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绿谷出久与白日梦》07

胜出+轰出


出久性转注意避雷


这章是蛮狗血的…主要是我心目中的轰真的是非常少女漫画男主了,非常,原作里就很少女漫画。除了轰还有别的很狗血的东西。

这章还是比较主轰出…应该是轰出部分最后一章了





那之后的几天都没有看到爆豪,棒球社带着十五名三年级成员和唯一一名二年级的爆豪去了邻县参加比赛了。如此被重视明年春季一定能去甲子园了吧,老师们都是这样议论纷纷着。而虽然今天比赛就会结束,不过从明天开始连同双休日一起就是圣诞前的三连休,而再往后推两天,从27号开始又是整整一周的冬假。想到能有这么多时间摆脱爆豪,绿谷终于有可以缓口气的感觉。
  反正就算现在见到也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就干脆暂时不要跟他见面好了。绿谷只有抱着这种念头才安下心来。自从那天出现在教室的一幕有了很多乱七八糟的针对她的流言蜚语……不过只是嘴上说说,她几乎快要对此免疫。好 像只要爆豪不在她身边,绿谷的脑袋就能变得清醒很多。
  这么看来,青梅竹马是她的绊脚石也说不定。
  电车被塞满了人几乎要膨胀爆炸,挤在了中间的绿谷因为个子矮又够不着扶手,她只好紧攒住轰的胳膊,却总是被行驶中的电车重重地扔在他身上。
  “绿谷,我都能想象到你跳舞时的样子了。”
  “抱、抱歉……”
  还站在电车上被摇晃身体的时候,站在她身边的轰就半张着薄薄的嘴唇嘀咕着。主要是,绿谷并不是能够令人感到轻松的那种体重…所以轰干脆环抱住她的肩膀让她不再摔倒。
  但这样反而更难受…冬天的车厢本来就很闷热。绿谷知道是自己比较麻烦只好忍到了下站,她被闷得浑身是汗,那种内衣被汗水浸透贴在胸背上又被寒风吹拂的感觉真令人不舒服。
  晚上到处乱晃的高中生也并不少见,但轰说现在临近圣诞节,穿着制服可能会遭到巡警的盘问。所以她带了更换用的毛衣。然后去了女厕里脱下制服后换上。刚准备离开厕所前绿谷又回头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她犹豫了一会,还是伸手把灰色的制服裙挂扣向里面移动了一格,并往向上提了高了几公分。
  这样看起来就比原来短多了……也不知做这种事到底有何意义,绿谷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把手里的东西暂时放进投币式的寄存箱后,站到同样去了男厕换衣服回来后的轰面前。
  他白色的外套看起来比绿谷穿的还要单薄。以前也看过私底下的轰,但并没有现在如此惹眼。并且相对于女性…感觉好像男人对他投来的目光更多一些。大概是由于他纤长的脖子上还带着细细的项圈的缘故吧。
  好像动物,绿谷想,好像猫一样。
  戴着项圈的轰像是猫一样歪着头望着自己,绿谷的心又跳得很快。她站在他身边,觉得自己就显得不可思议的孩子气。想着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轰看到她时却开始微微皱眉。
  “这样不行啊,绿谷。”
  “什么不行?”
  “你过来。”
  说着轰拉着绿谷的手走到人流小了一些的地方,把她的毛衣领从肩膀上往下拉成了一字型,肩膀凉飕飕的,冷气也透过缝隙刺痛了皮肤。只有袖子完完全全遮住了手指。她感到有点害羞,想立马准备把衣领拉回去,又被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轰阻止。
  “别动,就这样。不然你看上去太规矩了。”
  然后他伸手把自己脖子上的项圈摘下戴在绿谷身上。应该是冰冷质地的皮质项圈却包含了轰的体温,被扣紧后绿谷就觉得喉咙那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一样。
  “那个。”
  “什么?”
  “轰君说既然觉得我很规矩,但是为什么戴上束缚用的项圈就会变得不规矩呢?”
