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雄英第9号杀人事件》01

极道paro

all久,主要是欧出和轰出

ooc

lo主如龙玩多了的产物…

像山一样多的私设和可能像山一样多的过气梗……介意的话请注意避雷!




对于刚入组的新人,爆豪胜己打心眼里不喜欢那个一半是红色、一半是白色的奇怪家伙。连两眼的瞳色都不一样,右脸还有很显眼的烫伤,并且就算正对着自己鞠躬,爆豪也能感觉到腰板挺的比“garigari君”还直的男人和普通流氓明显不一样。等到他再抬头的时候,那双异色眼瞳便直勾勾地盯紧爆豪不放了。
半点样子都没有,自己的话绝对不会招收这种看起来目中无人的男人。只是人是切岛带进来的,从近几个月频繁出现组员叛变的情况可想而知他看人的眼光究竟是有多烂。况且爆豪五分钟前刚从某个矮子那受了一肚子闷气,一回来却看到这些他讨厌的新人更是火冒三丈。
“这是什么?波斯猫和小鸡仔?怎么了切岛?我们这里是动物收容所吗?”
爆豪歪着嘴角嘲讽着,就算是正对着自己毕恭毕敬地鞠躬的部下他也毫无顾忌,抱着胳膊两只脚架在了面前的桌子上。他盛气凌人的模样和透过背后的落地窗看到繁华都市,根本无声地向人宣告,这个刚刚年满二十三岁的男人正是八木组刚刚上任不到两个月的年轻若头。
虽然是二人的其中之一。
这里位于都内的某繁华街区,距离不足八百米的街道上却大大小小地挤满了几千家娱乐场所。餐饮店,旅馆,赌场以及风俗店等等。而目前位于这条街的其中某栋大厦顶层,表明对外宣称这是一家会计公司,但混迹于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实际上是雄英会直系八木组的事务所。
八木组前身是曾经同样风光无限的志村组,组长志村菜奈死于非命之后志村组衰败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弱的时候连一个组员都没有,只剩五个干部,一度面临被废组的困境。而仅仅花十年时间,将这个志村组死灰复燃,甚至发展成为目前雄英会成员最多,势力范围最强大的下属组织,全都是靠有现任组长欧鲁迈特——真名为八木俊典的男人那出色的能力。
只不过几年前一次在赌场意外收了致命伤后,虽然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可八木俊典从那之后就开始减少出头次数。以前事事亲力亲为的他渐渐改为培养部下,明显有意退隐,而目前雄英会约两万多名成员,其中89个直属组织,这其中有近一半都是八木组的人,一旦掌控八木组,就相当于拿下了这个东部规模最大的黑道组织。也就意味着目前差不多有几万人对爆豪这个现在的位置虎视眈眈。
结果就在一个月前,因为眼前这个叫切岛锐儿郎的笨蛋的疏忽,八木组被同雄英会对立的关西第一大帮——士杰联帮安插了卧底,于是在现在这个办公室里发生了偷袭爆豪的枪击事件。所幸因为其他组员到来及时的缘故没有人受伤,但所谓一朝被蛇咬,所以从那之后爆豪爆发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从前过得随性的他开始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尤其是针对这些新入组的成员。每个人他都会不得不逼迫自己不厌其烦地亲自去做审核工作。
结果果然发现这个令他不爽的男人,虽然除了他之外,切岛带来自己面前的还有另一个更加怪异的……鸟。就是鸟,除此之外爆豪联想不到其余形容词,就是顶着鸟类的脑袋和人类身体的生物。不过倒是因为不能判断表情,那副样子还意外的有挺威慑力……总之,比起那男人,这只鸟还稍微让自己觉得顺眼。
“没关系!不用在意的。”切岛却对爆豪凶神恶煞的目光视若无睹,并叉着腰龇牙冲爆豪笑道。“反正是我要的人,又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倒是你啊,爆豪,别这么挑剔。说什么部下,实际能来这里的大家都是兄弟不是吗?”
“是吗?那上个月被士杰的兄弟绑起来还扔进海里的是谁?”
