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绿谷出久与白昼梦》10

胜出+轰出


性转⚠️ooc⚠️注意避雷


还是过渡章…







  直至新年假期结束过后,柏崎也没有再来过学校。绿谷看着那个空位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渐渐地几乎要把她给遗忘了。温柔的恋人倒是年假过后立马回来上课。那天在学校见到的时候,绿谷被他因为在意自己而变得炙热的视线烧灼胸口。抱着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松手。
  “她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对不起,以后也许会因为妈妈的事情要让你费心,不过我还有哥哥和姐姐……所以照顾起来其实没有那么麻烦…希望你不介意的话就好。”
  “我怎么会介意呢,那是你母亲啊。只是……轰君你已经想到那么远的事情了吗?”
  “因为我是真的想要绿谷一起生活。”
  “不仔细考虑一下?也许还有别的适合的人也说不定啊。”
  “不用考虑,除了绿谷我谁都不会要的。”
  “那你不要走的太快哦。”
  绿谷抱紧了他。
  “我也许会追不上你的。”
  一月中旬时,明明这学期就快结束了,班级却突然转来了一个短发的少女。有着红彤的脸蛋和雪白的肌肤,虽然有一点害羞和不知所措,却把腰挺得很直,一看就是乖巧又伶俐的孩子。上午第一节课之前,带她进来的班主任把少女介绍给了学生们。
  “这是新转来我们班级的同学,丽日,你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女孩子双手放在身前,对着下面鞠躬。“我是新来的转校生丽日御茶子!那个……请大家多多指教!”
  她的名字以相当可爱的字体写在黑板上,而且少女的嗓子虽然柔弱声音却很大,连一早就在犯困的爆豪都忍不住一边抓着头发一边抬起脸。
  “你真是精神啊丽日同学,以后请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吧。”
  “是!老师!我会加油的!”
  “那么你的座位…我看看,你就坐到那边好了。”
  老师把丽日的座位安排到了空缺的柏崎的座位上。班里的大家对柏崎突然失踪的事情丝毫没有人在意,不过绿谷也听到过有同学偷偷讨论,他们似乎认为柏崎只是转学走了而已。
  “既然她曾经那个样子对你,绿谷也认为她就这么永远都不要来学校更好对吧?”
  当时讨论这件事的两个人看见一旁竖起耳朵的绿谷,用着仿佛看着什么可怜东西的眼神看着绿谷问道。
  如果只是普通的转学或者其他什么可以理解的变故,绿谷当然觉得那种人的事跟自己无所谓。但柏崎现在的状态是下落不明,生死不明。
  而她很有可能最后见到的人就是自己。
  相泽从那天来过学校后也没有再来找过绿谷。她也曾想过问他调查情况,不过想了想自己根本没有相泽的联系方式。绿谷没有任何办法,现在的情况只能够听从轰所说的不要多管闲事更好。
  忽然,就在班级氛围渐渐因为上课铃的响起而慢慢平静下来时,爆豪举起了手后站起来。
  “秋山老师,我有个请求。”
  老师听了后好像在生气一样,把刚拿起准备擦掉黑板上字迹的黑板擦扔进了笔盒,双手撑着讲台。
  “什么事?”
  “既然柏崎已经不来学校了,那我也能坐回原来的位置了吧?”
  绿谷坐在靠窗的倒数第二排,后面是爆豪,也就是说他不想待在那个位置的原因只可能因为自己一个。当初只是因为柏崎和绿谷闹翻的关系就不愿意坐到她后面,现在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提出从自己后座调走这种要求,让绿谷感觉真的很难堪。
  老师也皱着眉头,有些是不知道要说什么。而且爆豪一副如果不换掉作为就不肯坐下来的模样,可能让他不知到底如何处理。但就在这时新来的转校生睁着小鹿般可爱的大眼睛看着绿谷和爆豪,然后把手举得高高的。
  “老师,我可以坐到那里的!”
  听到她的话,原本表情恍惚的绿谷不禁转头看着她。少女也与绿谷的视线相遇,冲她眨了眨眼后笑起来。
  “丽日…既然你也觉得没问题的话那就换吧,不过现在爆豪,你给我老老实实坐下来听课,下课后你们再换座位。”
  绿谷根本没有心思听课,她脑袋里全是丽日眨眼冲她笑的模样,不然就是坐在后面的爆豪。最近爆豪就像无时无刻不逮着机会找她麻烦一样,不过现在能摆脱他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爆豪坐在她身后实在是太难以集中注意力。想着反正也是最后一次做前后桌,于是趁老师埋头讲课时,绿谷回头望了爆豪一眼,结果发现对方也在看她。
  然后爆豪从笔记本上撕了一小张纸,写了个字条。拍了拍绿谷让她又回头时,把字条递给她。
