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坊主

《绿谷出久与白昼梦》12

胜出+轰出


性转⚠️以及ooc和大量私设注意避雷


这次没有恋爱谈了…而且有干脆很多彻底放飞自我东西…可能,我的脑袋要么是放空了要么就是灌了水


另外有旧设的久出没



还有“赤猫座”是《少女椿》里那个马戏团的名字,女主角的名字叫绿子……





  到了正午时分,本来应该是约定的时间,但绿谷看着桌肚里不应该送出的那份巧克力,绝望地叹息了一声。
  也许轰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巧克力,就算只是拿这个给他,他看到了也一定会很高兴。可那样的话分明就是在欺骗他,前几日说要做巧克力给他的人是绿谷。现在自己却阴差阳错地把那份送到了爆豪的手上,偏偏还写了那些情书一样的东西……这份巧克力不过是妈妈做的而已,如果就这么理所当然地拿去给轰的话,绿谷实在是有背叛恋人的感觉。
  可是也来不及了。除了这个她没有其他可以拿出来的。她仰头望着天花板,再次深深地叹了口气,听上去好像是在抽泣一样。最后干脆沮丧到整个人都趴在了课桌上,无力地闭上眼睛。
  今天早上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让绿谷感到是不是被名为“爆豪胜己”的枷锁囚禁在漆黑的笼子里。不管是轰还是丽日,谁都没有办法把她从中解救出来。
  丽日因为亲眼看见爆豪把绿谷像兔子一样从教室拎着拖走的事情,回来后她生气地几乎就要和爆豪争吵起来。绿谷在一旁始终低头一言不发,不敢去看丽日。结果她似乎因为这件事有些生气,下课了也没有找绿谷说话。自己一个人吃起了便当。
  她会生气是理所当然的,丽日想要帮她讨回公道,身为当事人的绿谷却不打算继续追究。绿谷从未告诉过丽日她来学校以前发生过的那些,还有她跟爆豪的关系。可能对于把自己当成最好朋友什么事都告诉她的丽日来说,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事情。但绿谷不清楚她得知了那些又会露出怎样诧异的表情。
  她不知道趴在桌子上过了多久,明明和轰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可他却没有来邮件问她怎么回事。午饭一口都不想吃,直到快中午的时候空荡荡的胃却跟她施行抗议,绿谷这时候才把头抬起来。
  丽日从后面碰着她,她转过身,才发现丽日早就吃空的便当盒一直放在课桌上没有清理。
  “对不起。”
  “嗯?发生了什么吗?”
  绿谷觉得避开话题比较好。
  女孩子的友情更加奇妙,就算不用道歉也可以很快和好如初。但其实…若是没有跟爆豪走到那么一步的话,要和好也说不定是比这更要简单的事情。
  直到上课前五分钟,轰才发邮件问他为什么中午没有去阅览室。绿谷不是不想去见他,即使没有巧克力她本来应该觉得见面也没有问题。重要的是早上发生的那件事。
  那时候的爆豪就像一头猎犬一样在她身上四处嗅着,又仿佛因为绿谷浑身都沾上了别人的味道露出厌恶的表情。
  犬科动物好像都会用自己的气味来标记和区分所有物品。
  她担心这股味道也会被轰察觉到。绿谷却很清楚轰的性格,正是因为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却又会看到他变得悲苦失落的脸。
  (因为御茶子一定要和我一起吃饭,我抽不开身……总之晚上再见面吧!)
  绿谷发现不管怎么样自己都必须要向轰撒谎,只好编了这样的邮件发送过去。轰很简洁地回了他一个“好”字,然后就再也没来打扰过她。整整一下午绿谷都在思考晚上要改怎么面对恋人,要怎么样才能把早上沾染上的,爆豪的气息从自己体内彻底排除。
  最后一节课时,她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绿谷猜也许是轰有什么事情要告诉她,藏在课桌下面的手划开了手机。她趁老师回头写板书时低下了头。
  但是——
  来信的不是轰,是柏崎。
  昨天晚上还去了她的家,那个已经消失了差不多五十天的柏崎同学。
  (绿谷,打扰你真是很不好意思。我是柏崎,现在有很严重的事情需要你的帮忙,看在我们是同学的份上你可以放学后来找我吗?请务必一个人前来,地址我稍后发给你。)
  写着这样内容的邮件发到了绿谷的手机里。在她惊于内容时,自己的line又突然收到了一个位置信息。她打开了那个地址,上面的是一个对绿谷来说非常陌生的地址。
  绿谷没记错的话,那附近的车站可能是差不多离自己学校要坐一个半小时的电车才能到达。她颤抖着拇指打着字给柏崎回邮件。
  (你为什么在那里,柏崎?这些天你在干什么?)
