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眼罩组】二十九公分的恋爱

腿一个上半部份,之前那篇想写的东西补完都在这里了。厨得没救了。


“糟了!”
我手忙脚乱地关了火炉,又拿盖子把锅盖上,之后里面立马发出了小型爆炸的声音。虽然还好及时地关掉,再打开来看时,里面的牛排已经糊得漆黑冒着烟了,锅盖上则沾附着刚刚被炸开的黑色牛肉粒。这是今天浪费掉的第三块牛排,想到一会要把它们全部都吞下去,我的脑袋就一阵跳痛。
“Grora,又是你……”我的头顶忽然覆盖了好大一片阴影,那声音确实有点令人不寒而栗。我缩了缩脖子连忙回头道歉。
“…对不起。”
“算了,你不要做了。”跟我说话的那位是现在这里唯一的男性,他叫Wodahs。也是这个料理班的老师。不知道是不是平时就比不苟言笑,就算面对一上午制造了四起爆炸的我表情依旧沉着冷静。可也是因为这些原因,整整比我高出29cm的他配着身上那件印有兔子图案的橘色围裙显得很搞笑。我一面忍着笑意,一面把煎糊的牛排扔到盘子里。准备拿着锅清洗的时候,却听见他的一声低语。
“遇上你这样的学生也算是我的不幸了…”
“你说什么……”
我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握紧清洁球的手加大了力度。
因为长期吃垃圾零食和快餐导致的急性胃溃疡,医生告诫我不要再吃那些东西了。但是我又不会做菜,在被好友威胁的情况下硬是被她塞进了自己就读的料理班,夹杂在一堆家庭主妇里面。老实说,我最讨厌地方的就是课堂了,害得每周三放学之后跑来这里上课。可是确实若是不学会自己做菜,总是吃垃圾食品确实不好。结果没想到…我竟然如此缺乏厨艺技能。经常糟蹋食物就算了,还时常弄出来刚刚那种程度的爆炸。理论上来说,我应该觉得很对不起这里的老师才对,但是那家伙……
“我说,我觉得遇到你这样笨的学生也算是我的不幸了。”
他不仅重复了刚刚的话,甚至还在那句话上面添油加醋。好像不惹到我就不爽似的。
周围其他的学员都偷笑起来。那是一群年龄普遍在25岁以上的已婚太太们,多半是闲的没事下来报了料理班。才刚刚大学一年级的我年龄最小,可是这帮太太从来都不会主动照顾我,反而把我当成嘲笑对象。
“Grora小姐的厨艺还是那么逊呢。”
“真是,请你稍微也体谅一下Wodahs老师的苦心吧?”
本来还心有愧疚的我立马火大起来,刚想冲那两个唧唧歪歪的家庭主妇发飙,举起了捏紧清洁球的那只手,却被Wodahs握住迫使放下来。然后他回到了教室前面的讲台上,对着下面说道。
“各位,这次的课题进行的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下周还要请各位多多关照。”
我终于松了口气,每天料理班的一小时已经不知不觉中成了噩梦。这半个月的培训来,我还是根本没有在家做过饭。厨艺根本没有长进。我正在思考晚上吃什么的时候,Wodahs却绕过收拾东西的主妇们,走到我身边来。
“Grora小姐,你留下来。”
“为什么啊…”
“我单独教你好了。从头开始。”
他表情非常认真,转身去整理出了个可以用的灶台。老实说,我明白为什么那些主妇要对我恶言相向。虽然嘴巴偶尔有点坏,可是Wodahs却很照顾我。像这样单独教授的机会实在是很特别。因为就算不承认…他算是深受女性…起码是中年女性喜欢的那类吧?差1cm就一米八的身高,头发是罕见的灰色,看起来却没有染过的痕迹。五官端正,四肢也都很修长。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料理教室工作。总之,除了穿上围裙的时候,此外都不像是会做饭的样子。
于是,我被迫又拿起了菜刀。虽然是比较简单的咖喱。可是这种被留堂的感觉真的很糟糕…要教授的是咖喱,算是我喜欢吃的东西之一。
“是这样吗…”我嘀咕着,三两下切好了胡萝卜,对方抱着胳膊站在我身边看了好久。
“我说,Grora小姐吃过咖喱吗?”
