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狮子啊》03

出久性转


因为写到一半时突然决定干脆把妹妹也完掉算了,所以后面也会提妹妹那边的故事。而小久的故事就重新开一篇来补好了……


这章是妹妹的视角



  人类只要一旦尝过飞翔的滋味便根本无法忘怀,一直憧憬着飞翔直到死为止。虽然对于被妈妈救下并抛到空中的我来说,这只不过在坠落而已。可是脱离重力的一瞬间我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变得只想要朝更远的天空中飞去。
  而至于哥哥昨天所看见的,从大楼上跳下来的那位女性— —
  她说不定也是在渴望这仅仅一刹那的飞翔。
  为什么我会看见哥哥所看见的东西?那是……我绝对不能对任何人说出的秘密。
  我掉入了某个感觉又冷又热的怀抱中,抬头一看,是轰先生接住了我。因为我是女孩子,所以他非常绅士地,只用胳膊托着我的腿窝和后背,手没有碰到我身体其他的任何部位。
  “伊月,你不要紧吧?”
  轰先生把我轻轻放在地上后,嘴上是在关心我,可他的目光从未离开过那女人…妈妈同敌人所战斗的方向半刻。哥哥则是被扔到了爸爸的那边,我多想跟哥哥换个位置。我虽然不讨厌轰先生这个人,可是我却十分讨厌他每次看着妈妈的眼神。
  已经没办法再得到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去奢望?若是换做我的话,只要是不属于我的,不管是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去强求。这是我很小时候就认清的现实了,人类只要过于贪婪,连自己原本属于的那部分都会因此消失。
  “嗯,我没事的。比起那个……哥哥…哥哥!”
  只是我现在顾不得其他,朝哥哥的方向奔去。刚刚看得一清二楚,哥哥被敌人杀死了数次的现实。那种程度被捅穿了身体,怎么想也不可能活下来了吧?然而哥哥被爸爸放下之后,还好好地站在那里。
  “爸爸!俊典哥!”
  我跑过去,惊讶地在他完好无损的胸口看了好几回,被破坏的只有哥哥的衬衫,哥哥赶紧对着我做了“嘘”的动作,示意我不要把事情说出去。
  那是……我这个笨哥哥一直隐藏起来的个性吗?我忍着突如其来的怒火,在这次发作之前重新思考。等等,冷静点……从哥哥的反应上来看,他似乎也只是察觉到的程度而已,之前可能连自己都不知道。但是,那个什么恐怖的个性?明明应该死掉的自己却没有死…就算不会死,被捅穿身体会痛吗?
  这些我都很想向哥哥问清楚,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想到也许承担了我无法想象的痛苦,我就没办法再对哥哥生气了。见到哥哥没事,我松了口气。追上我的轰先生和爸爸汇合,身后还有赶过来的英雄救援队。那里面我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和爸爸同一家事务所的切岛先生,还有我的友人,丽日重也的母亲御茶子小姐。她是最先一个冲过来的,
  “俊典!伊月!你们妈妈呢?小久呢!”
  “妈妈她……”
  哥哥哽咽着,手指颤抖地指向远处不知何时升起的巨大水膜。
  遇到母亲的事情就会哭哭啼啼的哥哥,让我曾经一度怀疑他是不是俄狄浦斯情结过于严重,后来发现他真的不过是不肯长大而已。不肯长大的原因我也很懂,我和他都没有多少关于母亲的记忆,而长大之后,关于母亲的那部分便再也无法被填满。我们两个便会永远都是存在缺失的灵魂。只是相比较哥哥,我已经不太在意这种事情了。
  那被敌人形成一张透明的水膜,把我们隔绝在外。里面只有那个怪物和妈妈的身影。和体型庞大的敌人比较起来,妈妈的身影显得格外娇小,但现在她的全身上下都充满着红色的光辉,这还是我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妈妈战斗的模样,原来她是如此耀眼。然而实际上让我觉得耀眼的原因,是由于她这次是为了保护我而战斗的吧。
