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坊主

【眼罩组】bones 01 02

还是之前那篇,除了后面是新写的,前面部分做了修改。因为怎么看天使长都ooc了,虽然改完了还是ooc。另外还是想不到这篇要叫什么,有点想叫什么帮凶之类的。那个感觉不洋气。不过呢,反正只是个像骨头一样没营养的肉文,随便拿个词凑合着,以后想到好的再改。
另外,现在,肚子好痛。





早晨,在去学校的电车上,我第一次觉得相当苦恼。
因为我个头不高,身材很普通,胸部也不够丰满。怎么看都是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女子高中生——总之除了制服裙子有点短之外没有看点了。不过可能正因为裙子短的缘故,在那样拥挤的人群中,有人的手在我的腰间动来动去。
那只手正在慢慢往臀部移动,所以那并不是普通的碰撞。
…倒不如说,是我第一次遇到了传闻中痴汉。
虽然之前从未遇到过,不过我也有平时有想过要是遇到了痴汉应该怎么应付。我准备一拳砸在那个人的脸上打断他的鼻梁。不过回头的时候,发生了令我困扰的事情。
我根本看不见那个男人的脸,一回头鼻尖就碰到了对方的胸膛,闻到了莫名其妙的洗衣液的味道。
而且想要抬头,脑袋也被另一只手狠狠压住。
“……”
异常低沉的声音,听起来相当奇怪,仿佛只有我能够听见。
“那个,我说啊。”
我一边躲着再次在wo大腿根部蠕动的那只手一边伤脑筋地叹气。
“这车厢里还有很多身材比我好脸蛋也漂亮的女子高中生吧?为什么是我?”
“真是非常抱歉。因为你是个矮子,就算求救,旁边的人也听不见。所以就只能是你了。”
“什…”
然后为了防止我乱动,腰肢被一只手臂紧紧搂住了。
那只手趁机伸进宽松的水手服上衣里。
下面的手则已经顺着大腿向上滑去,被隔着内衣触摸着私处。
但是,跟我想像的不同,那个动作非常轻柔,指尖勾勒着下体的形状。
上面那只手则穿过不紧不松的内衣,贴着肌肤轻轻揉搓着左乳的乳头。
完全不象是听旁人所描述的那样。
倒不如说,这样被爱抚痒痒的…很舒服。
“可、可恶…讨厌、”
到底在乱想什么啊,被陌生人触碰竟然会产生那样恶心的感觉。
“给我住手…”
夏末的天气,一早就闷热得一身是汗。
也不全是天气的关系。
除了自己之外的人从来没有碰过,所以那个地方已经被迫变得湿润了起来。
“你给我住手…痴汉、变态…”
“……”
没有人听见我的话。他的手指加重了力道,隔着布料就被紧紧压着私处。然后又在外部绕着打转。
全棉的内裤吸收着分泌的体液。
渐渐地,我感觉快要支撑不住发软的双腿,而且快无法呼吸了。但是重心被迫压在那个人身上,所以怎么也不会摔倒。
“唔…啊…”
我无意识地从口中发出了不象自己声线的声音。
“……”
“混蛋…杀了你…”
“…杀了我?你在胡说什么。”
一直都在布料外做着那样痴汉事情,那只手突然绕过内衣伸了进去。
第一次被人完全触碰了那个地方。
而且那个人既不是恋人也不是情人,只是电车上的痴汉。
“在这种地方杀人,就算你是未成年也会被监禁的。”
我想要逃脱那个人,可因为拥挤的空间连动也动不了。
“拜托你了…住手吧。”
“……不。”
中指指尖顺着微微打开的地方。悄悄滑了进去。在温热的身体里前后滑动摩擦着阴蒂。
好热。电车里好热。
身体也好热。
头脑逐渐变得无法思考了。
我感觉到了中指被塞进了一个关节的样子,身体紧紧勒住那根异物。
也就是这个时候,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你,难道说,还是那个?“
我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汗湿了,但同时电车报出了即将到站的提示,并正在减缓速度。正是我所要下车的目的地。
“我、要下车了!”
