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坊主

【轰出胜】《三角革命战争前夜》01

ABO


A咔➡️A久⬅️O轰


轰轰性别鉴定是O但攻击性极强,更像跨性别者吧。新时代O权标杆人物,全宇宙O性人崇拜他大概就像我看寡姐的那种感觉


ooc

这章有小车车




 既然起因要追溯到很久之前,就先增加一层发黄的怀旧电影滤镜来进行说明吧。
  国中时代的爆豪胜己和幼驯染关系非常糟糕,倒不是说现在关系很好,毕竟现在由于那个原因,糟糕程度已经不是那时候可以比拟的。
  但这些暂且不论。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十分重要重要的事情。国中三年级,十四岁的爆豪胜己参加班级的课外参观活动时,和同班同学的绿谷一起在外市的某条街道上走丢了。
  因为想去吃外市那家自己期待已久加了满陷芥末的超大章鱼烧,所以选择走到一半跟学校的大部分分开,然而绿谷也就那样跟了过来。
  绿谷想吃的是隔壁那家的猪排饭,那是他最爱的东西。对油炸食品十分厌恶的爆豪感到不屑,但是绿谷吃完后硬是跟在他身后。
  回去时好几次他觉得绿谷走错了地方,但绿谷十分固执地告诉他自己记得是这边的方向。
  结果理所当然地迷路了。
  “我早就说了往左边走吧?你是用屁眼来记路的吗!废久!”
  “对不起!小胜!”
  就算在道歉,爆豪也觉得他真是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对于一个一口拒绝,另一个又因为胆小而没有勇气向路人开口求助的他们来说,万幸的是还有手机导航系统这种存在,并且爆豪还在来之前预载过了这边的地图,只有绿谷蠢到把手机丢在了行李中。他们设置了回学校预定的连锁酒店的路线,一定要在还点名的时间前马不停蹄地赶过去。
  但可能同样是把排泄口当成神经中枢来思考规划路线的手机导航软件,却把他们带去了一个尽头是一堵墙的黑洞洞的巷子里。手机姑且是半个月前新买的,算上之前的部分,已经来回走了两个多小时的爆豪忍着把它扔在墙上的冲动,只有拎起了绿谷的制服衣领冲他发脾气。那时候还是个矮子的绿谷在他面前宛如一只雨天来不及避水、被淋得湿漉漉的麻雀,爆豪用力摇晃着他。
  “快住手小胜!晃来晃去的,好难受…我要吐了……”
  “你以为会走错路都是谁的错啊?!真是笨得讨人厌!”
  那时候是傍晚六点,不负责任的班主任好像没有察觉到有学生失踪这件事,连电话也没打过来。所以当绿谷提起是不是要打老师的电话时,他想都没想就一口拒绝掉了。
  被晃了好久脸色铁青,爆豪才把他放下。他干咳了一阵子,不过动作很快又停住了,左顾右盼着。
  “……等等,小胜,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好奇怪……的气味啊。”
  爆豪在过了很久之后的现在仔细回想,当时他就应该先去思考,为什么还没有分化性别的绿谷会对那股气味比自己还要敏感。他动着鼻子,可是来回嗅了好久也没有闻出来什么。
  “什么也没有,不会是你腋下的臭味吧?快离老子远点。”
  不过话刚落音,爆豪也立刻被一股刺鼻的异味呛得眼泪都要流了出来。说不上讨厌,只是嗅过之后脑袋一阵哔哔哩哩的电流涌过,然后昏沉沉,好像什么也无法思考。看到他的反应,绿谷叫起来。
  “对吧!小胜你也闻到了是不是?好奇怪啊……”绿谷一边寻思一边摸着自己的鼻子。“这是什么味道?感觉近在咫尺,可又不知道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嗯……嗯?小胜?你是怎么了?”
  “快滚…别管我。”爆豪的声音像被从喉咙挤出来那样,然后不只是脑袋,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悸动。看到他奇怪地弯下腰后绿谷还伸手抚摸他的背。脸很烫,掌心也很烫,心脏比原来更烫,大脑还一塌糊涂。以及更一塌糊涂的是下半身的重要部位。虽然不屑不过爆豪是有好好上过生理课的,可对自己现状一无所知的绿谷却在看到他奇怪地捂着小腹弯下腰后,倒抽了一口气。
  “小胜,你的脸……”
  那是人类全身上下含水量最高的器官,绿谷眨着他水盈盈的眼睛,不解地凑上去盯着爆豪。
  “难道说这是费洛蒙的味道…附近有正在发情的O吗?”
  正是因为那时看到他能轻描淡写地说出这种话,爆豪才一直没有怀疑过绿谷……和因为性早熟才八岁就分化成A的自己不同,绿谷直到上国中去医院也鉴定不出到底是什么性别。多半是个生殖能力跟他本人一样废物的B吧。爆豪一直是这样深信不疑着,就连绿谷本人也这么认为。
