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坊主

《雄英第9号杀人事件》02

极道paro

all出久,主轰出欧出胜出

很多私设!⚠



从事务所出来后,切岛带着二人来到巷子的一家食店。轰本来就喜欢和食,理所当然地点了份炸虾蕎麦面。另外两个人分别是炸猪排和五花肉的定食套餐。
我开动了。轰双手合十,对着食物微微低头后默念道。
“是吗……我也好几年没有回老家了,原来那家点心店的大叔已经不在了啊……”
“是,其实也就是半年前的事。他过世前不久我因工作去了学校那边,看到我非常热情,还送了金平糖给我。等到我空闲下来想去登门拜访时,他已经过世了。”
“啊……”
“……”
轰把沾好汤汁的荞麦面送进嘴里,一边偷偷看着身旁的那两个人。他们一直都说着以前的事情,两个人应该是国中同学,而切岛高中后就因家庭变故退了学,然后独身一人来到都内。常暗是本来就干着灰色地带的工作,同样在东京偶遇之后便被切岛拉了过来。常暗拿着勺子,垂下的眼睛看上去有些难过。
“怎么了常暗?突然不说话。”
“……我去大叔的点心店,其实是去追债的。”
切岛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真是太遗憾了。”
“店铺已经好几年都不景气了,但是那个人偏偏又对食材要求非常高,为了保证口感什么都要买最好的。一次为了资金周转借了一笔高利贷,从那之后便越借越多,利息也越滚越大。他…其实是自杀的,为了不给妻儿添麻烦,伪装成了意外死亡自杀后用保险金还债。”
这种事情轰在曾经的科室处理案件时也见多不多。欠了高利贷却没有办法上岸的人,要么是杀人抢劫,大多都是自杀这个下场。只是他没想到应该比自己更熟悉高利贷的切岛竟然有相当感性地红了眼眶。
他抽了抽鼻子,随后转头等着轰。“唔……渡涉,你…在海边那次…不会也是为了保险金吧?自杀的人可没有办法上天堂哟。”
轰摇摇头,放下筷子后对切岛低头。
“我没事,只要能挣大钱,我会一直跟着切岛哥的。”
“这样啊,看到你这么元气的样子我也放心了。对了,这个给你们两个。”
切岛从口袋里取出两枚金色的徽章放在桌子上,那徽章有着像“V”字一样的图案,但仔细一看又觉得有些像竖起来的兔子耳朵……
“这是八木组的徽章,你们把它别在领口,这样街上的其他混混看到你们就不会主动挑衅了。还有,你们有手机吗?”
“我有。”常暗把自己黑色的智能手机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意外的是,手机背面竟然贴着酷企鹅和kuromi的贴纸……常暗发现轰有些诧异的目光,连忙又把手机收回袋里。
“哈哈别奇怪渡涉,这家伙上学的时候就是这样,学园祭的时候我们班是开女仆咖啡店。他可是花了一星期时间给全班女生做了女仆装,手指上还多了好多针眼。”
“那种事情就不要说了……”
原本以为常暗就是个普通厨二病,没想到是个心思这么细腻的人。总觉得他看上去还好像害羞了。
“不管怎么样有就行,但是原来的那个号码就不要再用了,明天去办张新的吧。渡涉没有吗?”
“是……因为我交不起话费。”
当卧底前自己的所有联系方式都被上头轻松抹去,包括手机和电脑信息。现在的情况说是轰焦冻已经死了也没问题。
“你用我这里的吧,这年头没有电话可不行。”切岛笑了笑。
“那切岛哥怎么办?”
“放心吧,我还有好几部,况且这个本身就是组员之间方便联系而使用的。记得不要关机,明天一早我会来联系你们两个。现在都吃好了的话我们就走。”
“去哪里?”
“现在是夜晚的时间,当然是喝酒啊!”