“当然吃过。”
“那见过里面的胡萝卜片长得跟这么大么?”
“反正切了能吃不就好……”
“不要偷懒。要是不切好正确的形状,就无法掌握好配合其他食材的火候和时间,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连饭都煮不好了。首先在食材的准备上,就已经落后了好大一步。”
那认真的表情,确实能够让人产生愧疚感。虽然刚刚我的气还没有消除,可也只有说对不起的份了。
“好了,接下来是洋葱。记住要切成细条。只是试做而已,切一半来用的两人份就好了。”
把洋葱壳剥开洗净后,放在砧板上。按照Wodahs所说的从中剖开,刚刚想下手,胳膊又被他抓住了。
“等等,哪有你这样双手拿菜刀的。一只手垂直向下就可以,另一只手则用来按住食材。”
“麻烦死了…只要能切好不就行了!”
“关键是,你切不好啊。快点,照我说的做。”
“是是…”我按照他的说法,右手平握住洋葱左手手拿菜刀,随着右手的推移菜刀也跟着移动笨拙地下切。我真的比较担心切到手指。不过由于小心翼翼的关系,整个洋葱切完也没见那种事情发生。
“……Grora左撇子啊?”
“不是,只是我偶尔的惯用手是左手而已。右手也很好使的。”
“那就请用右手吧…”
不知道为何被这么强烈要求着。
“嗯,洋葱切的不错。然后是土……”
“哇!好辣!”
他的话被我的惊呼声打断。因为过度绷紧神经额上冒出了好多汗,刘海都湿透了。想要用手背擦一下的我却无意中碰到眼睛,又酸又辣的感觉立马涌进了眼里。
就在这期间,Wodahs竟然连眼皮子也没能眨一下。他应该是已经习惯了我在灶台前的样子吧。
我的两只眼睛都被辣得睁不开了,不过很快,脸上忽然有什么冰凉凉的柔软毛巾。我接过毛巾擦拭着眼睛,好半天才能睁眼。果然是他递过来的。
“洋葱,大蒜,芥末之类的,都是刺激性很强的佐料类食材。给我以后记住,一定不要弄到眼睛里。”
“知道了…”
他的口气听起来有点粗鲁。不过我不好发作,只有忍气吞声。
不过洋葱吃起来一点也不辣的东西…怎么会这样呢。小说里倒是有看到一边切洋葱一边以此为借口掩饰自己哭泣的情节。觉得那种举动有点蠢。
“然后是土豆。土豆要切块。”
我把土豆上的泥土洗干净,用剥皮器削了皮。土豆胡萝卜一类的,还是很好切的东西。形状稍微有点不好掌握,以至于最后切的土豆块有大有小。
“……马马虎虎吧。”
我终于切好蔬菜,Wodahs勉勉强强点头地肯定道。
“我觉得很好哦。”
“是你对自己要求太低了。”
“是啊是啊,你厉害嘛,料理长。”
“不过今天就算你过吧。煮咖喱的话还是我来。”

我打包带了今天自己糟蹋的三块牛排和他给我打包好的咖喱饭从教室走出来的时候,傍晚的夕阳是刚刚落下的情景。
经常离开料理班之前会有这种情况。说实话,我很喜欢Wodahs的料理,他不愧是那里的老师,实在是很美味。
我的家距离料理教室只隔了一条马路的距离。就是正对着的两栋公寓,尽管楼层不一样,可是我家这边的地势稍矮,所以从厨房阳台可以看着对面的料理教室的情况。这个不算关键…Wodahs就正好住在隔壁。偶尔他忘记拉上百叶窗,可以看见他下班之后很快就站在书房的位置做着什么。
到底是在做什么呢…每个晚上都会站在那个位置。
啃着难吃的我的食物,如此想着。
不过咖喱的味道很好,拿回来的时候,还没有完全变凉,恰好是一口吃的温度。
我是租住的房子,因为还是学生。也是今年才刚刚搬进来的。所以房子里的东西几乎都不是我的,但是设备却相当齐全。连音响这种东西也有。入夜的时候,就会音响跟电脑插在电脑上,然后上网找到我最喜欢的一个电台节目。
