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绿谷出久与白昼梦》04

胜出+轰出

有小久⚠️性转⚠️和霸凌情节,如果不能接受这些请注意避雷

ooc

各位告白节快乐,要打人就请来打我吧!





  绿谷像行尸走肉一般晃荡着身体回到家,面对妈妈的关心她只是说要睡一会,便把房门关了起来。
  连澡也不想洗了,洗澡有什么意义吗?爆豪所做的事情是像打在身上的烙印那样一辈子也消失不掉的。
  “出久,出久?”
  绿谷没有锁房门,她知道那样的话妈妈会更加担心她。就那样趴在床上也不知道爬了多久,绿谷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是闹铃,提醒她到点吃药的闹铃。因为下午的时候手机被爆豪扔在地上,所以屏幕碎了很大一块,触屏好像也不太灵敏,不管绿谷怎么按关闭铃声的地方都没有反应。她被吵得越来越焦躁,最后狠狠地把手机砸在墙上,铃声才戛然而止,屏幕也彻底黑成一片。
  她没空理会手机变成什么样,打开台灯在自己的床头柜里翻着藏起来的避孕药。却怎么找都找不到。绿谷又手忙脚乱地换了个抽屉翻着,还是没有。她上周刚刚买了一盒新的,不可能这么快就吃完的。就在绿谷因为找不到药而急得团团转时,母亲在屋外轻轻敲着门。
  “出久?你睡着了吗?”
  她赶紧将弄乱的东西塞好。。“…没有,妈妈,有什么事吗?”
  “我能进去吧?”
  引子满脸心事地走进来,她拉开了房间的吊灯,手里还捧着一杯刚热好的牛奶。放在绿谷的床头柜上。
  “你晚上回来什么也没吃,喝点东西吧。”
  “妈妈……谢谢你。”
  绿谷很清楚母亲的心意,但她现在却除了那粒药以外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她去买药的时候听从了医生的建议选择了短效避孕药,因为这种药对身体伤害最小,效果也是最好的。但代价就是每天都要在规定的时间点内记得按时服用,少一天都不行。这么晚了她找不到任何理由瞒着母亲出门买药,除非等她睡下后再出门了。绿谷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喝完了母亲送来的牛奶。
  距离自己家公寓六百多米的地方就有一家药店。过了十一点,在母亲睡下后,绿谷换好厚厚的大衣,并用围巾和口罩遮住了脸,准备偷偷溜出门。可就在她坐在地上蹑手蹑脚地正在换鞋时,客厅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出久,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里?”
  引子披着外套站在自己身后。因为还戴着毛绒绒的耳罩,绿谷竟然没有听到她的脚步声。
  “我…妈妈…我……”
  不能对母亲说出门是为了买药,可是如果再不吃可能真的会出事。站在那里的绿谷心急如焚,脚却没办法挪动位置。
  “你是不是要去买这个?”
  引子手里拿着的正是她平时吃的药,这个秘密被母亲发现后,绿谷吓得面如土色。引子既生日又担忧地眼神令她根本无法抬头去直视妈妈的眼睛。
  “最初是上次我从外婆家回来的那天,妈妈我…看见你丢在衣篓里的衣服没有洗就顺手帮你洗了。”
  绿谷回忆起那天的事,她通常都会在洗完澡后立刻把自己的衣服洗掉,不过那天本来精神就不太好,加上也没想到引子回来的那么快所以才偷了懒。
  “妈妈看到你的内衣……本来是不愿意相信的,但是今天下午帮你收拾房间的时候,在你的抽屉里发现了这个东西。对不起,我果然还是不该翻你的东西吧……”
  看到引子那么悲伤的眼神,绿谷根本没有理由去责怪她。根本就是自己的不好,她想跟母亲道歉,又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有呆呆地站在那低头无声地哭着。
  可是引子除此以外却再也没有说其他的了,只是轻声问了她一句话。
  “是出久喜欢的人吗?”
