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溺爱论 05

还是ooc和私设草稿渣文笔⚠️

想来想去还是想说一句,totti和todoko的关系…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

然后下章没肉的话我直播吃超级喵



于是在一起吃完咖喱后的第二天椴松就真的拖着沉重的箱子搬来了敦的公寓。
敦给了他备用的钥匙和门卡,结果他每天走的比敦还要早,据他的说法是找工作……可能确实有找工作吧,但敦不是一次在椴松乱丢在厕所的衣服口袋里发现小钢珠店的代币了。
敦曾经见过那些沉迷在小钢珠构造出的世界里的家伙。明明曾经是个闪闪发光的人,后来却因为玩小钢珠负债累累而选择在家中自杀。只是椴松看起来还没有到小钢珠中毒的地步,每天在敦加完班之后回到家之后,就看见他已经靠在沙发上一边吃点心一边看电视。本着不想多管闲事的敦只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且自己也没资格说他什么……只要不加班的晚上就会跑出去玩,最近还因为椴松在的关系所以都是带女性去宾馆过夜。还有次遇到了自己喝高了忘记了椴松的存在,把晚上刚认识的女性带回家,刚刚在客厅的沙发里完事,结果看到洗完澡还光着上身就走出来目瞪口呆的椴松后他立马又勃起了。
然后理所当然被狠狠甩了个一耳光的人是敦。所以比起私生活糜烂的他,玩玩小钢珠根本算不了什么。
然而目前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这些。虽然公寓空间宽敞,但只有一张床,当时还没来及把新房全部布置好就被前女友甩了。每天想上床睡觉的时候都会看到自己的床被那个自己邀请来的不速之客占满。以至于觉得自己睡沙发实在不是个办法,而且还在提醒过几次后椴松也没有让出床的意思。
于是在难得周休在家,和椴松一起吃了从定食店买回来的鳗鱼饭后的夜晚,敦盘腿坐在茶几前的地毯上,试着用电脑在网上选购适合的床。
“买普通点的不是好点吗?”
身后一直靠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椴松突然坐起来跟他开了口。结果看敦半天不说话,他又放下手机坐到了敦的身边把头探了过来,顺便伸手抓了一小把爆米花一点点送进嘴里。
“什么?”
“我说床啦,床,你不是一直在看床吗?”
“……是啊。”
敦不是不想跟他说话,自己本身就不是话多的人,而且实在是找不到可以共同交流的话题。只有椴松似乎没有觉察到这点,一直像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搭话,而且问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但老实说…回到家之后发现灯是亮着的。感觉还是让他觉得安慰。他一个人在家时多数只会像条咸鱼一样躺在地毯上然后盯着天花板发呆。不知不觉这样两个人一起生活已经将近一个多月了。
“是要放在西面那间房里的?”
“嗯,目前也只有那里是空出来可以住人了。”
整体空间很大,可当时所考虑的是两个人能睡在同一张床的假设,连客房都没有好好设计。这也是拜那位前女友所赐,当时的敦本着按照她的意思来做,却完全没有想过会发生自己结不成婚这种事。而且一直占着唯一的床的椴松是不会明白睡沙发的苦楚的…他只是在心里这样抱怨而已。
“所以我才说买点普通的不是更好?为什么净看些儿童床。”
“那里本来就是儿童房啊,反正我很快也会有小孩吧。”
“现在就考虑这个…会不会太早了?敦,你连女朋友都没有吧?不对……还是说…难道那天晚上……”
“并不是因为那种原因…”敦连忙打断他的妄想。“你想想,你我都是到了性欲旺盛的年龄,万一哪天喝多了又忘记上保险把女孩子肚子搞大,这种事情要考虑过吧?我是不可能做出让女孩子去堕胎这种比渣滓还渣滓的渣滓行为的。”
“……能面无表情说出这种话,敦简直是个怪物。”
听到“怪物”这样的评价,于是敦终于忍不住,他丢下鼠标,转过身面对着椴松,一手扶着脖子活动着僵硬的颈椎。
“说我是怪物什么的也太……”
“差劲,你是靠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啊~”
椴松抿着嘴怪里怪气的揶揄道。
“多谢夸奖。”
“哪里夸你了!”
“……说起来,松野,你的条件并不差,长得也很可爱,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处男?”
