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蚀》03

无双向

all姜

下章小翅膀就能荣升大将军保姆了

性转⚠️




鱼被端上来时只剩身体,没有鱼头,应该是被姜维拿去喂常来院子的野猫了。但夏侯霸还记得这头鱼临死前被斩头的痛苦表情。他平日里不挑嘴,几乎没有不爱吃的东西,此时却根本不想动筷子。
“伯约,我可不可以不……”
“不行。”
夏侯霸连话都没有说完,然而姜维投来的眼神另他背脊发凉。
“夏侯将军,这可是我亲手烧的。”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
“夏侯将军。”
看见他托着下巴朝自己笑,那表情却远比盘子里这条死鱼还狰狞。在心里苦苦默念“父亲我可能这就要去见你”后,夏侯霸犹如进食毒药一般把鱼给咽了下去。
“……”
“如何?”
“奇怪,等等,比我想象中要好许多,啊,不对,岂止是好,感觉就是道美味佳肴……”
跪坐在地上的姜维翻起了手边的书卷,慢腾腾地说道:“不错就好,这是伯恭带来的,据说是他家祖传的鲤鱼。”
“祖……鱼也能祖传吗?”
听完这话后夏侯霸丢下筷子捂着嘴,只觉得自己的胃开始翻江倒海。
“不对…似乎也不是什么祖传的……”
“你别吓我。”
“好像也养了十年吧。”
可能真的很快就要去见爹了,夏侯霸摸着自己的腹部,几乎要哭出来。姜维这才放下手中的书卷,对他露着微笑。
“不过真稀奇,难得夏侯将军今日会来拜访我这里。”
“我是替……是送那个来的。”
他指着早已让人叫人抬进屋的木质箱子,看起来沉甸甸的。姜维打开后满脸不解。
“这是?”
箱子全是崭新的衣服,因为还散发着干净布料的气味。除了随五时色做的朝服,还有些常服,甚至是冬天用的狐毛披肩。他随手拿了一件往身上套着,领口袖口的长短都裁剪得十分合身。
“你原来的衣服全都穿不上了吧?”
“稍稍有点大而已,这种事也不必你特意费心。”
“啊对了,还有新的玄甲,还没做好,不过过几天就会送来。”
夏侯霸自然不知道姜维的尺码,因为都是张翼准备的东西……若是姜维问起来情况其实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还好姜维似乎没有想起来这桩事,声音里只有充满感激。
“太难为你这么替我着想,伯约真不知该如何向你道谢才好。”
他一边说着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拿出来。虽然代价是吃了可能会要命的鱼,不过这个人情应该是好好让张翼给担实了,回头让他送点给自己什么好呢……正当在心里好好寻思的夏侯霸,直到看见当姜维沉着脸抽出压在最底下的一套绛色深衣他的心凉了半截。
张伯恭,你算计我!
姜维看看手里拿着那套裙子又歪着头看了夏侯霸,不过却脸庞紧绷。
“仲权的意思是……”
“不、不是!我没有别的意思!伯约!我没有把你当成女人看待…这个只是……”
他连连摇头,想着干脆把张翼给卖了算了,看见姜维却突然转而对自己这边笑道。
“你是想看我穿。”
深觉自己似乎陷入了不得了的泥潭,夏侯霸只能张着嘴,半天都无法从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然而姜维已经抱着裙子进入身后帐内,空气也一时间凝固到冰点,却能听见布料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因为他什么都没有变,夏侯霸直到看见面前的女性才颇感触动。才感到颇为触动。他不会梳女式发髻,而只是简单将长发束起来,但不管是绛色的裙子还是散落的棕发都衬得他肤色白皙……夏侯霸不知说些什么。姜维在魏时本是文官出身,和普通武将不同,平日里就十分规矩,此刻一举一动更显得娴静温婉。就是这个人多年前在夏侯霸弹尽粮绝之时救下了他,还把奄奄一息的他背回了成都……现在却没有任何一件事对得上号,唯独那张脸和原来一模一样。
