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腿个社畜咔x水手服久的序章

其实我觉得咔不可能是社畜


  
  
  镜子。
  每天都会出现在人类生活中的东西,用途十分广泛。因为实在是太常见了,我觉得当今社会99%的人已经到了脱离它就会没办法正常生活的地步。会映出自己模样的镜子是自己的半身。说到比镜子还要重要的东西,就只有下半生要一直面对的那个人的脸了。
  然而爆豪胜己真的非常厌恶镜子。
  以前虽然讨厌,可并没有到厌恶的地步,厌恶是最近才开始的事情。连开始的具体日期他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两个月前的年会。出于应酬他喝得烂醉如泥,连车也不能开,也不想坐出租回家。摆着两条腿在大街上晃荡着的时候,他路过了一家向外漏着橘黄色灯光的店。
  爆豪胜己只是出于习惯性地向内多张望了一眼,正摆在橱窗里对外展示的是那种富有巴洛克风格的全身镜。从镜框复杂的细节看得出这面镜子做工精细,一定价值不菲。
  他是个比你我都优秀,也自信的多的人。所以才讨厌。那种心情也很好理解,因为镜子里的那个人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容貌,做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举动。再仔细想想说不定镜子里就有另外一个同样存在自己的世界。无数奇幻小说家们已经对镜面世界进行过探索了。而想到万一还有那么一个人存在,爆豪胜己就觉得一阵恶心。更何况,镜子有自带美化的功能,镜子里看到的自己永远比肉眼实际看到的要完美很多。好像是有这么个说法。
  但那面镜子倒映的不是爆豪自己平时的模样。他当时以为自己喝多了出现幻觉。他揉着太阳穴,又使劲眨眼睛,镜子里的那个人就做着和他一样的动作。
  只是不管怎么看,那个人真的不是他自己。
  好在这个情况只持续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在他几乎因此而暴躁起来的时候镜子恢复了正常,他看到的又是那个自己熟悉的金发男人,一半脸上写着愤怒,一半脸上写着困惑。脸很红,也许是酒精过敏,也许是冬夜的寒风实在是太冷了。
  他没有多想,纯粹是醉的有些狼狈,赶紧拦了车回到了公寓。
  重点在第二天临近中午,当爆豪带着一身尚未散去的酒气和倦意起了床,还迷糊着睡眼,站在盥洗室的镜子前看到了里面有个陌生人时,惊得转身把手里的牙缸向后砸了过去。
  亚克力质地的牙缸和洁白的瓷砖相互碰撞,为了抗议主人的神经质,发出了抱怨的“咣当”声。
  身后谁都没有。
  但只要回头便又能看见,镜子里真的有个人,而且只容得下一人半身的镜子,好像把爆豪自己的身影取而代之了。
  那头是一个素未谋面过的女性的模样,应该还是国中生,爆豪看见了她脖子以下蓝白相间的水手服和红色领结,脸上还有稚气未脱的雀斑。但除此之外,表情也好,动作也好,都跟爆豪胜己如出一辙。
  连手里握着的牙缸都是同一款式不同色的。
  最为诡异的是,当爆豪放下牙缸,试图用手抚摸镜子时,甚至感受到那边指尖的温度。
  是那种有些潮湿又很柔软的温度,女人的手就是这样。只不过那只手上落了好几道伤疤,说不定还是个疤痕体质的人。如果那是人类的话。
  爆豪胜己回到外面,坐在沙发上思考了整整五分钟心里才有着落。然后他披上外套顶着大雪买了把锤子,回来把家里的所有镜子都砸了。
  十分简单的处理办法。

评论(2)
热度(59)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