  “怎么办啊,这下不妙了……”
  爆豪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连面都没见过指不定还是个丑八怪甚至可能都不是灵长类生物的O,他宁可死也不会碰的。他并非完全没有理智,控制自己的身体离开这条街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绿谷从他身后将他拦腰紧紧抱住,平时只要轻轻一推就倒的绿谷今天就像胶水一样黏着他,怎么也甩不掉。只是因为,爆豪现在所有的攻击力都集中在找那个正给满条街的A散发着费洛蒙、却不知道人在何处的O身上。
  “给老子放手!”
  “不行!”
  明明向后用胳膊肘揍绿谷的脸,可绿谷反而把他抱得更紧起来。
  “不可以!现在对那位不知名的Omega来说小胜是危险分子!你不可以出去的!啊…怎么办…怎么办才好?小胜的第一次发情竟然是在大马路上……总之!我给你叫Beta的刑警先生,先把你逮捕起来再说吧!”
  逮捕?什么?只是受影响的发情又没有任何犯罪行为凭什么要被逮捕?而且明明打给医疗救助站也可以的吧?爆豪被他的话气到抓狂,结果绿谷还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他擅自从爆豪口袋里摸走了手机,嘴里碎碎念着。
  “他们都是随身携带针对被催化发情中的A的抑制剂的,吃下去就没事了,小胜你不要害怕喔。”
  就算他不知道锁屏密码,只是打警署的公众电话也不需要密码。所以新买的手机最终还是因为转过身并爆豪伸手打掉的动作摔在地上。爆豪抓着绿谷肩膀,像是恫吓般恶狠狠瞪着他,隔着衣料的指甲没办法嵌入皮肤之中,但用力会留下了深深的印子。绿谷对这样的他露出困惑的神色。
  “小胜…”
  “敢打出去的话,你就给我去死吧。”
  虽然至今为止也不过那么一次,结果绿谷说发情时的等同回归到进化史中段的样子,爆豪的浑身上下看起来像某种原始兽类。可是,正是说他是兽类的绿谷,却向他快速眨动着眼睛,在已经彻底夜幕低垂的无人巷子里,凑上去吻住了他。
  绿谷从下往上依次含住他的唇,相贴的触感是柔软而又弹性,只不过动作十分笨拙。
  爆豪胜己的心情,像是从未有过的异常高昂。
  …这是什么?开始就像小鸟一样轻轻啄动着,当绿谷开始伸出舌尖想要撬开他的牙齿时,他差点溶化的脑袋才渐渐重新运作。很快回过神来的爆豪一瞬间立刻全身被愤怒彻底支配。他使劲推开了绿谷,摇晃着身体的对方也有些无力地向后退了几步,屁股着地地摔在地上。
  “…你在干什么!你这个废久!”
  爆豪用手背拼命擦着自己嘴唇,可越是擦就绿谷那恶心的唾液气味越是浓厚。而且还跟不知道是谁的费洛蒙混杂在一起,简直就要吐了。
  “对不起!对不起……!小胜!不知道刚刚在想什么,我……因为小胜看起来很奇怪,我好像也变得很奇怪了……”
  绿谷几乎要哭泣般说道。他早应该注意到当时绿谷一系列的异常举动,那正是因为他也同样对陌生的O的费洛蒙产生了反应……不过当时绿谷也毫不知情,爆豪所以才会掉进那无意所编织出的谎言当中至今深陷不出。看到他又欲离开,绿谷连忙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拉住他。
  “可是小胜现在很难受吧?我知道A发情和O不一样,不从生理或是通过药物来解是没有办法独自熬过去的。唔…这下要怎么办才好?”
  “不是让你不要管我吗!”
  爆豪胜己又一次揪起他的衣领。不管是脑袋还是下半身还是想暴揍绿谷一顿,所有的情绪都已经忍耐到极限了。大声呵斥了绿谷也没用,他反而用着更加尖锐的声音回驳着爆豪。
  “因为我想帮你啊!小胜!”
  “既然这么想帮我的话,干脆让老子搞一回好了。”
  绿谷被他的话吓了一跳,终于松开了一直扯住爆豪的手,就像触电一样很快缩了回去。
  “什、什么?‘搞’是指…那个不行!不行的……小胜是A,但是我…我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随随便便乱搞的话会……总之!不行啊!”
  “是啊,做不到吧?哈哈,废久当然做不到。毕竟你就是个都一把年纪了不但没个性而且连性别都没有的超级废物。”
  爆豪脸上堆满颇为开心的笑容,把在暗中闪着亮光的右手举了起来。
  “没用的废物就不要惺惺作态地说什么帮我之类的话了,快点从我面前滚开,有多远滚多远,不然我直接炸飞你。”