  绿谷抬起面孔盯着轰,他被她的问题愣了一下。
  “这种东西戴起来…感觉很像被饲养的宠物。”看见轰没有立即出声,她接着又了一句。
  “也不是。”思索了一阵后的轰轻声回答她。“虽然可能很像宠物,不过没有连接用的绳子或者链子,不是很有摆脱圈养的感觉吗?就是那种程度的不规矩,这个东西其实算是是自由的象征吧。”
  “原来如此…”
  绿谷吸了吸鼻子后抱着冰凉的肩膀抱怨着。
  “但是,好冷啊。”
  “觉得冷的话就握住我的手吧。”
  绿谷还没有对他的话作出回应,轰已经牵着她了。从十月底度完万圣节后,街头就到处都是圣诞的气氛,并且因为圣诞节的接近而逐渐变得更加浓烈起来。每年这个时候因为商场和店铺放那些欢快雀跃的音乐和装饰得五彩缤纷的圣诞树,绿谷的心情也会变得很轻松。虽然这一年有那么多痛苦的回忆,不过也算平平稳稳地度过了。
  只不过…会和她一起过圣诞节的对象被换掉了而已。
  她被轰牵着时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花,绿谷无意中被摆在橱窗里模特身上的美丽裙子吸引,不过也只盯着看了几秒钟,随后注意力集中到了橱窗里自己的身影。她发现自己现在的模样跟平时截然不同,仅仅是因为那条项圈。平时幼稚刻板又老土的绿谷,因为脖子上那条项圈的存在书呆子气质消失得荡然无存。
  只是……
  果然比起戴上项圈也能和猫一样高傲地扬着下巴的轰,自己更像蹲在路边的野狗。
  绿谷想了一下,如果现在牵着她的是爆豪,那种感觉或许更加强烈一些。
  他们在之前去过的定食店一起吃了晚餐,然后商量好了去关西的事。最终决定后天中午就在这边的车站集合,先坐JR去大阪,因为第三天还要上课,所以晚上再坐夜行巴士回来,在车上睡一觉第二天一早就能去学校了。而且不只是因为便宜的车费,绿谷老早就想坐一次夜行巴士试试看。
  吃完饭后还一起看了电影。电影是绿谷选的的恋爱喜剧。女主角是位当红女星,招牌标志是她甜美的笑容。电影讲述了一个曾经是个天才乒乓球少女放弃兵乓球后又重新拿起球拍的故事。但绿谷的心思总是看着看着便从电影院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看到男女主角比赛时之间的合作让她想到了国中时代和爆豪在一个棒球社的事情,彼此都为了能够达到职棒水平而努力练习着。当绿谷投出了第一个时速142km的球时,站在一旁的爆豪突然扔掉了手里的球棒跑过来。即使因为明令禁止社内恋爱所以男女生要保持距离,爆豪还是死死地抓着她胳膊,脸色潮红却一句话也都说不出来。
  她几乎没有过其他青梅竹马兴奋成这样子的记忆,所以那段影像才对绿谷来说格外珍贵。
  即使现在已经回不到那个时候了。
  女主角开始因为前男友造成的悲惨遭遇让绿谷想到了最近的自己。后来又因为男主角有着离奇的背景又变得很失落了一阵,不过最后他们还是和好了。喜剧都是这样,不管遇到什么最终大家都能获得幸福。电影放到快结束前高潮的时候,伴随男女主角拥吻的却是电影院里一阵阵的唏嘘。那位女星因为富有魅力,所以有相当一部分的男粉和女粉,那大概是心破碎的声音。绿谷觉得观众会对电影有这种反应有点好笑,她转头想看一眼轰是什么状态,却发现他垂着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明明手一直都紧紧握着绿谷,他原来觉得恋爱喜剧是这么无聊的吗……干脆下次来看恐怖片吧。绿谷想着,开始想着最近有没有注意到过什么恐怖片的档期。她已经不知不觉中就把轰当作了交往的对象。
  不过绿谷还是会感到犹豫,轰还没有跟她告白,她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在意他的事情。如果想要把那句话说出来,爆豪的身影就开始恶作剧般搅动着她脑神经视神经。可如果不说清楚,绿谷害怕又会变成以前和爆豪一样的情况。
  那种明明什么都做过了,爆豪却没有跟她说过一句“喜欢”的情况。
  等到电影开始播放片尾曲时还有一部分人没有离场,情侣居多。绿谷戳了戳轰的胳膊,又轻轻把他晃醒。
  “不好意思…我睡着了,对不起……”
  “所以我在想下次还是跟你一起看恐怖片比较好呢。”
  “恐怖片…啊。”
  “难道说你害怕吗?”