  然而对方没有回复她。绿谷忐忑着心一直挨到了下课,她立马按柏崎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却显示号码处于圈外状态。
  邮件和line都不一定是用柏崎的手机发的,只要有她的账号密码就没问题,电话打不通也恰好证明了这一点。没有用自己原本的手机,那么柏崎肯定在隐藏着什么,或许是不想被家人找到自己踪迹的原因。
  令绿谷感到一丝安慰的,是她多半还活着的这件事。可她要自己帮什么忙?总不可能是因为几个月没来上课而想借笔记这么愚蠢的事情。距离放学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了,她一直在椅子上坐着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还没有收拾书包离开的迹象。丽日因为要去社团早早就离开了。
  要是去找柏崎的话,轰那边怎么办?也不能带着轰一起去,他本来就对霸凌自己的元凶感到厌恶,上次还如此强调绿谷不要再插手柏崎的事情。但柏崎是指名点姓地要自己去找她,很可能是在无故消失那么多天后第一次联系外界。绿谷的脑子乱糟糟的,根本不知道要从哪里思考比较好。理智是告诉她不要管柏崎,或者报警比较好。然后就在那时,柏崎的line短讯再次发送到她的手机上。
  (千万不要报警,也请一个人前来。如果你五点前还没到的话,我会被杀掉的。)
  看到这个,绿谷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她第一反应是紧接着打了柏崎的电话,但那边还是系统提醒处于圈外状态的声音。
  她感觉自己比刚刚清醒很多,起码知道下一步应该要怎么做。她必须在五点前赶往柏崎所发的地点,如果没有赶上的话……柏崎说她会被杀掉的。
  这么紧凑的时间也不能报警,绿谷匆忙背上包从教室奔跑而去,下楼梯时她给轰打了电话说自己会很晚才能到约定的地方,电话那头的恋人相当担忧。
  “你还在学校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严重的事。”
  “具体是什么?”
  “……”
  绿谷跑出教学楼后,渐渐放缓了脚步。她想了想,还是把事情告诉了轰。
  “是柏崎……突然发了信息让我去找她,好像因为有什么事情只有我能帮忙的。我必须要去找她。”
  “……笨蛋!不要去!”
  轰总是平淡的声音突然抬高起来,几乎要破音了。
  “绿谷,你到底在哪!还在学校吗?在那里等我不要动,我现在就去找你!”
  他的追问仿佛水势汹涌的瀑布。
  “我必须要去啊……轰君,柏崎说我要是不能在五点前到的话她会被杀死的。”
  “那是陷阱啊!”
  “……我知道可能是陷阱,但是……抱歉。”
  她立刻挂上了电话,再拖拖拉拉下去五点前可能赶不上了。到了车站还要寻找柏崎所在的地址,仅仅是因为绿谷没能赶上时间而导致柏崎被杀的话,她会内疚一辈子的。
  绿谷穿过操场时遇到了正在跑步的棒球社,她没有注意到同样和爆豪擦肩而过,对方则停了下来,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皱起面孔。
  一路上轰不知道打了多少个未接来电,绿谷只能先挂掉他的电话,事后再去好好地跟他道歉。不论轰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不会拒绝了。就这样匆忙赶着路,最后比预计时间还要早到那个地点。绿谷发现这一片好像都是高级住宅区,全是独栋三层高的建筑,家家户户门口的车库里都停着价值不菲的豪车,可能是住了些绿谷想象不到身份的人。她又想起柏崎父亲说过女儿也许是跟男人私奔了,如果对方还算经济条件优良的话,柏崎起码在物质上不会变得比以前更糟糕。她再也不用为了要去补习班而做援助交际的工作了。如果真的是她执意想私奔逃离那种家的话……绿谷也不好去评价什么。
  结果绿谷找不到具体地址,而且这边建筑长得都基本一模一样。几趟绕下来她头都要转晕了。但这附近都见不到什么路人,转悠了好久才看到一个拎着编织篮的中年女子。只好小心将对方拦下来问柏崎给的地址到底是哪一栋楼。
  中年女子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了绿全身上下。“你要到这里去吗?”
