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坊主

《绿谷出久与白昼梦》13

胜出+轰出

出久性转⚠️超ooc注意避雷

已经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如果可以的话,绿谷宁愿删除见到秋山老师前到现在为止的这仅仅十分钟的记忆。得知真相后她只能身体蜷缩在海云的怀里,然后被事实折磨。她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摘下口罩,嘴角留着一抹诡谲笑容的男人,跟平时待她和蔼可亲的班主任联系在一起。
  绿谷咬紧了下唇以免自己崩溃。
  海云纤细的胳膊也许无法庇护好她,却也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抱着绿谷不肯松手。秋山见状渐渐一步一步地朝她逼近。
  “茜,乖,松手,把她交给我。她本来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秋山的声音明明听起来温和甜美,却让海云的脸色变得苍白而悲伤。
  “不行。”
  “茜,你已经不怕痛了吗?脖子上的伤还没好吧?还是说你这么快就开始想念村井先生的游戏?”
  “……!”
  海云听到秋山的话,身体便开始一直哆哆嗦嗦。绿谷这才抬头发现她脖子上有一道青紫色的瘀痕……那个位置,在照明不良的情况下,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只是一条项链。
  “秋山老师。”
  她从海云的怀中抬起脸然后直起上半身,回头红着双眼瞪视这个做了他将近两年老师的男人。
  “老师,你对茜…对这里的女孩子都做了什么?”
  “我?我对商品可没兴趣。”秋山望着瑟瑟发抖的海云,他收起虚伪的笑容,轻蔑地哼了一声。“有兴趣的是她们的客人,茜应该告诉过你吧?这里是用来接待贵客的地方。茜的某位贵客喜欢窒息游戏,真的是地位特别显赫的贵客呢。能相中她,对她这种腐烂到骨子里的年轻畜生来说已经是最大的荣幸了。”
  “老师你在我眼里才更像是畜生。”
  秋山又仰天大笑不止。他的笑声震得角落里另外两个女孩子吓得把身体抱得更紧。
  “我小时候呢,看过一部成人动画,虽然内容又血腥又猎奇,但那部动画的女主角却吸引了我。每天都被虐待,被所有人凌辱暴打,还得任劳任怨伺候那些以虐待她为乐的怪人们,人生过得就像木偶一样。不过我很讨厌那个女主角就是,本来就胆小懦弱又势利,怎么可能讨人喜欢,到头来活该被虐待欺负。”
  他在绿谷面前蹲了下来,盯着她的眼神如利刃般冷漠。
  “但是你不一样,绿谷,你又温柔又善良,心胸宽阔,连柏崎那种长在阴沟里的蛆虫你都毫不嫌弃地想把她捡回来养活她。那些天我都看到了,就算是被欺凌,你也是每天都比前一天要更加努力想要活着。你虽然也有过妄想,却从来都没有逃避现实发生的一切。和那个叫‘绿’的,打算永远活在梦里的女主角截然相反。很凑巧对不对?你也叫绿谷哦?”
  秋山说完,企图把手伸向绿谷的头,在那只手被绿谷用力打开后,他又笑了起来,站起来后的样子十分欣快。
  绿谷不想对他的话作出任何回应。她偷偷摸着自己的上衣口袋,摸到了自己一直忘记存在的东西。果然……看起来秋山还没有对她搜过身。
  那里装着手指大小的多功能刀。上面小刀,剪刀甚至是袖珍的锯子等,是轰送给她的东西。轰不晓得从哪里得知绿谷曾经被绑在树上那件事,便给了她这个让她无论如何也要留在身边以防万一。
  “你说——你曾让小胜甩了我,那件事是什么?”
  绿谷目不转睛地盯着秋山,把藏在手里的东西塞给了海云。海云触碰到冰冷的金属制品吓了一跳,绿谷便用力握着她然后再轻轻松开,示意她不要作声。
  秋山听到那个名字,表情又立马很凶残。不是今天绿谷都不知道平时温文儒雅的数学老师变脸会这么快。
  “我就猜到你会问这个。啊啊,毕竟你是那么喜欢你那个幼驯染啊。不过他早就对你很不满了吧?毕竟在他眼里你既普通又很土,他还跟自己的朋友抱怨过你一直倒贴他让他很不爽。真是毫无眼光的小鬼啊。所以我就满足他的愿望,让漂亮又会打扮的牧野接近他之后,他立马就陷进去了。虽然好像后来也明白比起徒有外表的内心恶毒的女人,还是自己务实派的青梅竹马比较好。不过现在也已经晚了。”
  “你让…牧野?”