只要是关于童贞的问题就似乎能狠狠刺中了椴松的痛处,不过敦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他还偷偷斜眼看着同样忿忿地一边咬着靠枕一角一边瞪过来椴松,那样的反应很可爱…敦毫不在意对上了椴松变得怨恨的视线。
“也要让我谢谢你夸我可爱吗?!”
“……一次都没有过?”
“没有!反正我们家哥哥们一个个都是废柴处男,多我一个也没有关系吧?”
他想起了那天看到椴松身上的某些东西,实在是不确定是否要相信他说的话。敦倒不觉得椴松是在故意在隐瞒这种事情,除非真的就如他想的那样……那是被男人留下的痕迹。如果是男人的话…他跟男人做到了什么地步呢。
可不管就这样纠结了不知道多少次,敦很清楚自己没有理由去干涉或是追问他的私生活。
“kiss呢?”
“那个当然有…毕竟我也交过女朋友。”
“你交过啊,什么时候?”
“是几年前…打工认识的?我不太记得了。”
明明没有过多少次恋爱,这种事情也能忘记…吗。
“到什么程度了?”
“她让我舔了她的肚脐。”
准备喝水的敦端杯子的手停在半空中,不由得扭头看了一眼他说话时会微微露出的舌尖。
“诶?肚脐?”
“我问了可不可以舔她肚脐,她立马就点头同意了。脸好红的…超可爱啊。”
比起说起记忆中的人,他好像只记得这些奇怪的细节椴松。然后因为自己的脸也在发烫而双手托住腮。
“就…这样?接下来呢?没有sex啊?”
“当、当然啊!…那孩子也没说可以继续下去,不经过她同意就乱摸其他地方不是不好吗?”
现实是只要是个男人进了有床的房间,女孩子也给了暗示,就算不说出口该做的也是要做的吧?而且明明都觉得女朋友很可爱了,也亏他能忍住……敦觉得这么多年积累的交往常识好像突然被打破了似的,实在不能直视自己过去的恋爱经历。
但为什么偏偏要求舔肚脐呢。
“……你真是太好了,于是后来没几天就被甩了?”
“所、所以说!敦!为什么非得每次跟你聊不到几句就会扯到那方面的事情去?处男什么的并不是我想做的好吗!为什么要嘲笑我啊?我也想摆脱童贞,可废柴就是废柴,都快二十代后半的人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他几乎嘶吼一般说完那样的话后就抱住了头。被椴松这么一提醒,敦才意识到一直都在和他聊些什么,于是也觉得尴尬起来,一下子双双陷入沉默当中。
“那个,工作,这几天…找得怎么样了?”
听到敦的话,椴松像是想把肚子里的晦气全吐出来一般叹息着。他又躺下去,伸直了腿搭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晃荡着。
“工作啊…别说工作了,我最近都在做着一天结一次工资的短工,为什么赚钱会这么难,还是你比较好啊,在一流企业就职的一流大学毕业生……不管到哪都很受欢迎吧?”
果然自己实在是不会说话,每次开口的都是椴松不怎么想聊的话题。看着他一脸比刚刚更泄气的样子,敦无可奈何地把手指插进头发里。
曾经想对他说“在我这住不用工作其实也没关系,要钱的话我也能给你”,可又怕直说这种话会伤他的自尊心。敦已经好几次故意在早上临走前把信用卡放在桌子上让他看到,然而每次晚上回来信用卡都好好的放在原来的地方。
而且椴松不可能跟着自己住一辈子,他总有一天会搬走的。
“对了,这么说的话,我给你介绍工作怎么样?”
听到可以介绍工作,椴松一下子蹦起来,让敦觉得那炙热的目光仿佛要把自己的身体烧出了洞来。
“真的吗?!”
“嗯,薪水很好呢,而且每周有一天休息,可以调休。干得好的话可以升为临时工。不过……”
“不过?”
椴松认真地看了过来。
“工资高是因为夜店的工作,所以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得下来。”
“夜店……”
光是听到充满荷尔蒙的词汇他就非常明显地抖动了肩头,明明刚刚还是兴奋的状态,现在却甚至胳膊和脚都缩起来抱住了膝盖。
“不过只是前台的接待负责,松野在星爸爸打过工吧?就当和那个性质没有太大差别。”
“喂喂,敦,就算这样我也……”
干脆坐到椴松身边,为了让他放心敦还伸手握住他颤抖的肩膀。
“然后啊……”
“敦君!可以请你一次性把话说完吗!”
““只是pub性质的夜店,虽然有是陪酒小姐但是不提供特殊服务。而且那是我投资的店,不用担心会有人为难你。我自己也经常玩,请来的女孩子都是我精心挑选过的哦?在这种地方打工摆脱处男的几率比料理店那种地方大吧?”
“……!”
不知道一听到有关能摆脱处男的事情,椴松明显躁动不安起来,然后不停地往下拉扯着自己的衣角。
“就算不想去那种地方打工,我带你去玩一次的话怎么样?”