况且眼前这两个新来的明显是不太好惹的类型,爆豪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切岛为什么会允许这种人入组。切岛有点被戳中痛处,不过又立即振作了起来。
“但是你这个样子连被绑起来丢进海里都没有人来救你哦。”
“烦死了,我根本不会像你蠢到那种地步。”
切岛也是欧鲁迈特一手提拔上来的八木组若头辅佐兼切岛组组长,如果说掌握了八木组就等于掌握了整个雄英,那么人数构成八木组三分之一的切岛组更是重中之重。爆豪若头的位置在他面前就形同虚设。不过幸好这个男人对权力没有任何兴趣,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用拳头干架以及在夜店喝得伶仃大醉,切岛组只是一个简单的暴力团而已。
爆豪懒得再理切岛,他放下了搭在桌子上的修长双腿,
“那么。听切岛说你们是他的老乡?”
“嘛这个,只有常暗是而已。
“我是常暗踏阴,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常暗向前踏出一步,对爆豪鞠躬致意道。
“我可是从国中时就认识了常暗,这家伙原本在一家讨债公司干,因为老板是个公务员,不久前因为被检举所以公司也被查封了。他没有地方去,我就收留他来这里了。”
“还不是把八木组当成动物园。”爆豪嘬着牙翻了切岛一眼。“那你呢?阴阳脸。”
常暗没有问题,毕竟看起来的确没什么威胁。况且爆豪注意到切岛也时常把眼神飘向他那边,关键还是另外一个……他终于把目光投向那边,发现对方也正冷冷地在看自己时,刚刚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爆豪结果又感到胸口怒火中烧。
“我是渡涉度。”
男人口齿清晰,从唇吐出淡淡的声音。明明也同样正在鞠躬,爆豪从他那感觉不到一丝新入组的部下对自己该有的恭敬。爆豪的直觉很敏锐,这个男人大概从出生至今都带着这股子傲气生存的。这种想捶爆对方的感觉爆豪心里也十分清楚,那是因为在他身上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听上去就是临时编出来的名字啊。”
“这家伙,说来话长了。我被士杰的混蛋丢进海里的那次,就是他救了我。”
“然后?”
“什么然后?”
“你就这样把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带进了我的办公室吗?”
切岛露出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渡涉,然后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爆豪身边在他耳边小声嘀咕。
“放心吧,我翻过他老底了。家里是卖鱼的,八年前资金周转不当店面破产后父亲就消失了,好不容易勉强把负债还清,三年前母亲得了癌症,又欠了一大笔高利贷。这家伙,当时因为欠了高利贷,想跳海自杀来着。他救过我一命,要是这么放着他不管他又去跳海了怎么办?他需要钱,我这边也正好缺人手。你要知道从你当上若头后这段时间里八木组有多少人被你赶走了吗?”
“啧。”
这种话也只能骗骗切岛,爆豪以前经常干讨债这种活,那些欠了一屁股债的人根本不会露出这个渡涉这样的表情,面对黑道,他实在是镇静过头了。渡涉的西装虽然看起来没什么档次,却十分干净,熨得整整齐齐,并且爆豪还注意到,他裤子口袋里露出了手帕的白色一角。
不过这男人到底是来搞什么名堂的,他也突然来了兴趣。不是普通上班族,应该也不是道上的人。爆豪只想到一种可能性,自己也曾像这样整天不得不把腰杆挺得笔直……他推开还想说什么的切岛,对那两个人勾了勾手指。
“自我介绍都做完的话,那么就来例行的那个好了。
“哎?”
切岛露出比二人更加迷惑的表情。
“什么玩意?”
