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蚀》04

无双

性转⚠️

all姜

不要在意将错就错的章节号



除夕之夜,不应谈及朝事,朝宴更是不用例外。但张翼神态恍惚,有人同他喝酒,他便举杯。犹若隔世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看着面前一个个宫女,飘飘起舞,好像看见了仙子,但看着看着,一个两个全都变成了姜维的脸……有的还有胡子。他吓了个半死,使劲揉起了眼睛。
廖化不知何时推了他一把,才把他从幻觉中拉回来。又压低声音说道:“伯恭,你去找他喝一杯吧。”
张翼故意充傻。“啊?谁?”
“还能有谁,你旁边那个,他从刚刚就一个人对着空气喝到了现在。”
“…我不要。”
“这可是你们和好如初的机会,现在当着陛下和百官的面,他不可能拒绝你的。”
廖化不知,也许别人是不会,但他姜伯约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老先生一脸正气地瞪着自己,张翼万般无奈。他只好给自己斟满,端起酒杯,刚把头转向姜维,还没来及开口,他突然拿着酒杯起身找了离自己老远的傅佥敬酒。
廖化连忙安慰他道:“别急,这是时机不对,反正他就坐你边上,等他回来也不迟。”
然后姜维再也没回过自己的位置。
他就干脆挨着傅佥那边坐了下来,远远望去,不知道跟旁边人聊什么笑得那般开心。刘禅倒也不管他,陛下心大不是一天两天了,黄皓附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也只是笑着摇摇头。
张翼倒是颤抖着手让酒都撒了一半,然后他气得将余下的酒全都一饮而尽。
“廖将军,你看见了吗?他那心眼简直比豆子还小,谁能钻的进去?难过他这么多年半个朋友都没有。我张伯恭要是再主动同他说半句话,我他妈就……”
“哎!”廖化赶紧堵住他的嘴。“别乱说这种话。你们又是何必呢…罢了,今天除夕,你吃好喝好就行。”
张翼一肚子气闷到酒宴结束,回去的时候,连夏侯霸同他打招呼都没听见,气冲冲地上了车。雨下得比下午还要大,又阴又冷,搞得他关节也不太舒服。他心想赶紧回去早早就寝,以忘记今晚那些让他火大的事情。却无意中往窗外看了一眼。
“停,停下。”他赶紧让侍卫停车,仔细一看,发现自己确实没有看错人。只见姜维独自朝空荡荡的巷子里走去,也不打伞。但身影摇摇晃晃,一看就是副喝多了的样子。
“主公,何事?”
“……拿把伞给我。”
他下了车撑起伞,朝姜维消失的方向追去。果然在那空巷子的尽头发现独自一人淋雨的大将军。
“你在干什么?你家的护卫呢?!”
“……我让他们都,回家过年去了。”
他扶着墙,话刚说完就吐得满地狼藉,一边吐一边剧咳,吐完了连站都站不稳,一头栽倒在一地泥水中。怎么摇都摇不醒。张翼丢掉了手里的伞,把他从地上拉起。
“别睡在这种地方!快点给我起来。”