其实我没什么听广播这种情调,那只不过也是无意中听到,每个周三和周日的晚间都会播出的一个节目,名字叫《Who's Theme》。光是听名字就让人没有想听下去的欲望吧…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钟时间。本身虽然是个没有商业性质的录制节目,一开始也只是试播一点无聊的诗篇朗诵。后来因为男主播的声音广受好评,就改称了互动广播。每次都有观众的无理要求,那个男主播也能从容不迫地应对,不知不觉就演变成了一个搞笑节目了。
因为不是直播节目,九点三十五分的时候,正好可以看到网站上的更新。点开来,首先传来的是广播节目通有的标志性开场音乐。接着开场乐音量渐渐减小,男主播相当磁韵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大家好,这里是《Who's Theme》,我是主播kage(かげ)。最近,樱花已经悄然消失了呢。也就是,恋爱的季节已经,不过没关系,只要有恋爱的心,在即将到来的盛夏里,也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心属。首先,先来读一下来自昵称为「一个人的蛋包饭」的读者来信,感谢您的投稿。kage桑,晚上好——嗯,晚上好。在上回的广播里,因为听见了kage桑说了关于巨乳的事情,kage桑喜欢巨乳吗?我想知道kage桑喜欢的罩杯,拜托了。……嗯,不…关于这个…我是喜欢巨乳的,大概D以上吧?说到巨乳的事情啊,曾经有些很有趣的经历呢……”


“啊,Grora?晚上好。”
再次听到他喊我的名字,是在公寓前的超市门口。我双手都提着零食,嘴里叼着的是钱包,所以无法跟他打招呼。只见Wodahs差不多是和我一样的状态,只不过他的购物袋里都是刚购入的新鲜食材。
我只好对他点点头。因为买的太多,我都快提不动了。只好把袋子抗在肩膀上。
“…我帮你提好了。”
我立马把袋子交给他一只,觉得身体轻松了好多。
“多谢。”
“矮个子真的很不方便。”
“……个子高很了不起吗?想做长颈鹿?”
Wodahs经常这样讽刺我,我知道基本情况下他都是无意中脱口而出。所以一般我都会反击回去的。
不过,跟他相差29cm确实是事实,我只能够到他的胸口。老实说啊,因为我是女孩子,所以并不是特别介意自己的身高。可这家伙每次就像从来没遇到过矮子似的,总是挖苦我。
我们回家的方向基本相同,所以他帮我提重物也可以省一段时间。我斜眼看着他购物袋里面一大包的蔬菜和肉类,说道:“今天是料理班的休息吧?为什么还采购这么多东西?”
“多吗,这只是一天的量。”
“你那么能吃啊…”
“确实今天是买多了一点,牛肉买多了。准备吃火锅,不然总是吃茶泡饭。而且因为这个季节要是再不吃火锅,到了夏天就没有机会了。”透明的袋子印出的是超市放架的那种昂贵的高级牛肉,我不禁吞了口口水。
“Wodahs桑是一个人住哦?”
“目前看来,是那样没错吧。”
“既然买多了的话,要不要带上我?”
我厚脸皮地笑着,结果像个怪物一样被对方一脸困惑地打量了一番。
“…什么意思?”
“喂…就是说啊………”
这个迟钝的家伙是怎么回事啊!
“吃不掉的东西我可以帮你消灭。”
“啊?”
他又不知所措地歪着脑袋。
我为自己的愚蠢简直伤脑筋。不耐烦地盯着他。“我是说,晚上一起吃饭吧?”
