜维不应他,在站起来后朝灵台的方向走去。那里至今都供奉着丞相的灵牌。张翼知道他北伐多年,没有哪次不把丞相的灵牌带在身上,而且临睡前总要拜上一拜。亏得那是丞相,若是换成他张伯恭死都死了还要被人扰得这般不得清净,他大概恨不得都要从地里钻出来骂娘了。
而姜维也没有告诉分明是见过自己身体变成这副德性后喝酒会有什么下场的他到底硬是被他劝了好几杯。仔细想想两个人都没什么交心朋友,除了在北伐的问题上永远也无法达成统一意见,其他还是很聊得来的。况且在成都时能凑到一起实在是不容易,干脆陪陪他吧。稍烫的酒入腹后不久脑袋就变得有些模糊。拜过丞相后他垂着胳膊想找床,才想起来张翼还在屋里没走。不过他也早已起身披上外衣,看样子打算回去了。
“啊,你带侍卫了吗?我派两个人护送你吧?”
“不用不用。我吩咐过他们戌时来门口候着,差不多也到点了。”
“那我送你出门。”
他没走两步,话刚落音眼前就一阵眩晕,再睁开眼的时候张翼正扶着他的胳膊。”
“算了算了,伯约,别送了,而且我觉得你最好找医师看一下。”
明知张翼一片好心,他还是拉下脸压低声音:“找谁看?不管找谁第二天全天下不就都都知道我姜伯约其实是个妇人了么?而且就如你说的,既然这件事是有人故意陷害我,那么那人如今必定死死盯着我这里的任何风吹草动,我绝不能露出任何马脚来。”
他听到对方深吸了口气,又长长地吐出来。“我倒是有办法…你干脆直接打扮成女人,再蒙上脸,不会有人想到是你。”
“这更不可能。”姜维想都没想就给他否定了。“当年丞相六出祁山,同司马懿对战阵前,丞相送派人给司马懿送去巾帼之饰,讥讽他如妇人一般。我怎么可能穿那种东西。”
“那就先声明我不是替晋贼说话,丞相那是偏见,就算是女人又怎么了?古有商王武丁的妻子妇好统帅出征,难道女人就应该被讥讽嘲笑吗?”
“……总之,我不想跟你争这种事,将军也不要管我,天暖了肯定会好些。”
每次看到姜维固执的样子张翼就气不打一处来。原本还扶着对方,他干脆松手顺带故意推了他一把。
“我只不过是给你个建议,你不听就算了。死了别来找我麻烦。”
自己气并不大,刚打算掉头就走,却没想到姜维被他那么轻轻推竟无法站稳,向后退了两步就摔在地上。摊在地上动也不多。但刚刚那一推现实又再次提醒了他,眼前这个人与那个战场上在自己身侧斩杀无数魏军的蜀汉大将军根本判若两人。
他如今可能现在连武器都拿不起来吧……那柄两刃枪连张翼自己挥舞起来都稍感吃力。张翼连忙半跪在地上道歉,又把姜维扶起坐稳。不过他脸上并未透着任何不悦,反而冲着张翼笑得灿烂。
“所以这才要劳驾将军赶紧把药送来。”
“我觉得那玩意不太可信呀……说不定是我下属为了糊弄任务故意骗我的。”
“我相信的是伯恭。”
“若是药无用的话呢?”
“自然也不会怪你。”
张翼无可奈何,连连摇头。被他冲自己那么一笑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连酒都醒得差不多了。他打算赶紧就此别过打道回府,不过就刚刚冲自己没心没肺地笑着的那个人此时正伏在他膝上,两手紧紧搂着他的腰。虽然是明明只要站起来就能解决的问题,张翼却觉得身体仿佛跟地板融在一起般纹丝不动。
“姜伯约,你重得要命,能否考虑一下,别拿我当枕头到自己床上睡如何?”
只是膝上枕着的人把他搂得更紧,而等张翼再低头去看时,他不知为何就已经睡着了。