“当然是‘入职考试’啊,这年头去便利店打工都要面试的吧?更不用说我们雄英了。”
爆豪把拳头咯吱作响后哼着大笑,然后又突然止住笑声,慢慢走到渡涉面前,脸色也变得冷若冰霜。
“你叫渡涉度是吧?一会就让你见识一下吧,虎和病猫之间的差距。”


渡涉的原名是轰焦冻,尽管已经训练了很久必须要对那个名字产生反应。但这次被威胁后还是没有什么感觉。
只是从那充满敌意的态度来看,轰觉得自己的伪装八成已经被看透了。没有立马识破说不定也只是想跟自己玩玩。那个爆豪胜己不愧是被鉴定为八木组最棘手的男人之一。出发前饭田一再嘱咐自己要小心爆豪,却没想到因为上个月士杰联帮偷袭的缘故,八木组竟然加强了戒备,自己来的第一天就被带到他的面前。
爆杀之白虎。爆豪对外有这样的称号,是因为他背上刻着白虎的刺青。神兽中五行司金的野兽的确跟这个金发金瞳的男人十分相贴切。入行几年未曾受过一次伤的战绩使得他的名声在整个黑道界都传了开来,两个月前更是以二十三岁的年纪成为八木组二把手之一,大概是目前已知整个雄英会年龄最小的干部。
只是想必大部分雄英的人应该不知道,这个男人曾经在自卫队服役并被开除的事情。
当时身处航空第一部队的爆豪应该是国家精英中的精英,却忽然被不明原因地开除编制,还混进了黑道组织,又在短时间内迅速爬上接近雄英的最高点。这其中应该有非常重要的内情。
不过尽管爆豪的事情再怎么怪异,他都不打算进行深究。毕竟爆豪胜己并不是他今次的目标,随便应付就好。前往指定场所的过程中,切岛对轰和常暗二人道歉。
“对不起啊渡涉,常暗。刚入组就让你们陷入这种境遇状态。”
带自己前来的切岛也相当无奈,轰倒并不介意,本身从自身目前的立场来看,他作为新人并没有资格去质疑干部对自己的态度。况且切岛的安慰并非完全发自真心,那看似简单的笑脸只不过是入道多年为了应付自如刻意训练出来的而已。轰觉得常暗比自己还要冷静,可能毕竟算是也曾经涉足黑色地带的人。
“不用道歉的切岛,自听从你的话下决心进入雄英时我就做好这种准备了,黑影也是这么认为的。”
“还在跟那种东西对话吗?你啊,从国中到现在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啊。”
“切岛,黑影是真实存在的。”
黑影?那是什么?轰奇怪地偷偷看向一本正经的常暗,他正对着自己的掌心说话。掌心里却什么都没有。不过他立马明白,常暗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着装,这就是所谓的大龄厨二病说的就是这种吧……
“那轰呢?爆豪那家伙说什么面试,肯定又是打架。你个子虽然是很高,不过胳膊和腿看起来都挺细的,打架不行的话,我还是帮你和爆豪说一下让他手下留情好了。”
“没问题,我也很希望被干部亲自指点。”
表现积极上进总是好的,但想到自己是渔夫儿子的这个人设,轰连忙跟着改口。
“以前读高中的时候,时常跟学校的不良少年起冲突。”
“是吗?那就好。”切岛大笑起来。“不过想想也是,你长了一张俊俏的脸,想必在学校的时候一定是常被女人表白的那种类型,会被不良少年当成眼中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不过极道啊,和不良少年可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东西哦。”
“是,我会拼命努力的。”
停在一间和室门口时,轰把双手垂在身体两侧,对切岛鞠躬道。
打开门后,他很快明白这个极具现代化设计的大厦顶端为何会突然有和室的存在。这不是普通的和室,而是一间阵屋。
也就是说,这里是天守阁。
仔细想想,虽然进展不可思议的快,但都是托切岛的福,一入会就能见到爆豪这样的干部实在是省事太多。要是按照原计划自己从最底层小弟干起,可能根本见不到这隐藏在繁华都市里的天守阁。他跟着脱下鞋进去后,爆豪已经在右侧第一的椅子上上正襟危坐着。天守阁很大,差不多能容得下二三十人左右。两侧摆着物件可能都是屋主人的藏品。而令轰眼前一亮的却是主座后放着的那把刀。那把刀他曾经在博物馆见到过,此时又出现在这里,轰一瞬间怀疑当时自己看到的也许并不是真品。
“你在看什么?”
“那个是…兼光吗?”