结果就像先前费了好大劲才把他弄到车上,张翼又费了好大劲把他从车上拖下来。实在是拖不动,只能把他背在身后。好在他没有穿护甲,比平时轻了好多。将军府果然冷冷清清,一个人也没有。他喊了几声,只有一个在府中从事多年的杂役前来,见主人弄得不省人事,还以为他发生了什么。
“张将军!主、主人他……”
“没事没事,他没事,喝多了而已。”张翼连连摆手。“就你一个人吗?”
“是,昨天他就给其他下仆遣回家过年,府上只剩我一个。”
“那你去给大将军弄点毛巾和热水来,啊,还有干净衣服。他淋了雨。”
姜维浑身湿透,还不能放到床上,只能暂时放在火盆边。脸色惨白,胸口薄薄起伏着,好像就差一口气悬着。不过样子还算平稳,应该没什么大碍。杂役很快就拿来了毛巾和水,又将衣服放在身旁。似乎打算照顾主人。
“等一下。”张翼在看他把手伸向姜维,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赶紧拦住了杂役。“你是负责他起居的人吗?”
“是,之前一直是我负责给主人更衣……只是主人从入秋开始就没有传唤过我了。”
“那还是我来给他换吧,让我来。”
“…是。”
老人虽一脸不解,不过也没多问,起身退下后轻轻将门合上。
不说什么男女有别了,反正他的身体自己早在军营中也都看了无数次。以前碰上山中水源,还会一起下饺子。张翼屏了口气,只能自己动起手来。先是把他帽子摘下,用干毛巾包住湿漉漉的头发,然后拉开腰带。
张翼不停地在脑海里屏蔽那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他的身体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以前满身的剑伤刀伤,从脖子到脚尖,几乎没有一处皮肤是完好无损的,残破不堪。但现在什么那上面都没有了,胸口和大腿的白皙肌肤明晃得令人难以移开视线。
张翼只好加快手里的速度,匆忙帮姜维换好干净衣物,又抱上床盖好被子。他脸色不久稍微好了一些了,气息稳稳地睡着。张翼把先前肚子里那口气重重的给吐了出来,冲他埋怨道。
“你就净会给人添麻烦,不带护卫出门是想怎么样?还喝了这么多,就那么死了怎么办?”
“死了…就死了吧……”
本以为他已睡死过去,没想到蜷在床上的人还能发出微弱的声音,只是他没有睁开眼。“死了…让我去丞相…面前道歉……让我去见丞相……”
“……那你把我当什么?早知你想死,还辛辛苦苦把你送回家,我简直是脑子进水了。还是不如我现在我给你一刀来的爽快。”
张翼气得跺脚,姜维这才醒了,扶着额头坐起来。
“在哪?这是我家?”
“不是你家还能是我家?”
“伯恭…”
“还喊我干嘛?我把你家仆人的事都做了,今天过年,没事的话能不能让我先回去睡个好觉?”
“我……下午,去见了丞相。”
“哦,是吗?丞相可又对你托了什么。”
然后张翼发现他就像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只是盯着缠在一起的手指,自顾自地说着。
“我已经不记得我爹长什么样了,但丞相待我如子,一说到父亲,我的眼前只会出现他的脸。可是…阿瞻、阿瞻他骂了我,他怪我这些年北伐,毁了他父亲所有的心血。他不许我去祭拜丞相,我只能偷偷跟在他和月英主母后面。主母年迈,已经不太能走动路了,阿瞻就扶着她背着她,一路上山。而我却不能上前帮忙,只能等他们走了才能给丞相磕头。把我大汉的旗帜插在洛阳,那是丞相毕生的夙愿,我只不过是想完成丞相的愿望而已……伯恭,你说我究竟有什么错?北伐有什么错?陛下疏远我,曾经费祎,谯周,上至百官,下至百姓…现在就连阿瞻都要对我恨之入骨?”
他早已泣不成声,泪水溢满眼眶。张翼不知如何回话,见他这副模样,原本一肚子的火气也都消了差不多,自己还像喉咙里被什么东西哽住般难受,只好安慰他道:
“伯约,是我蜀地小民贫,仅凭你一人之力,实在是难以回天。”
“那个地方,丞相的墓地,我跪在那个地方好冷…好冷啊…可丞相躺在里面,他比我还要冷吧……”
“……你躺好,我去给你弄热毛巾。”
张翼为了不让连自己也跟着心里头不舒服,想着赶紧让他睡去,结果刚想起身,却被姜维抱紧身体。
“别走,伯恭。”
“…又不是不回来。”
“别走……”姜维却一直摇头。“我现在根本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你了。”
“什么话啊你这……快躺下吧,睡一觉就没事了。”
张翼苦笑道,晚上被他那般无视,现在还能对自己编出这种谎言。反正他姜伯约确实也常常说谎不打草稿……本想对此一笑而过,但只见姜维把头从自己胸口抬起来,看自己的眼神格外温柔。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他几乎没有过这种表情。张翼愣住了,他明白他在说什么。
“……实在是想不到还能从大将军口中听见这种诗。你想干什么?”


