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轰出胜】瞎误会

上篇

在大三角总算同居了之后小久因为轰和爆豪有瞒着他的事而开始瞎误会的故事。

ooc



绿谷出久先是回忆了一下,异变应该是从两个月前的一月中旬的晚上开始的。
他记得前一日刚下完雪,那天又阴又冷,所以左腿比平时变得沉重许多。白天刚参加完学生们的成人礼,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电车,又花了比平时慢了一倍的速度踩着上了冻的地面精疲力尽地回到家。但在用钥匙拧开门后,绿谷发现没漆黑一片的家中似乎比外面还要冷上几度。
两居室的房子三个人住,虽然夏天会显得拥挤,可冬天是绝对不会觉得冷。更何况只要有那两个人在,连供暖都不需要。还以为这个点了,他们一定已经回家了呢。绿谷只好伸着冻僵的手摸索着开了灯和空调,又抱着胳膊在屋内瑟瑟发抖了好久,空调正式运作起来之后身体才稍微暖和起来。
果然这个时候,还是有谁在会比较好吧。
不是自己掌管大权的冰箱里是不可能存在速冻食品的,所以绿谷看着一堆自己料理苦手的生鲜食材只能叹气,然后他乖乖煮起了速食面。面汤沸腾起来的咕噜咕噜声和他饥饿的腹部一唱一和,进行了一场精彩的二重奏表演。
晚餐之后的绿谷看着电视里每周期期必追的搞笑综艺,却因为回归正常温度开始又痛又痒的左腿无法集中注意力。
平时虽然常有加班,也不至于两个人都过了十点还没回家……绿谷有些担心地看着手机,轰焦冻最后给他回信息还是晚上六点多的时候,而爆豪的对话框状态还尚停留在昨天自己去问他要不要吃橘子的事情。
他已经彻底习惯了三人生活了,如此突然变成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夜晚会很奇怪。不会有特意剥好的橘子递过来,也没有徘徊在耳畔能让浑身兴奋的低语……
所以要是有谁在就好了。绿谷在脑袋里不断萌生这种念头。
电视机上方的挂钟就快要指向十一,绿谷终于按捺不住想要拨通电话,这个动作却止于纠结到底要先打给谁才好。
思索了半天,绿谷觉得打给就算看样子应该从六点时好像心情还不错的轰肯定比打给现在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状态的爆豪好很多。不过就在他拇指移动到轰的名字上,还没向下按的时候,听到了门锁从外面转动大开的声音。
绿谷发现门口出现了轰的身影,于是赶紧从被炉里爬了出去,看到他被冻得像白桃一样发红的脸露出笑容。而轰的右侧肩头还堆着一层薄薄的积雪,丝毫没有融化的意思。
拥有“半冻半燃”这样个性的轰,白色的那边看起来虽然很冷,实际绿谷知道他的两只手摸上去同样暖和。可是随着越来越接近玄关的角落时,他又看到了原本没有想到的人。
“欢迎回来!轰君……奇怪?小胜也在啊?你们俩一起回来的吗?”
正在一圈又一圈解着围巾的爆豪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光是只看眼睛,绿谷便知道他不太开心……等到他脱下口罩,果然死死地板着一张脸。朝着绿谷把揉成一团的深蓝色围巾扔给了他。绿谷嗅到了围巾上还有一股烟味,以前的爆豪衣服上绝对不会存在这种枯草燃烧后残留的气味…不过现在也已经习惯了。他伸手把围巾挂在了衣帽架上。
“上楼的时候恰好碰到这家伙。”轰随口应道,把自己的外套也跟着挂上衣帽架,还特意避开了挂着爆豪东西的那一面。
“明天开始我要带来事务所的新人英雄,所以为了帮他入职只好加班准备到现在……你呢?今天学生听话吗?”
“还行吧,只要他们不给我添乱就算是听话了。毕竟是大学生啊……”看到轰像是想去厨房的样子,他连忙叫住了他。“啊,你不用忙,晚上我已经吃过了。”
“不,我还也没有吃晚餐……要做的笔记太多,根本没有时间吃饭。”
“小胜吃了吗?”
绿谷觉得自己可能在白问,虽然三人一起同居是没错,但爆豪绝对不会去吃轰煮的东西。
“…没。”
他的回答令绿谷有些惊讶,不过他并没有多想。
“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有点饿了,那就轰君随便煮点什么,三人一起吃吧。”
“炸虾荞麦面可以吗?”
“嗯,不过可以不可以做带热汤的那种?”
把作为夜宵的荞麦面连汤都喝完之后,绿谷主动承担起了收拾的工作,因为水池里还堆积着他晚上煮碗泡面偷懒没有及时清洗的碗筷……轰便一直站在厨房门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腿。绿谷发现了那道目光,在洗好碗后有些不太自在地转身向轰搭话。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白天的时候我一直想,最近下了雪温度很低,你的左腿会不会……”