  “……嗯。”
  她想到爆豪,有些难为情却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是你喜欢的人就好了。”
  引子的话让绿谷再次抬头,看见引子对她张开怀抱时,她连鞋也忘了脱就扑进了母亲的怀抱里。引子柔软的怀抱和身上熟悉的气味令绿谷感到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那个,妈妈。”
  “嗯?”
  “喜欢是这么痛苦的事情吗?”
  引子紧紧抱住她。
  “对,很痛苦的。因为你喜欢着的人也一样喜欢着你的可能性真的很小啊。所以不可以轻易喜欢上别人哦。可是…我们人类这种生物,又会为了那份喜欢奋不顾身,渺小又卑微,其实很伟大。”
  那晚不知是不是在母亲怀里睡得很安稳的关系,绿谷久违地做了个美梦。她梦见自己变成了男孩子,短短的头发,还是那双圆滚滚的眼睛,个子也不过比现在高那么一点……但是她获得了很强大的超能力,成为了救了很多人的英雄,大家都很尊敬她。并且在梦里,她和轰,和爆豪……还有一些她叫不出名字,但是能感觉到都是些非常善良的人一起生活着,每天在一起都过得充实又快乐。
梦里的那个绿谷出久,正做着她不敢做的事,获得了她想要的幸福。
  醒来后绿谷发现自己也是泪流满面,她站在镜子前洗脸,两只眼睛都被她哭得又红又肿。想到自己要顶着这对金鱼眼被爆豪看到她就无法忍受。她顾不上外面还是寒冬腊月,在上学的路上一边走着一边轮流着用冰袋敷着眼睛。
  绿谷站在鞋柜前愣了一会。因为总觉得昨天离开时自己的鞋柜似乎不是这样的,但她也没有多想,用钥匙打开后伸手把拖鞋拿了出来准备换上时,却摸了一手黏糊糊的东西。当她仔细一看,发现自己刚刚摸到的是一只用过的安全套后,绿谷恶心得冲到了垃圾桶旁把刚刚吃下的早饭毫无保留地全部吐了出来。
  绿谷连鞋也没有穿,赤脚踩在地板上穿过走廊奔向了洗手池。一路上她听到了很多笑声,就像是这些笑声全部都是针对自己一样。她用洗手液拼命搓着手,然而不管洗手液的香味有多浓,总是隐隐约约能闻到手指上好像还残留着那不知道是谁的体液的臭味。并且还将没有碰到那玩意的左手也沾染上了味道,恨不得要将两只手全部砍掉。
  自那之后这样的恶作剧比以往更是变本加厉。桌上和课本上的涂鸦并没有停止,鞋柜里也总是放着各种各样能整到她的东西。绿谷很怕蛇一样的东西,他们就买了整整一盒钓鱼用的红虫塞在她的拖鞋里,看到那些密密麻麻布满拖鞋的虫子蠕动着爬到自己胳膊上,她吓得当场晕了过去。
  已经不只是柏崎一个人针对她了,绿谷想着。在关于自己这件事上应该有很多人都参与其中吧。可她从上高中到现在,根本没有印象自己跟谁闹过不愉快。从小妈妈就叫她要体谅别人的难处小心处事,所以她从来都不是会惹事的人。
  或许真的是人类的恶意来得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
  对于那段日子,绿谷事后过了很久也根本不愿意再回想起任何细节。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就在这种情况下,也许是为了不让自己多想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学习上,后来一次的数学考试中她又莫名其妙地考了满分。
  “绿谷,这次小测试不仅是数学,你另外几门课成绩也都非常优秀,进步很大,其他老师们刚刚在办公室都对你赞不绝口呢。以你现在的水平想要考入六大学完全没有问题的,以后一定要继续保持啊。”
  她不想再受到任何表扬了,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受过表扬的她仅仅因为那次表扬就遭到这样的对待。绿谷宁可自己做一辈子爆豪口中那个没用的书呆子。
  当初帮自己辅导了功课的轰在那一天被爆豪强行夺过手机拉黑之后完全没了音讯。应该是爆豪对他说了十分过分的话吧。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那张看似冷漠却容易害羞又可爱的脸,绿谷的心里空荡荡的,感到十分寂寞。她好不容易交到了轰那么温柔的朋友,被爆豪给彻底搅黄了。说绿谷心里完全不恨爆豪是不可能的,可是恨他也没有用,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根本无法挽回。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对自己坐做着那些过分的事情。
  也许跳下去会比较好吧。绿谷站在天台边缘望着底下发着呆,一阵头晕目眩。爆豪不止一次地叫她去死,那么就乖乖听从他的话自杀就行了吧?绿谷觉得从这里跳下去一定比忍受那些欺凌和爆豪的侮辱要感觉更好。
  她想到了那天梦里变成男孩子又获得了超能力的自己,可以灵巧地在空中短暂的飞跃。她忘不了自己身体飞起来时轻盈的感觉。而且变成男孩子后爆豪就一定再也不能欺负她了,就算被欺负,自己也有力量可以揍回去。
  可是变成男孩子的话,又要怎么继续喜欢小胜呢?
