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坊主

《绿谷出久与白日梦》02

胜出+轰出

大家都是普通人还没发展成大三角的高中时代

小久先天性转

这章开始有校园霸凌的情节……不能接受的请注意避雷…


  绿谷拖着沉重的身体,回过神来时已经走到了公寓附近的三岔路口。她抬头看了一眼自家窗户,里面漆黑一片。看样子今晚又要一个人睡了。然后望着离自己不远的便利店,摸着肚子瘪瘪的叹着气。
  像雪一样素白干净的呼吸从她的口中轻轻呼出。
  尽管没有胃口,可饭还是要吃的。绿谷买了猪排饭便当回了家。家中没有任何人的气息,而母亲去了娘家探亲。她脱掉鞋后第一件事是来到了浴室,打开了灯和暖风,给浴缸放水。暖风没有完全运作的浴室并不比室外温度高多少,绿谷却已经完全等不及地站在浴室镜子前一件件地脱掉了制服和袜子。
  她光着身体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好半天,绿谷的身高和长相都十分的普通,脸上还有至今也未曾褪去的点点雀斑。可能唯独令人羡慕的就是雪白的肌肤和那对挺立的丰乳。明明光看脸是那么幼稚,脖子以下却已经是大人的模样了……完完全全是大人。她想到这个,望着还没来及被自己丢进衣篓里的内裤皱起了眉。
  那不属于自己的,却从她体内满溢而出东西粘附在内裤上,干燥之后形成一块斑点。这种东西根本不能被妈妈看到。还好绿谷从上国中后便开始自己洗内裤,所以妈妈至今也没有发现过她的异样。
  可究竟是因为绿谷藏的好,还是母亲没有察觉造成的失职呢。绿谷不愿意去思考这个问题,在放好水之后,她把自己整个身体都埋进了浴缸里。
  那些已经被黏膜吸收的东西是怎么清也清理不掉的。所以绿谷随便泡了一会便从浴缸中钻出来。她换上珊瑚绒质地的居家服,然后坐在客厅的桌子前一边用浴巾擦着头发一边打开了加热过的便当盒。
  炸猪排和咖喱散发着的香味想讨好她似的一个劲地刺激着她的嗅觉,可绿谷拿着筷子的手却连动也不想动。挣扎了好久才夹起了猪排送到嘴里,结果正在咀嚼着食物时,她突然感到鼻子一酸,让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绿谷没有任何现实感。她和爆豪的关系从国中毕业的暑假开始始终保持着,没有谁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至少爆豪肯定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肆无忌惮地在她面前提起别人的事。刚知道的时候绿谷好像全身都掉了进冰窖似的又冷又疼,可虽然很想哭,她在爆豪面前却流不出泪水。直到几天后又一下子缓过神来,绿谷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用被子蒙着头整整哭了一夜。
  她并不是认为自己完全没有错,如果不想知道的话明明再也不跟爆豪见面就好,从他身边逃走就好。可绿谷出久喜欢着爆豪胜己,她就是想听到更多关于爆豪自己的事情。仗着那份喜欢对爆豪死缠烂打。
  如今也因为这份执着要在吃着最爱的猪扒饭时流泪,她完全不清楚自己所做的事情到底是否值得了。
  绿谷一边抑制眼泪,一边加快手中的速度拼命往嘴里塞着食物。在放下筷子的同时她听见了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于是连忙用袖子使劲揉着眼睛。
  “出久,妈妈回来了哦。”
  “妈、妈妈……”发现自己还哽咽着声音,绿谷赶紧跟着咳嗽了几声。“您不是说明天再回来的吗?”
  “外婆家那边有亲戚今天正好开车来都内办事,我就干脆跟着车子一起回来了。主要是妈妈很担心你,担心你一个人有没有好好吃饭。”
  “我这不是刚吃完嘛。”
  “看到你有好好吃饭我就放心啦。对了,我从外婆家找到了……”绿谷引子笑盈盈地走了过来,她手里还提着看起来很沉重的袋子。但在看到绿谷的眼睛后笑容渐渐从脸上消失,让手里的东西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怎么了,出久?眼眶红红的,你刚刚哭了吗?”
  “嗯…嗯。”发现避不开被发现的事实之后绿谷干脆点了头,她指着自己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刚刚看了视频……”
  引子没有怀疑,难过的表情很快就从脸上消失。让绿谷松了一口气。
  “虽然看你哭我会心痛,不过偶尔哭一下对发泄情绪也是有帮助的哦。啊,对了,这个,你看我从外婆家拿来了什么?”
  引子把袋子拎起来后打开展示给她看,而绿谷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确确实实愣了一下。
  “妈妈……”
  “这是妈妈成人礼的时候穿的,一直都放在防尘袋里保存的很好,连颜色都没有褪掉一块。虽然离你的成人礼还有好几年,不过那天外婆和我说起之后,想着迟早也要给你穿上,就干脆先拿回来好了。”
  袋子里的是染着美妙圆点花纹的红色和服,还是袖子长到衣角的大振袖,引子一脸得意地把和服展完全开给绿谷看时,她发现另一边的袖子还是以白色为底色的。两边不一样的颜色很容易给人带来过目不忘的印象。
  “虽然可能不是太花俏,但这件很亮眼的哦!你觉得怎么样?到时候妈妈一定给你穿的好好的!”
  引子的话让绿谷既开心又难过,她伸手用力抱紧了妈妈。开心的是她有一个如此关心自己的母亲。而又让她觉得难过的是,母亲并不知道即使不参加成人礼,绿谷出久也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大人。
  
