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哭的时候当然会流鼻涕啦》上

胜出

ABO设定

有病的短篇,内容是出久劝咔酱去结扎的场景。





   “小胜,你去结扎吧。”
   正准备进入那副可以满足自己的身体,爆豪听到那句话他差点软了下来。可绿谷一脸正经,看样子根本不像是开玩笑。
   “……你说什么?”
   “我说你去结扎吧,小胜。现在的Alpha结扎技术很厉害哦,以后有需要不但可以复通,而且为了保险起见也可以进行冷冻精子。你也不想每次都要戴套的对吧?我觉得你去结扎又安全又方便,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咔酱都是有益的。”
   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语言?明明说的都是些自己认识的词汇,他怎么就听不懂呢?
   本来跟爆豪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婚后生活让他好几次差点都要把离婚届扔到这个男人脸上。现在还说出这种不可思议的话。令爆豪简直要怀疑起自己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明明自己才是站在生物链顶端中的顶端的存在,那家伙以工作很忙为理由一个劲地使唤他,让他包揽了从洗衣服拖地板到做饭洗碗一条龙服务的所有家务活。并且从前爆豪喜欢吃辣,但绿谷出久是个胃被他长年熬夜晚睡喝多咖啡导致几乎处于半残废状态的工作狂,为了照顾他,爆豪不能做自己爱吃的东西,只能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去中华料理店点麻婆豆腐。
   那天的晚餐是他做的放有竹轮,干贝烧还有鱼饼和笋尖等食材的丰盛的关东煮。一周前去了关西出差,直到刚刚晚上八点多钟才回家的绿谷,刚吃完饭就一副累坏了的样子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他最喜欢的是那种爆豪觉得蠢到不行的搞笑综艺节目,每次都会一边把声音调得很大一遍发出爆笑,混杂在一起的噪音震响整个家里。
   并且每次连洗澡水都要他去放好,跟绿谷结婚后不知不觉就形成了这种状态。有时候爆豪会产生错觉,自己根本不是跟心爱的人幸福的结婚,而是愚蠢至极地跑来给他当老妈的。
   这种生活也太糟糕了。
   忍受着震耳欲聋的笑声,正辛苦洗着碗的爆豪快要崩溃一般地想。
   最后他终于忍无可忍地拿了换洗用干净内裤后狠狠抽在爆笑中的绿谷脸上,对方只好把电视音量调小了那么一丢丢,然后从内裤中探出的眼睛。
   “怎么了?小胜?”
   “你到底要不要去洗澡?”
   “啊,我忘了,都这个点了。”
   绿谷这才关掉了电视,不过看他脸上还带着无法褪去的笑容就知道他根本还沉浸在刚刚欢快的节目之中,爆豪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跟了这么蠢的人结了婚。
   他明白绿谷身为曾经和平象征——欧鲁迈特的继承者身上有许许多多自己想象不到的担子,可要是因为那种事把自己的后半生都搭进去,他宁可不要这种婚姻。
   爆豪胜己是个性别分化特别早的alpha,大概八岁左右,医生就笑着对带他来医院的母亲说着恭喜太太这样的话。可母亲反而伤脑筋地叹气道。
   “这小子性格这么烂,正好又是个A的话,长大之后肯定到处祸害别人啊。”
   从结果上来看明明被祸害的是自己才对。与他正好相反,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念了雄英高中的幼驯染绿谷出久差不多直到十六岁的时候才分化出了性别。为了能继续当英雄,他一直都对外隐瞒自己是个男性omega的事情。爆豪知道欧鲁迈特赋予曾经是个无个性的绿谷力量,one for all的事情,却不知道他是个O。还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beta……结果还在高中的某一天,自己的发情期和绿谷的发情期正好撞在了同一天。
   他稀里糊涂地把绿谷给标记了,绿谷也稀里糊涂地被他标记了。高中之后两个人也恰巧去了同一所大学,可大学还没毕业的某天,绿谷突然买了花和戒指跟他求婚。