  如果自己是男人还喜欢着他,他一定会大叫着恶心homo然后疏远自己的。
  或者让小胜变成女孩子,对……他能变成女孩子就好了。变成香香软软的女孩子,绿谷就会想要一直抱紧他。沉浸在那样无法实现的梦境中,趴在天台边眼看着就真的要跳了下去。就在那时几个不太熟悉的声音突然把她拉回了现实。绿谷回头一看,天台的入口处站着四个她只是有些脸熟的女生,似乎是隔壁班的同学。但其中染着金发又细心烫卷,还化着精致淡妆的漂亮女孩让绿谷一眼就认出来她是爆豪心心念念的那个牧野同学。阳台的风这么大,她们的头发都没有被吹乱,也不知道是喷了多少定型喷雾。
  但反应过来后绿谷不禁有些愕然。因为把她叫来这里的是爆豪,午休的时候爆豪并不在教室里,突然发了个让绿谷去天台等自己的消息。却不知为何牧野她们会在这里,想到也许一会可能会撞上来找自己的爆豪,她有些不安地朝牧野她们的身后张望。
  “不要看了,小胜不会来的。”
  “小胜”这个称呼只有绿谷从始至终用到现在,爆豪很讨厌别人叫他小名。突然从别的女人嘴里冒出来,她感到身体一阵恶寒。何况说话的并不是爆豪正在交往的那个女孩子,她一直躲在她们身后。绿谷记得她似乎是姓山村。
  “山村同学,你说小胜不会来是指……”
  “你看到短讯了吧?那个其实是我们用他的手机发的哦。”
  绿谷完全不敢去想像爆豪的手机为什么会落在其他女生手里的缘由。就算他们在交往……爆豪以前也从来没有把自己的手机给绿谷看过一眼,每次都是他强行夺过来看绿谷有没有跟别的男人聊天的记录。
  “你和爆豪是青梅竹马吧?听说你们从幼儿园起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分开过?”
  “是这样又怎么样?”
  另外一个留着娃娃一样短发的女孩脸上带着笑最先向绿谷逼近。
  “你知不知道爆豪跟谁在交往?你们班的柏崎告诉我,你每天都缠着爆豪,还让老师把他的座位调到你身后。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人?爆豪是别人的男朋友哎。”
  听到那个总是多事的名字。绿谷皱起了眉头,自己会被欺负多半也都是她在里头作祟。
  “快点从爆豪身边滚开吧,你又丑又土,他不会喜欢你的。”
  “那还真是失礼了。”绿谷毕恭毕敬给牧野弯下腰,随后她的嘴角微微上扬起来。“我是挺土的,没想到牧野同学是真的喜欢小胜啊。我还以为牧野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只喜欢那种有钱却连站都很困难的中年油腻大叔呢。”
  这句话从她口中来的时候,绿谷自己也吓了一跳。因为引子教育过她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随便轻薄别的的女孩子,她也从来没有如此针对过谁。何况骂她的根本也不是牧野,那个女孩一直站在那里安静得就像瓷娃娃一样。金发少女愣了一下,可能是没想到绿谷会直接还嘴到自己身上吧。绿谷看着那女孩涨红的脸,已经做好被她反骂一顿的。牧野却低头眨了眨大眼睛,接着眼泪便扑簌着顺着脸流下来。
  “小牧!小牧不要哭啦!喂!臭婊子!你刚刚骂小牧什么?小牧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会做那种事情?”