张翼估摸得半点都没错,药确实半点用都没有。虽比起普通女子要高出许多,但他姜维在自己面前确实还是变矮了。而他姜维又是什么样的人,仗着多年交情张翼自己心里最清楚。那天晚上笑着对他说不会怪他的家伙可能是个假的,不然就是他张伯恭在梦游。不久后的姜大将军就拖着两刃枪杀到了侯府门前,守卫们因为都认识他是什么人而没有阻拦,只当他是来找主公切磋武艺。
当时记忆太过混乱,张翼不太想起来为何夏侯霸当时也在场。他只是听到外头稍有骚动,还有刀刃划着地板的声音。还没等他起身去看,姜维已经把枪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怒气冲冲。
“我吃了快七天了,为何药毫无用途?!”
“不是说了吗,我觉得那玩意不太可信……”张翼连大气也不敢喘,他很清楚说错了话的话,姜维是真的会朝他脖子斩下去。但若不是武器不在手边,他估计早已同他对砍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吃那药的是个宫女,而伯约你原本是……”
一旁的夏侯霸惊讶地让啃了一半的梨从手中滑落。目光来来回回看着僵持不下的两个人。“我只知你二人会在朝堂之上公然拌嘴,没想到私底下都是直接大打出手的。”
注意到还有其他人在的姜维一下子收敛起来,他连忙放下枪,向夏侯霸微微低头算是行礼。
“夏侯将军。”
“伯约,你是就这么穿了就跑出来了吗……”
有着张十分年轻的脸,跟实际年纪完全不符的男人便是夏侯仲权,他从地上捡起那只梨,擦了擦上面的灰后又继续啃起来。但目光飘得很远。张翼这才想起来什么,赶紧令守门口的侍卫退下,姜维这才肯挨着桌子盘腿坐起来。于是回过神后,开始抱着胳膊身体发抖。
“真、真是失礼……”
最近每次都见他裹得像粽子一样,竟然头一次在寒冬腊月里穿了一件内衫就跑了出来,还披头散发。大概是为了掩饰胸口在那里缠紧了一层又一层的布露了出来…以前在军营里会经常看见姜维那伤痕累累的身体,他似乎除了脸以外的所有地方都非常容易留下疤痕。不过自从变成女人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没有理由去看。虽然张翼却特别注意到,起码附在他手臂上的疤痕已经全部消失了。甚至是毛发也几乎看不见。
不过年关在即,眼看着很快就要开春,姜维的脸色确实相比较前段时间看到他要红润许多……夏侯霸将外衣借给了瑟瑟发抖的姜维,张翼则看见被丢在一旁的两刃枪,他居然还能举得动那玩意,自己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太小看他了,家伙是真的想来砍自己的……辛亏如今夏侯霸在场才稍有收敛。只有他和张翼二人,似乎还有姜维的主母,黄月英也是知道这件事……然而通晓阴阳八卦的她也束手无策,不知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把好端端的男人变成女人。
“不过不知您为何也在此。”
就如同看不见张翼一般,姜维只找一旁的夏侯霸说话。好像全然看不见府邸主人。啃完梨的夏侯霸皱起眉头,把沾着汁水的手在自己衣角擦了擦。
“还不是赵云将军追封之事……我虽不想参与,今天早上休然为了这事跟阎宇吵得不可开交,朝堂弄得就像菜市场……陛下根本不劝一句,就像木桩子一样坐在那里。”
“去年就没定下来的事……这年都快要过去了,为何还没定好?”
“你都几个月没上过朝了,不知道陛下如今宠信黄皓宠成了什么样。黄皓跟那阎宇串通一气,说先帝只有前后左右四号将军。赵云将军当年实为先帝护卫,根本没有什么实绩,不应追封。他俩一个宦官一个佞臣又怎知当年赵云将军如何长坂坡单骑救刘禅陛下。我虽本为魏将,但这也可是从小我爹就讲给我听的故事……一旁的赵广将军都气得都恨不得当场把两人斩了。他又不能发声,只能往肚子里咽苦水。”

“那你二人有商量出什么吗?”

“…没有。”

倒是梨吃了两个。
姜维叹了口气,似乎能在脑海里浮现夏侯霸所述之景,也不耐烦地用手指拨动着有些乱糟糟的长发。
“伯恭怎么看?”
“啊?我?我吗?”
本不知哪神游,感觉到被他的目光注视后张翼回过神来。果然这个人一提起公务就会完全忘记自己的事情。张翼松了口气,自己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不说别的。今日我确实听见陛下很小声地说了一句‘云昔从先帝,功绩既著”……”
那两人相对而视,随后又不解地望着张翼。他则挺直了腰板。
“诸臣目光都被柳大人和阎宇吸引过去,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说了什么。我觉得不如我们就顺着陛下的意思好了,他总不会连自己的主意都无法定夺吧?”
姜维听完了张翼的话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随后他又站起来,全然不顾外衣顺着肩膀滑落,在屋内开始来回踱步。在口中喃喃低语。
“昔从先帝,功绩既著…昔从先帝,昔从先帝……”
他没有注意到屋子里另两个人已经开始剥起了橘子,还讨论起了母橘子比公橘子更甜的话题。