  绿谷受到了惊吓,她张大嘴巴。
  “对,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我是现任议员的儿子之后就一直缠着我,一心只想挤进上流社会,我说什么她都听。不过那个牧野同学说到底也只有会化妆,嘴巴甜一点而已。实际上卸了妆是个超级丑女哦,胸也是垫起来的。要我说她连成为商品的价值都没有,连柏崎那种蛆虫也比不上。”
  “柏崎…柏崎……你口口声声说柏崎同学是蛆虫,为什么却把她骗来这种地方?!还害的她变成现在的样子……”
  秋山得意洋洋地伸出食指来来回晃动否定着。“别那么说嘛,绿谷同学,因为蛆虫也有蛆虫的价值嘛,别看她一副书呆子的样子,床上功夫好的不行。她以前的客人都是我拐弯抹角地介绍给她的,好评如潮哦。”
  虽然刀还在海云手里,但她恨不得用刀把这个恶魔的嘴巴划得稀烂。
  “……等下,你说什么?你给柏崎介绍了什么?”
  “啊,对哦,绿谷应该还不知道我和她的关系。柏崎一年级的时候就说她喜欢我这种话,她需要钱,我就推了她一把而已。但是师生恋在学校是禁止的。老师我也很困扰啊。而且我根本一点都不喜欢她,整天在我眼前晃悠真是烦得不行。啊,你缠着爆豪同学的时候他估计也是这么想的吧。”
  他就这样一脸庆幸地大笑。
  听到他的笑声,绿谷握紧掌心。
  “人渣。”
  她气的发抖。
  “别把小胜跟你这种人渣混为一谈。”
  “人渣?说我吗?绿谷,你怎么能骂我是人渣?明明老师对你那么好,记得刚上高中的时候你数学成绩普普通通,不是我教导有方的话你怎么考那种成绩?老师我呢,觉得每次考了满分的你就好像是在喜欢我一样哦。”
  秋山说着说着渐渐沉下脸。
  “不过这种话不可以对客人说哦。我作为赤猫座的主人,也是你的老师,有义务教育好不乖的学生。”
  绿谷假装害怕的样子,又故意把手伸进裙子口袋里摸着。避开秋山的视线,转过头附在海云的耳边,用非常微弱的声音说道。
  “海云…用那个,想办法逃出去…如果出去后…打给这个号码……”
  就在她刚把话说完,秋山就走过来揪着她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拉起来。
  “你在嘀嘀咕咕地说些什么?”
  秋山狐疑地在她身上搜着,最后他的手在绿谷的裙子口袋里停下。从里面掏出的是绿谷的金属名牌。离开学校后她总会把那个东西摘下后放在裙子的口袋中。
  “你以为这个东西能有什么用吗?”
  “起码拿后面别针刺进老师的双眼里,你的眼睛会瞎掉吧?老师就继续做不成老师咯。人渣。”
  秋山气急败坏地瞪大双眼,像对待柔弱的兔子一样拎着她的衣领,然后举起手掌猛然向绿谷的脸颊挥去。
  她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这一巴掌直接打得她双腿瘫软无力摔在地上。
  成年男人的力气好可怕,比高中生还要可怕。
  然而绿谷还没缓过劲来,秋山又粗鲁地把她从地上拽起来,脸上带着扭曲的微笑。海云虽然下意识地伸手拉住绿谷,然而她也被秋山一脚踹开。
  “跟我到上面去吧,绿谷,老师我会用心教你怎么做好商品的哦。”
  海云,无论如何都要拜托你了。被扛在肩上时,绿谷因为这样祈祷而紧紧闭上双眼。
  
  
  
  
  打不通。
  电话打不通。
  爆豪胜己看着对话框右边那个有点丑的绿兔子头像发着呆。他的手机里几乎没有主动打电话给绿谷的经历,通常都是绿谷的电话打过来。然而偏偏这次他下了好大的决心打给了绿谷,她却不接电话。
  不会是故意不接的吧?今天是情人节,她说不定正在跟谁约会。
  想到这个爆豪气得差点把手机砸在地上。
  他是棒球社最后一个还留在学校的人,然而自从绿谷慌慌张张地和他擦肩而过后,爆豪始终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播放着她身影消失的那一幕。搞得他连集中精力去练习也做不到。
