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溺爱论 02

依旧敦椴ooc

还是一篇一篇地发吧…然后改掉了题名,因为那个本来是准备写的宗教松的……当时想不到其他标题了,所以仔细想想尽管这个这么看都很恶心(那个也很恶俗)但还是改了
也许还会换标题

02


哥哥……?
被喝醉酒还穿女装的变态青年打了脸之后敦深沉地后悔着自己刚刚的多管闲事,而且这家伙巴掌超疼的…被打的地方好像一下下跳动,干脆让他冻死在这里算了。敦站起来想要离开,却突然觉得这个人有点面熟。
只是对方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掩着脸像女孩子一样发出哭泣声,敦为了看清他的脸又重新蹲下来。
“喂,不要哭…你不要哭了。”
“烦死了!别碰我!”
然而青年对敦无比抗拒着,干脆坐在长椅上把身体蜷成一团,脸深深埋进了膝盖里发出呜咽的声音。
“反正我是多余的弟弟,怎么样都无所谓吧!”
“…你看清楚,我不是你哥哥。所以,让我看一下你的脸好吗?”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回去……”
“真是,好好听我说话啊!”
为了能更看清他的脸,敦只好强行抬起他的下巴。看到脸后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果然…你是松野吧?”
因为是少有的六胞胎,敦对自己的高中同学——松野兄弟们的脸记得特别清楚。虽然第一眼看现在这个松野因为脸花掉的缘故分不清到底是哪个松,但是,眼睛和嘴角的轮廓都特别像敦曾经仔细观察过的那个。
“松野…椴松君?”
“啊?不是…哥哥?”
“对,你终于醒了吗?”
不会错的,六兄弟站在一起时敦总是最先认出椴松的脸,因为他看起来最瘦。被敦用力摇晃着身体后,椴松露出痛苦的表情。他还没回应,不过双手却扶住了敦的肩膀,整个人压了过来。
敦感到了实实在在的不妙。想要立马逃开可已经晚了一步,肩膀乃至胸口的温热呕吐物让他最后的底线彻底崩溃,涌进鼻腔里的腥臭味让敦扭头把连同自己胃袋里的东西吐了个一干二净。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吐了别人一身是多么恶劣的事情的椴松,一边身体发抖地抱着敦一边痛哭起来。
“呜呜啊……我好难受啊哥哥……”



与高中同学相逢的喜悦?那是什么东西……靠在病床前凳子上不知道该哭哭还是大哭或者又根本哭不出来的敦抱着胳膊觉得脑袋昏沉沉的。
刚买水回来的Q美目瞪口呆看着穿女装的椴松,还没来及解释清楚,自己叫来的出租车就已经赶到了。司机很明显不愿意带两个浑身恶臭的醉鬼,还是敦出了双倍的车费才肯载他们来到医院。
可个人都实在是太臭,主要是身上沾满呕吐物的敦…到医院时所有人都捏着鼻子远远躲着他,并都对穿着破破烂烂女装的椴松投以异样的目光。所以不止是正好换掉那身可笑女装的椴松,连敦也不得不脱掉西装换上医院的病号服。他把西装干脆扔进医院的垃圾桶里再也不想穿。虽然椴松一直对敦说他很难受,医生看了后也只诊断是酒精摄入过量而已,给他开了护胃和醒酒的药。而到医院后开始安静下来的椴松很快就边打点滴边睡着了。
……也不是没有照顾喝醉酒的女性的经验,只不过通常都是直接带上床为所欲为的,更没有哪个会这么直接吐了他一身。但连敦自己都觉得奇怪,到目前为止,不管是作为高中同学还是联谊上偶然认识的陌生男人,敦已经把他送到医院,连医药费都是敦出的,照理说已经仁至义尽了。但还是想等他清醒过来,他没有钱包,手袋里的手机也没电让敦无法和他那群弟弟联系。没办法就这样丢下他一走了之。并且之前灯光太昏暗加上花掉的妆的关系所以都没有看清楚,他的嘴角和眼角都有被殴打造成的淤肿。
所以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敦很想向椴松问清楚。

