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坊主

【黑白组】证

 我和Kcalb相遇的时候,那时天使和恶魔的关系还算和谐,我也还并不是什么白神,也不会像现在一样穿着厚重的长袍,必须做出典雅的样子。因为时间流逝了太多,我实在记不得自
己幼年是什么样子了。只能面对着镜子,模模糊糊能够看着镜子里面的我变成小孩子娇小的体型,留着比现在还要短的短发。
 至于Kcalb,他的年龄比我小了很多,个子却高高的。据说恶魔的生长发育都很快,我在想也许就是那样的也说不定吧。那一天,我被我讨厌的那个女人带在身边,接待了来自魔界的
客人。
 说到我所讨厌的那个女人,也就是创造了我的那个女人,她是在我之前“神”。即使我被她创造出来来到世界上,我也不懂那种整天睡觉又只知道打牌下棋的家伙为什么会成为神。
那个女人的名字和样貌我也早就回忆不起来了,只记得她有纤细白皙的手腕,声音似乎很好听。
 究竟要不要让偷偷跑来Kcalb和他的随从进黑白城,那个女人和天使长讨论了很久很久,我曾在城墙上偷偷往下看,当时的Kcalb只是个小孩子。最后,那个女人决定先听听魔王的儿
子有什么请求,总算是准许他进来。
 放他进城的时候我就在一旁看着。来自魔界的人有着与天使们格格不入的气息,不少天使在看到Kcalb的时候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好像闻到了什么很臭的东西而捂着口鼻,纷纷远离开
来。Kcalb的随从一直护在他身边,我倒觉得对Kcalb保护过头了,那个恶魔紧张的表情几乎是想要把他抱在怀里才安心。
 只有我离他们最近,我那时候从来没有见过恶魔,因此十分好奇。与Kcalb对上视线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有着现在所没有的胆怯。因为都是从来没有见过的生面孔呀。大概是想来问路,
于是我从台阶上跳下来,抢在了他们之前凑上去搭话。
 “是来见Revlis大人的吧?我来给你们带路。”
 “……谢谢。”
 “我叫Etihw,你们呢?”
 “Kcalb……”Kcalb小声地说,似乎他也有点惧怕天使,虽然是我在给他们带路,但是Kcalb却躲我远远的。就连身边的那个恶魔也一副紧张的样子。
 “这是Yosaflame。”
 “你们是恶魔吗?”我明知故问道。
 “是的。”
 “到这里来找Revlis大人做什么呀?”
 “这个……”
 一直板着脸的恶魔Yosaflame对我问来问去的很不满。 

“那种事情没有必要跟你说吧,我们只是要Revlis而已。你能够安安静静地带路吗?”
“……Yosaflame。”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只好道歉道。
“既然不想说那真是不好意思呀……我不会问了。”
不过当时只身前往黑白城的魔王的儿子也算是勇气可嘉了。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而且还是瞒着魔王的。我越想越兴奋,到底这孩子有什么样事情会拜托那个女人呢……我把
那两个人领到城堡顶层,推开门就看到那个女人高高在上地坐在天鹅绒的椅子,一手托着头部,眼睛被眯得细长细长。身边站着的高挑的女人是当时的天使长,我记得她的长发是美丽的灰色。
“只有你一人和随从来吗……魔王的儿子。”
“你就是Revlis?”开口的是Yosaflame。
“是Revlis大人。”天使长纠正他。
黑白城的顶层是那个女人所在的地方,实际上当时黑白城是不是叫黑白城,这个问题已经成为了难以追究的历史了。反正就是那么叫的吧。那个女人的房间只有银色,所有的摆设和
家具都是银色的。每次进去眼睛都要被闪瞎了。看起来有种难受的失真,好像这个房间宽阔得无边无际,却又令人觉得狭窄。我最讨厌这个房间了,想必Kcalb也是这么想的。他的眉头皱得深
深的,迈着轻轻的步子走向那个女人。我还跟着身后,而天使长则似乎想让我离开这里。
“Etihw大人,我昨天布置给您的功课都做完了吗?”
“啊,还没呢…”
“那么还请您去……”
“功课没做而已有什么关系啊。不要那么死板嘛Gray。”那个女人意味不明地笑着望着我。“Etihw,你留下来,来我这里。”
走过天使长身边的时候我偷偷对她吐了吐舌头,她的脸色不是很好。那个女人揉了揉我的头发,让我站在她身边。
如今回想起来,她应该是故意的吧。她知道接下来必须要发生什么,而我是堆积那个事件的重要积木。
“说吧,你们来这里找我,是有什么事?”
我等着Kcalb说话,没想到他却一下子跪伏在地上,身子压得低低的。一旁的Yosaflame露出相当不忍心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这还真是…你父亲指使你来向我下跪吗?”
“Revlis…大人,请您救救我母亲…拜托了。只有天使才能救她……”
“你母亲?”那个女人歪着头打量着Kcalb。
“她生病了……很重的病,已经快要看不见我了。母亲对我那么好,我不想她死掉…所以我要为她做点什么!”
“那来求我,是有什么用呢?”
“那是因为,我听说Revlis大人的血可以治好所有的伤痛……”
“真是无礼!”
还没等Kcalb说完,天使长的声音就快要把我的鼓膜震破了。