“不行。”
Wodahs很干脆地,一口就拒绝了。
“……”
“家里,还没有收拾过,不可以来客人。”
“我不介意那种事情。”
“我介意。总之,今天不行。下次好了。”
他越是不让我去他家,我就越是想要去。
“可我今天就想去!”
“你只是想吃牛肉而已吧?”
Wodahs一下子戳穿我的谎言,看起来非常无奈地叹着气。
“反正底料也已经买好了,去Grora那里也好。”
顺带一提,只要是私底下,这家伙就理所当然地不对我使用敬语了。
虽然我真的只是想吃牛肉而已……真不知道他到底是迟钝还是敏锐,或者两个都有。
我趴在矮桌上,眼巴巴地盯着沸腾的锅子。
“好慢哦,可以现在就吃吗——”
刚把手伸向锅盖,就被人用筷子打了回去。
“话说啊,你家还真是……”
在等待的时候,Wodahs环顾着四周。
“所以我才说根本不介意老师那边有多乱啊。”
很好奇他为什么总是站在书房那露出身影,所以很想去看看那个房间到底有什么。
应该不是在健身之类的…几乎看不到活动。
“私底下就不要叫我老师了吧,感觉很别扭。”
“好吧……Wodahs?”
倒不如对我来说,直呼他的名字感觉比较别扭。他毕竟看起来像是前辈一点。
“嗯,可以吃了。”他揭开锅盖,火锅的香味立马弥漫了整个房间,我迫不及待地把筷子伸向一块牛肉,然后送进嘴里。
“Grora还在念书吗?”
吃饭的时候,开始了这样的话题。
“是啊。刚上大学一年级。”
“专业呢?你学的画画吧?”
他看着满屋子堆放的画具和颜料奇怪地问。
“专业啊…不是,我是学药理的。画画只是兴趣…嗯,兴趣。我不喜欢住宿舍,所以才在外面租房子一个住。但是完全没有考虑到吃饭这种问题呢…中午不回家还可以去学校餐厅。但是晚上就变成难题了。”
他花了好大劲才戳起一只鱼丸,一边点头一边送进嘴里。
“药啊…以后会去什么地方工作?”
“当然是制药公司啊,如果小有成就的话就去研究所。要不要试试我实验课做的退烧药?哎,不过,以后的事情,你得问未来的我。现在就算跟你说了也有50%的几率不会成为现实。”
我拒咀嚼着牛肉含糊不清地说着。这是第三块了。蔬菜至今一口未动。
“这么说好像很有道理。”
“Wodahs呢?”
“我啊,如你所见的那样,在料理班做老师。”
“一直都是吗?”
“…大学的时候,我学的是音乐专业。”
听到这个,我真的有点被吓到了。要说他是公司职员还好,怎么也无法把他跟音乐的联系在一起。
“算是当初的一意孤行吧…总之后来失败了。”
“所以现在就在朋友开的料理班当老师?”
Wodahs低下了头,大概很久没去过理发店,额发都快遮住眼睛了。
我意识到自己好像问了多余的话。
“不过,你的料理做的很好。真的。完全是高级料理的级别。”
怕他会消极,我连忙改口安慰道。结果毫无防备地准备吃第五快牛肉时手被他用筷子抽了一下。
“好痛!”
“你吃的太多了。好热,你有没有冰啤酒?”他站起来毫不介意地走过去打开冰箱,把头伸了进去瞅着。
“喂在女生的冰箱找到那种东西不是很糟糕吗?我只有汽水啦。”
但是,他的脸上因为无法实现梦想而笼罩的阴影,却一直没有消失。
只是对我来说,我很羡慕。
他拎着我刚买回来的柠檬汽水,随手扔了一瓶给我。似乎歪头考虑着什么,又把我刚准备拧开的瓶子夺了过去,拧开了再递给我。
“你力气应该挺小的。”
本来还稍微有点的感动,看到那幅认真的可恨嘴脸,立马就变成了泡沫破碎了。
“Grora?你不是想吃牛肉吗?”