  (换掉座位对你对我都好,反正你也不想再看到我的对吧。)
  上面这样写着。绿谷只好忍气吞声给他回了字条。
  (我本来就是坐前排的,不在意啦。)
  因为老师又一直盯着下面讲课,绿谷没办法再回头扔字条了,只好把手背过身后扔在爆豪的桌子上。从那时起到下课为止,后桌就一直传来不耐烦的转笔声。
  下课后爆豪果然很干脆地收拾起了书包,他换到那边的座位上时,还顺便用消毒湿巾把桌子和椅子都擦拭了一遍。绿谷发现自从之前找自己借了一次手帕之后,爆豪不知为何便开始每天都在身上装着便携式的消毒湿巾。明明去年夏天的时候还是满身臭汗都不会去关的人……丽日倒是一点也不在乎,拉开椅子直接坐下后,就和绿谷打起了招呼。
  “你、你好!我是丽日御茶子。”
  “你好……我是…绿谷出久。”
  两个人说话都有些吞吞吐吐,绿谷看出来丽日也有些紧张,所以也对她笑脸相迎。绿谷把自己制服上的名牌拿给她看后,然后丽日不解地歪起了脑袋。
  “デク?”
  “不不,不是デク,是いずく。虽然那么念也没问题就是……”绿谷连忙纠正她。
  但本来这个世界上会这么叫绿谷的也只有那个调了座位还满脸愤恨地瞪着这边的家伙。明明已经什么事都依着他来了,却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到底还在不爽些什么。
  “デク的话听起来和木偶一样。”丽日若有所思地仰头看着天花板。
  “啊,并没有贬义的意思……只是,刚刚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好可爱,像现在这样看着目不转睛地我的模样,就像木偶一样。不是市松人形那种可怕的木偶,是很可爱的那种。真奇怪啊……我以前见过你吗?”
  最近似乎也有谁对绿谷说起这样的话,但她想不起来那是谁了。
  我或许真的只是个木偶,
  听着她的话绿谷这样思考着。自己从小到大都在拼了命似的追随爆豪的脚步,好像不赶上他就不行,偏偏爆豪跑得比谁都快,不会等她,更不会回头去看她一眼。就算有过那阵子和青梅竹马紧紧贴着身体的经历,有被顶至最深处,体验了那像火焰一样燃烧在体内的炙热。就算到达了那样的地步,绿谷也总觉得青梅竹马离自己很遥远。
  她早就觉得疲惫了,一个月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也许仅仅只能称作催化剂也说不定。绿谷至今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在妈妈怀里睡着时的梦,梦里的“他”如此自由,还是大家的道标,没有任何木偶的痕迹。那是她迄今为止保留的最美的梦境。
  “如果丽日同学喜欢的话,叫我デク也没问题。”
  少女因为绿谷的笑容也看上去松了口气。“真的吗?那么…你也可以直接叫我御茶子哦!”
  绿谷没办法拒绝丽日的热切,她好像在别人面前都是一副害羞又文静的样子,结果一见到绿谷就满脸潮红地抱着她说个不停。丽日的身体也很丰满,每次被从身后抱住压着她柔软的胸部时心脏都会砰砰直跳,绿谷就觉得那样的自己好像浑身都散发着大叔臭似的。
  第一个发出不满声音的却是轰。
  绿谷已经因为无法拒绝丽日而只好连续三天都推掉了轰来请她一起吃午餐的要求,晚上也总会被丽日拉着手还没反应过来就上了电车,因为两个人回家刚好有一截是同一个方向。第四天又没办法也只好拒绝,轰在失望而归后过了很久发了邮件给她。
  (你是不是变心了?)
  那充满绝望的文字,却十分简洁,应该编辑了很多次又删除了很多次后最终敲定的吧。绿谷抱着手机几乎快要笑趴在桌子上,仿佛恋人那张无奈又寂寞的脸就出现在她眼前。她同轰解释清楚后,电话那头的轰却没有松懈的样子。
  “就算是女人也很有可能成为情敌,不能小看。那个叫丽日的转校生看似普通,眼光却十分锐利,来学校第一天就物色了你做朋友。”
  绿谷只能苦笑,恋人轰焦冻是会把女人也视为情敌的人,某种意义上来说那认真的态度真的非常惹人怜爱。
  “那是因为我跟她坐前后桌啊。”
  “我总觉得你会被她抢走。”
  “不会啦,御茶子只是朋友哦?”
  不管是跟青梅竹马还有恋人的情况完全不同,丽日的活泼和热情都是绿谷从来没有接触到过的。她每次见到绿谷都会像看到什么宝物一样眼里闪着亮晶晶的东西,把绿谷紧紧抱住。
  “你是女孩子真是太好了。”
  “为什么这么说?”
  “我一开始就喜欢你。”
  丽日仰着脑袋,在从窗外照射进来的冬阳的作用下,还能清楚看见她脸上细细的绒毛,她圆润的脸上就像有着健康色泽的熟透的蜜桃。
  “要是你是男人的话,我可能会没有这么坦率地说喜欢你这种话啊。对了!下次周末你有空参加茶会吗。把你介绍给我以前学校的朋友吧!大家都是很好的人哦,我还有合照…这个瘦瘦的但眼睛很大的孩子叫小梅雨。旁边这个是八百万,是个有点像大姐头的人。这个看起来很朋克的女孩是耳郎……她们都很担心我转学后能不能交到新的朋友。但是,我能在这里认识小出久,真的是太好了……”