“所以说张伯恭,你要在那躲到什么时候?”
顺着姜维的目光,看见张翼慌忙摔进门手忙脚乱的样子,夏侯霸差点就抓起跟前这半条死鱼丢到他脸上了。张翼扶了扶头上快掉下来的帽子,却杵在门边不肯动弹。
夏侯霸都未曾注意……张翼到底是几时就在那里偷看的?而在张翼最终在被姜维的逼视下跌跌撞撞地走进来,满脸通红时,夏侯霸才终于恍然大悟。
自己的父亲夏侯渊早已过世,可他的教诲夏侯霸始终谨记在心。爹教导他要做个坦荡荡的男人,有什么想说的就一定要说出来,想做的也要做出来。所以他想不明白明明相互倾慕的姜维和张翼为何频频斗嘴。好好相处不好吗?两人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却常常弄得好像结了几世代梁子似的。
“我就猜到是你,仲权不向来是那种心细之人,就算他要赠我衣物,也不可能去调查我的身材尺寸。”
“我怎么觉得你像在损我。”
姜维没理会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垂头丧气的张翼。
“伯恭,我就知道你一心一意想让我穿这种东西,然后让我沦为笑柄以此来羞辱我,这下看到了,你满意了吗?”
“……”
张翼咬紧牙关,没有作声。他不敢同目光咄咄逼人的姜维对视,只是低头露出脖颈,如同坦然等待被砍杀般安静。
然后那天,直到同夏侯霸离开大将军府,张翼都未曾说过半句话。整个人好像具空壳,拖着沉重脚步。他第二天见到了身穿黑色朝服的姜维,那件正是自己昨日赠予他的。他似乎剪了额发,一改这几个月病怏怏的神态,英姿勃发,颊与唇有着通透的血色。于是有人很小声地议论,大将军明明养病,却不知为何越看越年轻。
景耀四年末,汉后主刘禅取大将军姜维等诸臣议,下召追谥赵云为顺平侯。
于是朝堂之上,诸葛瞻,董厥一行人是一个脸色,姜维和一旁的柳隐等又是一个脸色。阵营分明,张翼看得清清楚楚。唯独后主刘禅歇了好大一口气,写好的诏书交给了一旁的黄皓。
“几月未见姜贤卿,贤卿似乎消瘦了许多……”
“臣的病已无大碍,只是到今日才来觐见陛下,请陛下降罪。”
“降罪就免了,只是看见你精神不错的样子,朕就能放心了。对了,贤卿的喉咙是怎么了?”
“这是臣……臣那是因伤寒未及时治愈,伤了声带。”
刘禅的昏庸众所周知,平日里素来都很少说话。唯独姜维却每次说陛下是大智若愚。现在与其说他是关心下臣……感觉这话更像是有人教他试探。但好在姜维并未慌乱阵脚,虽低垂头颅,却恶狠狠盯着黄皓那方向。张翼放下心来,似乎不用太担心他……看来使用歪门邪术陷害他这件事,就算不是黄皓主谋,也同他脱不了关系。
不…这些对他张伯恭来说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
想到昨天,他始终感到双耳微微发烫。女装真的不是他故意装进去送给姜维的,更不是想要耻笑他。先前在布铺时,老板见他一直盯着那条绛红色的布,还以为他是想要送给夫人,结果张翼并没有买下。可能是也想顺带巴结一下都亭侯,便干脆做成衣服送给了他。实际上,当时张翼有点发呆,只不过在想要不要吃了自家院子里养了很多年的那条鲤鱼罢了。
结果那条裙子就那么被连着一起送给了姜维,他又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把裙子穿在了身上。于是张翼只要一闭上眼,他的模样便会在自己眼前飘然而动。
可从那天起姜维便未同他说过一句话。
甚至未能曾见面,原本自己随进随出的将军府在张翼每每想要拜访时都被拦下,守卫只会对他说一句话。
“大将军今日身体有恙,不便待客,张将军请回吧。”
然而张翼躲得老远去看,就在自己离开没过一会,姜维亲自出门迎接了拜访而来的廖化。