  “对,朋友说她在那里。”
  “那大婶带你去吧,这里离我家不远。”
  绿谷连忙弯腰道谢。
  “对了,您知道那户人家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吗?”
  “这个嘛,是个男人来着,看起来还很年轻,但父母好像都是议员,家里很有钱啊,不然事业刚起步的年轻人怎么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呢。”
  绿谷对妇人的话没有一点头绪。她在想会不会是那天看到的柏崎挽着的男人,相泽说那个男人好像是个黑道…看起来很危险。柏崎真的能过得好吗……绿谷一路担忧着。很快妇人带着她来到一栋建筑前时。绿谷为她的带路再道谢。
  “那个,真的非常谢谢您给我带路了。”
  “这家经常有像你这样的女高中生出入呢。”
  妇人突然露出讥笑。绿谷大概明白她说这种话的意思,但不想做出回应,她转过头正准备看清门牌上写着什么字时,突然被人从身后用潮湿的手帕捂住嘴。一股很像大蒜一样呛鼻的臭味被迫不得已吸入肺中,绿谷只是挣扎了几下,她的所有意志都被从身体里彻底抽走。
  开始是无止尽的黑暗。
  然后看见许多细小的泡沫,就像烧开的水那样慢慢升腾起来,泡沫的最终归宿变成一束光。在那束光的照耀下,绿谷在水中看见了很多人的脸。自己的父母,其他亲人,丽日,轰,还有爆豪。他们却离自己很远,不管绿谷怎么拼命伸手去抓也碰不到任何一个人。然后绿谷察觉不是他们离自己太远,而是自己正在慢慢远离那些人。
  直到他们的身影都变成了几乎看不见的圆点,绿谷突然一阵天旋地转,自己好像从什么地方开始不断下坠,下坠……最后她的背碰到了坚硬的地面,让绿谷摔得浑身酸痛,眼前一片混乱。
  “你没事吧?”
  晃醒她的是一个跟她身高差不多的少女,明明还是二月隆冬,她却只穿着一件黑色吊带和短裤,不过还好绿谷感受到了暖气的存在。而长长的黑发可能很久都没有修剪过,额发几乎要遮住眼睛。
  “这个给你。他们根本不会掌控麻药的伎俩,有个女孩子被送来时因为麻药摄入过多就没有醒过来了。”
  少女给她递来一瓶水,绿谷扶着剧痛的脑袋接过来喝了一大口。然而没过几秒刚刚喝下去的水又被她连同中午没消化完全的午餐一起吐了个精光。
  “看来你的麻药作用还没完全消退。不要紧,过一会就好了。”
  少女也没有任何嫌弃的样子,立马就动作熟练地用纸巾和袋子把绿谷的呕吐物全部清理干净。绿谷环视四周,这是个连窗户和门都没有的昏暗房间,唯一的照明工具就是头顶的白炽灯。并且因为空气不流通,令人烦躁不安。感觉像是地下室一样的地方。除了自己和眼前的少女,还有两个人就像雕塑一样蜷缩在屋子的角落里一动不动,剩下的一个躺在地板上,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绿谷想开口问她这是哪里,一张嘴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无法说话了。
  嗓子里就像什么硬物梗塞着。绿谷努力了半天,才只能够发出简单的音节。她想把那个东西弄出来,不得不用手指去抠喉咙眼。却除了几乎又要呕吐的一阵干咳,什么分泌物也没有咳出来。少女拍着她痛苦起伏的背安慰道。
  “那个也是麻药的副作用,放心吧,你不会真的失声的。我的爸爸是医生,妈妈是护士,所以我略懂皮毛。”
  绿谷只好拉过她的手,在她掌心写下字。
  (这是哪?)