敦醒来时因为折腾了半夜还没睡好是宿醉的缘故觉得浑身酸痛。病房的灯大概是被护士小姐关掉的。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作为陪护人还有替椴松看点滴的义务,但他手背上的输液针头已经拔掉了。自己实在是不会照顾别人…如果没有护士小姐的话。
他看了眼智能手机,已经早上快五点了,差不多这样趴在椴松的病床上睡了三个多小时。上班前必须要回家洗澡换衣服,昨晚又把车丢在了公司那边,不早点回去的话会迟到的。还好这家医院离公寓不算远,只不过椴松到现在也没睡醒,就这样把他弄醒也不好。可椴松却自己先醒了过来。
“嗯…”
听到他发出声音并从床上坐起来,敦连忙打开了床头的的灯。明显一脸不知所措的蜷缩起膝盖,慌慌张张环顾四周的椴松的样子让敦忽然觉得他很可爱。
“这里是…医院?我怎么在医院里?”
“你喝多了,
“啊、你、你是……”
“终于想起来我了吗……”
“…谁?”
“啊,我是敦……”
“好、好可怕啊!为什么我醒来在医院!然后身边还坐着个陌生男人,这是什么?诶~真的好可怕啊!是什么整蛊节目吗!”
“我是敦君啊,昨天联谊上的,也是你高中同学,你不记得我了吗松野……”
椴松却夸张地扭动身子不断摆手。
“所以说那是谁啊!高中同学?联谊?我又认识这个人吗!医生!医生在吗!这里有个变态——”
“……够了。”
敦觉得自己得尽量浪费并拿出平时对女孩子该有的风度与大度接受这个吐在自己身上还毫不知情的家伙。然而现在的他实在是忍不住了,额头不断增加的黑线和太阳穴也在剧烈跳动刺激着他的脑神经。这是松野家特有的神经大条,虽然从小就领教过,可虽然一直都那么让人不悦,敦却惟独没办法对这个松野家的末子生起气来。
“…噗。”
“…?”
“哈哈…哈、哈,被骗了吧?对不起呢!敦君!”
椴松抱着肚子一边捶打着着床一遍快笑得岔了气。
“昨晚在联谊上我就认出来你了,高中的那个,三年级时因为替空松哥哥接任了戏剧部主角所以被他叫出来单挑小钢珠还赢了他的那个敦君吧?昨天联谊上看到你,你好厉害啊!你考上了应庆大学对吧?现在在大公司上班,我都听那些女孩子都说了!不过后来…啊…好疼…嘴巴好疼……”
“演技真烂啊,那岂不是不记得昨晚还一直抱着我说'哥哥、好难受'什么的了吗?小椴?”
“咦…诶?有那种事情吗?我怎么会想那帮赶快去死的笨蛋哥哥们啊……”
其实觉得自己的口气怎么听都像在调情…然而椴松似乎还没发现,于是觉得别扭的敦连忙转移了话题。
“……所以昨晚联谊过后,你到底遇到了什么,跟我说说吧?”
椴松的笑容凝固了,然后他摸着嘴角的伤避开了敦的目光。
“也、也没遇到什么,遇到流氓,打了一架而已。我们兄弟从初中开始开始就经常跟人打架……习惯了。”
“就只是打架?”
“嗯,大概是看到我穿女装又喝醉了想下手,没想到摸下去却发现我是男人。换做是我的话也想要揍那个女装变态吧?”椴松轻描淡写地说道。“话说我的衣服…是敦给换的吗?敦为什么也穿着病号服?”
“嗯,因为你吐在了我身上。”
“我吐了吗?!真是…非常抱歉啊!我竟然会做这么恶心的事情。”
但椴松的表情别说道歉,反而更像是在嫌弃身上还有隐隐臭味的敦,不停地把身子往后退。
“总之,你醒了也好,虽然你手机好像没电了,我可以借我的给你,打电话给你的哥哥们让他们来接你吧。”
“不要。”
“不回家吗?”
“我跟哥哥…跟那帮混蛋们绝交了。”
“绝交…你们是亲兄弟吧?”
“什么兄弟啊!那种把自己弟弟排斥,连弟弟遇到流氓打电话求救都不接电话的人还算得上家人吗!”
“有这种事…”
“总之,敦可以不要再问我了吗?我不想回去,反正星爸爸的工作也被辞了,让我饿死在街上也没关系。”
看样子是跟家人吵架,同时又被炒鱿鱼了啊。怪不得昨晚没命似的一杯接着一杯喝了那么多。想到这里,连敦也没有发现,被眼前这个男人折腾了一晚上的自己,嘴角正在慢慢上扬。
“那,要不要来我家?”
就好像诱拐儿童一般的口气,敦凑近了椴松的脸。

“等一下!”

“……呃?”

“敦的嘴巴好臭。所以,稍微离我远点。”

你也是半斤八两好吗!

评论(5)
热度(45)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