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轰出胜】瞎误会







那还是某周末的晴朗早晨,在棉被和榻榻米包裹着之间绿谷一人独自醒来。目前所在房间有着跟市区公寓完全格格不入的装潢,尽管这里不久之后的确是他的房间,但在轰搬进来之后就被不睡榻榻米就浑身难受的彻底改造成了和室。
两居室的公寓因为面积还算大所以三个人住起来也不是那么吃亏,唯一遗憾的是只有两个卧室。也就是说必须有一个要和另一个人挤在一张床上,那个人自然而然就变成了绿谷出久。虽说他也有些意见,可也没有其他办法。爆豪会同意轰搬进来已经是最大的妥协了,绿谷只能把自己的房间让出来。然后相对应的,他会看心情选择今晚是在谁的床上睡觉。
绿谷想过也许不那么贪心同时跟两人交往会轻松很多。不过思考今晚要睡谁的床也蛮有趣的,就好像…在餐厅点餐那样。
轰并不在他床边,并且窗帘也被他拉起来。绿谷会醒倒不是因为透过窗户玻璃洒入室内的阳光,而是枕边轰焦冻时不时震动的手机。
绿谷听到了电动牙刷的声音,他大概是在盥洗室洗漱。就算是周末昨晚还是听他说今天有事要出门,包括爆豪也说了同样的话。绿谷感觉到他们最近似乎经常出门,不禁有些怀疑起两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空气里好像不存在硝化甘油的气味,说明爆豪已经在不久前离开了家中,他们应该不是要一起出门。绿谷联想到这里,稍稍放下心,他打算再多睡一会。就职的大学离现在的公寓非常远,尤其是周一到周五碰上早高峰时,不提前挤电车就很容易迟到,所以绿谷平日里都得起得很早。
就在他躺下准备闭眼时,轰的手机又一次狠狠地震动了。
昨晚抱怨了一下最近手机不知为何越来越卡,所以在绿谷的建议下轰删掉重新安装了一部分内存较大的手机软件。就是因为那个原因,轰似乎忘记将line的通知显示消息详情关闭了。
然后写有发件人“爆豪”的字样顺带一大列信息就这么显示在了锁屏界面。
——阴阳脸你他妈人呢。
——九点了你他妈怎么还不下来。
——老子等你大半个钟头了。
——看都不看信息你是不是想死啊?
顺便还附带了一条语音信息。绿谷深深吸了一口气,却怎么也没办法从肚子里吐出来。他起身穿过卧室门看了一眼轰所在的方向,对方的电动牙刷还没有停止运作。
太在意了。
轰告诉了绿谷自己的手机密码,表示没有任何想要隐瞒他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原本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去看轰的手机……但一声不吭是偷看别人的隐私是不行的吧!快要完全解锁手机的时候,理智还这样劝着绿谷有些事情不知道会比较好。但他心里又好奇又憋屈。好奇他们到底在偷偷摸摸做什么,并且在这之前,绿谷还很确定轰和爆豪没有互加聊天账号。以前有什么要跟对方说的事,都是通过绿谷转告的。
越想越不对劲,所以绿谷还是解锁了轰手机。爆豪最后发过来的语音足足有十秒,点开后他赶紧把话筒部分凑近了自己的耳边。
“你是吃屎去了吗!磨叽磨叽了半天说好九点下楼的吧!要是五分钟后再看不见你就给老子等死吧狗屎阴阳脸!”
尽管耳膜有些疼,但绿谷还是暂时忍住了。然后他以最快的速度赶紧将刚刚爆豪发的几条信息全部删除,顺便把通知显示消息详情的按钮给关了起来。
在关上轰的手机之前绿谷还看到了他们之前互发的消息。虽说互发好像有点牵强,基本都是爆豪发过来类似上面那种对话,然后轰一个字也没有回复过他。顶多是用表情包来表示自己已经看过了那样,用的还是软体自带的表情贴而不是平时跟绿谷聊天时可爱的付费贴图。
不过也只有轰敢这样无视爆豪的信息……换成自己放他鸽子半小时,早就该体会到人间地狱的滋味了。
然而绿谷现在没有去庆幸这些,他心情低落地拉过了被子盖住脑袋。直到几分钟后,听到轰轻手轻脚地走进来的声音,他才又露出头,从榻榻米上坐起来。
“你要出门了?”
光着上半身的轰背着他一边往身上套着T恤一边点头应道。“嗯,下午应该就会回来,我做好了午餐放在桌子上,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小胜也已经出门了吧?”
“谁管他,死在外面岂不是更好。”
他明明就在下面等你——虽然轰用着和平时不二的口气,依旧如此在心目中郁闷地唠叨着的绿谷想想,但如果换成他的却总是自己去等爆豪。正拿着条纹休闲裤准备套上的轰突然停下动作,像是想起什么那样,转身看了无力气耷拉着眼皮的绿谷一眼。
“抱歉,我不应该跟你说这种话。”
轰和爆豪明明相互讨厌,却都愿意为了留在绿谷身边而委屈求全,居住在了同一个屋檐之下。也正因如此……绿谷实在想不到他们到底会偷偷摸摸背着自己干什么,还持续了这么久。
他隐藏了自己的困扰,对满脸歉意的轰露出浅浅的微笑,然后向他伸出双臂。轰明白他的意思,所以很快在系好裤带后也走过来跪坐在他身边,把头埋进他的怀抱。
以前的绿谷还在担心同居者二人能不能好好相处,不过从他们最近经常一起出门来看,绿谷发现自己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
“也不要在小胜面前说这种话哦,不过他要是主动跟你挑衅的话可就不能简单原谅他。”
轰早上应该才洗过头,头发有熟悉的香味。而为了想要尽力留住那股香味,绿谷拼命在他颈间嗅着。