趁轰还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说下去时绿谷及时接过了他的话,回到客厅后,一边揉着自己膝盖一边说:“疼还是会有点疼,膝盖以下根本就不是我自己的东西。不过不要紧,我觉得这比起以前刚开始获得个性时受的那些伤要好多了。”说罢,绿谷装模作样地蹦了几下。“多亏八百万同学设计的支架,不然我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
轰连忙按住他的肩膀。“医生说完全恢复期最起码也有一年,你现在还是不要剧烈运动比较好。”
绿谷冲他摇了摇头,笑道。“没事的,现在已经适应它了,弄不好很快就要跟它融为一体也说不定。”
发现轰还没完全打消疑惑的样子,所以绿谷干脆故意睁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这样对视了半天,英雄“焦冻“才终于败下阵来,他有些难过地垂下了眼帘,伸手按着绿谷的后脑勺把他搂进自己怀中。
“不要逞强啊……”
他关切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没什么情感的波动,在绿谷耳里却觉得和他的身体一样温暖。轰的体温好像是随着季节温度而变化似的,夏天抱起来十分凉快,冬天又很暖和。暖和到绿谷几乎要把眼睛闭上的时候,很快又完全不允许他安宁那样听到了炸雷般的声音。
“喂臭久!你没放好浴缸的水吗?”
“啊,我……”
家务事是分工制度。因为绿谷不会做饭也不太会整理,所以基本都是做很简单的活。确实真的忘了,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去年三月那起事故昏迷的时间太久的缘故,绿谷发现自己偶尔会像丢了魂一样坐着发呆,大脑一片空白。体力也好敏捷力也好,以及越来越差的应变能力让他越来越沮丧。不过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的他虽然暂时没办法再继续进行英雄活动,不过去教学生还是绰绰有余。所以退役后,绿谷才会在饭田的推荐下去了大学就职。
【我、不知道小胜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然后忘了……】
——如此,以前要是看到以因为绿谷忘记放洗澡水怒气冲冲地跑出来的爆豪,绿谷就会这样支支吾吾地回答。但就这么老老实实回答自己是忘了的话,恐怕会听到爆豪发出更可怕的声响。所以绝对不能说这种话。
于是绿谷在脸上露出亲和的笑容,走过去把头凑近了爆豪。
“是是!洗澡水没放是吧?我这就去给你放好。老爷~”
像店里热情过度的导购员一样,一边说一边把爆豪往浴室的方向拉扯。原本还火冒三丈的爆豪却很不习惯他这股莫名其妙的热情,身体僵硬得像块石头,就这样被拖走了。
两人从大学交往便一直同居,绿谷在长期和爆豪的相处中发现,想要对付那无可救药的坏脾气,只要顺着他那不满的地方和稀泥就好。并不用太在意他生气的那些部分,他生气的理由太多了。以往就是因为太过在意这家伙的感情,才会被他摆弄来摆弄去。
他俩消失在浴室之后,已经脱掉袜子钻进被炉里的轰很快听到了从浴室传来爆豪的大吼。
“你那是看了什么狗屁时代剧学来的口气……好恶心,快给我改掉。搞什么?!不要随便碰我!”
“工作了一天累坏了吧?土耳其浴和泰国浴!好了!来选一个吧!”
“哪个都不要,快点给我滚出去。”
话虽如此……因为特殊支援任务加班到八点,又由于某些缘故到现在才回家的爆豪的确累得不想动弹,所以他才会由于回家后没见到浴缸放满温度适宜的洗澡水而生气。绿谷踩在浴室的凳子上,从上面把他的套头毛衣连里面的T恤一起脱掉,静电噼里啪啦的响着。在绿谷快要把手伸向他裤腰带时,爆豪十分及时地把抓过来的喷头对准了绿谷的脸,然后拧下了淋浴开关。
浴室那阵骚动过后没过多久。虽然被溅了一身水,绿谷还是心情愉快地拿着毛巾边擦着脸和头发边从浴室里走到客厅,发现盘腿坐在地毯上的男人好像不太开心,他咬着下嘴唇,在被炉里抱着自己的脚身体前后晃动。
“你怎么了?轰君?”
“我也要。”
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不乐。
“……哎?要什么?”
“泡澡。”
“但、但是你不是说,浴缸被小胜用过所以你绝对不会碰它的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选择泰国浴。”
看到那一副认真模样的轰,绿谷张大嘴巴,感觉自己的脸部肌肉有些僵硬。
“不……刚刚我只是在开玩笑……”
轰却仿佛听不见那样对他的解释置之不理,望着浴室的方向轻轻皱起眉。
“那种连洗澡水也不能自己放的垃圾凭什么有泰国浴的资格?”
“只是开玩笑而已!刚刚不那么做小胜是不会乖乖闭嘴的。不过……”
为了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绿谷一边转移话题一边和他一样钻进被炉。
“确实现在天太冷的话,我的膝盖就会越来越疼……所以你能不能帮我揉一下?”