随着电车刹车的动作,我突然清醒过来,慌忙挣脱开了那个人。然后随着人流一起被挤了出去。
脚踏上站台时,Grora终于松了口气。但同时双腿终于发软无力到无法站立,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电车门就在我面前紧紧合上。
结果,也没能看清那个人的脸。
只能从手臂的粗细和身高胸口的领带判断,至少是大学生以上的年龄了。
而且,胸部、大腿,身体四处。都被触碰了。
想到可能是个非常恶心的人,坐在站台地砖上的我差点没吐了出来。
“…不对,糟了,要迟到了。”



本学期的第一天,就随着昨天的暑假最后一天夜晚的烟火结束了。
进入教室后,发现跟之前也没有太大变化,只有空气中少了许多闷热的味道。与上次开学不同,窗外的樱花全部换成了嫩绿的枝叶。
班上的大家都显得很开心,围聚在一起讨论着暑假的见闻。
我却觉得胸口蒙着厚重地一层阴霾。
尽管昨晚跟朋友们在一起玩得很快乐。可还是因为度过了一个不愉快的暑假,我连来上学的心情也没有。一时间不记得自己的座位,呆呆地站在教室门口。
早上还遇到了那种事。
简直糟糕透了。
“Grora,你好像心情不太好哦?”
同班同学的Ciel一脸担心地轻轻推着我。
Grora是我的名字,但是全名是Alela=Grora。前面那个昵称,倒不如说几乎没有人那么叫我。
Ciel算是跟我关系很好的同班同学,从小学开始就是朋友了。
“没什么…只是来的路上……”
“来的路上?”
“遇到Lost前辈了哦。”
“…真、真的吗?!”
金发的少女发出与自己外表不符合的惊呼,惊讶地捂住嘴巴。
我认真地点头道。“真的,他还说,最近想Ciel小姐想得都睡不着。”
“哇哇…怎么会…Lost前辈……”
“真的真的,所以你快去和他告白吧。”
“唔唔…那怎么办才好啊……”
当然今天早上根本就没有遇到过其他人。从电车站出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处于恍恍惚惚的状态了。因为Ciel的纯情是整个学校出了名的,和名为Lost的学长的恋情全校都知道了。但是神奇的就是,迄今为止这两人还始终保持在学长和后辈之间的关系。我只是想要开个玩笑而已。
因为我性格相当开朗,所以在女生甚至整个班级当中都负责担任搞笑的角色。为了不再让Ciel担心而编织的谎话,很快就让少女把注意力从我身上离开了。
虽然我已经是三年级的学姐,不过因为始终长不高的个头,所以被认为是小学生的事情也是常有。而且我举止活泼,擅长说话,很会结交朋友。总之每个学校都有的那种所有人都喜欢的类型。总之,不要看我这样,在学校可是甚至拥有fans俱乐部的。
“啊,是Grora!在那边!”
“暑假过得还好吗?”
“怎么样Grora酱!昨晚的花火是不是很喜欢?我们特意为了Grora酱安排的呢!”
……女生居多啦。
我似乎是容易被男孩子厌恶的体质,搞不好就是因为女性朋友太多所以才招他们讨厌。甚至还被寄过恐吓信,或者在鞋箱里塞了好多死去的青蛙或蟑螂,桌子上面贴着大大的“丑女”两个字。
于是我装作一副平静地像个老头子一样拖慢口气一一回答她们的问题。“暑假没有你们无聊透了。”“花火还算马马虎虎吧。”“啊不过xx酱你的欧派比花火还要可爱呢。”“xx酱的欧派也是,我可以摸吗?”——类似这样的回答,结果引得她们连连尖叫。
总之多亏了她们的热情,我都要暂时忘记之前一系列不愉快的事情了。唯独……快要打上课铃的时候,突然有一双手背后覆盖住我的胸部。
“总之说着要摸别人的欧派啦,也让Ater摸一下吧?”
“哇啊啊啊!!”
“嗯,果然尺寸还是不够呢,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得啊?但是软软的捏起来手感好好——”
“快点给我滚开!Ater!”