轰指着刀茫然地问着切岛。切岛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有些懒洋洋地应道。“那个啊,是兼光没错。只是并不是出自三代之手那把传说中佐佐木小次郎使用过的有名的备前长船兼光。似乎只是江户中期,第七代或者第八代刀匠仿制的假货。不过摆在这里的东西都是欧鲁迈特的私物,跟他说一声的话也许他会让你碰一下也说不定哦。”
说霸切岛吃吃地笑起来。就算是仿品,毕竟也是几百年前的古物,轰确实很想将刀拔出来,用指尖细细抚摸着优美的刀纹,嗅着附在刀身上饱经岁月风霜的气息,以及毁掉事物发出美丽的悲鸣。
阵屋里不止他们,还有相当一部分大概是来看热闹的。若头要教训新人了——来之前轰便从走廊那里听到其他组员这样相互传道。只是天守阁应该不是谁都能随便进来的地方,能这里的几乎都是干部等级的……轰快速地扫视了全场。比如站在左边的染了金发的青年,不……那应该只是把金发挑染了黑色吧,一脸看好戏的样子靠在窗户边。
“哟切岛,我还以为你会带着新米要逃走掉呢。”
轰很快想起了他的脸,八木组干部之一上鸣电气。虽然好像未曾听说什么实绩,但都内多家八木组管辖的风俗场所都是以他的名义经营,从资料上来看是名副其实的夜店王。只不过也有情报说曾白天看见很像他的人,表情像弱智一样,然后蹲在地上跟乞丐抢东西吃,不止一次。
等轰把神志转回来时,爆豪已经脱掉了西装和衬衫抱着胳膊站在自己对面。无法遮挡的白虎刺青从他的背部一直蔓延到肩膀和胸口。
“一个个的来也太麻烦了,你们两个就一起上吧。干架可是成为极道中基本的基本哦。”
像这样的刺青加上上色完成至少需要一百多个小时,轰有点无法想象爆豪这个人乖乖躺着让人纹身的样子。
“面试的成绩要求不高,只要你们能将我放倒就算通过。”
“上啊新人!狠狠把爆豪揍翻在地吧!”
“喂!呆子!你到底是哪边的?!给我闭嘴!”
爆豪恶狠狠瞪了叫嚣的上鸣一眼,随后又露出就算两个人一起上也没有用的自信表情。轰却在那之后思考起要怎么才能输给他的战术。如果只是打赢的对方,他有那个绝对的能力。想赢很简单,关键是不可以赢。
如果八木组若头被新加入的小弟第一次就打翻在地,传出去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骚动。轰一边想着也一边脱下外套松开领带,从裤子里拉出衬衫下摆。旁边的常暗看见他举起了双拳,却十分诧异地小声问轰。
“哎?极道打架不需要脱衣服也可以吗?”
“没有听说过那个规定吧……这家伙…呃,爆豪大哥只是想把他的刺青露给我们看而已。”
“像老鼠一样在那吱吱喳喳到底要说到什么时候?!给你你们先动手的机会却不动的话就不要怪我欺负新人了!”
爆豪的话刚落音握紧的拳头便重重的了过来,目标是常暗,但他相当敏捷地侧身躲过了那一击。看到他矫健的身手,轰暗想,这个常暗估计之前也不是普通的讨债公司社员。但他来不及想常暗的事,因为爆豪紧接着便冲他揍了过来。
轰没有逃,而是伸手护住了被袭击的腹部。那打在胳膊上的力量使得他一瞬间便明白爆豪是毫无掩饰的想要把他打到一蹶不起的地步。虽说要做成实力不敌输给对方的样子,但轰也不想受伤,必须要适当的挥一下拳头。
“啧!”爆豪被打中右脸后嘴角立马淤青了起来,他摸着肿起来的地方。“你练过吧?体术。”
“只是上学的时候加入过空手道部而已。”
这是轰事先就想好的说辞。
看到对峙的两人,常暗渐渐退离了那个杀气腾腾战场。“我是被无视了吗?”
“看样子爆豪只是针对那家伙而已。”
切岛也若有所思地抱起胳膊,他确实怀疑过这个救下自己的青年身世,但明里暗查查来查去又什么都没有发现。目前以防御为主的渡涉看似处于下风,只是擅长格斗的人能看出来明明是有出手机会,他却不对爆豪进行反击。渡涉仅仅是通过爆豪的破绽来对他攻击位置进行预判,那判断速度之快让在一旁观战的切岛的眼睛几乎跟不上来。
果然自卫队出身的爆豪确实不好对付,入道未曾受过伤的名头更不是虚构的,说他是八木组的战神也可以了吧。要是打赢他以目前状态来看,轰觉得可能没有太多胜算,最多打成平手,防御倒是绰绰有余。在承受了爆豪一记重拳后,轰的腹部难以忍受地绞痛起来。
他准备就此进行一次回击之后,却就在那时候看见有人从爆豪身后的门走了进来。
那是个穿黑色和服的男人,相对于黑道来说身材未免有些过于娇小了……尤其是身边还站着一个身材高大嘴唇厚实的家伙。轰有一瞬间被那奇妙的对比吸引了目光,就在那时被爆豪趁机一拳直接砸在了正脸上。
“到此为止吧!”