轰的公寓也是临时租赁的,他非常喜欢城市的夜景,这间公寓虽然只有六叠大小,却有个漂亮的阳台。然而现在却没有心情去欣赏。他几分钟前刚抱着马桶差点把胃吐出血来。现在还残留着胃痛,正浑身无力地躺在公寓里唯一的垫子上。
轰实在是不能碰酒,但切岛现在是他的上头,不喝实在是不行。况且没有哪个黑道不喝酒的吧……上次喝成这样还是一个多月前同事饭田他们给自己送行的时候。几杯后就开始头晕的轰被峰田诬陷偷摸叶隐的胸,然后就看见他一边对叶隐嘿嘿地痴笑一边把手伸向叶隐,结果被蛙吹拎着后领锁在厕所里。虽然不过一个多月那时的事情就好像上辈子一样遥远。从那之后自己就被送去做卧底的特训,再也没有办法联系他们。
轰是警察,从学校毕业后就考入了搜查二课,第二年又因为工作出色调入了公安特搜队,成为了搜查官……表面上是这样说,但轰很清楚,同为警察的父亲轰炎司在其中或多或少的出了一些力。
他至今为止的人生都是父亲帮他安排好了,从幼稚园开始到高中念的都是直升学校,大学就直接被送去警察学院。连想做的事情都没有办法去做。轰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两个哥哥都是医生,他不明白父亲为何对兄长们的人生放纵松懈,却对自己如此严厉。明明高中毕业后自己的志向是和哥哥们一样念医大,却还没来得及填上自己的志愿时,就已经被父亲送去警察学院了。
在警察学校还有刚毕业时待的搜查二科的日子是轰最血气旺盛的时候,那时他满脑子都是要怎么离开自己的家。直到调入公安认识了现在的同事,饭田,叶隐,哇吹,濑吕……呃,还有峰田。在认识了这些人之后,轰才觉得这里的空气稍微没有那么令人窒息。结果就在轰认为自己的人生即将步入正轨时,那天他突然被父亲作为下属传唤过去。
他看着轰炎司制服上四颗星的肩章,突然有股子说不出的厌恶。
“找我有什么事吗?轰先生。”
正在处理公务的轰炎司看见儿子进来后放下了笔。他先是长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踌躇了半晌后,才慢慢开口道。
“焦冻,我就不跟你绕弯子。八木俊典——你知道这个人吗?”
轰想都没想就点头。“知道,黑道组织雄英会八木组组长。十二年前东部大地震中,因为独自一人救出一百多名伤员的壮举,被民众称为‘黑道英雄·All might’的男人,成为相当罕见的现象级人物。虽然当时的报道有很大成分的美化在里面,报道这件事情的记者是八木俊典的高中同学,不过我认为……”
“焦冻。”轰炎司伸手打断了他的话,看来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那个人原本是我们这边的。”
轰瞪大了眼睛。
“您是说他曾经是公安吗?”
“对,他本来是公安,并且当初跟我在警察学校就读是同一个班级。毕业后也同样进入公安工作,某一天他被上级叫去办公室,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但等他再次出现在世界上时,已经成为黑道了。”
轰不但很清楚八木俊典的事……应该说非常熟悉,全国不知道有多少因为地震救人的事迹,加上他那帅气的外表而崇拜欧鲁迈特——也就是八木俊典,一时间关于电视采访节目多的像山一样,甚至还有动画公司拍了以他为原型的英雄动画。并且至今还有相当活跃的欧鲁迈特后援会。只是知道他本名的人并不多,轰也是成为搜查官后无意中从资料里的知道。而因为他,黑道人士也因此在民众心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支持率。曾经雄英会因为衰败和内部问题仅仅剩下不到三千名组员,却就在八木组成立后至今人数飙升成万人大帮,简直就跟邪教一样。
这样的人竟然是警察出身……不过仔细一想却十分合理,欧鲁迈特那出乎常人的正义感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他既然是公安,为什么后来又做了黑道?这可是两个水火不容的职业。”
“焦冻,听我说,接下来要告诉你的可都是被警方埋藏多年的信息。而你必须要对今天我们所有的谈话进行保密。你们口中说的欧鲁迈特成立了八木组。八木组的前身是志村组,组长志村菜奈是位女性。十五年前和当时的火拼当中死于流弹。八木他当时…是警方为了调查某件事,安排在她身边的卧底。照理说她死了之后八木的任务也结束了,但他选择无视了上级下的召回令,反而递了辞职信。像他这种掌握了很多公安机密的人本来是绝对不允许辞职的,但雄英那边似乎有人和当时的警视总监,也就是我的前前任有很深厚的关系。那之后他的档案便从警方这边抹去,并且名字一直作为黑道出现在公安的资料文件上。”
“那个,我可以问一下,当时安排八木俊典做卧底是为了什么事吗?”
“……”沉默了一会,轰炎司盯着儿子的眼睛说。“为了调查志村菜奈前一代组长的死因。”
“前一代?”
“虽然志村菜奈之前的事情因为年代久远,很大一部分资料已经缺失了。但可以很明确的是,志村菜奈也是从某一人手中继承衣钵当上组长。上一次志村到八木,在上一次是某一人到志村。警方发现,雄英会某一组组长进行变动是都会爆发规模不小的黑帮仇杀,同时跟着外界组织很多也跟着深受其害。这样的记载算上志村一共发生了七次。当年公安也接到情报志村菜奈的前代组长有退隐的打算。于是派八木去志村身边当卧底、并趁机捣毁雄英会。只是没想到后来八木却随随便便就这么叛变了。”
“但黑帮斗争警察出面制止应该就好了,也没必要也摧毁雄英会吧?毕竟他们在民众心里一直评价很高的。”