  “有点吧。”轰平静地承认着。“不过要是能和你一起看的话我应该就不会感到害怕了。”
  幸好是轰,如果换成爆豪这样问他要不要看恐怖片,他气得会拿手打绿谷的头也说不定。
  就在绿谷看向轰的脸时发现对方也正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目光不期而遇。然后她开始逼迫自己不要紧张,逼迫自己不要再想起爆豪胜己这个人了,再逼迫自己带着理所当然的心情去接受了轰的吻。
  起初只是像对小孩子一样唇和唇相互紧贴在一起。但轰那没有一丝异味的嘴唇像是毒药一样蚕食着她的理智。不断拥吻之中绿谷只是微微张开了唇,让柔软的舌头滑进了口腔。绿谷在心里默算,那个双方都吸吮着彼此唾液的吻差不多有两分多钟吧,她才有了好好换气的机会。
  二人走出电影院后,从看电影前只是牵手的程度变成了紧紧依偎在一起。轰一直搂着绿谷,绿谷也伸手紧紧抱着他的腰。在旁人看来,看起来就像是交往已久的恋人一样。
  因为已经快要十点了,再不回去引子会担心。所以二人向车站走着。人流中多数是急匆匆下班的白领,也有很多像他们一样的年轻人。轰替绿谷取回他们先前放在保管柜里的制服后,就在绿谷刚准备接过自己的袋子时,那只手突然缩了回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忍不到后天了。”
  面对轰突然的道歉,绿谷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绿谷,我好想做,好想抱你。”
  他又接着凑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轰的声音并不大,加上车站的嘈杂,可绿谷还是听得一清二楚。他那变得微妙而热烈的语气和视线,还有潮红的脸,让明白之后的绿谷只能垂着脑袋不敢抬头去看他。
  “喜欢你,绿谷。我已经忍不下去了。”
  绿谷没想到先前还在担心的告白会被轰这么坦然地说了出来,也许他准备一起玩的时候再好好告白的。但现在的情况应该已经等不到那天了。一向性格坦然沉稳的轰也有这么心急的时候,绿谷觉得他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可除了高兴,绿谷还有更在意的部分。“……我和小胜的事情…你明明就知道。那样也没关系吗?”这样说完后绿谷咬住了嘴唇。
  “这个之前我就说的很清楚,只要是为了绿谷,连同那家伙的部分我都会全部接受。”
  “但是……”
  绿谷抗议的声音在颤抖着。
  如果答应了轰的话,绿谷觉得自己和爆豪之间就会变成最先背叛的人是她了。她就会一辈子都在爆豪面前抬不起头。
  “不行,不行哦。”
  “嗯……我知道不行,可是还是想做。”
  “我也是啊……”
  绿谷吐出白色的气息,然后用力吸了一鼻子。
  “我也是啊,轰君。但是不可能的,现在还太早了。”
  她一边继续低头发出抽泣,一边挪动着僵硬的腿。
  因为电车先到的缘故,绿谷先送走了轰。望着他被拒绝后沮丧而落寞的背影,她差点就要追上去伸手把他拉回来了。绿谷竭力克制着不被兴奋控制理智,目送着载着轰离开的电车才松了一口气。
  轰给她戴上的项圈还在脖子上,绿谷已经把毛衣好好地穿起来。她用胳膊把包和装有制服的袋子用力抱在怀里,拼命抑制住想要打电话给轰让他回来找自己的冲动。就差点连电车停在面前也没有发现。直到身后穿粉色制服的女性白领担心似的轻轻推了下她,她才慌慌张张地道歉,然后准备踏上电车。绿谷就在那时跟一个熟悉的身影擦肩而过。
  她不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所以使劲揉了自己的眼睛。
  虽然那个少女化了浓妆,还把厚厚的眼镜换成了棕色的美瞳,不过绿谷还是通过她圆圆的脸蛋判断出来那个是自己班上的柏崎,是那个欺负了她过分的人。看到她绿谷并不觉得高兴也不想打招呼,只是那女孩却用胳膊热切地搂着一个三十岁上下的青年男子。
  也许年纪还要大一点吧……因为那男子穿着很时髦,不过显得更加滑稽。本来应该上电车回家的绿谷被他们吸引了注意力,刚想张嘴,她突然意识到这里还是车站,人流量很大,贸然喊住柏崎会她不知所措。柏崎也根本没有认出来绿谷。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绿谷渐渐迈开双腿偷偷跟了上去。
  就算再怎么没朋友,绿谷也知道女生们的那些秘密工作,她甚至知道有哪些医院是真的可以帮助陷入麻烦的女子高中生……绿谷一边跟踪着一边把之后所有对柏崎有利的措施都在脑海里先施行了一边。首先自己不能绝对不可以把今天看到的事情透露出一个字,要劝柏崎不再涉足也不属于绿谷的能力范围…不管怎么说,首先要弄清这么做理由。但要怎么跟她说才能不让她以为是恶意呢?绿谷还没有处理过这种事情的经验,如果可以她宁可一辈子也不要有,可却还是偏偏遇上了。
  她跟随柏崎差不多绕了二十多分钟,那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进了一条全是酒吧和浴所的巷子。里面还有好几个小旅馆。绿谷想到轰对她说过圣诞节到了警察会盯得很紧,也许因为这个缘故只能来这种地方。安全根本得不到保障……眼看着柏崎就要跟着那个男人进到旅馆里面了,也许可能自己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可绿谷还是赶紧喊住了她。
  “那个……!”