   首先一个A会被O求婚这件事非常稀奇。爆豪回忆不起来自己那天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从小就不把这个没有个性的幼驯染放在眼里,直到他获得了强大的力量才对他有所改观。但也不至于……连想都没想就答应吧?
   “小胜,我喜欢你,所以请你跟我结婚吧。”
   “好啊。”
   一定是他和绿谷相互交换过的信息素在作怪。
   他们两个都是备受瞩目的英雄新星,结婚的消息很快就登上了各大媒体报道。绿谷是O的身份也不胫而走。只是他好像比以前更加有人气了……但绿谷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O的身份感到懊恼,他对爆豪说,欧鲁迈特告诉他正因为他是O所以比任何人都要更加适应one for all的力量。所以他非常庆幸自己是O这件事。
   “我也很庆幸自己能被小胜标记哦。”
   说起这个时,绿谷总是红着脸冲他这样笑道。
   “喂,废久,我问你件事。”
   “什么?”
   刚刚从浴室钻出来正用毛巾擦着头发绿谷,听见他的声音后歪着头望了他。他穿着睡衣的短袖短裤,爆豪看见他修长白皙的双腿却爬满可怖的疤痕,突然觉得胸口一阵苦涩。
   “昨晚你还在大阪吧?”
   “嗯,怎么了?”
   “我们十二点多通了电话,你说你觉得困了要去睡,跟着去了吗?”
   “去、去了啊,立马就去了。”
   恋人向来不会撒谎,从他那副开始慌张的模样爆豪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
   “你骗谁呢?”
   “没有骗…没有骗你啊,我真的去睡了。况且那么晚我不去睡要干什么?”
   “那你跟我说你去睡了之后上YouTube看搞笑视频是什么回事?”
   “我没上……”
   “看完了还删了历史记录,以为我不知道是吧?”
   随着自己一步步逼近,绿谷眼看着逃不了了,只好摸着后脑勺傻傻地笑起来。
   “嘿嘿,怎么什么都瞒不过你啊。小胜干脆去改行做侦探吧。”
   “我不是早就让你不要超过十二点才睡觉吗?!”
   发现爆豪似乎真的在生气,绿谷只好收起笑容,垂头丧气地道歉着。
   “对不起……那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担心会打扰到你睡觉,但是我真的没办法那么早就睡着……”
   “看搞笑视频你就能睡得着?”
   “不是那样的。”他解释道。“一个人睡的时候,只要闭上眼睛,那些我没救下来的人的脸就会一张张地浮现在我的眼前。睡在小胜身边,我可以看着你的脸打发时间,但小胜不在的话,我只能自己熬到困得眼皮都睁不开的时候才能入睡。”
   他和自己一样,明明才二十来岁。却总是处于这种跟老头子没什么区别的状态。爆豪想到经常半夜三更醒来时绿谷还在自己身边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的模样,气忽然消了一大半。
   “我觉得再继续那么熬夜的话,你迟早有一天会变成欧鲁迈特那副样子。”
   “不会啦。”他又抬起头冲爆豪露出微笑,笑得没心没肺。“欧鲁迈特是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独自承受一切啊。但我不一样,我不是还有小胜你吗?能得到你的照顾的话,英雄木偶是怎么也不会倒下的哦!”
   绿谷握紧拳头做出经常能从电视上看到的那个标志性动作,爆豪就再也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算了,我不管你了。”
   总觉得又陷入了另一个谎言……不过也无所谓了。爆豪与恋人对视着,他发现从他眼里折射着自己的欲望。他想要亲吻绿谷,便把他抱了过来。
   刚洗完湿漉漉的头发还带着香波的味道,是绿谷最爱用的那个牌子。爆豪把他按到墙上,舌头交缠在一起后绿谷还十分坏心眼地抬起腿用膝盖磨蹭他的腿间,那里很快被刺激得硬了起来。
   一周不见感觉绿谷比以前好像更瘦了一点。爆豪想他绝对是没有好好吃饭。两人分开嘴唇后,他有些心情复杂地轻轻抚摸着绿谷的头发,海藻一样的绿发实际上摸起来十分柔软。于是向上亲吻着绿谷的头发,然后是额头,睫毛,鼻尖……再次吻上他时,他就像品尝什么东西一样舔着恋人的薄薄的嘴唇。

(车见链接)
石墨https://shimo.im/docs/ZYcBsaR9MRkl9GNM


微博https://m.weibo.cn/2041698480/4248214913787731

评论(22)
热度(145)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