我想甩掉背后那个紧紧粘着我的女孩子但她果真就好像附在我身上似的怎么扔也扔不掉。虽然每次都很讨厌,但是这已经变成了我在学校的家常便饭了。现在趴在我身后的,是同班同学的Ater。
她曾经抢去了我担任班长的职位,还抢走了我加入弦乐部的唯一资格。从认识这个女孩子开始她好像就不停地抢走我最想要的一切。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啊,今天的Grora,身体很奇怪呢,
为什么水手服都被汗湿了?而且身体还很烫——生病了?”
Ater这么说着,紧紧把我抱住。
“要你多管闲事,快放开我。”
她却变本加厉地用力揉搓起我的胸部来。比起早上那个,隔着衣服触摸要显得没有那么奇怪多了。但还被这个我讨厌的家伙触碰还是很恶心。
“好啦Ater,你就放过她吧,没发现周围的眼神都快把你杀死了吗?”
“啊啊!真是!”
我奋力扭动身体。终于从Ater的双臂里逃脱。
说话的那个是Arbus,和Ater是一对双子。不过两个人的共同点…可能就是一样蠢吧。其余完全没有。比起蠢这个形容词,Arbus只能说比较迷糊的,很容易就走错进男厕所的那种类型。
我赶紧逃离了Ater身边,Ciel便凑了上来,有些担忧地摸着我的额头。又把自己的额头贴了过来。
“原来是生病了吗?怪不得看起来一点精神也没有,没关系吧?要不要去保健室?”
她的关系不仅仅是因为跟我是好朋友,而是她身为保健委员的天性。我不想看见这个温柔的女孩子一进保健室就会变成那幅恐怖的样子,所以连连拒绝。
“嗯!没关系,因为今天很热嘛。”
“确实是很热…”
“好羡慕Ciel小姐…”
“嗯…能跟Grora酱贴得那么近。”
比起我,Ciel更是不容易被讨厌的那种人,这跟她的大小姐身份也很有关系吧。反正这学校里令人讨厌的家伙有Ater一个就够了。
千万不要再多出来一个。
结果越是那么想着的我……
开学的第一节就是我最讨厌的英文课,班导在进行第一天的点名,每点到一个人之后就会在她的花名册上画个圈。不过今天没有这么做,他在讲台上好像写了点什么东西,时不时往下看我们一眼。
“那个,关于之前一直教你们英文课的那位,由于昨天家中的父亲忽然病倒而不得不辞职回去继承家业了。”
“昨天?”
“是的,也是刚刚才接收到的通知呢,真是不幸啊。”
“那以后的英文课岂不是全改成了自习?”
Ater问了个相当蠢的问题。
“不是哦,现在就给大家介绍新老师——请进吧。”
这么快就安排了新老师…实力真的没问题吗?
教室门被轻轻推开了。
随着有些沉重的脚步声,整个班也有小声惊呼起来。
那里出现了一名男性。
老实说,看不出年龄,说他是大约二十五岁上下差不多,可要说他是跟我们同龄的高中生也没问题。
容貌端正,有着发灰的头发,双眼却漆黑漆黑。所以甚至连国籍也看不出来,浑身上下散发着异界来的气息。
大概都不知道要怎么评价他,班级显得很安静。
男子慢慢走上讲台,站在班导身边。
“那么,先请自我介绍吧。”
“…初次见面,大家好,我是从这学期开始担任大家英文课的Wodahs。”
说着他在黑板上刷刷地快速写下自己的名字。
“嗯嗯,Wodahs老师还是刚刚毕业来的实习生,因为你们班的学风很好,又正好缺英文老师,所以就安排到这里了。大家要好好相处哦。啊这个,是这个班级的学生座位表,要是想喊某位同学就对照这个好了。我还有课要上,就先走一步了。”
“麻烦您了。”
那两人相互鞠躬执意后,班导离开了教室。可能由于这个人身上特殊的气场,班级里还没有人敢开口说话。
“总之,我先进行点名,被喊到名字的同学站起来让我认识一下,没问题吧?”
那表情根本就是不行也得行了。
“没问题!”
