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坊主

溺爱论

敦椴+Totti是大家的弟弟

敦视角所以真的超ooc的对不起😢

以后都在这个楼里更新,不过有肉的话就会开新的

其实我只是想写个肉





敦从很久以前就喜欢靠窗的位置,就算没有把他排到那里,他也会主动和老师提出要求的。上课实在是太无聊,课本上的东西只要看几眼就能全部记住,更不用听老师们讲解的那些枯燥无味的内容。所以比起那些,他更愿意转头去看窗外的世界。反正从小到大都是好学生的敦,偶尔这样任性一下也只是更增加了老师的好感。
楼下有某个班正在上体育课,正在操场上挥洒着青春的汗水,老远就能听到他们的嬉笑声。虽然敦只觉得会被操场的阳光晒伤。这样隔着玻璃会安全很多。不过敦也在意自己被晒黑的事情,他是身材比较高挑纤瘦的类型,也不怎么锻炼,如果晒太黑大概有点不妙吧…还是白点好。所以即使是靠窗的位置,烈阳当照的季节他也不会选择去坐的。
像这样看着窗外的种种比起听课来要有趣的多了,可以说他们都在进行着各自生活的一小部分,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正被某人注视着。偶然得到了这种类似上帝的视角让敦感觉很好。
他偶尔也会把目光移回教室。高中时期每天下午的第一节课不管是什么课都让人觉得最枯燥无味。由于自己也坐在后排,所以谁趴着睡着了都看得一清二楚。老师也仿佛被传染了似的,没自觉地一边讲课一边打着哈欠。
敦不会在上课时打哈欠更不会犯困,即使看着室外,他也能听见身边发生的事。教室后面嘎地一声,后门被轻轻打开。老师的课被打断,出现在那里的是松野椴松和他的哥哥松野空松。因为是六胞胎兄弟,两个人的脸一模一样,但敦可以看出区别。平时相对于他那个在戏剧部很活跃而且受欢迎的哥哥,规规矩矩穿着制服的弟弟椴松要显得平凡很多。但恶劣程度大概是一样的。
椴松吐了吐舌头,两个人都是一脸抱歉的样子,老师也没说什么,大概是已经习惯了这对兄弟总在午休后的第一节课迟到了。这对兄弟是六胞胎中的两个,也就是说像他们这样的还有四个,被分在了不同的班级。六个人从小到大都在一个学校,虽然不同班,可麻烦都是学校的麻烦,因为太棘手所以老师们也懒得管他们,反正平平安安送毕业让他们在社会上自生自灭好了。于是敦再也不去看窗外,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着那两个人并排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然后空松躲在竖起的课本后面对着镜子一心一意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同样歪着脑袋的椴松脸上却带着不详的笑意,椴松就那样面带微笑偷偷把藏在口袋里的青虫扔进了哥哥的杯子里。竟然高中了还玩这个…敦和松野兄弟们不是很熟,却听过他们臭名昭张,没想到连自己亲哥哥也整。
但,那也是他们关系好的证明吧。这样想着,敦却没理由地开始嫉妒起空松来了。
因为觉得自己太优秀从小就被男生视为仇敌的椴理所当然的没有朋友。所以他觉得和空松互换一下身体,可以正脸看着椴松,再用力揪着他柔软的黑发的话。搞不好会很有趣。
不过也许有别的理由。
那是只有长大后才能确认的理由。
恼人的讲课声越来越遥远。生物钟远比闹铃管用,敦在闹铃响之前猛地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却是发现自己下半身不对劲。因为这样子没有办法起床,他在北透过窗帘的阳光所沐浴的情况下将手伸进了裤子里。
