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姜钟 十二国记的梗 就想写这个玩x 好像没看过原作应该有难懂 ooc 也许会坑也许不会 一半一半的概率





虽然是被叫做“海”,却没有一滴海水的样子。反倒是被沙漠沼泽和树海所覆盖。妖魔诞生于此,是这个世界的祸乱的出生之地。但同时也是天神和天仙居住的地方。
那便是黄海,中央有五座山峰。天帝居住在中央的崇高山。黄海以金刚山所包裹,外侧是四令海。这里并不是人类可以居住的地方。而作为下世的人们,如今却由于某种原因不顾性命地想要穿过黄海,来到蓬山参拜。这种行为被世人称作升山。在蓬山,麒麟会根据王气来选定主人,麒麟的主人就是一国之王。也就是说,升山是想要成为王的重要途径。
当然据说也有麒麟下界寻找王的情况,那是因为有王气的人没有来升山,这么想的话,就算是本身有王命的人却在升山时被妖魔吃掉也说不定。
毕竟升山是相当危险的。
“那你们都是来升山的吗?”
长相不起眼的老人家有着被阳光常年暴晒的黝黑肌肤,稍稍微笑起来眼角便堆满皱纹,身体看起来却相当健壮,相当的劳动者的姿态。
“在之前已经送了好几波人来坤城了,都是像你们这样准备升山接受王命的。我倒觉得很荣幸,因为搞不好晋未来的王就在你们这些人当中呢。”
老人驱使着载客用的船,开始大家都不怎么说话,尽管都是些男人,船待久了也忍不住跟邻座的人聊了起来。从上午天蒙蒙亮的时候出发,如今已经临近傍晚。这是不大的小船,即使这样里面也坐了九个人。
“晋的麒麟长得很快,据说已经成年了,能选出贤明的君主,晋的百姓也能很快过上安定的日子吧。”
“麒还是麟?”
听老人这么说后,人群之中有人问到。
“这个…确实记得听说过是麟,麟哪,是相当漂亮的麟,是美人呢。”
结果一听到美人,原本还有些沉闷的车厢内突然炸开了锅,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美人啊!什么样的美人?”
“我也没见过麒麟的样子诶…”
“你没见过麒麟吗?我见过的!真的像传闻中那样,金色的头发,还有雪白的肌肤…而且我见到的是麒,如果是女性的麟的话大概会更可爱一点吧?啊,要是有那样的美人一生都能听从于我真是荣幸之至的事情。”
“别做梦了,你这种人搞不好还没登上蓬山就被妖魔吃了连骨头都不剩呢。”
麒是雄性,麟为雌性。是相当美丽的东西。
…没错,虽然有着人类的外型,然而那并不是人类。麒麟是天意,传授的是天帝在世间的唯一旨意。一国之主由谁来担任完全凭借麒麟的行动。这是绝对不可改变的规则。
“麟啊…”
于是刚刚最先说话的那个男人压低了脑袋,食指无意识地就卷起了额发,轻轻发出谁也没有觉察到的叹息。
“我可不擅长应付女人…”
这个名叫钟会的男人年约二十岁上下,身上穿着质地较好的绢织物。脸却拿着黑色的纱布所遮挡,只露出一对明亮的眼睛。即使现在坐着,也能看出来是个体型修长的男人。而且微卷的头发尤其引人注目。总之实在是个不容易被忽视了存在的男人。
那些人还在继续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有关麒麟的话题,他觉得有些吵,就靠后坐了坐。抱起胳膊想要闭眼休息一会。
“那边的呢,这家伙呢,你是从哪来?”
他开始没有意识到是在叫自己,直到有人拍了他肩膀他才回过神。好像有好几股热切的目光投于自己身上,他觉得有些紧张,赶紧随便编了个谎话想蒙过去。
“我?我是…蜀国人。是来坤城…办事,并不是来升山的。”