“在哪里听来的?根本没有这种有的没有的事情。”
“怎、怎么会……”
Kcalb已经抬起头来,惊愕地长大了嘴。
“不…Gray,倒也不是空穴来风的事情。”
那个女人笑出声来了。
“魔王的儿子,你叫什么?”
“Kcalb。”
“Kcalb啊,不过呢,就算是真的,Kcalb又怎么会觉得我一定能够在自己身上划个口子然后把血给你呢?”
“……我……”
“Kcalb大人,请回去吧。”
Yosaflame应该是早就不满这次的行为,他拉起了Kcalb。
“被Gold大人知道您跑到天使的领地来,他会生气的。”
“但是Yosaflame……”
那个时候的Kcalb,大概是下了很大决心才会来的吧。甚至对他来说向天使低头是难得事情。不过他却做到了,为了他母亲吗……我有点敬佩他。可是那个女人就是无情地拒绝了。
“你的部下说的对呢魔王的儿子,我是不会为了救人伤害自己的身体的哦。快点回去吧,不然你那个脾气不好的父亲会以为我拐走了你的。呵呵呵……”
那个女人发出阴沉的笑声,Kcalb也哑然无言。他一定是以为天使是不会发出这样的笑声的吧。失去了救回母亲的途径,他的脸上也失去了血色,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这个时候是
没有说话的余地的,虽然很想替他向那个女人求情。不过是一点点血而已啊……有什么不肯给的。那是有那么复杂的事情吗?
“Etihw,你送他们回去吧。”

比起来的时候,Kcalb还要显得更加消沉。黑色的翅膀软软地趴在身上,他看起来好可怜。于是我尽量试着去安慰了他。
“Revlis就是那样的坏神啦,她对我也很不好的,我小的时候她就把我独自一人丢在亡灵之森,害得我差点死在那里了。还骗我吃有毒的果子,幸好被我察觉了。现在还要稍微收敛
一点,以前真是每天都在想着法子把我怎么弄死呢。”
“……是这样吗?”
“是呢,所以要恨就恨她吧!”
“……不,是我的错…母亲会倒下全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救那个天使的孩子的话……”
听起来好像有很多故事一样,我正准备详细追问,Kcalb哽咽着就抽泣了起来。
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他哭吧。幼年的Kcalb真是个率真的人呢。
“Kcalb大人!”
Yosaflame手忙脚乱地帮着主人擦眼泪,一面狠狠瞪了我一眼。“喂,请你不要再刺激Kcalb大人了好吗?”
“Yosaflame,和她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或许我真是不能理解为什么母亲死了就会哭吧,也不能理解母亲这个含义到底是什么。所以那时候我只有真诚地向他道歉。

