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蚀》06

圣诞快乐

无双向

性转⚠️

all姜




张翼记得延熙十九年跟随姜维率兵出征上邽,却因胡济失约而被邓艾大破于段谷。那个地方仿佛没有秋天似的,兵败之日冷得他感觉呼出的气体都快冻结住了。自己的下属被邓艾打得星散流离,到最后只剩他和姜维两个人。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每次总能化险为夷,这次也一样。张翼不知自己逃至何处的山谷,狭窄得只容一人通过。头顶的天只有一道缝,而不知为何两旁的山壁却朝自己夹来。可能就要被夹成肉泥……身旁早已不省人事的姜维突然小声对他说了一句。
“你不要比我先死。”
这句话是他先说的。
“…军……将军!”
他最终被敲门声惊醒,本就内心凄惨,连忙睁开双眼。随着视线逐渐清晰身体感官也从梦中复苏。相比较平时一个人睡得淋漓酣畅,此刻床榻显得有点挤……
张翼又不是睡一觉就什么都忘的人,他看到自己的处境差点把姜维踢下去。难怪在梦中觉得那般痛苦……姜维虽然没办法霸占整个床榻,却硬是把他给挤到了墙角里,连膝盖都弯不了,而且因为睡的同一张被子,连被子都被抢走……他强忍着把姜维一脚蹬下去的欲望,从被中探身。
“何事?”
“主人,辅大将军前来拜访。”
“辅大将军?”张翼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是曾为尚书令,去年刚迁任的董厥。禁伸手拍了拍脑袋,只觉头痛。“董厥?年还尚未过完,他那个大孝子不乖乖在家侍奉老母,一大清早来我这大驾光临做什么?”
“下属不知,但辅大将军面色红润如沐春风,应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那你就请他先在前厅坐会,说我稍后就到。”
张翼根本不想起床,感觉关节轻轻一动就在咯吱作响。低头看着蜷在身旁的姜维,便推了推他。后者仿佛在睡梦里皱起眉,跟着翻了个身背过去。
“喂,别睡了,董厥来了,你也快点起来。”
他推了几下毫无反应,只听姜维不耐烦的声音从被中闷闷传来。“董厥来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他是来找你的又不是找我,你自己去见他就好。”
睡在里面的张翼只好从床上站起来,又从他身上跨过才下了床,又因房中还有姜维,无法传唤仆役,只好自己从地上捡起衣服穿。他还以为这回终能看见他的正脸,没想到姜维又朝墙那头背过去。昨天一整天给弄得究竟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都快分不清了,却依稀能看见那个人被头发半遮半露的脖颈处柔和的线条,张翼又无意笑起来。
反正也无法全当是梦了。
待到他洗漱完毕,穿戴整齐了才去见董厥,董厥已在前厅侧座上等候多时。见到了张翼,他便屁股贴不住地向自己迎来。
“伯恭,你可让我好等。”
他果然笑的面若桃花,甚至含情脉脉……看得张翼浑身不适,连忙将头撇至一边,朝他拱手行礼。
“是我怠慢了。龚袭今日劳驾所谓何事?”
“何事?当然是好事,我啊,是想……等等。”董厥说到一半却停了口,反而开始在张翼身上嗅起来。随后抬头,露出的笑容比刚刚还渗人。“……你身上怎么有女人的味道,怪不得都日上三竿,你还未起床……”
张翼心想这家伙平时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现在鼻子都跟狗似的……他当然得矢口否认。
“龚袭是想多了,那是我房里香炉的味道。”
董厥也不深究,只是无言地冲他傻笑,待两人入座后,就迫不及待地开口。
“那好,那就不绕弯子跟你说正事了。伯恭,你可还记得先前我母亲大人寿宴上,在你身侧帮你倒酒的姑娘?”
“记得。”
“你觉得她如何?”
“嗯……肤如凝脂…小巧碧玉,人也机灵活泼。”
“那是我侄女。”
张翼听了,刚下咽的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怪不得今日头一次见他笑得这么灿烂,原来是想给自己说媒。连忙推辞。“你侄女恐怕才芳龄二八,何等貌美?你不给她找个年轻俊才,找我岂不是浪费。”
“不不…伯恭你误会了,在下是想来请你帮忙,将她说给大将军的。”
还没来得及等张翼尴尬上脸,董厥又继续说下去。
“你俩表面不和,时常对峙。但别人看不清,在下可看得清你俩的关系,大将军前段时间退朝修养时就只有你常常出入他府中。而我侄女自那日见过大将军后起就天天在我那里念叨,还说自己身份低微不敢多求,甘心情愿给他当妾。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就这么一个侄女,拗不过她。”
但张翼很快反应过来,沉默了半天。董厥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自己有什么宠爱的侄女。恐怕董厥给他侄女提亲是表,而别有其他目的…他想了想,朝侧座的董厥望去。
“你是想用人把姜维紧紧锁在成都。”
董厥见他目光如炬,便收起笑脸,长叹了口气。“……瞒不过你啊,伯恭。自四年前他出兵秦川却无能为过,如今也蛰伏四年,但谁都知道以他大将军的性子,不可能如此安守本分。你也是益州人,你知道大将军北伐用的是益州的兵,益州的粮草。从他大将军手握兵权,益州百姓过了这么多年,家里有年轻壮丁的每天都在提心吊胆,最近到处都在传言大将军可不是又要征兵伐魏了……”
“龚袭,你老糊涂了么?这是谁跟你提的鬼点子?”