“赵云将军昔从先帝劳绩既著,经营天下,遵奉法度,功效可书……陛下是这么个意思,那么就定为顺平侯你们看如何?”
那两人这才停下了剥橘子的手。夏侯霸连忙把橘子吞了下去。“顺平侯?啊……据闻赵云将军待人真诚温厚,也对得起这个名号。”
姜维没注意到那两人敷衍的表情,自己忍不住垂下双眼。
“是,我记得当日归顺丞相,赵云将军是第一个将我从地上扶起的人……伯恭,你说的对,那我们就照着陛下的意思说。无论如何搬出陛下来,阎宇那帮子人才必不会有二议。”
张翼点点头,“只是这事若是由我提起必然被阎宇反驳,更不用说仲权了……还需伯约你亲自上朝向陛下进言。那阎宇向来害怕的人只有你,见到你就像过街的老鼠一样。”

“过几天,我必定上朝觐见陛下。”
“但大将军如今个头这般娇小,你的官服还穿得上吗?”
张翼多嘴了一句。不过他承认就算身体变成女人,眼前这个人眼神从来没变过。就像凉州吹来的风一般凌厉。比如他现在又开始瞪着自己……
“你是不是当我忘了药的事?”姜维唇边浮起一丝讥笑。“咱们一码归一码,我来跟你算算药的帐可好。”
“我倒觉得那药你吃了反倒生龙活虎。”
“那是托了将军的福,然而张将军不吃药也这般生龙活虎,实在是令伯约羡慕不已。”
“彼此彼此啊。”
躲在一桌子橘子皮后的夏侯霸结果见两人又开始僵持不下,把手又在衣服上蹭了蹭,连忙起身打算出屋,慌得连自己中原官话都冒了出来。
“昂…我胳老拜子都麻了…那啥,你俩慢慢聊,我就先回去,袍子伯约你就穿回去别还我了。”
他却把衣服捡起来还给了夏侯霸。“不用了夏侯将军……伯约这就告辞。”
他就最后就根本不看屋主人一眼,今天来到底是干什么的,张翼忍不住在心里默叹。他看到姜维拾起地上的两刃枪,枪刃又在地板上划出难听的声音。简直像个屠夫…没见他出门走几步,就见他又冻得抱起来身体。
张翼只好派人用车护送大将军回府。之后终于想起来他十分在意的一件事情。最终还在姜维上朝前一天把准备的东西送了过去。
“所以你自己直接送给他不就好了吗?”
张翼在校场找到正在整修自己那把造型诡异的破城枪的夏侯霸,后者便一脸无奈。
“不,要是他知道是我送来的,说不定会被直接扔出来。”
“伯约又不是那种人。”
“那是对你,最近我跟他一见面就要吵…每次都不欢而散,实在是不想看到他的脸了。”
“还好吧。你又不是没见过他是如何在阵前同邓艾对骂……”
“别拿我跟邓艾比。”
拗不过张翼的夏侯霸只能答应。他去了姜维府中,没能在屋里见到他,下仆却说主公去了厨房。夏侯霸到厨房找到姜维时,他看见卷着袖子,正在用一柄差不多半人高的长剑对付砧板上扑通直跳的鲤鱼。
“……你在干嘛?”
“杀鱼。”
鱼鳞看起来已经被先处理掉了,那鲤鱼还是大得吓人,差不多有他胳膊那么粗。
“哪有你这样杀鱼的!”
他话刚说完,姜维已经一刀朝还在活蹦乱跳的鱼的头劈了下去。明明是柄长剑,在他手里却如用菜刀般得心应手。夏侯霸突然觉得自己体会到了惧怕他的阎宇的心情,顺带心疼了已经被杀的鱼一秒。



【补充一下,这章某个超级大的bug和人……但如果去掉这个bug和人我后面整个剧情都没有办法推进了…愿意看下去大家当if看看就好……】

评论(3)
热度(8)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