这次可是丢下工作偷跑出来的,所以才做了那样的打扮。如果被人知道他的身份的话搞不好会很麻烦。他这样想道。结果反倒被那些人引起了兴趣。好几个人干脆围了过来。
“蜀啊…听说你们蜀之前发生了很大事故,王和麒麟都死了吧?”
“…那是……”
确实应该都死了。他不想提起这个话题,没想到那边却紧跟着追问起来。
“到底是什么样的变故啊?消息被封锁得很紧,也没有从那里逃出来的难民。据说就连送信的骑兽在准备飞越蜀边境的高岫时会被不知从哪飞出的箭射中摔死,整个国家就像从地图上消失了一样。这都是真的吗?”
“…这个…没有那回事…”
实际上他是不知道。而明明已经拒绝了,但这些人还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没有?怎么会没有?你们蜀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不要隐瞒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就说出来吧!大家都很想知道呢。”
“没有就是没有,既然出了那么大的事,王和麒麟都死了,我又怎么能从蜀出来?”
他因为感到厌烦而瞪大眼睛怒视着周围的一圈人,结果大家都讨了个没趣,又散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刚刚追问他的男人鄙夷地打量了他一番,小声抱怨道:“生什么气啊…不就是多问一句。”
钟会耳朵很尖,很小声的话也很容易就被听了进去。本来不打算理睬这些人的,没想到自己肚子里的火一下子就冒了上来。
“就是因为你这种多嘴的人才会传出蜀国有难的假情报,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发现,王和麒麟也都好好的,难道你觉得他国受灾对你而言是这么愉快的事情吗?”
“你这家伙…!说话那么难听干什么……等等,等等啊…你,穿的这么好的衣服,看起来倒像是达官贵人,你说你从蜀来的?难道在蜀做官?”
“不…那个没有…”
“我是魏人,你知道这些年蜀来侵犯了魏多少次吗?有那样的王和麒麟,不遭受天罚才会奇怪吧!”
“那是有原因的,我想,大概。”
他这时低下头,不再去看任何人的脸。
那个时候看到的东西,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去相信。即使这样还违背着自己的意愿随口谎言。钟会自嘲地笑了笑,却因为想起了那些事而陷入了回忆中。因此看见他的笑而觉得恼怒的魏国人越来越大声。
“原因?侵略他国想要强占土地,在他国的国土上到处杀人纵火,做出这种违背天纲的事情能有什么原因?”
钟会还陷在美好的回忆里完全没有觉察到身边积攒的怒火,但直到某个人的声音响起,反倒是他像被浇了盘冷水似的突然惊醒了过来。
“嘛…你们不要吵了,我给他作证,这家伙根本不是蜀人。刚刚说的那些是他编的。”
钟会猛地一抬头。在摇晃的船里,对面突然坐着一个大咧咧翘着腿,模样俊朗的男人,向他摆手打招呼。
“好久不见…虽然想这么说,我们前天还一起吃饭的,是吧?士季?”
“司马昭,你…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而且坐了快一天的船也没发现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可怕存在…