  绿谷自己都不知道,刚刚那些话根本就没有经过她的大脑过滤就从嘴巴里说了出来。可她现在没有任何想要道歉的意思,一声不吭地看着那些人手忙脚乱地给牧野递纸巾擦眼泪。
  果然还是那样。绿谷发现了看起来好像哭得很伤心的牧野,却透过指缝用着恶毒的眼神瞪着自己。
  这种闹剧还是快点结束吧。绿谷想着绕开了她们,走到天台门前,她刚要拉门离开,却被哭哭啼啼的牧野却跑过来一把拽住绿谷的胳膊。
  “你给我说清楚!人家才不是你口中的那种女孩子!”
  “牧野同学,请你不要这样,我要回去上课了。”
  绿谷下意识地推开了她。却没想到牧野比她看起来还要弱不禁风,轻轻一推后就踉跄着向退了几步,连站也没站稳,就倒在了地上。
  “啊,抱歉。”绿谷连忙道歉,伸手想要拉起她,刚刚弯下腰,突然听见身后的开门声。
  “你们……在干什么?”
  那个人的声音让绿谷的心脏和呼吸在一瞬间停止了。她颤抖着身体,缓缓回头。看见在风中被吹拂着头发的爆豪。
  绿谷在他脸上看见了很多很多复杂的表情,没有办法全部解读。开始快速运作起大脑。怎么办?被小胜看到了…虽然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还是被看到了,她弄哭了爆豪最喜欢的女孩子,还把她推在了地上,而且刚刚还那样辱骂了她。爆豪知道了会怎么样?
  但比起思考那些,绿谷更多的是感到委屈。
  明明自己几乎每一天都在经历这种事情。明明每天都被这样对待。
  为什么就没有人来怜悯她呢?
  牧野从地上爬起来,哭得梨花带雨地扑进爆豪的怀中。
  “小胜!绿谷同学她……她!”
  绿谷以为自己又要挨爆豪的骂,所以闭上眼睛。可爆豪什么也没说,只有牧野的哭声。当绿谷睁开眼时,她看见爆豪正在抚摸少女金色的秀发。
  “我们走吧。”
  “可是……”
  “走吧。”
  等到他人纷纷离去,绿谷突然失去所有力气。她摔在在地上坐了很久很久,直到上课铃声响起她才回过神来,一边拖着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的两条腿一边向教室走去,边走着泪水却不听使唤地流下。
  爆豪已经对她彻底失望了吧。绿谷想了想他最后那个眼神,虽然混杂了很多感情,可是最能一眼看出的就是那份失望了。
  那个曾经对他说不管怎么样都会支持他的自己。
  自那天起对自己的恶作剧突然消失了。本以为要恢复原状的绿谷却在事情消停不过两天后变得比以前更加严重。像是她正准备从厕所出来时,发现门怎么打都打不开这种事情就是家常便饭,只要一去厕所就一定会被人把门从外面堵起来。绿谷干脆减少了喝水的次数,再也不去用学校里的厕所。好像发现了她特意为了不被关在厕所里而特意不去喝水这件事,某天牧野的那三个人又趁午休拦住了一个人躲在学校后面的她。里面并没有牧野的身影,看到那三个人脸上带笑把她围了起来,绿谷没来及逃走就被她们抓住了头发,然后蒙上眼睛还用不知道哪里来的麻绳绑在树上。
  “住手……你们想干什么!”