*




“然后在我的要求下,轰君就帮我揉了义肢和膝盖的连接处,每次痛也是这个部分痛。不过他的手很暖,所以会很舒服,就像之前在疗养院时医生给我用的理疗机那样。在那之后的话……”
“等、等等下?!小久君!”
等到绿谷回忆到这个部分时,原本正在一个劲和饮料的御茶子赶紧打断了他想要继续向下回忆的趋势松开了吸管。她希望绿谷说的更详细是因为想帮他分析事情缘由,但也不想绿谷会细致到这个部分。尽管绿谷实际上是用比寺庙里那些和尚念经还要平淡的声音,像在念课本一样叙述的,她还是联想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莫非御茶子发现哪里有问题了吗?”
她摇摇头。“没有,我听到现在也不觉得你说的这些跟他俩撇下你不管有什么关系……”
御茶子知道从学生时代起轰和爆豪便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把对方视为死对头势不两立。所以得知加上绿谷三人一起同居了这件事直到她亲眼目睹之前怎么也不相信。然后现在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昨天,似乎终于忍不住的绿谷在line上,沮丧地向她抱了自己发现轰和爆豪开始经常背着他偷偷摸摸不知道在做什么。感觉自己好像被孤立了。
“啊。”正准备继续喝奶茶的御茶子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但是这么说的话,那晚他俩是一起回来的?”
“对,就是因为那天晚上,我发现他们第一次,竟然是一起回家的……明明事务所不在一个方向,距离也不同,怎么会恰巧碰到啊。”
趴在桌子上的绿谷有些无精打采,面前的苹果汁一口也没动过。就算当初被英雄协会劝说而不得不强行退役时,御茶子也没有见他如此气馁。她想安慰他,又不太知道要怎么开口。
“是你想多了吧?”
“我开始也是这么以为,结果就发现那样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他们经常会在休假的时候一前一后出门,再一起回来。我可是特意在窗子边偷看过了,轰君先下楼之后就一直在下面徘徊,直到二十分钟后小胜出门,两个人再一起走掉。然后晚上一起回来,说只是在楼下碰到。就算试着去问他们是不是在做什么,他们却总是找理由搪塞过去,一字不提。御茶子你懂这种感觉吗?明明应该是有三个人的,却只有自己被抛下,就好像……”
“我懂的哦。”
听到她这样的话,绿谷抬起头睁大眼睛,发现御茶子似乎笑得比刚刚还要灿烂。
“毕竟那时候轰就是这么把我从你和饭田身边挤走的嘛。”
“……啊,对不起。”
第一次知道御茶子还会有这样的心情,绿谷被吓了一大跳,然后连忙老实弯下脖子向她道歉并解释。
“因为后来看到御茶子经常和蛙吹她们在一起,还以为你是更想和女生玩。”
“不用道歉的,而且都过去这么久了,我怎么可能还在意那些。”
的确过去很久了。在距离绿谷第一次踏入雄英,认识御茶子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整整一轮生肖。看到御茶子的笑容又恢复成跟平时没什么异样,绿谷才算是松了口气。
“对了,小久,刚刚你说起了左腿……是那个伤还会痛吗?”
绿谷笑着摇头回答道。