他朝自己眨了眨眼,随后又把一头扎进张翼的怀中。
“什么都不想要,只想与伯恭谐枕席之欢,成其云雨。”
只要把那张对着看了无数次的脸遮住,眼前抱紧自己的不过就是个普通女人。他长到这么多年,也从未有人如此露骨地在他面前诉说着。想到刚刚看到的那些,若是手指能够碰到的话……但偏偏这个人是姜维,是跟他生死与共的朋友,跟他再相熟不过的人。张翼狠狠倒吸了口气。


“好好说话不行?给我别这么阴阳怪气的。”

“那跟我做。”

“滚,不可能。”


然而不予他多想,姜维就像没听到他当口拒绝,向上伸手抱住他的脖子,随后又将下巴搁在肩头,腾出的那只手拉开衣领,把张翼的手塞进自己胸口里。张翼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传进耳朵里的绵绵之声却弄得他胸口也痒痒的。
“伯恭、伯恭……”那声音一遍又一遍唤着他。“你刚刚看了我吧。”
“谁看你了。”
“跟我做。”
“不行…不行!不行……”
“伯恭,我喜欢你。”
“别说了。”
“我喜欢你。”
自己强行被握住的地方,柔软得像装满水的布袋。还有小巧的突起轻轻抵着他掌心。很快又抓着张翼的另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大腿内则。
“你他妈快给我闭嘴!”
张翼连忙把两只手硬生生抽回来,将趴在肩头的人一把推开。他失去撑力,倒在床上,却张翼远远躲着自己,姜维又失落地缓缓垂下头去。
“伯恭…”
“是不要我再把你丢到外面淋个雨你才能醒酒?
“我醒着呢……”
“凭什么你说要干什么我就得答应你?”
“我喜欢你。”
“是吗?那我来你府上拜访,你又为何单单只回避我一个人?而不是今晚廖将军苦劝我,要我和你好好相处,我也根本不会同你照面,结果方才找你敬酒,你却故意视而不见,当着朝臣百官让我颜面扫地。你又是什么意思?”
“我……”
“姜伯约,如果你还拿我当朋友,之前的事我都大可不计前嫌。我们既是朋友,如何能互生情愫?能得大将军青睐,本应荣幸之至。但你这份心意未免太过沉重,我张伯恭实在承受不起。”
“我不是……”
于是即使姜维曾身负数箭,奄奄一息,也不曾见他如此受伤的表情,他无力地摇着头,甚至比刚刚想起丞相的模样还要痛苦。
“别生我气…伯恭…我没喝多…没有…”
张翼跟着就后悔起自己为什么非得说的这么绝。理智是真,拒绝是假。他恨不得跟着就要将友人紧紧揽入怀中,向他道歉。但抑制住那股子冲动,张翼也低下了头。
结果一时悄无声息,他再次抬头去看,那个人一动不动,就像先前自己猜的那样,大概是酒劲消散下去,他人还坐着,却合着眼,已经睡着了。
见他终于睡去,本以为自己会松口气,可张翼变得满脑子都是刚刚听见的话。他喜欢他。没有听错,不可能是因醉酒后的胡言乱语,因为他说了那么多遍,一次又一次,念了那么多次自己的名字……张翼叹息着,扶着姜维让他躺下,又将被子盖好。这次看起来是真的睡了过去。
他说他喜欢他。
只是不知明日等他醒来,是否记得今天的话?他和平常判若两人的态度,到底哪个才是真心实意?张翼一想起,也觉得自己胸口变得空荡荡起来。
但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就叫他恨不得一锤子敲在姜维的脑袋上,宁愿他永远都不要回忆起来比较好。

评论(7)
热度(4)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