  
  第五节的数学课上,担任老师的班主任是位三十五代左右的男性。一来便把怀里一摞试卷重重地仍在讲桌上。私立高中的老师们总有股急躁的情绪,每个班主任都在为自己学生们的成绩能否顺利考试理想中的大学而发愁。而据说平时考试的平均分也似乎决定了他们的奖金问题。
  看到老师的动作原本还沉浸在下课快乐气氛余韵中的学生们陆续安静下来,看着老师一言不发地把一张一张打了分的试卷分发给各位学生。而拿到试卷的人就像炸开了锅一样激烈相互讨论了。
  “你考了多少?”
  “还不是刚刚及格……我是真讨厌数学。”
  “不过爆豪这次好像才考了76分?”
  绿谷听到那个内容时惊讶地回过了头去,正好看见那个露出恐怖表情的家伙,狠狠地将手中的试卷揉成一团。这时老师也把卷子发给了她,却盯着她的脸看了好几秒,她开始不懂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然而当她摊开了试卷后就完全明白了。
  自己竟然考了满分。绿谷虽然是能把名次始终保持班级前五名的那种人,却也称不上出色。主要是她一直都很努力,所以没有偏科。只是数学这门课考满分还是头一回。就在她还没从诧异的心情中缓过来时,身后的柏崎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她的背。
  “喂,绿谷,你考了多少?”
  绿谷正在犹豫是否回答她时,老师高高的喊声压过了教室里一时间哄起的所有声音。
  “安静!安静!上课时间不要交头接耳。”老师拍了拍桌子。“这次考试本班的平均分在二年级所有班级中排名倒数第一。但这只是个摸底测试,试题其实根本不难,基本都是我上课划过重点的题型。很明显你们根本没拿它当回事。尤其是成绩下降幅度特别大的某些人,我知道你们忙于社团练习,但千万不要疏忽自己作为学生的本职是什么。”
  老师朝爆豪的方向瞪了一眼,接着目光突然柔和地很多,又看着绿谷笑了起来。
  “不过这次也有表现非常优秀的同学。我没想到的是绿谷竟然能考满分,不止我们班,全年级也是有绿谷一个满分。绿谷。”
  “是…是!”被叫到名字后她立马从座位上站起来。
  “虽然拿了满分,但也不要骄傲哦?下次考试也继续努力吧!”
  几乎从来没有因为学习而被夸奖过的绿谷,面对老师的表扬和其他同学或是赞许或是不屑的目光害羞地低下了头。她带着愉快轻松地心情打开了课本认真听课,平时觉得头痛的那些数学公式好像也变得可爱了起来,在她眼前跳着舞。然而一下课,她却被柏崎用笔尖狠狠戳了后背。
  “啊!好痛…”
  笔尖穿透衣物像针尖一样刺着皮肤,令绿谷痛得叫了出来。
  “绿谷,为什么要骗我?你不是跟我说你没有去补习班吗?”
  “我是没有去啊。”
  “那你是怎么考了满分的?该不会是作弊来的吧?”
  “但是秋山老师说的对,这次考试并不难,都是他上课讲过的内容,我只是有在好好听课而已。”
  绿谷竭力辩解,柏崎却根本就不听她的解释,气得浑身发抖,摘下鼻梁上方的眼镜扔在桌子上。
  “好好听课就行?好好听课就能考满分了吗?你得意什么?看不起我们这些去补习班还没考好的人吗?”
  绿谷突然意识到不妙,在柏崎把那句话甩出来之后,有复数满怀恶意的视线朝她身上投了过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
  绿谷的确没去上过补习班,但这次考试成绩突飞猛进也是因为有别的人推了她一把。只是无法说出来真话……绿谷既觉得不甘心,却只能难过地涨红了脸。
  “肯定是秋山提前给了绿谷试卷吧?你们没发现上课的时候秋山老是盯着她的胸部看吗?”
  “哇…真色呢。”
  不知是从谁口中传来的窃笑像一盆冷水一样浇在她头上。被用这种话侮辱着,绿谷的脸色由红唰一下变为惨白,她动着失去血色的嘴唇无力地反驳着。
  “你们…不要乱说话。我跟秋山老师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只是成绩突然变好就要被轻视侮辱吗?绿谷根本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她下意识地对爆豪的方向投去求助的目光,却正好迎上他轻蔑的视线,然后对绿谷笔直地竖起了中指。
  绿谷低下头捏着衣角,差点哭了出来。