“对不起…真是很对不起啊。”
可实际上,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诚意。只是口头上的道歉,谁都会做。我送着恶魔们离开了黑白城,直到和他们道别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尽管他们离开,我还是有些躇踌。现在的
我是再也不会产生当时那种可贵心情的了。
结果很快,我没有经过天使长的同意,趁着他们还没有走远追了过去。因为那个时候我在想……
那个女人能做到的事情,我也一定能做到。
她曾经抱着我说过,我是为了未来能够代替她而创造出来的“白”,是无法沾染上任何色彩的“白”。
我追上了Kcalb他们,然后向他们说明了一切。
“快点,把我的血拿走,趁天使长还没有发现我离开。”我气喘吁吁地说着。“我能做Revlis所做的事情…可以的!我的血也能救Kcalb的母亲。”
Kcalb和Yosaflame都是一脸困惑的样子。
于是我跟他们说了。
“我是被Revlis大人创造出来的。”
“天使不都是被神创造出来的么?”
“我不是天使呀。”
我特意背过身给身给Kcalb看。
“这么说起来……你确实没有翅膀呢。”
Kcalb惊讶的表情我很喜欢,然后我笑道。
“是呢,虽然没有翅膀,可是我也会飞啊。因为我是未来的‘白’神啊。”
说神是永恒的,这话倒也不假。只是神作为永恒而存在下去的办法比较特殊而已。
作为神到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创造出一个和自己相似的存在,是为了在自己死去之后来代替自己的存在。
没错,神是会死的……我要是成为了神的话也会死。但是想到这个,我并没有感到绝望。
神创造出的那个存在,可以继承自己的全部力量,甚至还有记忆。
甚至有的神会创造出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那样会造成过去的神还存在的错觉,以便更好的统治世界。
我倒是很庆幸那个女人没有把我做成她的样子。
而且,既然她的血液是那么宝贵的东西的话,我的血也能够相同的能力。
我把这样的想法告诉那两人,只有Kcalb看上去相信了的样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母亲大人……”
“嗯,你母亲就有救了呢。所以只要拿走我的血——”
“等等。”
一直一语不发的Yosaflame突然插嘴道。
“你为什么愿意把宝贵的血给我们?”
我思索了一会儿,摇摇头。
“我不是为了让你们感到困惑才来到这里的啊……血液并不是什么宝贵的东西吧。我经常受伤流血,很快就能好起来。而且,其实呢,我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那种感觉我最懂了。
所以想要帮助你们,只是想让你们开心而已啊。”

如果当我成为‘白’神的时候,我一定要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无暇。成为真正的“白”。
那或许是我唯一的愿望吧。
然后我集中了精力让手中出现了一只带封口的玻璃瓶,让那只玻璃瓶悬空后另一只手上出现了匕首。
“你…?”
没关系,只是痛一下下而已,很快就好了。
如果这样做,能够让Kcalb感到幸福的话。
我盯着自己的掌心,深吸了一口气。左手接着握住了刀刃,稍加用力后让左手顺着刀刃的弧度划过。
掌心火辣辣的。
虎口被切开一个口子,虽然一开始伤口还是白色,不过没一会儿就从伤口里慢慢渗透出了殷红的血液。
我让血液顺着玻璃瓶的瓶口流下去,由于伤口较大,玻璃瓶很快就被灌满了。然后将瓶子递给了Kcalb。
“这样就好了吧?如果还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哦。”
“…会痛吗?”
总之,会说这种话的小时候的Kcalb和现在完全就是两个人呢。
他难过地望着我。
我没有马上说话,用简单的治愈术止住了血。虽然不再流血了,但是痛楚还是在的。不过我让他不要担心。
“不要紧的,很快就不会痛了。”
Kcalb把玻璃瓶紧紧抱在怀里。
“不知道要怎么样感谢你才好……”
“没关系,我说过,我只是想让你们开心呀。而且,能帮助你们我也真的很开心啊,抱歉啦,我好像要回去了,要是被天使长发现偷跑出来就完了……”
我对他们摆摆手。
“再见啦。”
“那个……母亲大人的身体好起来后,我还会来谢谢你的!”
Kcalb扯着嗓子在我身后大喊道。
“Etihw——!”
如今回想起来,那是Kcalb第一次念我的名字吧。
尽管后来的大家,都变得歇斯底里了。
那其中也包括我。