不知道哪个女生回答得相当欢快。
“第一位是…Arbus。”
“在。”
“Ater。”
“这里哦。”
我的名字比较排后,所以过了好久才喊到我。在那期间,我一直盯着那个老师,因为总觉得,他的手指,好像看起来很熟悉。
脸也是,是不是在什么地方模模糊糊见到过。
“Grora。”
“……”
“Alela Grora。”
我明明就托着腮盯着那个男子的脸,所以被喊到名字却没有回应的我,显得特别奇怪。
“你们班没有这个人吗?”
“喂,Grora酱…”
背后的女孩子轻轻地用笔戳了我的后背,我这才猛地站起来。
“啊啊!有!有的!我就是!怎么了怎么了!地震了吗!”
然后原本沉闷的教室忽然传来络绎不绝的笑声。
“……好了,你坐下来吧。以后上课时,记得给我注意力集中一点。”
那个叫Wodahs的男子,完全没有因为底下的哄笑而混乱,反而很镇定地把我批评了一顿。令人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刚毕业的实习老师。
而我就在坐下来的同时,与他四目相对了。
虽然没有什么恶意的眼神,可就是给人一种不大舒服的感觉。
好像浑身赤裸着被他打量了一番。
……搞什么啊。
本来就异常沉重的心情,就好像又被浇上一盆冷水似的。
点完名的Wodahs翻开新课本,我们也随之那样做了,然后开始了这学期的第一节英语课。
他用着简直再标准不过的口音念着课本上的例句。然后全班人除了我之外,都跟着他后面复诵着。
那一天,我几乎都在精神恍惚中度过的。
遭受的打击一直持续到放学回家还十分明显。我轻轻转动钥匙,蹑手蹑脚地走进家里。在确定没有人之后,才放松地倒在沙发上。
然后开始回忆起早晨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那么激烈地触碰还是第一次。虽然只是奇怪,也没有想象中的难受。
总之,是这个地方。
洗澡的时候。
我盯着浴室镜子里面的自己。平缓的胸口和削瘦的肩膀,我的身高也只有150公分。确确实实就是一副小孩那样的身体。
到底是为什么会被什么样的痴汉盯上啊。
难道真的是因为我矮。
只是。
虽然承认起来很不好意思,不过…我的脸蛋确实蛮可爱的。所以才会在学校那么受欢迎。
……………
我想要洗净被不知道干不干净的手碰过的那里。那个地方除了水气还另外覆盖着一层粘粘的体液。
记得他是这样顺着形状,来回轻轻蹭着抚摸。
因为从中分泌的体液,能够减少摩擦力,让手指更加容易进入。
我开始不满足只是在外周的动作,身体深处好像也渴望着什么。
不对。
……我在干什么啊。
我把手指拿出来,盯着上面银白色的黏液叹气。然后放在流动水下冲洗干净。



第二天。
有了昨天的经历,我不得不缩到电车的拐角里躲起来。今天电车人也还是很多。虽然拐角快要被挤爆了,不过相对来说要安全很多。坐了两站后,我都没有再遇到那样的痴汉行为,便终于能松了一口气。因为讨厌人群中混杂的气味,所以我背对人群插上了耳塞。
果然就是说,我这样的身材怎么会被痴汉……
刚这么想,胸部又传来一阵痉挛。
“角落里不会被发现,看起来就像是故意送上门来的。”
耳边被轻轻吐出气息。
我已经被紧紧抱住胳膊制动起来。脑袋也被压住了。每次都是在没有窗户的位置被袭击,根本看不见那个人的脸。
“才不是!明明是你这变态自己凑过来的。”
“是因为想要吗?”
“怎么可能。不要随便定义别人的感受。”
“可以答应不报警的话,我可以让你看我的脸。毕竟我也很想和你正面交流。”
“一点也不好!谁想看你的脸了!”