  “绿谷同学,杂志上都说女孩子要多喝水才好呢,你这样子很快就会变成干巴巴的老太婆啦!”
  山村这样说着,跟另外一个人掰开绿谷的嘴巴把宝特瓶瓶口插进她口腔。大量的水不仅仅地灌进她的胃中,还呛进了肺里。好像溺水一样痛苦,可不管绿谷怎么抵抗她们都没有停止动作。她的胃不断膨胀着,无法盛下的水又从嘴巴里喷出来。把满满一升的水全部灌进绿谷的胃后,女孩们才不甘心地扔掉了空瓶子。
  差点被呛死的绿谷又一下子把漫出来的水稀里哗啦地吐了自己一身,看到她狼狈不堪的模样,山村又嫌弃地狠狠踢向绿谷的胸口。被踢中胸口的她差点一口气没有喘过来,脸都憋成了青紫色。
  “哇,真是臭死了。”
  “放开我…”
  “你不是不喜欢厕所吗?那就留在这里,直接在外面解决不也挺好的嘛!母狗都是在树下上厕所的哦!”
  “放开我…放开我……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这样了……”绿谷拼了命挣扎着身体,可绳子就像粘在她身体上一样。为了不让她叫出声,那三个人伸手扒下了她的内裤塞进她嘴里。
  “抢别人男朋友的母狗就是这种下场,你给我们记住了。”
  听到她们渐渐离去的脚步声,绿谷却无法呼救,她被绑在最不起眼的树丛里,谁也没有来帮助她。只剩裙子遮盖的下身也凉飕飕,似乎被那股凉意刺激,她很快就感觉到了尿意。
  不行…不能在这种地方……不行……可尽管那么痛苦地呐喊着,膀胱还是不听使唤,一股暖流从她的腿间轻轻流出,让绿谷的脸和心也不断哭泣着。
  那天最后还是放学后山村她们回来之后给她松了绑。解开绳子后又每个人朝绿谷的身上吐了口水,但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再去抵抗。绿谷完全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但从晚上开始她就一直连续发着39度的高烧。绿谷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本以为睡一觉就会好,引子第二天发现烧到41度后吓得背起孩子就往医院跑。还好医生检查后说只是受了凉加上精神状态非常差,给她开了药就让引子带她回去了。
  “妈妈…让你担心了啊……”
  躺在床上的绿谷仿佛只剩下了半条命,看着在自己身边守着的引子,气若游丝地说道。实际上她连睁开眼睛都觉得很困难,但理智又告诉自己不能随随便便地睡,好像自己闭上眼睛后就再也无法睁开了。
  “出久,别说这种话啊,妈妈都要哭了…我打电话给你请假,老师说你昨天下午就没去上课,是不是因为不舒服?”
  “嗯……”
  看着她吞吞吐吐的样子,引子难过地捂住了脸。
  “你每次生病受伤,如果可以我都宁可代替你。所以如果遇到什么事,一定千万不要瞒着我好吗?出久,妈妈是在这个世界上比谁都要爱你的人啊。”
  “妈…对不起,对不起。”
  绿谷好想告诉引子自己在学校被欺负的事,告诉她再也不想去那个地方。她想要去别的学校,像是梦里那个有很多像轰一样又亲切又温柔的人那样的学校。可想到这样是不是真的一生都不能再见到爆豪了,一瞬间又觉得心很痛很痛。
  她原本渴望的是自己考上大学,远离那个人的阴影,然后自己能够过得很幸福很幸福。即使在多年以后的同学聚会上,看见爆豪也能够对他坦然地笑着。
  引子给她拿来了白桃罐头,绿谷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自己生病就一定要给她吃白桃罐头。引子却笑着说她小时候只要吃了白桃罐头就会精神好起来。
  吃完药后,她就那样看着引子温柔的笑脸,沉沉入睡。
  不起眼的白桃罐头真的像是奇迹的良药一般,第二天她再次睁眼时身上汗湿了一片,引子给她量过体温后松了口气。她的烧已经退了下去。虽然引子劝她要不要多休息一天,她还是坚持一定要上学。
  绿谷在发烧的时候想了很久,她要趁心中的火还没有熄灭,把事情全部说出来。
  绿谷来到班级时,发现自己的桌子上放着用玻璃瓶装着的小白花。而且黑板上还用红色粉笔写着“绿谷出久同学告别仪式”几个打字。绿谷也没有问是谁做的,一言不发地在全班人的注视下用黑板擦擦掉了那些字,把花扔进了垃圾桶。她最后望着手中还有水的玻璃瓶,然后朝正在跟人兴奋聊天的柏崎把瓶子里的水全部泼在她脸上。
  被泼得头发湿漉漉贴在脸上的柏崎傻傻地看着绿谷。
  “柏崎同学,可以拜托你午休的时候把山村同学她们叫到天台吗?”