“…我说你这个人啊,刚刚嫌我吃的太多的人也是你吧?!”
实际上的我又如何呢。
正好和他相反。Wodahs好歹坚持学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可我放弃了梦想。现在来看也已经晚了。他好歹还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我却再也不能画画了。
所以,已经稍微变得有点尊敬起他来。


从那之后,他就改成经常拎着食材跑来我家吃饭了。明明是比我高29cm的男性,做的东西却那么好吃。这样身为女性的我还真是脸上无光。
这次荞麦冷面,因为外头的气温有点闷热。只是给我做的而已,Wodahs最钟爱的似乎是茶泡饭,经常看见他的午餐和晚餐都是这个。
搞不好那种敏锐和迟钝的混合体质,是由于脑袋装满了茶泡饭的关系。
他却始终没有带我去过他家。不过每次冒出这种念头,我就有点想揍自己。本来就只是朋友的关系…为什么我非要老惦记着那件事情呢……
我嗖嗖地吸着面条,正烦恼着这些事情。Wodahs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
“Grora,吃面条的时候不要弄出那么大的声音。”
“没办法。”我摇摇头。“因为没有教养。”
“……你男朋友都不介意你这些?”
“男朋友那种东西…要是有的话我还能让你这样坐在我家里吗?”
我白了他一眼,真是个无趣的人。
“Wodahs呢?”
“我吗…是单身。”
仔细想想也对,不说谎的话,他确实也不像是有恋人的样子。不然哪来这么多时间跑到我这里来。
总之,对我来说,恋爱这两个字都与我无关。
“不过,你做的,真的很好吃。”我称赞他道。
“自己做的东西更好吃吧?”
“才不那么觉得…这个灶台设计的太高了,切菜都很困难。”
“不能怪灶台,是你的原因吧?”
他眯起眼睛道。平时总是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沉稳模样的Wodahs突然露出这样狡猾的表情。令人有些不安起来。
“谁让你那么…矮。”
那口气听上去竟然让人产生奇怪的想法。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昨晚在广播里被听众强烈要求用色气的声音念出来“要做的话,还是只有我们两个人会比较好”——的男主播kage。
所以我差点呛死,荞麦面的芥末全部呛进了喉咙里。我一边大叫着一边因为芥末的关系留着泪。
“老拿别人身高开玩笑很有趣吗?!”
“我不是想开玩笑,只是说事实。”
“闭嘴,茶泡饭狂魔。”
“……刚刚是你来问我话的。还有,被芥末抢到了就不要用鼻子呼吸了。”
“要你管。”
我满脸都是眼泪,鼻子酸得止不住地从眼睛里流下来。
所以他大概是以为我真的哭了,坐着发呆了好久,才想起来道歉。手忙脚乱地给我递来纸巾。
“对不起。”
“……”
比起那个,我忽然觉得胃传来的隐隐作痛。
“Grora?没事吧?”
“还…还……”
三秒钟之后,那个“好”字无论如何也没办法从嘴里说出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我的胃开始剧痛起来。
“空调开的太低了吧?你的脸色好难看。”
Wodahs突然靠近我的脸,他的额头碰到了我额头。就在那个时候。
我差点就要疼晕了过去,就在这时候连忙把脸移开。然后因为重心不稳一头栽倒在地板上。
我捂着腹部躺在地板上扭成一团。

——睁眼的时候,看到了医院特殊的天花板。以及刺激鼻腔的消毒水的味道。
墙上的时钟是凌晨三点二十。我昏迷了好久的样子。
似乎是单人病房,只有我一个人在。
我双手支撑着从床上坐起来,发现手臂上穿刺着留置软管。正接着液体。
不大明白具体情况,于是按了床边的呼叫铃,过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护士就匆匆赶过来,随后的是把我送进医院的Wodahs。
“Grora小姐,太好了您终于醒了。请问感觉如何……”
我在被护士小姐问了一大堆问题后,她记好记录,这才离去。因为要好好跟Wodahs道谢才行,可我刚开口,他就抢先一步了。
“我……”
“你为什么不说你你有胃溃疡不能吃芥末?”