我手上的伤很快就被天使长发现了,在她的逼问下我只好老老实实告诉她事实。尽管我已经苦苦哀求她不要再告诉那个女人,可是她还是说了出去。不过那个女人却没有训斥我,而
是摆出了一副看透事实的模样。老实说,这反倒令我更加不悦了。我很讨厌她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不过不要紧,反正总有一天我是要取代她的。
至于Kcalb那边,虽然没有听到任何消息,但是能感觉到他应该过的很好。希望我的血能够帮助到他呢。
结果,也没有过去太久,Kcalb就来找到我了。
他长得比上次见面还要高,体型也已经更接近现在,就连本来有些尖锐的声音也变得低沉起来。我正感叹着恶魔们的成长速度,不过在直到这次似乎还是瞒着魔王偷跑出来的时候差
点笑出声来。除了Yosaflame还带了另外一个我没有见过的男性恶魔。名字叫Lost,是和他一起长大的恶魔。不过这个恶魔很微妙呢,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和那个叫Ciel的天使在一块,她教我
怎么摆弄竖琴。Kcalb喊了我后,Ciel和Lost似乎四目相对着,然后他们就再也没能把目光分开了。
“谢谢你的血了,果然母亲大人已经能够站起来了。所以这次我是带着谢礼来的。”
“谢礼?”
这次我和Kcalb说话的时候,Yosaflame已经不再紧紧跟着他了。我带着他来到了黑白城外围的花田里。远处的是Lost和Ciel。
“嗯,就是这个。”他从怀里取出一只黑色盒子。“这个……”
“里面是什么呢~”我一面说着想要打开盒子,Kcalb却慌忙阻止了我。
“回去了再打开!总、总之不要在我面前看……”
“喔喔,Kcalb脸红了诶。”
“才没有……”
我踮起脚尖摸了摸他耳根。
“不要不承认啦,这里好烫哦。等等……脸好软啊。”
“你在摸哪里啊!快住手!”
那真是当时最最幸福的时候了。连身后总是一直板着脸的Yosaflame也忍不住偷偷捂着嘴笑起来。
吃饱了Kcalb的豆腐后,我和他并排坐在花田里。眼前除了一种盛开的白色的花和碧蓝的天空之外,什么也没有。
Kcalb看着那些在风中笑着的花朵。我竟然觉得他的侧脸特别好看。
“这里真好啊,魔界没有这么多花。”
“你可以随时来玩呀。”
“嗯……科我在想,想让魔界的那些同伴们都能看到这么美的花。可惜魔界并不适合植物的生存…也没有这么大的花田。”
“那么,大家搬来这里住怎么样?”
“你是说……”
虽然Kcalb盯着我,我却故意不去望他了。
“让天使和恶魔生活在一起啊,这样的世界怎么样?虽然我没有去过魔界,听说那里没有太阳,到处喷着火焰……总之感觉是个很糟糕的地方。而且,要是天使能和恶魔在一起,
Kcalb也不用再偷偷跑出来见我啦。”
“……说得我好像很想见你似的。”
“难道不是吗?”
他扭扭捏捏地移过了头。
“才不是……”
“Kcalb真不坦率。”

“而且天使跟恶魔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生活的吧?父亲他……不会同意的。”
“嗯,说的也是呢,Revlis也不会同意的吧。”
我仔细想了一想,又补充道。
“不过,也不是不可能的。”
“嗯?”
“Kcalb是未来的魔王吧?”
“嗯……是的。大概吧。”
“我也是未来的‘白’神呢,所以只要等到我们都能够独立的那个时候,就能让天使和恶魔一起生活在这里了。”
我说着,看了远处的Lost和Ciel一眼。
“他们也能够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吧。而我呢,现在开始要努力成为神就是为了要让大家幸福。这也是我存在的意义啊。”
“……哦。”
“而且现在,又多了一份意义了哦。”
“是什么?”
“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了Kcalb啦。”
那时我就能毫不忌讳地将这种话笑着说出口。Kcalb却被吓坏了,他愣了几秒,然后站起来向后倒退着。
“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所以这也成为了我存在的另一个意义了呢。高兴吗?”
“高兴个鬼啊!”
他的声音都变调了,后面的Yosaflame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争执,连忙赶来Kcalb旁边。
“怎么了Kcalb大人?!”
就在这时,原本蔚蓝的天空顷刻间变得乌云密布,不远处传来轰轰的雷声。
“没什么……要下雨了,Yosaflame,我们回去了。”
“啊……”
Kcalb拽着他,瞪了我一眼,转身喊上那边似乎正聊得兴起的Lost。而我就那样一直站在原地,脸上还挂着笑容,看着他们渐渐走远。
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见到他的,到时候再好好跟他说就好了。我这样乐观地想着。
然后下雨了。
直到Ciel用袖子给我遮住了雨。