“这个…根本不需要认吧……总之看到你那头卷卷曲曲的头发就觉得那是你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
“为什么?当然是来升山的啊。”
男人愉快地抱住胳膊摇晃双腿。
“所以都问你为什么要来升山!”
“前天看到你丢下工作乘着骑兽出城,就偷偷跟着你想看你要干什么。结果不知不觉就跟着你来到了临坤。”
“那这家伙又是什么情况?”
司马昭的身边,还坐着另外一个皮肤白皙到可以看见青色血管的阴沉男人,浑身上下都穿着漆黑的衣服,如果不注意的话会觉得好像一块石头放在跟前,有着如此薄弱存在的家伙。
“子上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不小心就跟着他来到了临坤。”
“然后?”
司马昭望着向来脸色惨白的贾充笑出来。
“然后呢然后呢、我和贾充一商量就觉得反正班也翘了,黄海也来了,正好到了安阖日,就干脆来升山吧!这家伙也很赞成我的决定呢。”
钟会突然因为觉得羞耻而脸红起来。
不只是刚刚的谎言被戳穿…而且这家伙升山的理由实在是太不可理喻,明明自己是下了好大的决心,甚至花了三个月反复修改写了将近一万字的留言书给母亲后才来到黄海的。结果这个人倒好只是误打误撞跟着自己,结果随便就决定了升山而来。
钟会绝对不相信这种毫无诚意而且吊儿郎当的家伙会被选为王。
在到达坤城后,开始的老人把船停在了码头。
船内比较窄,只有等前面的人都下光了,才有足够的空间容得下坐在里面的钟会通过。他刚打算小心跨下有些高度的台面,却听到司马昭的声音。
“士季,不一起走吗?我们是同事吧?升山很危险的,一起走也有个照应。”
“不用了,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跟你一起走。”
“真的吗?”
司马昭露出困惑的表情,他转头看了看身边的贾充,就在钟会打算甩头走人的时候突然迈不开脚,低头一看大腿已经被人抱住了。
“虽然你这么说,但是!拜托了!士季!跟我一起走吧!人多力量大,等我当了王之后一定让你升职做大司马……”
“啊!你干什么…快点放手…谁要给你这种人当部下!”
他挣扎着想要脱离被困得死死的力量,结果被因为硬想迈开步子而被绊倒在地。摔倒了倒没什么,只是起来的一瞬间忽然觉得眼前一黑。
…闪到腰了。
明明就是面先着地,可能主要原因还是剧烈的扭动,现在腰背就好像快断了一样疼。
“哎呀,钟会大人看起来很疼呢。”
“喂?士季,你没事吧…”
“快点滚,不要让我看到你们的脸。”
就那样坐在地上瞪着满脸遗憾的最后郁闷走掉的司马昭,以及身边阴森森的随从、贾充的脸上却带着不明不白的奇怪笑容,对他行了个礼后才跟着走掉了。
“想要做王也不容易啊…”刚刚替他们赶车的老人对好不容易爬起来的钟会投以同情的目光,他可不喜欢被这样看着,连忙努力直起身子。
“是、是的啊,做王之后是有很多你们这种平民无法担当起的责任的。还是像我这种绝世英才能当好王。”
“我是个普通百姓,不太懂,大人不过为百姓着想,很辛苦吧?这条街走到头左拐,看见十字路口再左拐的地方有家挂着绿旗的医馆。”
“医馆?”
看到钟会莫名其妙地歪着头,老人露出平静的笑容。
“那里有位口碑还不错的医师,大人看起来摔得很疼的样子,或许找他做个按跷恢复得,明天就是安阖日,升山是见很危险的事,所以没有一副好身体是没有办法登上蓬山的。”
确实很疼,手掌被蹭破的皮肉伤倒没什么,关键是好像闪到腰了…连保持背部的直立都成问题,只是稍微动一下,从脊椎中下端开始的疼痛好像一直蔓延到了全身。
低头谢过老人后,钟会扶着几乎不能再动的腰,慢慢朝目的地的挪动着。
…这全部都是那个男人,司马昭的错。
简直就是衰神。不管是在哪里什么时候,只要遇到司马昭自己就一定没有好事。
这是诅咒,是诅咒吧?可说到诅咒,不论钟会在纸上写多少遍诸如“司马昭去死”此类字样或者在心里把他骂了无数遍,那男人总能若无其事地站在他面前摸着后脑勺说好麻烦。其实司马昭有着不容易令人讨厌的性格,可钟会就是觉得自己跟他合不来。可谓命中犯煞,大概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算了,现在并不是想他的事情的时候,如果明天腰还是这么痛的话,就不能去升山。坤乾门只有明天会开放,错过了就要再等到秋分了。所以必须要找个医师。
坤城是个比他想象中要繁华很多的城市。越是接近黄海的地方妖魔越多,所以他觉得应该相当衰败吧,没想到,大概是因为有很多来升山的人。不然这种地方平时也不会有这么繁华。金刚山无法攀越,想要穿过黄海到达蓬山,唯一的途径就是四令门了。不仅坤城有令坤门,其他地方还有令乾门,令巽门,令艮门。但对应每年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的时节,四个门只会分别打开四次。明天就是夏至,所以必须要在这天穿过令坤门,四令门是黄海与人世之间的唯一途径,却相对的安阖日那天会有妖魔从黄海里飞出来伤害乾城的居民。因此街道上巡逻保护居民的军队也很多。
此时太阳已逐渐西沉,相比较白天刺目的阳光已经变成了较为柔和的橘红色。然而从金刚山上吹来的风却蕴含着湿热的气息,只令人烦躁不安。直到看到那玩意的全貌后,钟会才意识到为什么说金刚山无法攀越——笔直陡峭的山峰深入云海,根本看不见山头在哪里。就好像一大块漆黑的岩石矗立在自己面前。不管左看右看都不像是人可以踏上去的样子。远处可以看见一扇规模相当大的门,那就是令坤门了,据说有灵兽天伯把守。