  丽日是发自内心地感激着。
  朋友。
  如果现在这种才叫朋友的话,以前一直把那个青梅竹马视为朋友又算什么。绿谷思考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今年直到二月都过去三分之一了也没有下雪,尽管气候还是很冷很冷,可能是不会下雪了吧。绿谷觉得那个已经无所谓,她现在只想赶紧到温暖的春天,然后参加御茶子和她的朋友们发起的赏樱会。转眼间认识她已经一个月了,就跟御茶子说的那样大家都是亲切又善良的人,还把绿谷拉进了群聊里。御茶子因为家庭关系经常转学,但每次都会结识到很不错的朋友,这些人渐渐也都熟络起来。那些孩子都不担心御茶子作为转校生在新学校能不能跟人相处好。因为她总是露出笑容,看起来很羞涩其实性格非常果敢。总之跟自己不一样,也把锋芒隐藏得很好,是个招人喜欢的女孩子。
  只是轰会经常露出因为被疏忽而露出孤单的表情,虽然他没有特意表现出来,但总是看起来就像受了委屈一样。绿谷感到很愧疚,所以那天午休时拒绝了御茶子一如既往的邀请,把轰拉到了没有什么人的四楼阅览室。
  “轰君,你不会…真的在吃她的醋吧?”
  轰没有说话,但相反那份无言更加表达了对绿谷话的肯定,令她不禁乍舌,绿谷连忙跟他解释。
  “我…在认识御茶子和那些女孩子之前,都不知道跟朋友相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知道。”
  绿谷的话又被轰立刻打断。因为两个人紧挨着坐下,轰从侧面抱住了她,然后把头轻轻埋进她的胸里。
  “所以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恋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抱过她了。尽管还隔着厚厚的冬衣,轰也是在用唇触碰着她的胸口。绿谷因为保持愧疚也一直没有推开他,只是把手指插进他的发丝间抚摸而已。过了好一会轰才抬起头,眨着明亮的眼睛和绿谷对视几秒后,便从下而上吻住了她。
  在阅览室偷偷接吻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还有书架作为遮挡物。绿谷这样想着索性干脆闭上眼睛。但一向温顺知礼又懂得进退的轰却在这个时候把左手放在她胸上连同衣物用力揉捏。又因为冬天穿的制服很厚的关系,所以解开了她中间的纽扣,把手干脆探了进去。
  对绿谷来说轰的身体构造很奇怪,左手始终都是炙热的,右手却冰冷得刺骨。现在用的是左手,她已经因为深吻而变得挺立的乳尖碰到轰的掌心时,绿谷才把脑袋里那根差点断掉的线重新连接上。
  那个掌心的温度是跟以前会这样抚摸她的人完全不一样的存在,无所适从也是一个原因吧,绿谷离开了那个吻,拉扯成丝的唾液还把彼此连在一起。
  “现在还在学校啊……”
  被绿谷这样慌忙提醒着时,轰才好像幡然醒悟的模样连忙放手。他拼命道歉,然后手忙脚乱地帮绿谷把扣子扣好。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很不小心…真的是不小心才……”
  “那个啊,轰君,大后天的情人节……我会做巧克力送你的。”
  她说着,然后倒向轰也剧烈起伏的胸口。身体开始颤抖,轰也紧紧抱住她,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等到绿谷终于平静下来后,她开始断断续续地说着。
  “然后到了那时候,你还有想要从我这里获取的东西的话……就全部拿去吧。”
  那是绿谷鼓起最大勇气说得出口的话了。从轰后来的反应能看出来他至少还是明白绿谷的意思。她回到教室后把窗子打开了一点,从那个缝隙中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御茶子一见到她回来后就不停地跟她说些很有趣的事情。青梅竹马虽然还是时不时地看她,不过眼神里也没有什么恶意了。直到现在这种状况,绿谷终于觉得自己已经从去年那个灰暗的十二月的阴影中彻底走出。
  时间是可以逆转一切的。
  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绿谷就再也不用羡慕梦里的自己了。
  如果…
  能一直下去的话。
  那天的绿谷第一次在心里感激自己的生活如此美好。她怀着愉悦的心情,祈祷自己一辈子都能这样快乐,却就在和轰约定好的那天,绿谷收到了柏崎的邮件。
  (绿谷,打扰你真是很不好意思。我是柏崎,现在有很严重的事情需要你的帮忙,看在我们是同学的份上你可以放学后来找我吗?请务必一个人前来,地址我稍后发给你。)
  上面这样写道。

评论(16)
热度(75)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