真是,为什么都没有人听到我的求救声啊。现在的人真冷漠。
“连相貌也没有兴趣就可以对你实行猥琐啊…真是个奇怪的女生。总之,今天也对不起了。”
我终于注意到那奇怪的声音是怎么回事了,是变声器。到伸向前方的胳膊,穿着的是触感柔软的运动衫,两只手都放在我胸口前了,然后头顶被那个人的下巴抵住。完全无法动弹,有只手潜入我的裙底。
“啊…呜、呜嗯…别……”
被触及的地方又像灼烧一般酸痛起来。
“别再碰我了…可以吗?我还要上课。”
“有研究证明,女性在清晨达到生理高潮有助于提高一天的集中力和精神力。”
“谢谢…我不需要啊…我每天都很精神的,真的。”
我使劲扭动着身体,终于从那人的魔爪下逃脱。可是因为拥挤的人群,我没有办法离他太远,于是第一次仔细观察他的外貌起来。
明明是大夏天,上身和下身却都是宽松的长袖黑色运动衫,而且在电车里他也戴着上衣的帽子,黑色的防尘口罩把大半个脸都罩住,鼻梁上也架着墨镜。
…完全看不见具体的模样。只能判断个子相当高,大概180公分上下。
唯独身上不知道到底是洗衣液还是香水的奇怪气味非常好辨认。可奇怪的是,那股味道若是不仔细凑上去嗅,又根本令人无法回忆起来。
先不提那个,这个人光是外貌就很可疑了。
根本就是一副变态才有的打扮。是职业痴汉吗?为什么会放这样的人进地铁站啊。
“…原来你是这样子的啊。怪不得。你是白痴吗?这种一看就是变态宅男的打扮怎么可能会有女生敢靠近你。”
“可是,不把脸和眼睛遮住的话就会被认出来。”
“结果这样谁都能认出来你是个痴汉吧?”
我简直哭笑不得,第一次遇到的痴汉竟然是智商这么低的家伙。
“就算那样,我还是逮到你了,不是吗?”
我终于忍不住骂道:“…你的白痴真是教科书式的白痴,笨蛋。怪不得必须要到电车上猥琐女子高中生来满足自己。”
不知道怎么,一想到这个人可能有点智障,我就忍不住可怜起他来。之前被他摸,反正也没有少块肉,就算我不计前嫌好了。
他却又凑来我身旁。不过一手抓着扶手,另一只手规规矩矩地插进上衣口袋。
“…随便你怎么说吧。”
搞不好本质是个意外老实的人。
所以我在想搞不好能说服他改邪归正,与其打电车上高中女生的主意还不如好好找个女朋友。
然后不久后我就觉得冒出那种想法的我也真是蠢透了。
电车靠站台停了下来。由于这站有个相当集中的公寓群,所以车上多了很多上班族。车厢里比起刚刚来更加拥挤了。那个人被挤到我身边紧紧贴了过来。结果我还没缓过神,他又开始掀我的裙底。
手指隔着内衣滑动。指尖轻抚着那个部位的裂缝。
……仅仅只是痴汉程度,这样吗?
因为那个动作,简直像是再熟悉不过女性身体结构似的,很轻易就开始进攻到柔弱的部位。
就算是没有多少经验的我,也很快就产生了那种感觉。
“都说了住手啊…你这个变态……”
我的腿又开始发软起来。
“……”
“唔…嗯嗯…那里…”
然后发展到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被攻击的地方,似乎是相当薄弱的防线。
“因为昨天发现,你还是那个,所以不能随随便便就把手指插进去。对不起。”
“有什么、好道歉的?真想道歉的话你应该切腹去才对…”
“你知道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吗?”
“不就是个…喜欢把所有东西都跟性联系在一起的老色鬼吗?”
“嗯,他把女性的高潮方式分为两种类型。除了我们常识中性交获得的高潮外还有……”
“…够了,不想一边被电车上的痴汉摸一边听还要他啰哩啰嗦的科普。你快给我放手,还有,明天也不要出现再我面前。”
但是我越是这样说,那只手却变本加厉地、持续攻击着那个部位。是下体唯一一个小小的突起。
“喂…我、我都说了不要了…就不能听进去其他人的话?”