他语气很粗鲁,眼神也凶得很。
“又不知道你就会放芥末。”
“你吃荞麦面不放芥末吗?”
“放啊。”
“那不就行了。”
“我哪里知道吃芥末会胃痛啊。”
“你自己就是学医的吧?”
“我学的是药剂师不是医生。”
“…就算那样,也跟你说过,洋葱,胡椒,芥末,这些都是刺激性的佐料。而且不要小看洋葱,它也是蔬菜不是佐料。”
“忘了。”
我不停地跟他顶嘴。因为看到他一副生气的样子搞得我也实在是很生气,本来还想跟他道谢的想法,现在一点点也没有了。
Wodahs大概也被我噎了说不出话来。隔了十几秒,他说了声对不起之后就走掉了。
虽然我也知道自己这样对不起辛苦照顾我的Wodahs…他走了没多久之后我就有点后悔了。我靠着床头的背,慢慢滑下去,最终完全躺在床上。
生病了也没有可以打电话的人…独居就是这种下场。
他大概不会再来找我了吧。反正,一个人又不是不可以。
我这么想着,头就更痛了,窝在病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是被刺眼的阳光弄醒的,我以为是昨天的护士小姐,没想到竟然是Wodahs,他拉开窗帘回头看着我。
“…你想干嘛?”
“Grora好歹也是我的学生,不能就那么对你置之不理吧?”
他拎着食盒放在床头柜,里面传来食物的香味。
“我怎么好像闻到了牛肉盖饭的味道……”
“那是味噌汤。医生说你这一星期内只能吃流食,而且你看起来好像没人照顾,总不能麻烦忙碌的医生和护士小姐来做这种事情吧。”
所以,这家伙还真是个矛盾体啊。
明明昨晚跟我抬杠,今天又老老实实跑来了。
“你以后要告诉我你的身体状况,这样才能制定合理的饮食方案。”
“为什么?”
我楞楞地看着说出这种话的他。
“…问我为什么?”
“嗯。不要说什么是老师的本能,我觉得那是借口。”
“这个…”
他靠着窗户,显得有点无奈。
“昨晚我翻遍了你的电话簿,打过去没有一个愿意来的。只有一个女孩子,好像现在在外地赶不回来。所以麻烦我照顾你一下。”
“那些都是远房亲戚,怕惹麻烦当然不会来了…”
上次来医院也是我一个人拖着虚弱的身体爬过来的,比这次还惨。
“所以就可怜我了?”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助人为乐不好吗?”
“你啊……”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Wodahs平时不苟言笑,也许其实是个十足的热心肠。
或者说,他有别的意图。


“啊!”
料理课上,我试着切胡萝卜丝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食指。比起之前,现在已经能做出来像蛋包饭这样简单的料理了。可是刀功还是有点问题,不过最近我都很认真的学习,从今天开始以后暂时都不会来料理班。因为放暑假,我决定去打工。Wodahs沉默了一下算是赞同了我的想法,不过他几乎演变成每天都来敲我家门,所以来不来这里也都一样。
我疼的把手指放进嘴里唆着,被闻声而来的Wodahs发现。他立马从围裙口袋里掏出来和棉球和创可贴递给我。料理班的老师就该有这种觉悟。然后我看见他走到另一位男性的老师面前低语着什么。
“Lost,麻烦你照看一下其他学生,我去跟着Grora。”
“又是特别教学啊…你还真是偏爱她。算了,你去吧。”
我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所以有点难为情。等到他又回来的时候小声对他说道。
“不用了…反正明天就不在这里了。有那个时间不如好好去教其他眼巴巴看着这边的太太。”
“所以都是最后一次,好歹矫正一下你的切菜姿势,不然又会出现刚刚那种情况。而且,下学期还会过来的吧?”