  救下她的是上课铃声和随即走进来的英语老师。跟上一堂课的自己比较起来状态简直判若两人,明明眼睛盯着黑板,却根本听不进老师在讲什么。她满脑子都是对着自己比中指的爆豪。对自尊心很强的爆豪来说,突然下滑的成绩一定让他承受了承受不起的打击。她想要安慰爆豪,所以在打开手机编辑了一堆话。但随即绿谷又想了想,还是把那些删掉了,只打了几个字在对话栏上。
  “小胜,对不起。”
  她紧张地按了发送键,然而没过一会桌肚里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去死吧,臭婊子。”
  如果不是还在上课,绿谷就会抱着胳膊埋头大哭起来。虽然爆豪一直比谁都看不起她,却从来没有这样侮辱过她,更不会直接叫她去死。
  “绿谷,你来回答,这题答案是什么?”
  好像发现了她一直在开小差,所以绿谷被叫起来回答问题,结果因为根本不知道被问了什么问题的她还反问老师什么是答案。英语老师气得冲她发脾气骂道。
  “绿谷,我知道你这次数学测试考了满分,但不能因为那个就自大到不听别的课了吧?回去给我把这篇范文工工整整地抄十遍。”
  “是……”
  伴随着教室里随之而来哄笑,她沮丧地点头应道。
  笨蛋,笨蛋。
  小胜是笨蛋。
  放学后绿谷孤独地坐在教室里坐了好久,只不过今天没有昨天那样因为要和爆豪独处而怀着激动的心情,她的胸口被悲伤彻底占据着。窗外的操场上正有棒球社的人在跑步,爆豪的身影混在里面。她望着那里,虽然很难过,可又无法哭出来。也许是眼泪昨晚就已经流尽了吧。
  于是太阳渐渐西沉。就在绿谷迷茫的时候,手机又突然震动了起来,谁会在这个时候找她呢……然而打开后她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难过以至于她把这件事都忘记了。
  绿谷迅速在鞋箱区换好了鞋子,为了避开棒球社又从学校后门出去。然后搭乘了和平时回家方向完全相反的电车。坐了大约四五站,下车后又迈开步子奔跑在车站通道中。还好刚出站就看见了正在等待着自己的少年
  “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了!”
  她气喘吁吁地道着歉,不过对方好像完全没有生气,看到绿谷喘气的模样,反而不知为何有些脸红。
  “没有…我也是刚刚到这里的。”
  “但是。”绿谷发现了他冻得通红的脸和鼻尖。“轰君不是在短讯上问我为什么还没有到吗?你等了很久吧。”
  “啊……”
  染着红色和白色头发的少年十分惹人注目,他虽然脸上有一大块显眼的褐色烫疤,可长得很标致,有着高挺的鼻子和薄薄的嘴唇,是当下很流行的“盐系”美少年。所以路过他们身边的行人总会时不时往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这个叫做轰焦冻的人是比绿谷小一级的学弟,不过两个人年纪一样大,绿谷甚至还比他要小半岁,所以干脆就没有前辈和后辈之间的敬称。
  “也不是很久……我只是猜绿谷你是不是忘记了。”
  绿谷确实是忘记自己还跟别人有约这件事,她不太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不过又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我在想妈妈昨晚给我拿了她成人礼穿的和服,突然觉得那个颜色跟你的头发好像哦。像这样一边是红色,一边却染成白色。”
  “和服…你穿一定很好看。”
  绿谷很不擅长应付这种莫名其妙的夸奖,尤其是轰总是无所顾忌却又不知道在害羞什么的眼神。“对了,差点忘记了……”绿谷把背包从肩膀上放下,拉开拉链之后把用纸袋包装好的东西递给了轰。“这个给你。”
  绿谷会认识轰也是因为他们都喜欢一个英雄题材的系列电影。那部剧虽然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作品了,但直到现在也能依稀找到一些同好。绿谷从小到大不知道买了多少那个叫欧鲁迈特的主角的手办,前段时间因为某些缘由需要钱,她便把其中珍藏的一个放在了二手网站上。本着想要看即将接手的家伙是个什么样的人,对自己的宝物负责的心,绿谷和对方说了选择进行面交。结果却发现买家是自己同校的学弟。两个人都是欧鲁迈特的忠实粉丝,所以聊着聊着也渐渐熟络起来。