他气得连拍胸口,差点吐血,回头发誓再也没有姜维这个朋友。心情如若从黑暗中跌入水面。
僵着僵着就僵到了年关。
除夕夜刘禅宴请百官,张翼被封征西大将军,姜维的坐席就挨着他的左边,想不面对都不行。于是他早早到场,轻轻推了推一旁也同样早来的廖化。
明明不比自己年长多少,廖化却很久前就已须发花白。听闻他的头发是因为操劳过度,像伍子胥那样一夜之间变白的。不过他又很在意自己头发变白的事……张翼一直不敢多问。
“廖将军。”
“咦?是伯恭啊,倒是难得这种宴席你能来得这么早。”
“先别损我了……说来惭愧,廖将军,伯恭想跟你商量个事。”
“何事?直言无妨。”
“就是……我能不能跟你换个位。”
张翼说着,廖化向他身后看了看,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坐席位置是陛下定好的,不可随意乱改。”
“陛下老眼昏花,注意不到的。”
“他不注意黄皓还看不见吗?”
廖化突然脸色一沉,让张翼想起了曾经常常罚自己跪石子地,又要拿皮鞭来抽他背的祖父。不过祖父实际上一次都舍得没打过他,皮鞭也只是用来吓唬他的道具而已。倒是被母亲揍过很多次……
廖化气冲冲的责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伯恭,劝你还是收敛一点。虽说你,伯约,你俩都是表里如一的人,而且为人能做到如此份上,我廖元俭深感佩服。结果如今弄得朝堂上下谁都知道你跟伯约撕破脸皮的事情…不是今天把你家车车给轮拆了,就是明天在他家后仓点火。听说你还打算上书检举伯约……”
“怎么可能!他为人正直,又为官清廉,一生为汉鞠躬尽瘁……我怎么可能检举他,我检举他什么!”
“所以你明知道他的为人作风,究竟是何事跟他过意不去呢?而你再看,立马有居心叵测的小人借此乱散谣言,以乱风气。”廖化苦苦叹息,摇着头看了身后一眼。“如今匍匐在北方的司马氏虎视耽耽,若传到他们耳里,认定是我季汉朝臣不和,趁机举兵南下要如何是好?”
廖化说罢把双手插进袖筒,看都不再看他一眼。不论张翼如何苦苦哀求。最后只好作罢。坐席是按官职定好的,确实不能私自改动。明知道这事不能怪廖化……他只好也气鼓鼓地抱着胳膊,像木桩一样坐在了垫子上。然而等到差不多都坐满,天色渐暗时,自己身旁的那个位置始终空缺着。
姜维一直都没有来。
他不会因为不想与自己碰面又告病在家不愿前来吧……换作别人是没这个胆子不来的,但姜维不一样,他常年前驻北伐前线,出现在此反而更是奇怪……刘禅大概多半也习惯了他不在场,而且多更是有些人觉得大将军不在此处更好。张翼想到这些,不禁变得坐立不安。坐得离自己不远的阎宇等人的笑声难听又如雷贯耳,他都想找两团棉花把自己耳朵给塞上。
结果大将军确实是最后一个到场的,再晚来那么一丢,他怕是要迟到了。姜维从外走来,样子风尘仆仆。结果原本嘈杂的前殿一瞬间安静了许多,许多双目光都焦距在快要迟到的他身上。张翼下意识地要同他打招呼,手停在半空中,才想起跟他闹僵这事……把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接着干咳两声,整了整自己的脸,装作若无其事。
姜维也就跟没看到他一样,在他身边坐下来。也许是屋外下着小雨,他的脸和手都冻得通红,一个劲地搓着双手,轻轻向掌心哈着微薄的热气。张翼这样偷瞄着他,结果姜维就把头转向他这边。
他要来找自己吗……张翼紧张了起来。他会说什么?问什么?自己要如何回应才好……然而不给张翼细想的时间,姜维却绕过了他,向另一旁的廖化拱手。
“廖将军,伯约实在是有个不情之请……能否请你帮我看一下,我帽子歪了没有?”
张翼不由得捏紧了手指。

评论(5)
热度(4)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