纸巾扔进垃圾桶里后敦开始了一边刷牙一边在厨房煎蛋。买这栋公寓的时候是因为当时的女朋友想要大一点可以两个人一起生活的家,分手之后敦顿时觉得它实在太过空荡,连找个衣服都要特意去更衣间拿。不过要是带了女孩子回家就记得更衣间的好,他领带买的很多,被咬坏一两条也不在意。
换好西装后,敦在七点三十左右把车开出门。五月的天气总是像今天这样好得令人困扰。因为后辈的女性同事说如果今天是好天的话会邀请他来联谊。
…但是他讨厌联谊,开始还觉得可以理所当然地带女孩子上床很不错。但先不说联谊的过程就和听秃顶老师上课一样亢长聊天内容一样非常无聊不说,敦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异性缘那么好,女孩子们都会主动凑过来。他不是不喜欢抱女孩子柔软的身体,只是久而久之,到手的太容易的东西反而让敦开始厌倦了。
思索着干脆拒绝掉后辈的邀请算了,可又非常碍于自己最近的生理需求,敦心不在焉地开着车,放在档位上的手指轻轻敲着。他在突然想起早上似乎梦到了什么,虽然不记得内容,但确确实实因为做梦还站起来了……敦看见路口闪烁的信号灯,猛地踩了刹车。
……真是糟糕透的早晨。
七点五十左右,还敦乘坐电梯来到十一楼企划部还没有什么人的办公室。虽然入口狭小,里面却是拥有二十多张桌子的大工作间,他的办公桌在靠近课长室的地方。屁股刚贴到椅子上,肩膀就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早上好,敦君。”
“早上好,课长。”
上司是个四十来岁、相当有职场经验的干练女性。
“嗯。晋升的事情已经知道了吧?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这个…有。”
上司很快就要被调到其他部门。而敦因为工作能力强,在领导中评价也不错,又是社长的孙子,才入职不到两年,下一任的课长位置已经决定交付给敦了。
“你这么年轻就能做课长很不容易,要加油啊。不过对敦君我也不担心,你能力很强,就是看起来没什么干劲。这点要注意哦,开朗点才能获得部下的信赖。”
“嗯多谢课长教导。”
“对了,这个要交给你,下午的会……”
五点多快下班的时候,本来以为关于联谊的事情已经逃过一劫,但离自己三桌距离的后辈女同事还是来向她搭话。
“那个,敦前辈,下班后…今天联谊的事情还记得吗?”
想想毕竟是事先答应好的事情不好爽约,敦点了点头。但Q美却一副为难的样子。
“对不起呢,那边好像是说女孩子人数不够,也找不想来的,所以联谊就取消了…抱歉!敦前辈!”
听到她的话后敦反而松了口气,
“啊,不用道歉,那个啊…没关系的。”
“真是抱歉…明明前辈就很期待的…”
哪里看见我期待了…这种随意揣测别人还随便就说出来自以为是的女人是敦最烦的类型,稍微对对方好点对方就容易妄想。
但那些不能说出口的,准备安慰Q美的时候,她的手机忽然滴滴叫了起来。
“对不起我接一下…喂?……嗯…诶?找到愿意来的孩子了吗?啊?什么叫…想到了好点子不用我操心…就是说联谊照旧是吗?嗯!我这边也没问题!对吧敦前辈!”
联谊的地方在离公司不远的居酒屋里。除了敦,Q美还带了自己在读研的女友,初次介绍时发现对象也都是大学生们。几个男性却无一例外都是敦这种社会人。这么一看现在女大学生的方向目标也很明确……不过在喝第二杯的时候,大家就几乎都聊开了。
“敦就是那个,我很喜欢你们家的新款水乳哦!用起来很清爽的感觉!”
“新上市的那款?那个很不错吧?是Q子提出的企划呢。”
“不过说起来,听说敦先生已经买了车是吗?车技什么样?”
“嗯,不过是我父亲给我买的。车技…马马虎虎吧。”
“真好啊!下次带我去兜风吧!”
那女孩用戴着灰色美瞳的眼睛紧紧对上着敦的视线,脸上的粉和唇膏看起来都是厚厚一层。
“…可以啊,你什么时候有空呢?”