  “这里叫‘赤猫座’。”
  …那是…什么?
  少女发现绿谷正在疑惑,于是思索了一会,声音平静地回答道。
  “就是牢笼的名字。”
  绿谷看了看那些被囚禁的人,立马就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她的背包不在身边,可能是被夺走了,更不用说手机。这样连打电话求救也做不到,绿谷想过柏崎的邮件就是个陷阱,只是没想到自己跳进的会是这种程度的深坑。
  (你是谁?)
  “我和你一样是被骗过来的,我……你叫我茜就好。”
  绿谷又急忙一边在少女手心写着一边作着口型。
  (你们这里有个叫柏崎的女孩子吗?)
  “柏崎……这里没有姓柏崎的。不过那边那个女孩子我到现在也也不知道她叫什么。”茜指着躺在一边的那个人。“你去看看是不是她。”
  于是绿谷慌忙地想要去那边,结果因为眩晕刚站起来就身体向后倾斜摔倒。她只好手脚并用从地上爬了过去。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后,绿谷差点无法呼吸。置身薄被中的黑发少女正是自己熟悉的柏崎同学。现在看起来就像沉睡中一样安静,若不是她胸口正在薄弱起伏的话,甚至会让人觉得她脆弱的生命已经从世界上彻底消逝了。
  “她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麻药摄入太多到现在都没醒过来的女孩子。”
  柏崎曾经是还算丰满的体型,如今她的身体看起来没有一丝脂肪,就像只剩下一层皮囊裹在骨头上。而且绿谷掀开被子后,还闻到了一股肉类腐烂溃败后的臭味。
  “她生了很严重的压疮,而且一直不醒,最近一个星期一直都高烧不退,应该已经全身感染了吧。如果快的话……大概也就这几天了。”
  绿谷听完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然后眼泪一颗一颗,最后汇成一条晶莹的线从她脸上滑落。
  “你是她什么人?”
  绿谷比划着告诉茜她们是同班同学。因为柏崎发邮件告诉自己如果不来的话她就会被杀掉,自己才到这里来找她的。
  曾经坐在她身后的同班同学,对自己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为此不惜牺牲自己重要的东西也要过上她想要的生活。昨天在无意中见到了柏崎的家庭后,绿谷更加明白为什么她会拼命成那样。她真的比谁都要努力地想要活下去。
  然而现在看起来,她的努力,她的一切就快要化为乌有。
  “别哭了,能保住命比什么都好。”茜用瘦骨嶙峋的手指给她擦着眼泪。“只要能保住命,总有一天能获救的。”
  绿谷觉得每一分钟都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煎熬。尽管柏崎那边很臭,她却不没有离开她身边的打算。她的头非常痛,又因为无法发声感到更加恐惧。房间里其他两个人和绿谷的状态几乎一样,只不过她们身上好像不存在恐惧,仅仅只是感到麻木不仁而已。只有叫做茜的少女似乎才是真的习惯了现状,看到绿谷安静下来之后,拿起这个房间里唯一一本漫画一边咬着手里的美味棒一边翻了起来。
  但人类是适应力非常强的动物。
  彻底冷静下来的绿谷开始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有人用柏崎的手机把自己骗到这里来并绑架起来,首先弄晕她的没有什么值得深究的人选,肯定就是装作好心带她来这里那个中年女子,绿谷当时的身后除了她也没有其他人在了。但谁会用柏崎的手机骗自己来……首先茜说柏崎从来的时候就没有醒过,即使用她的手机对方也不一定知道绿谷出久到底是谁。就是丽日曾认为的那样,出久是个男孩子的名字。偏偏被囚禁在这里的却全都是女生,就说明也许对方是本来就认识绿谷。再其次是柏崎的手机是有密码的,就算要给绿谷发line也要首先通过密码打开她的手机。昏迷中的她不可能告诉别人自己的手机密码。
  所以为什么对方连她手机的密码都能知道?