  绿谷没有直接喊她名字,她想到也许柏崎没有把名字透露给对方。柏崎确实停下脚步,回头看到了绿谷后脸上一下子失去血色。
  “……不好意思,您可以先上去吗?我一会就来。”
  “你朋友?看起来很不错嘛,胸部挺大的,是处吗?你俩一起来的话我付三倍的钱怎么样?”
  “请不要开玩笑呀,拓先生。”
  柏崎对男人露出无力的笑容,然后走过来将绿谷拽着走。走到巷子深处没有人的角落里,绿谷还没开口问,她就崩溃似的哭泣着脸跪在了绿谷面前。
  “我知道…我知道我对绿谷你做了很多错事,如果你想要报复我的话现在已经抓到把柄了……可是只有这个,我求求你,只有这个你不要说出去好吗?其他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本来是不打算再想那些痛苦的事的绿谷偏要被她勾起那些回忆,所以不禁拉下脸。“首先告诉我为什么在做这种事吧?”
  “我…因为我要去补习班,学费一星期就要五万块……因为是有钱人去的地方,我拜托了一个客人很久才可以去念的。”
  “柏崎同学的父母呢?”
  少女垂下头,绿谷从上都能看见她宽大的衣领里露着白色蕾丝的胸罩。
  “我父亲是个酗酒狂,每天晚上都喝得烂醉如泥才回来,睡到第二天傍晚再出门喝酒的那种,根本不工作,妈妈每天努力打四份零工也只够付他的酒钱和我的学费而已。我想去补习班,可去补习班的话就没办法打工了,所以做这种事钱来得更快吧?”
  “既然没有钱,你为什么非要上补习班?在学校好好听课不行吗?”
  “又不是谁都像你一样脑子聪明不去补习班只靠在学校认真听课就能考好成绩的!”柏崎抱着脑袋拼命大叫。“混账父亲说要是我考不上六大学,就要我去跟一个快四十岁还没找到老婆的表兄结婚。凭以前那种成绩,我肯定没办法考进六大学啊。要我给那种蠢猪生孩子的话我宁可去死。”
  “但是刚刚那个人…看起来也快四十岁了吧?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我现在可是拼命努力想要摆脱那种屎一样的家庭啊!绿谷你有疼你的父母和那么好的家境,还有个家里有钱长得又帅的一年生当男友,你怎么可能体会到我的心情?!”
  柏崎在学校总是看起来很时尚,虽然有点跟风的感觉,不过绿谷没想到她会是因为这种原因去做特殊工作。还以为只是为了要花钱而已……绿谷一时间感觉心情很复杂,也不知道怎么回应。
  “那柏崎同学在怂恿全班人欺负我的时候,你有体会过我的心情吗?”
  她觉得自己应该安慰一下柏崎比较好,却哽咽着声音说出了这种话。
  原本身上燃起怒火的柏崎瞬间被浇灭,呆呆地坐在地上,渐渐捂着脸开始哭泣。
  “对不起…绿谷,因为我是真的很嫉妒你……”
  “不要再做这种事了,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下次我们一起复习吧。”
  也许轰会不太愿意教她,但绿谷觉得自己也可以试试看。
  柏崎咬着牙离开后还是进了那家旅馆,这是绿谷没有办法阻拦的。那种总会在边缘化影视作品里出现的家庭没想到就发生在自己的同学身上。还是她最不知道该不该原谅的那个。她头一次因为别人感受到了无助。绿谷抱着发冷的胳膊想要离开这条街,否则会赶不上最后一班电车的。但她还没走出巷子,被一个男人突然拦住。
  “喂,你,把证件拿出来给我。”
  绿谷感到莫名其妙,直到对方拿出警察手册对到她眼睛前,绿谷看清了姓名上写着“相泽消太”这个名字。只不过照片上的人穿着笔挺的西装还梳了大背头,她一点也没法觉得那是眼前这个有点邋遢胡子拉渣的长发男人的脸对上号。她甚至怀疑是不是顶替的。
  “为什么要查我?”