“啊?”

董厥被他瞪得一愣愣的,还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不过随后又干咳两声,看样子才反应过来。

“你知道他丝毫不近女色,这种事就算他那远在冀县的老娘亲自来恐怕都说不动,更别提是我了。我在他那算什么?”
何况不是愿不愿答应的问题,是根本不能答应。想到昨夜温存,张翼就又快忍不住偷笑出来。他觉得太蠢,便竭力控制住了。
“…反正你就帮我说说看吧。就不说别的,我侄女倾慕大将军可是真心实意,哪怕让她去他府上做下女也成。”

“你舍得让你侄女去给人当下女?”

“那是她自己求我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
虽说答应了也没用…不过见董厥那副样子又不好推辞,张翼心想总之先糊弄糊弄他吧……刚打算开口答应,突然看见有个人站在门柱后面。
董厥见张翼望着门外发呆,便也向那边望去。他也不进屋,只是站在门口对董厥行礼。
“见过龚袭兄,方才忙于他事,未曾来及打招呼,请龚袭兄见谅。”
“无妨无妨!今日我来此并非谈论国事,你何不来于我们一同坐下?”
“不了……我有急事在身。改日我必亲自上门拜访龚袭兄。”说罢朝张翼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怎么了?什么急事?”
“我府中来告,说是丞相府那边有急事,我得先回去……你俩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姜维穿的单薄,应该是他听到消息还没来及更衣就过来了。张翼忙将他拉到董厥看不见的地方,把自己身上披着的貂裘裹在他身上。
“当然是有趣之事,等你回来我再告诉你。”
“回来?我估计丞相家中应是有大事…否则叔不会请人跑到这来叫我,所以晚上应该不得再过来你这。”
“那我就去你府上,等你回来,这总可以吧?”
姜维听了倒也面不改色,只是抱着胳膊稍稍低下头。
“……随你。”
他每次低头,便可看见同样低垂的长长睫毛。双唇稍有些厚,薄唇之人多薄情,所以自己还是喜欢有一点厚度。
张翼就差点忘记身后董厥的存在,伸手想抚上他的唇。结果碰还没碰到,姜维丢完话转身就走。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张翼才肯回屋。见董厥不知为何也在发呆,张翼喊了他好几声才缓过神。
“总算明白我侄女为何会执意倾心于他。不过伯恭,你不觉得他,自从生了病痊愈后好像变了个人?他以前是不是比现在高?面容好像也不太对,为何越看越有女相……我冒昧问一句,你可他生的是什么病?“
“这个我也不清楚,而且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吧。他以前就这样。”
“哦……”董厥点点头,但又跟着看向故作漫不经心的喝了口茶的张翼。“奇怪,不对啊…他怎么一早就在你这?”
“他……昨晚我俩喝了不少酒,便让他在我这住下来了。”
姜维本是魏将,出身不好,在汉举目无亲,年轻时根本没有人来给他说媒。到这个时候反倒还有芳龄二八的少女看上他……张翼想到这些,只觉得好笑。
两人又坐着聊了一会,这才送走了董厥。董厥走了之后,他便立即动身独自去了大将军府。早上又下了雨,冷到不行,而且先前将外裘披在姜维身上,冻得身体发抖,走到姜维府时手脚才暖和起来。只是府门紧闭,敲了半天也没有人来开。
他虽说过明日家中仆役门才会回来,可家中应当还有位老人留守。他正奇怪的时候,那位老人恰好从外而归来。
“你这是……”
“张翼将军……”老人见到张翼便泪如泉涌,颤抖着双膝向他跪下。张翼惊愕不已,连忙扶他起身。
“地上有水,别跪,快起来。伯约呢?你拿寿服做什么?”
“主人、主人……他去丞相府,给黄夫人守夜了。”


评论(8)
热度(8)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