*

“就这样,御茶子你看,他们一定有问题吧?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才注意到,虽然肯定不会在我面前一起出门,但其中有一方一定会在楼下等另一个。已经两个月了,偷偷摸摸地到底在干什么……”
“所以说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问嘛?”
御茶子面前的饮料快要给她喝空,她开始咬起了吸管。绿谷则单手摸着下巴,还是一副很伤脑筋的样子。
“就算我去问,他们也是一副不打算正面回答我的样子,总找一些奇奇怪怪的理由搪塞过去。既然不打算跟我说实话,问那么多也没有什么用。”
“会不会是像很久以前,我们帮班长过生日时那样,偷偷的……”
“不,我的生日在七月,离现在还很远。何况就算是准备生日也不至于准备了两个月吧?”
御茶子也觉得自己的假设是在扯淡,看到绿谷有气无力地垂着头时,连自己的心情也变得很失落。
“那么,需要我帮你去问问切岛吗?他和爆豪是朋友,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不,没关系,就这样吧,反正除了瞒着我一起出门这点外,仔细想想也没有其他什么异样,我就装作看不见好了。”
明明最开始迫不及待向别人抱怨他们的人是你……御茶子心想原来只要是恋情,哪怕是男孩子之间都会变得复杂起来。
不过人的感情原本就是很复杂的东西……
和绿谷结束聊天时,天色已经渐暗了。两个人要坐同一趟电车回家,所以一起去了车站,然后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了过去伙伴们的现状。
“不过真厉害啊八百万同学……竟然能凭一人之力逮捕那种程度的敌人。我也要加油复出才行。”
“小久君,真的比谁都想做英雄啊。”
“倒也没有,我现在觉得大家想做英雄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正因如此,我也想可以作为英雄尽快帮大家分担一些……”
话是这样说,御茶子觉得在自己所认识的这么多英雄里,也只有绿谷会在失去一条腿后还坚持着当英雄的理想。
最开始在雄英的校门口,是自己伸手拉了他一把,可渐渐地反倒被他鼓舞起来。
英雄要拯救的并不仅仅是人的性命,更重要的是拯救受伤的人的内心。
因此比起看到他刚度过康复期就这么紧急复出,御茶子更希望绿谷是以最好的身体状态继续他的英雄生涯,她打算劝绿谷再多休息一段时间。
“那个啊,你听我说一句,小久君……怎么了?”
发现绿谷突然停下来开始发呆,御茶子不得不朝着他目光的方向看。结果透过车站咖啡店的玻璃橱窗,御茶子发现刚刚被他抱怨数次的那两个人正面对面坐着,不知道在聊什么,还没有注意到被发现这件事。但是光是看他们的表情两人几乎要打起来。
只是绿谷好像没发现那一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嘴里喃喃自语。
“轰君跟我说他今天要去帮冬美姐带小孩,小胜则是要回家看他父母。所以两个人晚上都不会回来吃饭的。”
“总之,进去问下他们应该在干什么比较好吧?”
“不用了。”
丽日御茶子还不太适应多年的友人会发出如此低沉的声音。不过那也是相对正常人来说发育较迟的绿谷,变声期也来的很晚的原因。她从高中毕业后便相对较少会和绿谷碰面了。绿谷转过身后,没有再去看咖啡店一眼,向车站的方向走去。御茶子慌忙追上他的身影。
“有问题的话还是赶紧解开会比较好噢!误会就不好了……”
“他们不会轻易骗我,肯定是有重要的理由。”
“既、既然如此,你也不用这么生气啦……”
绿谷那满是伤痕的双手捏紧,指骨相互摩擦咯吱作响。
所以说感情真的是很复杂的东西,时常会使人采取截然相反的态度。
就在御茶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时,绿谷倒是因为上衣口袋的手机响起而松开拳头。
他原本正大步流星地向电车自动检票处走去,然后随着看到手机的内容而放慢速度。跟在后面的御茶子差点撞上了他的背。
“怎么了?”
“洸汰君他……突然发了一个定位地址给我。”
御茶子拼命在脑海中搜索出和那个名字相符合的人,却只浮现出一个还是五岁孩子的模样。绿谷没等她开口,盯着手机屏幕继续说了下去。
“难道说,他和那时候的我一样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吗?”
“小久君,站在这里会妨碍到别人的……”
“呃…对不起!”他连忙像个孩子一样对身后狠狠瞪着他的人弯腰道歉,然后走到电车站的台柱之后。
“洸汰君就是那个出水君吗?”
“嗯,虽然他经常联系我,不过都是跟上课内容有关的事情。这个意义不明的地址是怎么回事?我的回信变成了即读,可他却没有回复我,电话也不接。”
“或许是发错了?”
“发错了会解释的吧?或者立刻撤回……不行,我还是要去看一眼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万一是遇到敌人或是绑架就不好了。”
绿谷说着已经跑了出去,即使御茶子立刻想起来什么,也根本叫不住他。
“等下!小久君!你现在没有英雄执照啊!不可以使用个性进行活动的!况且你的腿……”
“可是我现在是洸汰君的老师,即使不作为英雄活动,身为老师我也不能对学生可能遇到危险这件事置之不理。抱歉,御茶子,今天就请你一个人先回去吧。”

评论(10)
热度(126)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