  那副样子又不像是去约会。
  不过现在比起担心绿谷他更想揍她一顿。在马桶上坐了很久的爆豪正往垃圾桶里扔着厕纸。妈妈做的便当和平常没有区别,所以能让他拉肚子的想来想去也只有绿谷的巧克力。小学时绿谷第一次做给他的巧克力他因为吃了精光,结果害得他因为拉肚子患上了肠胃性感冒,高烧了两天才痊愈。自打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吃过绿谷的情人节巧克力,心想吃一颗的话也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结果爆豪一下午时间几乎都是在厕所里度过的。
  那个家伙……说不定有成为杀人犯的潜质。是就像送给白雪公主毒苹果的巫婆一样的存在。
  爆豪正站起来准备提裤子时,突然有什么东西重重地拍打他的厕所门。他看了一眼手机,现在是傍晚五点二十五分。天色不早,学校几乎没有人,所以自己左右两边的位置都是空的。就算要上厕所,也没必非要来他这里。
  拍打门的动作十分规律。
  爆豪屏住呼吸,也不敢从马桶上站起来,感应马桶只要自己的屁股一离开坐垫就会自动冲洗发出巨大的声音。这样外面那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的东西就会发现自己的存在,他在脑子里排演了无数种开门后撞见的满头是血或者干脆没有头的人的一幕。
  “你在里面吧?快点开门出来!”
  男人的声音。所以说是男性怨灵吗?爆豪在确定这个后竟然还觉得安心了下来。从恐怖片作祟的鬼多数是女鬼来看,在爆豪心目中男怨灵还是没有什么威胁性的。
  尽管如此……
  他还是不敢挪动半步。
  此刻的爆豪胜己因为惧怕门后的未知生物而不知所措。他缓缓向下转移视线,看着手机。要打给谁呢?谁能在第一时间赶过来?
  他突然想到小学一年级时被母亲光己带去夏天的庙会,因为追着萤火虫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
  漆黑的森林只有一点点星光,以及发出幽幽绿光的萤火虫。像是在嘲笑他的鲁莽一般在他身边环绕飞舞。
  年幼的男孩抱着身体,因为恐惧和孤独神经正绝望地崩溃着。
  好可怕,而且好痒哦。
  他是容易出汗的体质,就因为这个原因非常吸引蚊子,暴露在外的皮肤被那些吸血鬼摧残着。简直身处地狱。
  就在爆豪开始思考那天最后是谁找回了他,又给他被蚊子咬的皮肤抹上冰凉舒服的药膏时,敲门声戛然而止。可在他还没有松一口气的机会,就又听见什么沉重东西被拖过来的声音,接着就是有什么东西正在上方偷窥他。
  第二天会出现……“密室杀人!男子高中生惨死校园厕所隔间,死因不明!”这种新闻吧?
  他颤抖着瞳孔缓缓抬起头。结果看到了一张皱着眉头的脸,人类的面孔,对方脸上有显眼的红色伤疤。男人动着薄薄的唇神情不悦地说道。
  “爆豪,你有病吗?既然在里面就回一句话啊。”
  他感觉浑身毛孔都竖了起来,不禁朝从上面探出的那个头低吼。
  “有病的人是你吧!普通来说这个点没有人的学校厕所突然被敲门会乖乖答应吗?!”
  “我是在学校门口碰到了棒球社的切岛,他说你今天不知道吃了什么弄坏了肚子,可能还会在厕所,就过来找你了。”
  如果手里还有什么东西他会想要扔到对方脸上,不过那个人的头立马消失了,声音隔着门板传过来。
  “总之,快点把裤子提了跟我出来。”
  轰焦冻把从教室拖来的椅子放回原处后又一路小跑着,爆豪见过他很多次,不过单独说话还是头一回。但如果可以,爆豪宁可一辈子都不要跟这个男人说话。
  “我问你,你放学后有见到过绿谷吗?”
  “老子干嘛跟你说。”他冷哼了一声。算是发现了一些端倪。臭久连看都不看他就从他身边跑过去还那么焦急,本来以为她会不会是去约会,仔细想想说不定是跟这个男人吵架了。
  而白天他二话不说拿走了绿谷要送给他的巧克力。爆豪因此露出得意的表情。
  “啊,难道是,你被臭久甩了?因为我拿了巧克力?”