“真的!那下周二的下午我没有课的哦!”
“喂你注意一下吧!敦先生是社会人,平时有工作的。不过我也想就是啦…”
女大学生果然精力旺盛,敦不讨厌这种开朗的类型。只是今天多多少少觉得有些疲惫,而且没有看中的女孩子。他想赶紧岔开这个话题,注意到一直墙边角落里缩着头的人,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话,一直都在一个人埋头喝闷酒。于是投过视线问身边的Q美。
“她是?”
Q美好像不太清楚那个人,只是摇摇头,然后又转过去问一边的女伴。
“啊,你说她…她是凑数的,本来不是女孩子不够多嘛,敦先生不要管她好了。”
“这样啊…”
从这个角度看起来也很普通,普通的中长发,普通的打扮,低着头看不清脸,估计也没怎么化妆。感觉太朴素了,完全不是敦喜欢的类型。她喜欢个子小巧,手脚纤细身体丰满的类型。但那孩子看起来个头又高又瘦,胸部也平平坦坦的。
联谊持续到晚上九点多才结束,那些孩子们似乎还没玩尽兴,可能是暂时还没找好地方呢,他们又决定去唱歌。以第二天还有工作之由敦和Q美先离开了。
敦没想过把Q美带回家什么的,可是说要送她回去她偏偏非说喝多了想多走一会,像口香糖一样粘得紧紧的。
“敦前辈今晚有看中的对象吗?”
“嗯…女孩子们都很热情呢,不过大学生嘛…都不太适合我这种年纪的人就是,我喜欢年龄跟我差不多的,小一两岁的就好。”
“怎么会,敦前辈没有女朋友吧?要快点找个结婚才是哦。”
但说这句话的时候Q却相当开心。寻思着要怎么才能把她打发走,自己才能好好回家睡觉。
两个人走在昏暗的街道上,晚上竟变得有些阴冷起来,Q美穿的不多,偶尔说上一两句声音有些发抖。敦想着要不要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却看见前方路灯下有个人单手扶着墙壁发出了呕吐的声音。本着不想沾惹这种喝醉了就在路边呕吐的陌生女人,敦想远远从她身边逃过,Q美却发出惊呼。
“那孩子…不是晚上来联谊的人吗?”她赶到那人身边。“你没事吧?”
对方吐得很厉害,满身都是酒精发酵后的甜味。应该是真的喝了很多,看样子已经神智不清了,从嘴里断断续续地说着话。
“水…快给我水…”
Q美捂住鼻子慢慢向后退了几步。“前辈,你照顾一下她吧,我、我去给她买。”
其实敦也超不想插手,既然是联谊上喝醉酒的女性,就这么丢下来不管实在说不过去,吐完后她呈至昏迷状态靠着路灯杆满满坐下来。可个头实在是太高,敦没办法把她抱起来,只好架在肩膀上慢慢拖走。而那股难闻的酒精味让他不由得想放手。还好不远处就有个公园,在那路边的长椅上敦蹲下来后把她放下,这才看清她的情况有多糟糕。
脚上的鞋只剩一只了,而且丝袜被从大腿根部扯破了,裙角也被撕下了一大块,脸上的妆因为泪水变得一塌糊涂。最主要的是敦发现她戴的假发正慢慢从头上滑落,没有戴发套的里面露出的是黑色的短发。敦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是怎么回事。最近听说有专门找醉酒女性下手的痴汉,大概是被侵犯了。而且……敦盯着那明显的喉结叹息。
真是怎么看都是男人。
刚好那孩子就醒了,用着尖锐的声音嘶吼着。“太慢了!你到哪了去了啊!”
“那个……”
“为什么不接电话啊!我差点被杀掉了好吗!”
他一边擦着眼睛一边继续哭得稀里哗啦。
“对不起…我是联谊上的……”
敦还没跟她说完的解释被清脆的耳光声打断。他摸自己火辣辣的右脸,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
“笨蛋哥哥!”

评论(4)
热度(76)

© 夢坊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