  柏崎第二次来邮件时绿谷立马就给柏崎回了电话,虽然电话无法接通,但哪怕不是使用了柏崎的手机,也反方向证明对方甚至知道柏崎的邮箱和line的密码。
  绿谷继续向更深处思考。她试图把自己能想到的问题全部连接在一起。包括柏崎没有任何求救就莫名其妙失踪,会不会是…也和自己一样被熟人用圈套骗来了?
  知道柏崎手机密码或者是邮箱和line的密码,而且还认识绿谷的人……她发现线索后吓得一身冷汗。颤抖着手推了推还在看漫画的茜,不知怎么这次声音总算恢复了。
  “茜,能不能告诉我是谁把我们关在这里的……”
  不过她现在的声音听上去沙哑又低沉,感觉不是自己的嗓音似的。茜从漫画书上抬起面孔,她却摇摇头。“不知道。只是有一个大婶,每次把我们放出去的就是她。还有个总戴着口罩的男人,不过那个男人也不经常能见到。”
  “那个,你说的放出去……具体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
  茜合上了漫画,像是抱着圣经一样紧紧抱在怀里。
  “会有你不认识的男人在你身上蠕动。只是那些人,官职都很大哦?我还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其中一个呢,那个时候他要参加竞选,口号可是要保护这个国家每一位公民。如此狂妄自大,很好笑对不对?明明是说要保护你的人……所以警察到现在也没能来救我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没关系,我还年轻,一定能比那些人更加长寿,一定能等到有人来救我的。”
  那非常接近于真实,以茜现在的情况来看却只是假想。可明明要实现是如此艰难的事情,茜却断言自己最终能够胜利。
  绿谷觉得她的乐观也许会毁了她。
  “茜又为什么会在这?”
  “我不记得了。”
  她用没有悲伤也没有恐惧的眼神看着绿谷,动着苍白的嘴唇。
  “那天早上还在家里的床上躺着,不知道为什么睡了一觉醒来就躺在这里了。只是我觉得我能够失踪也一定是件好事,因为爸爸和妈妈都很爱我,如果我不见的话他们的关注点一定都聚焦在我身上,那样就不会再吵架了吧。还有我的恋人,被关进来前跟他大吵一架,因为他把冻死的小鸟偷偷藏进我的书包里……所以我会突然从他身边消失,也是对他的报应。他一定早就急得一边对我道歉一边到处找我吧。”
  又是假想,茜对自己的假想似乎从不怀疑。就像每天都在做梦一样,然后仅仅靠着那份假想才努力活到了现在的。
  绿谷开始着手考虑自己的情况。
  除了丽日还有那些刚认识的朋友,她最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一个人把她养大的母亲和那么在乎着她的轰。绿谷担心知道自己出事的母亲脆弱易碎的心灵无法再令她继续支撑下去。而轰是那样劝着她不要来这里。
  他现在应该已经满世界找自己了吧。说不定已经报了警。可就像茜说的,报警有用吗?柏崎失踪了那么久只有相泽和山田两个公安来过那么一次,轰也说过自己的父亲想要进行搜查,却被更上层的人压制住了。
  刚刚通过茜的话她更加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如果她失踪了……不知道爆豪会不会去找她?
  大概不会吧。爆豪也许会因为他的失踪烦心那么几天,然后随着时间推移就渐渐把她给忘了。
  思考后得出这个结论的绿谷,失望地把头埋进了身体里。
  茜的那本漫画应该被翻过了很多次,看起来很旧,几乎都要翻烂了。她长久以来就是靠这么一本漫画上面的文字和画面来打发时间的吧。看完之后她郑重地把漫画藏在一旁,好像不太想被人知道。
  “真奇怪,你不害怕吗?”
  “当然害怕,不过我正在计算自己能被找到和逃出去的几率是多少。”
  “结果呢?”