  “巧克力?”轰迟疑了一瞬间,好像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他随后叹息着。“爆豪,怪不得绿谷以前总是跟我抱怨,跟你说话真的好累。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呢?”
  “……你去死吧。”
  爆豪狠狠地瞪了一眼,准备掉头就走把气喘吁吁的轰丢在那里时,却又被他抓着衣领拉了回去。
  “绿谷失踪了。”
  “哈?”
  “她打电话给我,说要去见柏崎,挂了电话之后到现在都联系不上。”
  爆豪因为听到了一个极其厌恶的女人的名字,所以他向轰投去深沉的眼神。
  “你什么意思?那个婊子不是已经转学了吗?”
  “学校称为转学,但绿谷告诉我她其实是失踪了。并且怀疑跟一起女高中生连环失踪案件有关系。然而失踪了将近两个月的柏崎突然打电话给绿谷让她去找自己,说如果绿谷不去的话就会死……爆豪,你应该比我更了解绿谷的性格吧?她跟我挂完电话就再也联系不上……因此我才问你有没有见过绿谷,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她应该还在学校。”
  “……臭久失踪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拜托你了,爆豪,我只是想问你有没有见过她。还有,请你告诉我绿谷父母的联系方式,我要去报警。”
  “她什么时候给你打的电话?”
  “三点半左右。我们约好了晚上见面,我是因为下午有事提前离开了学校……要是我没有提前走就好了。”
  爆豪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正好五点半。看样子自己必须要翻墙才能出学校。
  “也就是说你不过两个小时没联系上她而已。这么早就报警还没构成失踪案吧?警察也不会理你哦?还是快点滚去死吧,阴阳脸。”
  “可时间再拖下去绿谷指不定会有危险!”
  “所以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看着急得焦头烂额的轰,爆豪感到庆幸地歪起嘴角。
  “臭久现在的情人是你吧?难不成我还要负责?又不是我把她给弄丢的。”
  爆豪扭动身体,挣脱了轰抓住他胸口的手指。轰也像是失去了什么一般,双手和脑袋一起无力地垂了下去。
  “我…要是没有绿谷,要是没有绿谷的话,我可能会死。”
  轰的声音非常微弱。
  “是吗?所以我才叫你去死啊,阴阳脸。”
  爆豪整理着被弄乱的衣领,露出最终胜利的微笑。
  他把失魂落魄的轰丢在自己身后,朝前方大步流星地走着。这种感觉真是舒畅得不行,好像在棒球场上打出了全垒打获得全场人的欢呼声那样。他终于赢了,不管是对这个惹人厌的阴阳脸,还是早上没听见他的告白的青梅竹马。爆豪胜己赢了他们所有人。
  就在他沉浸在赢得比赛的愉悦之中时,脑袋像闪电一样被什么画面刺激了一下。
  绿谷……会死?
  那个念头冒出来后,跟着他的眼前里浮现绿谷的尸体。
  失踪的女高中生。
  失踪的绿谷。
  割断喉咙的绿谷,从脖子部位向外潺潺流淌着鲜红色的动脉血。她的脸雪白得就像一张白纸似的,美丽的双眼也失去了光亮。曾经柔软的手指也变得像金属一样冰冷僵硬。
  他收起脸上所有表情,回头看着陷入失神状态中的轰。然后不知怎么身体不听使唤,爆豪转过身体又折了回去。
  “把你手机拿出来。”
  “什么?”
  “你不是要绿谷家的号码吗?我给你就是……不,还是我来打吧。引子阿姨以前被骗子欺负过,又会以为是电话诈骗也说不定。”
  缓过神来的轰对他道了一句谢谢。他则是不屑地哼了一声。爆豪盯着手机屏幕,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主动打过绿谷家的电话了,自从绿谷买了智能手机之后,就算有什么事直接打她的手机更加方便。
  一边拨通电话等待的时候,爆豪鼓着脸小声说道。
  “应该是刚打完电话的时候,我看见臭久了。急急忙忙跑出去的样子。”
  “三点半之后吗?”