  “最近有些没有签证的外国女人在这一代非法滞留贩毒还有卖淫,所以这是例行检查。请你配合一点把证件拿出来。”
  “警察先生,我的口音很像外国人吗?”
  “少罗嗦,乖乖地把证件拿出来就对了。”
  那不耐烦的态度跟绿谷以前遇到过的亲切的警察一点都不一样,何况男人还叼着烟,把绿谷被烟呛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比起警察她更愿意相信这个叫相泽的男人是黑道之类的。但她对相泽的瞪视没办法,只好不情不愿地从包里拿出学生证,递给了对方。
  “高中生?你叫绿谷出久啊,你父母怎么给你起了个男孩的名字?”
  绿谷抱紧了包没有作声。
  “那里面装着什么?给我看。”
  “这个不行!里面都是我自己的东西!”
  抵抗也没有用,相泽还是粗鲁地把她两个包都抢走,绿谷包里替换用的学校制服,手机,笔,课本和作业本,钥匙,创可贴,卫生棉等等,全部都被他抖出来掉在了地上。然后又蹲在地上一件一件地检查物品,再重新塞回包里。
  虽然周围没有人,绿谷还是羞得无地自容。捡起卫生棉的时候,相泽的眉头皱得比之前还要深。
  “搞什么啊,你一个高中生单独跑来这边干什么?跟大叔搞援交吗?”
  绿谷欲哭无泪。“警察先生,说这种话是性骚扰的。”
  相泽满脸嫌弃地打量了她一番。“啊?别开玩笑了吧,我对你这种下面毛都没长齐的小鬼根本没有兴趣。”收拾好后相泽把绿谷的包和学生证扔给她,又拍了拍她的肩。“好啦,别担心,我高中也是你那所学校的。”
  “咦?警察先生是学长吗?”
  “说什么学长,我已经毕业很多年了。算了,你走吧。别再让我逮到你来这附近了,不然下次就去曝光你们学校的女学生半夜不回家在红灯区到处乱晃。”
  “啊,是……”
  绿谷平时就不会来,以后更不会来。她低着头,拖着仿佛灌了铅一样沉重的腿,完全忘记刚刚那一折腾自己已经错过了末班车。
  她独自站在路边,先是对母亲撒了个谎说在朋友家过夜。然后心灰意冷地翻着手机有没有实惠的漫画咖啡店给她睡一晚。就在那时,一辆看起来有些年代的车在她身边停下来并摇下窗户。
  “上来吧,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是刚刚那个警察。绿谷突然觉得这个人虽然态度恶劣,不过也有些亲切的感觉。但刚坐上相泽的车他就后悔了,这个男人不管踩刹车还是油门似乎都是一脚到底的,好几次绿谷以为要跟前面的车相撞,吓得闭上眼睛。不过都是有惊无险。
  “你真的叫绿谷出久吗?”
  看到红灯快过线时,相泽才把刹车踩死,还系着安全带也让绿谷的头在挡风玻璃上重重地磕了一下。被突然这么问,他明明当时拿着自己的学生证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所以绿谷有点生气地又拿出学生证拍到他脸上。
  “喂喂…现在不要给我看,红灯亮了……绿谷,我不是不相信,我总觉得你有点眼熟。而且感觉用这个名字的人好像是个男孩才对。”
  相泽的话让绿谷又想起那个之前做的梦,她在梦里确实变成的男孩。她想那也许是别的世界的自己也很有可能。
  她只好说起自己名字的由来。“我在我母亲的肚子里时很调皮,所以当时所有人都认为我肯定是男孩,包括我父母,他们就提前给我起了这个名字了。”
  “你父母重男轻女吗?”
  “也没有,只不过他们说当时总有预感,就是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必须要叫出久才行。”
  相泽没有继续说话,只有一个急拐弯。可因为太困的关系,绿谷竟然也在这么不安的车子里睡着了。停到绿谷家楼下后相泽把她拍醒,然后又像操心的老师那样恶狠狠地警告了绿谷。
  “小鬼,下次不要再去那种地方了,听进去了吗?”
  “是!真的麻烦您送我……”
  绿谷对着相泽鞠躬,但话还没说完,她被车子扬起难闻的尾气喷了一脸。绿谷想,虽然之前认为他很粗暴,但现在胸腔涌起一阵暖流,相泽也许算是她遇到过最温柔的警察了也说不定。

评论(16)
热度(116)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