  今天会和轰见面也是因为他买下了昨晚挂在网站上的手办。绿谷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被他给买走了,于是约定好了第二天交货。却因为下午发生的一切她把这件事完完全全抛在了脑后。
  轰没有立马接过东西,反倒问起了绿谷。“那个,不能一起去店里坐吗,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炸猪排很好吃的和食店。”
  听到炸猪排就挪不开步子,还是很好吃的炸猪排。于是绿谷乖乖地跟着轰走了。在她答应之后轰才高兴地把自己要的东西接过来抱在怀里。他的个头很高,比爆豪还要高好几公分,所以每次低头偷看绿谷时她都因为那个动作太明显知道的一清二楚。
  绿谷不知道怎么回应他,只好每次都干脆装作没有发现。
  出乎意料巨大尺寸的炸猪排果然令绿谷没有失望。给炸猪排涂上酱料后,她双手合十后把筷子放在拇指和食指之间,虔诚地低下了头。
  “我开动了。”
  即使切了块还是很大而无法完全入口的绿谷只能一口一口地咬着,而咬下的第一口她便彻底沦陷。堪称完美的良好肉质,表示这可能是她出生至今吃过最好吃的炸猪排也说不定,对于绿谷来说,现在比看到考了满分的数学试卷还要幸福。炸猪排就是名为食物的幸福。吃完第一块之后她还因为意犹未尽地舔了嘴唇,露出殷红的舌尖。
  “对了,轰君,今天我来请客吧。多亏了你之前的帮忙,我这次数学拿了满分哦。”
  绿谷之前的数学的确不好,轰知道了后便主动提出和她一起学习。虽然让学弟来帮自己辅导功课有些奇怪,可绿谷犹豫了一会还是答应了。结果一打开课本,她就发现轰完完全全就是天才。明明还是一年生,对做二年级的题目却没有感觉到阻碍。轰教给她很多容易掌握的解题技巧和出题规则,绿谷的数学底子本来就很好,所以其实这次会考满分也并不是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情。
  “满分?我只不过教了你两次而已你就能考到满分了…绿谷你也很厉害啊。”
  知道他是发自真心的夸奖,让绿谷感到比老师夸自己还要高兴。
  “总之以后可以的话,也请你多多指教了!不过,你不饿吗?”
  绿谷奇怪地看着一直举着筷子半天没动静的轰,他的目光完全没有从绿谷身上离开过,被提醒之后才象征性地把荞麦放到碗里沾了酱油后送进嘴里。
  “这家店在这里开了很多年了,因为我妈妈很喜欢炸猪排,一直都让我给她带这里的便当。上次绿谷你说你也喜欢炸猪排的时候我就在想要什么时候让你也来这里尝一尝。”
  “怪不得你今天一直坚持让我来这边,真是蟹蟹你了!让我迟到了这么好迟的东西……”嘴巴里塞满了肉的绿谷用手遮住,口齿不清地说道。“啊,这样说的话轰君的家也在这附近?”
  “嗯……对。”
  “哇…这片区域是富人区了吧,看样子你家很有钱的传闻是真的呢。”
  看到轰又开始陷入沉默,还以为他是生气了,绿谷连忙摆手解释着。
  “抱歉,我没有其他意思……”
  “是和室。”
  “…?”
  “我家是和室。”轰放下了筷子。“小时候哥哥带着我玩过一款恐怖游戏,那游戏里的场景不知道为何跟我家的布局几乎一模一样,放在走廊的镜子,还有屋里的屏风,墙上浮世绘风格的画。就因为那个游戏,那年夏天我每天晚上都害怕到不行,要不是有姐姐一直陪我睡,我可能就要一直失眠。”
  “你有哥哥和姐姐……真好啊,我是独生女,从小到大都很寂寞。”
  而且如果没有爆豪的话,肯定会比现在更加孤独的。
  为什么对自己无比重要的人非得变成了痛苦的存在呢。绿谷正感叹着,轰突然把一个信封推到她面前。“这是手办的钱,你收下吧。东西我一定会好好珍藏的。”

  打开信封后,绿谷朝里面扫了一眼。却发现里面的的钞票数量比自己实际应该收到的要多了。

  “那个…这个东西不值这么多啊……”
  “剩下的部分算是感谢你替我保管它保管了这么久吧。”
  “真是的,那明明原来就是我的东西。”
  “不然就当是我横刀夺爱了好了,对不住了,绿谷。”

  一本正经地开着玩笑后,两个人又彼此对视着一起笑了出来。轰很少露出笑容,但每当他冲着绿谷笑的时候,绿谷便会觉得胸口很温暖。于是绿谷在趁轰去厕所的时候,把信封里多出来的那张万元大钞偷偷塞进轰的单肩包夹层里。

评论(19)
热度(85)

© 夢坊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