话刚脱口而出,轰就意识到自己不该在身为警视总监的父亲面前说这种话,连忙咬住下唇。但说出去的话却又收不回来了。
“焦冻。”轰炎司死死盯着他。“黑道斗争通常不仅仅是仅限于,治安,经济,甚至政界都会被牵扯进去。何况如今的雄英会如此猖狂,民众只知表面。你知不知道他们给人放高利贷?知不知道他们还把du品卖给未成年人?真不知道要是黑道斗争的话会有多少无辜的人因此流血丧命?我们是警察,首要的任务都是保护国民的安全。说到底黑道就是畸形的东西,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说的好像政界要人就没有参与这种事似的。轰觉得父亲的话太冠冕堂皇,已经不想再同他多说一句了。然而现在不是在家里,这是办公室,他只能忍气吞声着。
“所以,您突然叫来这里,告诉我这些就是想让我把妈妈给我买的那些欧鲁迈特玩偶给扔掉吗?”
这次轰炎司躲开了儿子冷冷的目光,他的眼睛像极了曾经的自己,看多了总让轰炎司想到过去的事。看到桌子上放着的相框,那还是很久小儿子刚刚念幼稚园时,和妻子还有另外三个孩子一起合照的。到底有多久没有跟家人那样聚过了呢……轰炎司算不出来了,他以自己才能听到的程度发出轻轻的叹息。随后拉开面前的抽屉,把一叠文件扔在他面前。
“你回去把这些仔细看看,然后就做好改头换面的准备吧,和朋友们好好地告别。现在有女朋友吗?如果还没有的话就最好了。焦冻,你那么聪明,一定能胜任这份工作的。”
父亲当时给的文件就放在自己办公桌里。虽然那张桌子如今应该也不属于自己了,不过轰下定决心一定要快点解决事情,然后重新坐回那张桌子上。
在结束这次卧底工作之后。
连自己儿子有没有交女朋友都不知道的父亲给的那份文件里,记载了从雄英会创立至今的所有资料,还有各个干部的个人信息。警方这次回再次收到八木俊典要隐退的消息,担心又会爆发类似十几年前那场导致雄英会仅剩下三千多名组员的黑帮战争再次发生,便想插足趁他们混乱时一举捣毁雄英会。轰做卧底的任务便是把他们几个重要干部的违法信息传送给警方,包括这些日子的任何动向。轰成为搜查官至今从来没有当过卧底,如此危险的任务却交给毕业没几年的亲生儿子来做,他只在想父亲是不是想他赶紧出人头地想疯了。
现知道他当卧底的只有作为协助者的饭田一个人。饭田天哉是轰的同事,也是进入公安特搜队后第一个熟悉的人。和轰不同,他是因为憧憬当警察的哥哥才来当警察的。只不过他的哥哥在几年前的防暴行动时被对方开枪打中腰部,从此以后下半身失去了所有的知觉。饭田继承了哥哥的意志,比以往变得更加努力上进。
想到饭田,轰便无可奈何地觉得父亲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饭田的哥哥参与的那场防暴行动正是为了阻止黑帮之间的火拼。所以当他得知轰要潜入雄英会当卧底时最惊讶的就是他,握住他的手并担心地望着他。
“那些家伙除了对自己有利的之外根本不会在乎其他事情,就算是杀人也做得出来。你可要小心点啊。”
是……这样吗。
轰突然想起了绿谷出久,那个长得像个孩子一样,脸上一直挂着温和微笑的年轻干部。如果他也个自私的人的话,那个时候会把手帕递给自己吗?
于是轰又将那条手帕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在鼻子上。血迹干掉之后血腥味便没有那么重,反而手帕原本的气味更加浓烈起来。那股味道像兴奋剂一样,让轰的心脏剧烈跳动着。

评论(2)
热度(48)

© 夢坊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