  绿谷的眼神这才真实胆怯着。只是对他那点底子再清楚不过的爆豪明白,这家伙就算是害怕也不会这么快缩头,而且可能还缠得更紧。
  让人感到头疼的地方就在这里。
  他根本不想碰到绿谷一根汗毛,从来没想过。爆豪未来的理想对象是基因优秀且个性强大的纯种Omega。若是这家伙以后是个O的话指不定还能列入结婚对象考虑范围之内,就算排名末末位吧。但关键就在于已经快要十五岁的绿谷连性别都没有分化出来,并且是个无个性。
  无个性。
  无性别。
  这种人怎么还有勇气理所当然地还活在世界上。
  爆豪胜己一点不理解,也不想理解。他利用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瞥着考虑着什么的幼驯染。果然不出一分钟,他抬起来面孔。
  “小胜,我答应你。”
  “……啥?”
  “我答应你就是!小胜,既然我们已经都很奇怪,不如干脆一起再变得更加奇怪好了。”
  “你…你脑子坏掉了吧?”
  在绿谷说了要一起变得更加奇怪之后,爆豪便开始幻想把幼驯染压在身下的场景……想不通,头好痛,反正要是再这样跟他相处下去,自己肯定会减寿的。他对着再熟悉不过的幼驯染竟然产生了一丝本能上的畏惧,不禁向后挪动着步子。
  可绿谷重重地深吸了一口气,慢慢逼近了他。
  “我是说真的!如果我可、可以的话……如果那样,可以帮助小胜的话!”
  他竟然还点了头,这次伸出了两只手一起按住了爆豪的肩膀。
  那就算是O也是爆豪不想要的味道。这样反倒觉得无色无味透明得像块晶体的绿谷能令他潜意识里十分安心。
  “如果小胜相信我的话,就放心地把自己交给我吧,我会帮你做好的。”
  而且感觉绿谷很凉。
  再那样憋下去真的会憋出病来。于是连花费时间去思考不知为何,绿谷突然就认了路这件事,在绿谷畅通无阻的带领下,爆豪无比顺利地跟着他会到来学校集合的酒店。
  绿谷向老师撒谎爆豪不舒服,他确实还满脸通红,下半身鼓胀十分明显。不过那也被绿谷用身体遮住了。然后绿谷和爆豪原本预定的同室同学换了房间。
  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对方得知自己要跟绿谷住一间房时那没趣又失望的眼神,好像还想过来开爆豪的玩笑,被他用眼神瞪了回去。一关上门,他终于控制不住一直隐忍的所有力气,掐着绿谷的脖子把他按倒在软软的床上。
  “先说好,只是搞你而已,没有其他任何意思,你不要误会太多了。”
  可就算被掐着脖子,还能露出笑容着对他伸出双手,想要拥抱住他。从小到大平凡无奇的幼驯染令他惊讶了一回。
  “没关系,既然小胜看起来那么难受,直接进来也没有问题哦。”
  其实只是搞的话在肠道里解决就没问题。但他还是摸了生殖腔入口,结果手指也很顺利地进去了,但是稍微有些干涩,让绿谷咬住下唇。在生理课上学过,A的生殖腔严重退化无法开启,相反O的生殖腔十分柔软,而且还会分泌大量体液保证性行为顺利。然而B的状态则是介于两者之间,什么都没有,也可以说什么都有。
  这家伙……果然还是个Beta。
  爆豪用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遗憾,轻轻叹了口气。
  他的微妙的变化没有躲过绿谷的双眼,正因从未被打开过的地方入侵了他人手指的绿谷,忍着身体里来回抽动的手指回应着。
  “我也有我的好处吧?反正怎么样我都无法被小胜标记不是吗?”
  所以他都这样说了。
  被刺激还是会有些体液流出,爆豪借着对方并不足够是湿润的体液,把自己的所有没入作为性对象的幼驯染身体里。绿谷所露出的表情既不痛苦也不舒服,不过还是会由于被其他人打开生殖腔而有些难受,进出的动作反复了几下,他也忍不住从嘴里发出低吟,胳膊搂紧爆豪的后背。
  因为没有戴套理所当然地也弄在他肚子里了。浑身的热潮这才彻底褪去。反正就像他说的那样,没有分化性别别说受孕了连标记也做不到。但是— —
  从那时直到现在,十八岁的绿谷出久和十四岁的绿谷出久相比较之下,唯独说的话却发生了翻天覆的变化。
  “小胜,你知道人们把无法标记的性行为叫做什么吗?”
  蜷缩在被窝里绿谷突然抬头看着爆豪,他正在玩着某F字母游戏,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
  “什么?”
  “叫做‘野合’啊,就像我们这样……真是难听。”
  绿谷遗憾而惆怅地叹息了起来。
  
  
  

评论(13)
热度(132)

© 夢坊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