轰捂着血流不止的鼻子,从地上爬起来,算是明白黑发脱衣服打架的原因了。身上这件衬衫虽然只是百货店3000円买来的便宜货,怎么说也是新衣服,现在却沾了斑斑点点的血迹。
伴随着一个有规律的鼓掌声,和服男子微笑着走了过来。
“真厉害啊,小胜,不过你还是一如既往地毫不留情啊。”
看清男子的长相后,轰有些发愣。对方的脸还充满稚气,顶着一头厚实的头发,脸上还有雀斑。仿佛只是个孩子。
“那个,你是叫渡涉度吗?虽然输给了小胜,但你也非常努力了。真的很棒,切岛真是找了个不得了的新人啊。那边的常暗君也是,很少有人能躲过小胜那全力一击的。”
小胜…是在说爆豪吗?那亲密的昵称让轰不禁皱眉。
然而看到和服男子之后,爆豪露出比以往更加可怕的表情。
“废久,你来干什么?”
“小胜,我好歹也是若头之一。新人的面试考试我没有资格来吗?”
“嘁。”
爆豪看着微笑的男人,却像是什么脏东西一样把他浑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眼里透着十足的厌恶。男人却一点也不介意,笑容从未褪去,对轰伸出右手。
“初次见面,我是绿谷出久。”
他的笑跟切岛那种不太一样,轰只是看着那张脸,竟然觉得内心平静了下来。他刚想回握住对方,却发现自己双手都是鼻血。
“啊,小胜,你下手就不能再轻一点吗?”
“闭嘴!我要怎么教训新人你管不着。”
绿谷从和服衣襟里拿出一条藏青色手绢递给了轰。
“渡涉君,不介意的话,就拿这个擦干净好了。”
“感激不尽。”
轰道谢后接过手帕,却低头看见另一件让他在意的事情。
绿谷右手无名指上银光闪闪的戒指。
那是婚戒吧……这男人比爆豪看起来还要年轻,竟然已经结过婚了。轰一时有点想象不出来。他用手帕捂住了又酸又痛的鼻子,一股微微的淡香混合着血腥气扑面而来。
绿谷…出久。两个月前欧鲁迈特亲自任命的另一位八木组若头。是轰唯独没在照片上看到过的人,他的任何资料似乎被人刻意抹去过,无论自己怎么调查都无法查出。没想到外貌竟然是这样子的……比爆豪更早,大约五年前便突然频频出现在八木俊典身边,然后突然晋升。相当一部分人谣传他是八木的私生子,甚至一部分的传言是八木的情人。后者应该是编造的,然而又想到刚刚看见了他的婚戒。这个也不是没可能……若头这种下代继承人身份职位,出于稳定考虑,通常一个组也只有一个而已。八木组却有两个,并且爆豪和绿谷很明显看出来关系非常不好。
或许是想让他们相互约束以达到平衡状态吧。一旦外敌入侵,他们必定会合作起来。使第三方无论如何也无法插足八木组。不得不说这种手法看似冒险,实则十分高明。
“好了,小胜,我们该走了。”
“走?去哪?”
“七点钟那场晚宴,你不会是忘了吧?”
正拿着毛巾擦脸的爆豪突然瞪大眼睛,跟着随手把毛巾扔向绿谷的脸。虽然被绿谷侧身躲过,却砸中了绿谷身后的上鸣。
“怎么不早点来喊我?!现在已经六点五十分了吧?你要我怎么五分钟从这边赶往银座?!飞过去吗?”
“抱歉啊,小胜,因为看到你打得太过激烈我没忍心叫你了。没关系,反正我们两个迟到也是家常便饭了,其他组长会理解我们的。”
绿谷看起来始终被爆豪责骂,性格上却把他压得死死的。八木俊典找这两个人也是因为他们这样的性格吧。……总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轰低头看着沾上自己血迹的手帕,心想回去一定得洗干净还给绿谷才是。

评论(5)
热度(80)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