我浑身湿透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了。没想到那个女人坐在我的书桌前写着什么。我凑上去看了一眼。
“遗书?”
“嗯,我在写遗书,我好像活不了多久了呢。”
她埋着头,认真地用着幼稚的字体一笔一划写着。
“反正又是写着玩的吧。”
“……Etihw啊,我知道你很讨厌我。”
“你知道就好啊。”
我把Kcalb送给我的盒子放在书桌上,然后换下潮湿的衣服。
“所以其实呢,我一直都想请求你的原谅。”
“原谅?原谅什么?”
那个女人撩起垂下的长发。
“过去我似乎对你太苛刻了,把你一个人丢在危险的森林里也好,让你吃毒果子也好,甚至为了让你学好治愈术故意伤害你也好……回想起来那些事情,大概已经无法用一句‘对不
起’来乞求你的原谅了吧。”
我不说话。
“我早就想道歉了,对不起……请原谅我,我还是想这样说出来。再不说,应该就没有机会了。”
我明白她不是在开玩笑,那样的她无力地低垂着头,大概又是看到了未来的什么吧。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进去的。”我冷冷地回答。“也不会原谅你。现在我最希望死了的人就是你了哦。”
“哦,真是,要明白我的心情有那么困难吗……算了。那么我死后,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世界呢?”
“这个嘛……”我兴奋了起来。“我想创造一个天使能和恶魔一起生活的世界!”
那个女人惊讶地睁大有些疲惫的双眼。
“这可真是…你真是不一样呢。”
“因为我喜欢上了一个恶魔啊。我…想要和他在一起。是想要一起变成老爷爷和老奶奶的那种喜欢,嗯。”
“怪不得,你会如此坚定决心呢。你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吧。但是,不管你做什么,你要记得,你是注定失去色彩的‘白’。绝对不能被任何污秽玷污了自己,这样才能把世界引导到
正确的道路上,这就是我们作为神的任务呢。”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她却毫无意味地点点头,又转过去继续写她的遗书去了。结果她看到我放在桌子上的那只,把盒子拿到手中端详着。
“这个是……原来是这样。”
“喂!那是我的东西,你不要乱……”
我话还没说完,刚想扑过去把盒子抢过来,那个女人已经把盒子打开了。而从里面冒出来的东西贯穿了她的身体。我看见尖尖的刀刃从她的身后探出头来。
“……喂,喂?”
她轰然倒下,伤口冒出潺潺的鲜血。
“喂?Revlis?”
我立刻明白,她已经死去了。
那把漆黑的匕首,应该是魔界的武器。
我奔跑过去,扶起了已经不能动弹的她,她抽搐着身体,发出嘶嘶的声音,因为喉管突然被灌入大量鲜血而不能说话。我用治愈术让她淤积的血流出来,又想让伤口愈合,却被她阻
拦了。
“不……要…再费力气……了…没用的…这可是那个魔王专门用来对付我的武器……”
“什么不费力气了呀!你快要死了啊!”
“呐…Etihw……”

她歪着流出鲜血的嘴笑着抚摸我的脸。
“呜……”
即使曾经是爱哭鬼的自己发过誓不会再哭了的我,也已经鼻子一酸,眼泪就那么流了下来。
她也笑着哭了。
“不要怨恨给你这个盒子的人…我直到会发生这一切所以才打开那个盒子的哦……”
“骗人……”
“对不起……我可爱的女儿啊……没能让你好好被爱…我也不会辩解了……”
“那就给我好好的活着啊!”
我冲着她大声哭了出来。
“就这样死去算是什么?你还是神吗?我才不想当你这种神的孩子!”
“现在的神已经是你啊…是我可爱的女儿……被悉心培养的‘白’啊。如今你找到了自己所爱之人的话,我也算是完成了我的任务了吧……”
“可是…可是!”
记忆的深处,曾经有被她紧紧抱在怀里的记忆,是很温暖的回忆。那时一度忘记那种温暖的我却一下子回忆了起来。
“可是…妈妈……”
她已经抓不住我的手了。
她已经死了。
好奇怪好奇怪,好奇怪啊。
为什么我停不下来,为什么一直在哭啊。
明明死掉的是我最讨厌的人啊……
她的肉体渐渐变得冰冷。我坐在尸体旁边,沉默了好久。
然后拿起从Kcalb送给我的盒子里蹦出来的那只匕首,一遍又一遍地捅进妈妈的身体里。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去死吧混蛋骗子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你这骗子去死吧
冰冷的血液溅了我的全身。
这时门外传来女人的声音。
“Revlis大人?您在这里吗?”
那是天使长的声音,她推门而入。
“Revlis大人?Etihw大人?”
我回头看着她,她的瞳孔慢慢缩小。
“这、这是?Etihw大人您……您杀了Revlis大人吗!”
我从尸体身上抽出那把匕首,慢慢从地上站起来,不知为何,觉得先前那个笑着的人好像并不是自己,那个说要让天使和恶魔和平地生活在一起的天真的家伙是别的世界的人。
世界上只剩下了“白”了。、
“妈妈死了。”我冷静地对天使长说道,那时候早就没有流泪,也许是流干了吧。
“你应该去陪她的。”
我闪到她身后,把匕首捅进了她的身体。
虽然天使没有那么容易就死掉,可这是专门用来对付天使的恶魔的武器。
“Etihw大人……”她倒在我脚下,美丽的灰发被鲜血染上了红色。
那是我第一次杀人。
而在那之后我杀了更多的人,或者说更多的恶魔。
而当我带着天使们攻打魔界的时候,Kcalb也成为了魔王。


反正烂尾了,有时间把结尾修改一下,嗯。

评论
热度(7)

© 夢坊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