“……”
内裤被拨开,手指开始直接抚摸内侧。
所以,嘴上一直拒绝的我,身体却无动于衷。
人有时候会做出下意识的动作,例如我现在,就是下意识地停止行动。
因为身体接收到舒服的感觉,而变得麻木不仁。
我的下身…大概已经彻底因为灼烧而融化了吧。
那个人的手指没有插入身体里,只是一直玩弄外侧的那个微小的凸起,仅仅这样就能有很大反应。
“嗯…嗯……不…要……”
内脏黏膜也被轻轻揉搓着。
那种几乎要贯穿整个腹部的快感,有点类似坐海盗船的失重。只是要舒服得多。
…动不了…因为好舒服……
“不行…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啊啊…”
嘴里却发出听起来很愉悦的声音。
其实要想大声呼救不是旁边人听不见。因为我的反应太大,已经有好几个人偷偷往这边瞄了。只是要是现在喊……
“要是你现在喊出声来,这样狼狈的样子就会被看见了。搞不好还可能被拍成照片发到网上去。所以,怎么决定还是看你自己。“
“呜…你这个……”
后来不管我怎么说他也不再说第二句话,只是手指一味地想让我高潮而加深动作。
“嗯啊…”
“…”
“拜、托了…不要让我叫出来……”
快点靠站吧。
下一站就能下车。
已经受够了。
我又像昨天那样整个人依偎在那家伙身上,已经没有力气保持站立了。
“啊…已经……”
已经…已经……已经已经已经已经已经已经……
我的大脑就像坏掉了一样处于当机中。
随着电车内的广播提示,电车本体也逐渐减速下来。之后剧烈晃动着。在完全停稳的前几秒那个不平稳地瞬间。我抑制不住就要从嘴里发出高潮的悲鸣。
然后。
微微张开的嘴巴被那个人弯下腰凑过头来堵住了。
隔着防尘口罩。
就算如此,也能感受到那边嘴唇的温度和柔软。
那一瞬间——
好想死。
因为整个车厢都在往这边看着。
简直比发出破廉耻的声音还要羞耻。
不过大多数人似乎是因为看惯了在公共场合没羞没臊的情侣,也只是看了一两秒就又回到了自己的事情当中。
“不管怎么样,希望你能原谅我。”
我看见他领口边夹着的微型变声器了。现在是非常温柔的声音。
“……”
我被他扶着下了车,坐在站台边的座椅上。可能我们看起来就像是普通情侣一样。
实际上是痴汉和被害者的关系。
“要不要报警把我抓起来。”
“……”
大脑当机太久,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
于是那个人离开了我的四周时,我还傻傻地坐在那里,裙子里面完全湿透了。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散发奇怪的气味,不知道是不是分泌过多的雌性荷尔蒙。
最后让我清醒的,是额头突然一阵子冰冰凉凉的触感。
“矿泉水和咖啡,要哪个?”
“…我想喝冰牛奶。”
“啊,是咖啡牛奶。那就凑合着喝这个吧。”
他硬是把手中的易拉罐塞给我,见我半天未动,又夺过去拉开环扣再递过来。
这次我顺手接了。
我两口就喝掉了饮料。因为刚刚身体产生巨大能力,所以相当口渴。至于在一旁的那个人,那个痴汉,我看见他摘下自己的口罩喝起水来。
竟然是下垂的嘴角。
就是那种看起来没有一点笑意的人。
不知道眼睛怎么样。
“为什么盯着我?”
“因为我想看看你的脸。”
“然后把我交给警察?”
“原来你不笨嘛。”
我点点头,喝完饮料后把易拉罐砸进垃圾桶里。
“怎么样?给我看看你的脸,刚刚对我做的我都能一笔勾销。”
“要是真那么做,一开始我就不要蒙脸好了。”
“等等,你是说,你会蒙住脸…不是偶然?”
怎么回事…难道说这个人是…我认识的人?
不。不可能。
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这样的高个子男性。
或者说只有一位,但是那个人已经结婚了,而且和妻子很恩爱。怎么想都不可能是那位。
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了。
“……”
他默不作声地站起来,把没喝完的矿泉水塞进裤子口袋里,双手也被放进上衣口袋。
“喂!站住!给我解释清楚——”
“要迟到了。”
变声器又把他的声音恢复成原来的那种音色。
“啥?”
“我是说,你上学又要迟到了。”

评论
热度(26)

© 夢坊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