比起刚刚并没走太远,他就找到了船夫老人说的挂着旗的医馆。这个快打烊的时间没什么人,他决定就这样进去。
实际上以前就算不摔倒也有把腰闪到的时候。钟会从大学毕业后就顺理成章做官被编入仙籍,那时才二十四岁,照理说身体也应该保持在了年轻的状态,却不知道为什么经常不是闪腰就是落枕,就算想要睡觉好好休息,也经常因为实在是头和眼睛痛得不得了而难以入眠。但他也不喜欢看病,今次是实在逼不得已才找了大夫,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他这样暗自发誓,扶着不能距离活动的腰部,小心翼翼跨过了医馆门槛。里面看不见人影,屋内充满又腥又苦的草药味。迎面就摆着一张八角桌,上面放着拆了一半的药包,看来是什么人刚刚用过。而八角桌后面则是一道布帘,钟会正好奇的时候,布帘忽然被拉开,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其中坐在床台上的正在穿着上衣,满脸感激地望着身旁的医师。
“真的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好,这些天的治疗身体确实比以前好了很多了。”
“哪里是要谢我,明天开始您不用每天来了。但记得下周得过来复诊就好了。然后回去请好好休息,虽然当前是盛夏,还是要注意保护关节,不要太贪凉。”
注意到扶着腰站一旁的钟会,那个穿着白色外套的医师一刹那从眼睛里闪过惊异的神色,细微的变化没能逃过钟会的眼睛,他反倒也紧紧盯住对方的脸。
“啊,原来姜先生连这个时间点还有病人的呀,还以为我是最后一个呢。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先前来看病的人对着那医师轻轻低头行礼后,转身离开了医馆。而钟会只是干瞪着他什么也没说,相互瞪久了就有些尴尬,最后还是那男人先开了口。
“…总、总之,这么晚了还来看病,是急症吧。您看起来腰很痛的样子。先坐在这边椅子坐一会,我稍微准备一下。”
是很痛,痛到骨子里了,是连行动也一起被限制的那种痛,麻烦得不得了,但钟会不想当着这男人的面说那些话。他觉得现在实在是不方便坐下来,于是就一直站在那里。
“我要升山,却不小心扭到了腰,然后被送我来的船夫推荐到你这里。”
“这样。这样看来我的名声还不算坏吧!虽说坤城的医师实在是不多…啊,我叫姜维。”
“好像在哪里听过的名字…”钟会故意这样说着,那男人却挂着平静的微笑,一边更换着刚刚被使用的垫单。
“常世里重名的人很多吧。”
钟会确确实实觉得这名字有点印象,而且这个姜维怎么看都眼熟,只是实在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想了半天也回忆不起来后只好作罢。顺着男人的意思想要躺下来,却因为腰痛而不能动弹。
“只是一下子闪到的吗?还是之前就在痛了?”
“一下子闪到的,之前也有闪到过,虽然平时很快就能好。可我要升山,明天就是安阖日了。”
“升山啊…那真是辛苦了。”
“嘛,总之是像你这种普通的小大夫想像不出来的辛苦吧。”
于是那男人便伸手扶他慢慢趴下,脸平平稳稳地接触到了柔软的枕头,枕套也是刚换过的,散发着皂荚的清香。把上衣脱下露出背部后,他干脆闭上眼睛。背部轻轻贴着柔软的厚棉布,然后隔着棉布能感觉到那男人手掌有些冰凉的体温。
“咦?您是仙人啊?”
“亏你这都能看出来…”
“一摸您的骨骼就知道了。”
“和普通人类有什么不同吗?”
“手感稍微软一点吧——只是单从骨骼来讲的话。”
“但很遗憾我不是仙人,我在晋做官。”
“那毕竟也入了仙籍,不老不死也不会生病,真好啊。”
叫做姜维的男人这样说,口气里却没有一点羡慕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笑了一声。

“大病是没有,但小病…啊!”

钟会能感到刚刚开始从颈椎一直往下侵袭的疼痛,突然在受伤的腰部绽放开来。
“好痛——!啊!啊啊!”
突然那下子重压让他疼得叫出声来,但是对方一点也没手下留情,反倒加重了手中的力度。
“是会痛,因为淋巴…虽然您应该听不懂那是什么,淋巴循环不畅,内火旺盛,整个身体都乱糟糟的。而且脊椎的状况也不好,是长久低头工作引起的。而且您是不是经常熬夜或者是失眠?”
“确实有…但是现在比起那个!啊…啊!快住手!”
“不行,要是我现在停手的话明天就会比今天更痛的,所以请您忍耐一下。”

“已经不行了!”

评论(7)
热度(7)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