“现在没问题的,最近天气回暖,而且一年康复期也过了,感觉恢复的差不多。所以我在想什么时候跟英雄协会申请复出……我实在是很不适合当老师,大学生比高中生还麻烦。”
“但是听饭田说选你课的学生很多,那个出水洸太君也是你的学生吧?”
“是,他还是大学一年生。是去年以雄英年级第三的排名进的大学哦,他很厉害的!”
这样兴高采烈地话刚说完,绿谷又立马变回刚刚那副霜打茄子的模样。
“不过我想大多数人…应该只是来看看原本被当成欧鲁迈特的后继者而寄予厚望的家伙,究竟是为什么这个年龄就退役了而已吧。”
御茶子觉得绿谷对如今工作的态度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她还以为他退役后会喜欢老师这个职业,就像后来的欧鲁迈特一样。这才发现绿谷也并不是完全什么事情都向欧鲁迈特看齐的。如果他之后能复出继续英雄活动的话自然更好,但是现在……
御茶子对重量方面的事情一向都很敏感。但今天看见绿谷向自己走来,不用感受重量,光是仔细看他不太协调的走姿便知道他整个身体的左边和右边的重量完全不一样。果然还是不可能完全恢复吧……那场事故差不多也就在一年前,像现在这样春寒料峭之时。发生了那场谁也无法预料的大地震。
当时所有英雄甚至包括高校英雄科的学生全部都被组织起来参与救援活动。因为作战方式和曾经和平的象征——欧鲁迈特极其相似,而被民众视为超级新星的绿谷出久自然而然必须活跃在救援第一线。结果在对废墟进行搜救过程中,和当时在他身边的、同样备受瞩目的英雄“爆心地”——爆豪胜己一起遇到了趁着余震作乱的敌人,然后两个人就好像神隐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等到他们再次出现时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被发现,爆豪只是被诊断有些轻微脑震荡,可绿谷左边膝盖以下的部分却已经毫无知觉了。
如果不是后来八百万给绿谷设计了完全贴合他身体的义肢,绿谷可能一辈子都要坐在轮椅上,或是拄着拐杖。御茶子曾试着问过绿谷他们消失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是说什么都不记得,连爆豪那边的回答也是如此。医生的诊断是两个人因为头部受伤而失去了那部分记忆。
好像就是从那次绿谷出住院时轰给予了绿谷很多帮助,在出院之后,原本只是和爆豪两人同居的绿谷便加上了轰三个人住在一起。即使绿谷一个字也没有对御茶子或是别人说起他们三个的关系……但那层关系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正因如此,她完全不理解绿谷一开始对她说的,被其他两人“撇下”是什么意思。
这样无言地坐了好一阵,绿谷终于临幸了他点的苹果汁,一口气喝了大半杯,而里面的冰块早就化掉了。
“算了,不要再提我之前的事了。还是来说异变呐。要说小胜和轰君只是有时候共同进出,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那天…那天早上,我无意中看到了轰君手机的讯息………”

评论(8)
热度(149)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