  “嗯。”
  轰张嘴好像还想问什么,不过电话已经接通了,女性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
  “喂,这里是绿谷家。”
  光是听到了声音,他凭空都能看到引子温柔的笑脸,总觉得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一样。
  “引子阿姨,是我。”
  “咦?胜己吗?好难得啊……你竟然会打电话来。你要找出久吗?可是她现在不在家,而且她说今晚可能不会回来…应该是跟男朋友约会去了吧。”
  还真的是要去约会……难不成还准备过夜吗?自己早上还抱过绿谷,难怪那个时候绿谷会那么抗拒。爆豪想了一下,自己那个拥有丰满身体的青梅竹马跟这个男人光溜溜地抱在一起的场景,突然肚子又痛了起来。一边痛还差点呕了出来。
  太恶心了。爆豪捂着腹部然后怒瞪着轰,不过轰也没有避开他的目光,镇定自若地回瞪了过去。
  “不是…引子阿姨,我不是来找绿谷……”
  他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告诉引子,引子会担心是肯定的。但就如他所说的那样,绿谷失踪不过两小时,要是贸然夸大其词,引子会一时间接受不了。况且绿谷可能真的只是被柏崎那个婊子叫去帮个忙很快就能回去。搞出那种乌龙事件也很麻烦,
  “怎么了?胜己?说话吞吞吐吐的,一点也不像你啦。有什么困难的话就告诉阿姨我吧。”
  轰突然趁爆豪犹豫的时候伸手从爆豪那里抢走了他的手机,然后背过身去。
  “喂?您是绿谷的母亲吗?”
  又听见了陌生男子的声音,电话那头的引子迟疑片刻才回。
  “是…请问你是……”
  “您好,我是轰焦冻。
  “啊!莫非你就是出久的……真是……”引子发出喜悦的惊呼。“出久这些时候承蒙你的关照了。”
  “不,我跟绿谷的时候都是绿谷照顾我比较多。”
  “不过你怎么跟胜己在一起?出久呢?”
  “伯母,您先听我说……绿谷失踪了。”
  轰颤抖的声音回荡在放学后无人的走廊里。
  “……什么?”
  他把事情前因后果全部告诉了引子,站在爆豪在一旁虽然想抢回自己的手机,可他想了一下自己也不知道对引子说什么。
  什么时候对她变得这么不了解了?
  明明是自己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分开过的青梅竹马。
  “那、那我要怎么办?”光是听到女儿失踪,引子焦急得几乎要哭了出来。
  “伯母,请您去报警吧。”
  “可是出久才不见两个小时,警察会受理吗……”
  “不管怎么说都要先报警,要是拖太久的话,绿谷可能真的会有危险。我的父亲……一直有关注这起案件,如果伯母那边能进行报警的话,他会想办法接手的。”
  这家伙父亲原来是警察吗……他不禁冷哼一声。但提起这件事情时,爆豪却没从他脸上看到任何自豪的神色。反而好像并不想提起这个。
  虚伪。爆豪暗自想道。不愿意让人知道你就不要说啊。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出门去附近的警察署,轰君,还有胜己,你们两个都很担心出久吧?”
  “是。”
  “我才没有……”
  引子没有听到他抗议的声音。“不管怎么说,我先替出久谢谢你们了,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快点回家去吧。出久的事情交给大人就好了。”
  引子最后努力保持镇静的声音让想要反驳的爆豪闭上嘴,轰安慰着她。挂上电话后把手机还给了爆豪。虽然被这个男人碰过的东西他一点都不想接,不过因为那是手机,只好用制服袖子擦了又擦又塞后回口袋里。
  “…那你现在要怎么办?”
  “去找我姐姐。”
  “啊?”
  “我姐姐是那边一家风俗店的店长,她指不定对这种女高中生失踪的事情有什么头绪……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姐姐只是受人委托去当的店长而已。”
  父亲是警察,姐姐却在做风俗店店长。轰的家世好像比他想象中的复杂。绿谷跟这种家伙交往真的能幸福吗……虽然不幸福的话会让爆豪觉得心情更加愉悦就是。
  他不想在彻底变得漆黑的走廊逗留了,回到棒球社拿了包后跟轰一起翻了后门离开学校。但没走几步,他就因为跟在自己身后的轰的视线烦躁起来。
  “你干嘛老盯着我看?滚开,不要老是跟在我后头。”
  他回头后像是驱赶流浪猫一样的手势想把轰赶走,可是对方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以前我还没有跟绿谷交往的时候,她几乎每句话都会提到你。就算是现在,她可能自己没有发现吧,还是经常跟我说你的事情。”
  虽然带着困惑的表情,但轰始终跟在他身后。
  “尤其是得知绿谷因为你被人欺负的那时候,我真的快受不了了。我曾经想过干脆杀掉你就好,杀掉你绿谷就不会再觉得痛苦了吧。所以跑去准备了注射用的针管和氯化钾。”
  轰说完摇了摇头。
  “不过那样做绿谷这辈子都无法原谅了我吧,冷静下来之后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老子岂不是还要感谢你饶我一命?”爆豪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怒吼。“既然这种程度都受不了的话就从她身边滚开吧……。废物。”
  “不,我喜欢绿谷,所以现在连她喜欢你的那部分我也是可以接受的。我还想过如果真的没办法的话我们三人一起也没有问题,爆豪,我会跟你好好相处的。只要你能对绿谷好,只好你能让她开心,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谁会跟要杀掉自己的人好好相处啊?”