所以之后的某天,敦推掉了加班,早早地就开车离开了公司。到达就位于繁华街中街某栋综合型大厦时,还以为自己来早了结果发现椴松已经在门口等着,从早开始飘起久违的大雪似乎让他冷得有些直不起腰来,抱着单薄的肩膀不停地来回走动着。
早就想试试带他出来玩是什么样子了,以给他介绍工作和可以摆脱童贞,说着“不管想不想做总之去玩玩看”这种理由硬是把他带来自己常来的夜店。敦老远的就仔细打量了一番他的装扮,浅色的长毛衣外套一直及到大腿的位置,下身则让纤细的脚踝从宽松的裤腿里伸出来,整个人看起来软软的又很可爱,似乎就是现在女孩子间很流行的那种帅气。而且夜店的姐姐们比起敦这种难应付的社会人,可能更喜欢他那种看起来又乖又好养的类型。
…好养?自己现在算不算在养他呢……
于是一见面打过招呼后就把车钥匙丢给了他,然后稍微离近点后敦看见了他冻得发红的双颊。
“今晚你来开车吧?不许喝酒。”
大概是也想起来那天晚上自己喝多的场景,椴松皱着眉头收起钥匙,嘴里嘟嘟囔囔地抱怨着。
“我、我知道啦。那个是意外啊……”
其实那天把他带回家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自己是意外的运气好到每次想要的东西都触手可及的那种男人,但唯独这次敦绝对不想成为homo。这点足够把他经常躁动的下半身克制得死死的。
但如果椴松是女孩子的话…
大概早就下手了吧?会让他怀孕也说不定……每次想到这个,敦就会吓出一身冷汗。
因为是综合大楼,除了一层大厅外,二层到顶层都分别被不一样的店出租了出去,所以看起来什么样的人都有。踏入电梯后顺手按了到十八层的按钮,椴松也紧跟着他身边进来。电梯空间稍显狭窄。在感到电梯在缓缓上升的同时看见椴松颤抖的身体。
“松野,你在紧张吗?”
“不是…”
“说出来没关系,我第一次来也很紧张。”
“我不是紧张啊…”
“虽然赚钱很辛苦,可毕竟是她们的工作,那些女孩子都很敬业的,而且经验丰富,经常应付想摆脱童贞而去店里的处男,所以不用太拘谨比较好。”
他耐心地劝着他。
“都说了我不是紧张。敦,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那家伙本来就不算矮,想要抓住敦的衣领轻而易举。
“诶?”
“为什么无条件地对我这么好?给我住的地方,给我介绍工作,还带我来夜店……明明那天晚上我不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吗?这样子跟被包养有什么区别啊?”