  “啊…好……”发现完完全全被绿谷控制的柏崎又叫了起来。“不对!为什么我要听你的……”
  绿谷回到座位上时,感受到了爆豪诧异的视线。她装作无事的模样,头也不回地坐在自己位置上。
  不过柏崎还是如约把山村等人叫到了天台,绿谷比预计的时间故意晚了十分钟才去,她发现牧野的身影人夹在其中。
  “咦?母狗同学怎么还能来上课啊?我们都猜你不是转学了就是死掉了吧。”
  “很遗憾,我没有转学的打算更不会死,现在正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呢。”
  发现绿谷并没有像以前一样自己想象中逆来顺受,山村不开心地阴着脸。
  “那么,把我们叫来是什么事?”
  “虽然那天我的确被蒙起眼睛了,不过还是想跟你们确认一下,把我绑在树上给我灌了整整一升的水的人是你们三个吧?”
  那三个女生听完捧腹大笑。“啊?你傻了吧?我们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是不是那天也把水灌进你脑袋里了?喂绿谷,你要不要试试晃晃脑袋,看能不能听见水的声音……哈哈!”
  绿谷没有理会那些难听的嘲笑,继续问道。
  “那之前把我锁在厕所里的人也是你们吗?”
  “是我们又怎么样呢?你想跟老师打小报告?”山村露出扭曲的笑,晃着手里的饮料瓶想向绿谷走去。却被身后的牧野发现了绿谷的异常,急忙拦住了她。
  “等一下,良子,不要过去。”
  绿谷在确认所有人的声音都被录进手机里后,她才笑了起来,像获得最终胜利的斗士把手机在她们面前晃了晃。
  “真的很谢谢你们配合,还有牧野同学,因为你很少说话我开始还在担心要用什么办法让你开口呢。这个我一会就拿去交给老师,就像你们说的那样,秋山老师那么喜欢我,他肯定会偏袒我的啦。”
  “山村!不要让她逃走了!”
  那个一直安安静静地金发少女突然爆发出的怒吼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包括绿谷。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扭头拉开天台门向下跑去。只是刚下了一层楼,突然感觉有什么向自己狠狠袭击过来。她下意识地护着了手机,可却没有伸手抓紧楼梯的扶栏,被山村一脚从楼梯上踹了下去。
  身体还没有碰到台阶,所以她根本就是坠落下去的。那一刻绿谷觉得天旋地转,她柔软的身子即将要像砸在石头上的鸡蛋一样摔在水泥地上,然后变得支离破碎。
  梦里那个拥有超能力的自己,即使不被人踢也可以这样自由自在地悬空着身体吧。
  真好啊。
  绿谷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头部先着地时已经晚了,还攒着那些人欺负自己证据的手无论如何她都不肯松开。太阳穴上方一阵剧痛,意识也伴随着那股剧痛渐渐模糊。但在完全沉入黑暗前,她感觉到了自己被什么人抱起了身体。
  绿谷好像看见了爆豪的脸。一定是看错了吧,她无奈地想着,爆豪怎么会如此温柔地把她紧紧抱住呢。接着所有的意识都被从身体中彻底抽走。

评论(34)
热度(98)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