  这个家伙不只是相貌奇怪,可能性格也很扭曲。绿谷竟然是在跟这么危险的家伙交往……她可能并不知道轰还想杀掉自己的事情。
  “等把找回绿谷来之后,我们一起向她道歉吧。”
  听到他正经八百的声音时,爆豪都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绿谷是只要你跟她好好道歉,不管你之前做过什么都会原谅你的人。否则她也不会这么简单就被柏崎骗走了。你跟她好好道歉,她一定会原谅你的。”
  “原谅?所以我做错了什么?”
  “这种事还要我提醒你吗?”
  爆豪忍不住挑起细细的眉端。
  “不愿意就说不愿意,会痛的话就说痛,但是臭久那家伙可是一次都没有说过不要哦?因为她是自愿的,我什么也没做错吧?所以为什么要道歉?”
  “爆豪,我就是因为这个才想杀掉你。”
  原本始终跟他保持一定距离的轰突然加快脚步,拎起他的衣领握紧的右拳砸向他的脸。
  “绿谷已经把自己能给的和不能给的全都给了你啊。你明知道她不会拒绝,所以把她榨得一干二净后再扔掉算什么?”
  他重心不稳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被打的嘴角好像肿了起来,然后又有什么冰凉晶莹的东西从天上落在爆豪胜己的脸上。
  好像是雪。
  本来以为这个冬天都不会再下雪了。爆豪没有看天气预报,明明早上还是大晴天。然后雪渐渐越下越大,厚重的雪花更加明显地,一片又一片缓缓落下。
  被打之后他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地从地上爬起来,也抓着轰的领口揍在了他脸上。
  路人看到相互殴打的他们,还有人多管闲事地掏出手机拍照。被爆豪发现后大吼着“拍什么拍”后吓得逃走了。回过头来的爆豪又看到轰被自己揍到流着鼻血,那狼狈的模样忍不住讥笑起来。
  “你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什么?”
  “还威胁我说要是不离开臭久就把照片公开到学校去?臭久还不知道你是这种下三滥的人吧?”
  被打倒在地上的轰没有立刻回话,也没有从地上站起来,看起来好像在沉思着什么,过了半天才缓缓开口。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我从来没有跟踪过你们,更不会恶趣味到偷拍你们的照片还寄给你。反倒是那个照片…也有人寄给我过。”
  轰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他打开上了锁的相册后,把手机屏幕推到爆豪眼前。照片拍的十分清楚,可能是用很昂贵的设备拍出来的。看到自己露出屁股的样子,爆豪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部。
  “……这是去年的时候……你怎么也?快点给我删掉!”
  他第一次看到照片的气得发抖,然后把照片全都扔进了马桶里冲走。
  “不能删,这个是证据。”轰把自己手机收了回去。“虽然当时的寄信人署名是你,但我觉得你再怎么恶劣也不会拍自己吧,况且这个角度明显是偷拍的。绿谷也对这件事毫不知情。”
  爆豪立马就明白了。有人从中间作梗,故意破坏他跟绿谷的关系,不过他一直都以为那个人是眼前的男人。
  就在爆豪准备再开口问他的时候,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望了一眼爆豪后,他站起来接了电话。
  “是,我是轰……相泽?啊,你是父亲说过会打电话来的那个公安吧?是,嗯……是,我知道,那我马上过去,还有一个人,我可以带他去吗?对,他也算是当事者吧。”
  爆豪听到电话那头是公安,不知不觉绷紧了身体。挂上电话的轰,这才开始用手帕擦着脸上的鼻血。
  “你也来吧。我们两个人一起去把绿谷找回来。”

评论(15)
热度(97)

© 夢坊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