  “百分之五十。”
  “那不就等于没有结果嘛。”
  茜不解地说道。绿谷则冲她虚弱地笑着。
  “如果生死这种事都能这么简单通过计算得出答案的话,那么人生过的也太糟糕了,还是普通的糟糕。”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虽然我不是很懂明明算不出来结果你为什么还要去计算那些东西。”
  茜爬到她身边,然后握住她的手。绿谷发现她虽然看起来很瘦,双手却十分有力。
  “很难得有你这样被关进笼子还没有崩溃的人,好奇怪,我总觉得你活下去的几率或许比我更大一些……所以如果我真的死在了这里,也请你一定不要忘记我。”
  “别说那种话,你不是说自己还年轻,会很长寿吗?”绿谷把这个认识不过几小时的少女紧紧抱住。“我肯定会想办法带着你和柏崎还有其他人一起从这里逃走的,请相信我。”
  “谢谢…嗯……虽然我到现在都没问,你叫什么?我的真名是赤谷海云。”
  “我叫……”
  绿谷开口,刚准备回答她。不远处天花板上的一角突然被从外面移开,那里是向上延伸的台阶。她的目光被吸引过去,有个人从台阶上走下来。
  “茜,不是跟你说过不要随便就把真名别人吗?”
  是个男人的声音,借助着白炽灯绿谷看见他脸上的口罩。她觉得声音很耳熟,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是谁。
  “对不起。我下次不会再说了。”
  茜——或者说应该叫赤谷海云的少女垂下长长的睫毛,用毫无感情的声音道歉。
  “她叫小绿哦。但是她才是真物,你只不过是个没用的替代品而已,以后不许你这么随便说跟她说话。”男人走过来不由分说地抬起脚用鞋尖狠狠踢着海云的肚子。被踢到在地的海云却连哼都没哼一声,也没有任何反抗,像是坏掉的人偶一样一动不动任由他人施暴。
  “这里真是臭死了……又是那个麻衣身上的味道吧?她到底什么时候才死?这样继续臭下去不死也得把她丢出去了。”
  男人不耐烦地嘟囔又准备对海云的腹部袭击第五次时,绿谷连忙用身体挡在了她的前面。对方的脚落在她的背上,她的背脊就像要断裂一样疼痛着。
  “住手!不要再打她了……”她搂紧无助的海云,拼命克制自己不要因为害怕而颤抖。
  “啊,我忘了,小绿最讨厌暴力了,真是抱歉啊”
  男人戏谑般的声音听上去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听你的口气…你果然是我认识的人吧?你到底是谁?”
  他从口罩里传出来的声音非常沉闷,绿谷还是不能把那个声音跟自己记忆里的谁挂上钩。男人则是放声笑了几声。
  “我就觉得瞒不过你,不过你应该还没猜到我的身份吧?要不要来猜一猜?猜对了我就答应你以后都不会再打茜了。”
  绿谷陷入微妙的沉默,回过头死死盯着男人的眼睛。
  “我知道你的所有事情。你今天穿的内衣是白色蕾丝的对不对?还是跟内裤是成套的。你是准备要去见谁吗?”
  “……”
  “还有,你之前每周三都会在棒球活动室和那个爆豪胜己在棒球活动室做爱,现在的中学生还真是放肆啊……”
  绿谷一下子就涨红了脸。而男人则肆无忌惮地继续说了下去。
  “虽然我用了点手段,让他后来甩了你,本来以为有机会能下手的,但那个该死的一年生又像牛皮糖一样整天黏在你身边。不得不夸一下他真的不好对付。我都把你跟爆豪的事情添油加醋地写成了差不多一万字的实时记录,还有把偷拍你们的珍藏照片寄给他看他都毫无反应,而且还变本加厉地保护起你来。不过他猜不到那份信是我给他寄的吧。嗯嗯,再聪明也不可能猜得到。”
  她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个人是学校的人。同班同学吗?高中生能干出来绑架这种事吗?
  “怎么?你还是猜不到吗?那么再给你一个提示吧,柏崎曾说过我经常盯着你的胸部看,那件事是真的哦。”
  绿谷原本抱着海云的手慢慢松开了,反而是海云从地上爬起来,把她护在了怀里。
  那是她无论如何也怀疑不到的人。
  她终于想起来自己被弄晕之前,似乎依稀还是看见门口的名牌上写着的屋主人的姓。
  ——秋山。
  那个曾经因为她遭到了霸凌而向她下跪的老师。

评论(30)
热度(96)

© 夢坊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