“嗯,我只是不熟练罢了。啊……”
还没等拒绝。我的双手就被从背后握住了。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刚刚那根漂亮的胡萝卜。
这样子就感觉后背被人抱紧。热热的胸口贴着我的后背,脑袋也被什么东西轻轻抵住。是他的下巴。
我与他之间29cm的距离,突然就这样被取消了。
“丝要这样切。”
“嗯…”
“才刚开始学切菜,不需要精确到每一根的大小都一模一样。”
“好、好…”
气氛渐渐浓厚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天气闷热的关系,我浑身燥热得要命。
“但是一定要慢一点,看准了再下刀。”
那声音实在太过柔软,以至于要沉浸在里面。
不是我的手握住我的手砧板上挥舞着。纤细而根根分明的胡萝卜丝,很快就呈现在我的面前。
抵住我头顶的下巴拿开,Wodahs稍微把头靠前来了那么一点点。
“记住这种感觉了吗?”
我胡乱的点点头,有点搞不清楚他问的是哪种感觉。反正我就只记得被他抱紧的一瞬间自己的心情。
是胸口洋溢的满足感,是处身寂寞的人绝对无法尝到的幸福滋味。
放学后,我留下来帮着两位老师整理教室。教室一片狼藉,整理起来也比较麻烦。我在窗户这头的桌子上收拾着。他们则在那头小声说着什么。那位红头发的是Lost老师,个头比Wodahs还高了半个头的样子。
“最近你的点击率,好像比以前还高呢。昨晚的突破一万了吧?”
“…被听众要求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凑热闹的人也有很多。”
“没有考虑去电台应聘吗?”
“我还是想在你这里工作。”
“因为那边的女孩子啊……”
“Sherbet就算了,连你也开始乱说话了?”
“啊啊,抱歉,抱歉。”
男生真是奇怪的生物…明明这是悄悄话吧?为什么还用那么大的声音说出来呢。是不知道悄悄话这个词怎么写的吗?
“她下次开始就不会来了。暑假,要去打工。”
“确实,她的学费也只交到这个月。”
Lost盯着我这边好半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放下了抹布隔着教室喊。
“你们两个,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啊?”
“喂,你是叫Grora吧?”
Lost先朝我走来,我有点郁闷地点点头。
“是啊,请多指教,Lost老师。”
“你和Ciel很熟对吧?”
“还算认识。有事吗?”
“帮我个忙。帮我约她出来如果成功了,以后我就让Wodahs免费教你,专职的。怎么样?想打工的话也可以来我们这里帮忙。毕竟Wodahs的班级就只有他一个人管,需要一个助手。薪水是每天发,这个提议如何?”
“喂…Lost。”
“事先说好,我只负责帮你约她出来。”
首先,听到薪水每天发就让我很动心了。还有…如果在这里工作,离家也会很近的。
“好,那么……”
我从裙子口袋里找到手机,电话簿的第三个就是Ciel的号码。然后按了通话键。
“……喂?Ciel?Lost老师他说要约你……哇!干嘛?”
手机忽然被夺走了,
“我还想问你干嘛呢!”
“不是你打电话让我约她的吗……”
“那也没有说这种办法…搞得我好像……”他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迫不及待地响起来。看到来电人的姓名懊恼地拍着额头。
“喂?Ciel小姐,对不起刚刚我……”
他拿着电话跑出去,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教室就只有我和Wodahs两个人了。
我变得不大想跟他说话,因为如今看到他的脸就思绪万千。所以我不开口他也就不会说话。我们分工默默地把教室收拾完。准备回家时,他才拦住我。
“晚上一起吃吗?”
“可是,我不想看到你吃茶泡饭。”
“那你想吃什么?”
“随便。但是,总是去我家有点无聊吧……”
我故意这么说着,一边测眼去看他的反应。他却沉默着,僵持了好久才败下阵来。
“…那来我这边好了。你不嫌麻烦的话。”

评论(1)
热度(16)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