椴松渐渐逼近自己的脸,不管是鼻尖还是嘴唇都离得很近。想要躲开的敦却因为背后贴着墙壁而无处可逃。他只好转移视线看着电梯跳动的数字。
“不不,松野,和那个差别还很大,如果是包养根本不会带你来夜店吧……怎么说,我们是朋友啊。虽然中间过了那么多年也没联系,但高中那时候的事情我不会忘记的。对你伸出援手不是作为朋友的义务吗。”
“就算如此……”椴松渐渐松开抓住他衣领的手,眼皮低低地垂下来。“你也没有义务带我来夜店啊?”
敦对他摊开了双手。
“原来你不想来的吗?”
“也不是…比起夜店我更想……”
“更想什么?”
“……没什么,当我没说。”
说话间,电梯缓缓升到十八层。电梯门一开,略吵闹的音乐声就传到耳朵里了。对椴松说着“算了算了”之后,敦就一把将他猛地推进充满糜烂却甜蜜气息的店里。
经历了前女友的噩梦之后敦愈发愈觉得与其去伺候超级难搞的女朋友,还自己不如单身想怎么滥交就怎么滥交,只要三十岁之前在家里人的安排下随便和一个女人结婚,有了孩子之后就把重心全部转移到孩子身上……他是如此给自己规划着未来的路线。
这家店是他去年资助开业的,当时大学时的好友来问他有没有兴趣合资。本来就因为炒股存了相当大一笔的存款,而且家里的人也劝他学习经商的事。所以当时就答应了合资,还以为开不到几天就会倒闭,没想到店里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以至于口袋里的钱越滚越多。像这样不是周末的晚上也都人满为患。然而比起经商,他更想踏踏实实地在企业上班做个普通白领,所以也不是经常来店里关照。
不过店里的女孩子和职员大多数都认识他。一看到敦踏进店门,前台负责接待的制服男性,连忙凑了过来。
“啊,晚上好,敦先生。今天带了朋友来吗?”
被指引到靠窗的卡座坐下来之后,刚刚那个还在紧张的家伙此时理智大概已经被胯下的欲望燃烧殆尽了。椴松接过装有新引进的点名系统的平板,掩盖不了声音里透着的兴奋。
“呐呐,敦,照片变成灰色是什么意思?“
“照片是灰色就是已经被指名的女孩子,不过松野想要的话就算是被指名的也没问题。”
“原来如此…但是都很可爱…一个两个都好难选啊。那么…就这个,这个,叫todoko……”
敦凑上去看了一眼,虽然以他的审美来看有点普通了,不过笑容非常可爱。
“你喜欢这种类型啊?”
就好像买到可爱衣服的女生,椴松抱着平板用力地点头。
他指名的女孩子因为还在接客,为了调过来而耽误了好一会时间。没多久就有两个女孩子拉开门帘走进来。然后穿着白裙子的那个很自然地走到椴松身边,果然眼睛大大的,头发染成柔和的亚麻色,涂着薄薄的唇膏,纯净的气质完全与夜店的气氛不符,虽然是个贫乳,但本人比照片上还漂亮好多倍。
“晚上好!我叫todoko…哇哇……”
显然说不紧张是谎话,椴松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双手紧紧捏住裤子。
“叫我Totti就……”
“不用太紧张啦,我可以在你身边坐下来吗?”
“还以为又要面对脏兮兮的大叔了…小椴好帅啊~”
“诶?真的?”
“而且听说和敦先生是同学?那岂不也是庆应大学的毕业生?”
“啊啊?是啊,我们是同学啊,对吧?敦?”
“呃…嗯,同学哦。”
单手捏住酒杯口的敦无意识的应着那女孩的话,目光却无法从脸上带着兴奋的潮红的椴松身上移开。
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越坐越近,todoko甚至非常自然地就握住了椴松的手。
“嗯~不过小椴真的好可爱,身上也香香的。来店里的都是些又臭又脏的大叔,一上来就在人家身上摸…呐,小椴,不喝点什么吗?”
“那家伙不许我喝啦,说是要我把车开回去。”
“嗯!这样,不可以酒驾哦,那下次等我下班后一起去喝好不好?”
店里规定可是不允许随便乱摸陪酒小姐的,但遇到这种因为喜欢而主动去抱客人的也没有办法……那边明明聊得热火朝天,敦却从刚刚开始就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直一杯一杯地喝着闷酒。
坐在他身边给他倒酒的,是敦常常指名叫ichiko的女孩子。虽然话不是很多,也不怎么爱笑,过去还因为有口臭被客人嫌弃过。但是很稳重,是个黑黑的长发让她看起来犹如日本人偶一样端庄的女人。
“敦先生…喜欢那孩子吧?”
“什、什么?”
本来是不允许擅自谈论客人的感情问题,但敦是熟客又是投资人,她比平时接客时要显得自然多了。
“您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盯着他看,目光很热切的,跟那些色迷迷盯着女孩子胸部看的臭老头没什么区别。”
“……真瞒不过你呀。”
敦晃着杯子里的冰块叹了口气。
“ichiko也觉得那是不可能的对不对?”
“这也是没办法的问题,不过我觉得只要敦先生能想开就好。”
“想开?”
“敦先生不是因为介意他是男人的事情吗?”
“这个确实……就算我不介意,松野也……”
“但是你看,现在不下手的话,他就要被todoko抢走了哦。”
两个人又不知道在聊什么流行话题,双双一边笑着一边好像认识很久的恋人一样。毫不介意地用同一根吸管喝着果汁。
“这件事…先放一边吧。我不想真的被当作是下半身思考问题连男人都下手的变态…话说回来,ichiko的口臭好像好了嘛?”
说到这个,ichiko露出淡淡的微笑,十分得体地对敦低头执礼表示感谢。
“是…多亏了敦先生的建议,我去医院看了医生,果然是胃病的关系,已经吃了一星期药后,现在好多了。”
不不……果然哪里不对劲。
敦原来的计划是带椴松来夜店——他害羞出糗——故意揶揄他……虽然原来的自己很坏心眼,但现在感觉更不爽。就好像被耍了似的,敦一整晚都摆出不开心的脸垂着眼睛等着笑得无比灿烂的那两个人
那种感觉跟过去的某时一样,胸口深处好像在着火一般难受。

评论(8)
热度(43)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