  爸爸是第一个想要冲进那道水墙里的人。就连这种时候他也一声不吭,只是把我和哥哥交给御茶子小姐之后空气中开始弥漫大量硝烟味,他像箭矢一样以直线状弹上高高的半空,想要从上方打开局面。
  爸爸的个性遇到水会怎么样我再清楚不过了,可他没有丝毫胆怯,只是为了不顾一切地冲到现在正孤身奋战的妈妈的身边。然而那水墙却像胶状物那样拦住从天而降的父亲,又把他弹了出去。
  可能那时在场只有我能听见吧,毕竟哥哥会看见,他的个性也只是被动式的。比起遇到哥哥时,敌人炙热的杀意更为强烈。一阵恶寒席卷全身,换做我的话,在那种情况下根本无法动弹。
  “英雄‘人偶’— —我就是为了杀你而来的。”
  说话时本应是头部的红色触手蠕动增强,我想它应该就是通过那个发声的。
  母亲打败过的敌人不计其数,这也不过只是其中无数个当中的某一只而已。况且父亲和现任No.2的英雄轰先生也在旁边,应该是不需要担心什么。
  而轰先生在继爸爸之后也选择冲了出去。“丽日!你先把两个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吧。”
  他吩咐御茶子小姐带走我们,但得知我要被带到看不见妈妈的地方时,我却不安起来。那时轰先生发动他的个性— —半燃半冻,将已经形成半球状罩在上方的水墙冻住了。还停留在空中的爸爸明白轰先生的意思,但变成冰后承受了爸爸和轰先生全力一击的结界却完好无损。
  实际上是胶状物质的那堵墙,此时正像果冻那样蠕动着。碎开的冰柱在空气中晶莹闪烁着,真的是很美的景象了。
  “没用的,只要我没有意识开启,外界的人根本没有办法进来。英雄‘人偶’,我就是为了杀掉你才回来的。”
  妈妈什么都没说,只是将全身气势猛烈地灌注进了右拳,她从地上弹跳了起来,刚刚所站之处便形成巨大的凹陷。
  然后向敌人挥了下去。
  虽然看起来的确是击中了。
  但包括我在内,所有见到妈妈战斗的人都没有露出轻松的表情。她的拳头穿过了敌人的身体,但从被击中的头部开始,敌人的身体爆开分裂成无数黑色细条状的部分。
  那连地震都可以引发的强大个性的力量,就这样被吸收了。
  “你们两个,这里交给小久没问题的!不要愣着了,快跟我走吧!”
  我只能和哥哥一起被御茶子小姐拉走,回头呆然看着她的身姿离我越来越远。那时候我就觉得她这副战斗时的模样……绿谷出久认真战斗的模样,已经仅仅是存在于时间洪流的最后一次了。
  就在我和哥哥离开那里不久,漆黑的天空突然闪过一阵白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然后是难以忍受的耳鸣。等到我再抬头去看,世界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
  
  
  
  我和哥哥回不了家,海滨公园事件通过电视直播已经在第一时间内传达到全国各地。想必我们家现在周围蹲了连数都数不过来的记者吧。
  头一次使用个性过度到连汗都分泌不出来,我浑身上下就像被保鲜膜包裹一样难受。所以住进御茶子小姐给我们安排的酒店后我便冲进来浴室,虽然我的个性弱点是水,不过我并不讨厌水。只有身体清爽才能让大脑继续进行思考。蜷在浴缸里差不多两小时都快缺氧,当我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发现哥哥还在看宾馆的电视,他一直反反复复回放着的新闻然后发呆。他的动作从进房间之后就没有变过。
  “现在播报一条快讯,今天上午10点19分多古场海滨公园附近发生敌人引起的海啸,英雄“人偶”疑似与敌人的战斗中身亡,现下落不明中,英雄组委会正在全力组织成员对“人偶”的踪迹进行搜寻。本台将会跟踪报道。现在播报一条……”
  “别看了。”
  我受不了哥哥,走过去拔掉了电视的电源线插头。哥哥失神般抬头茫然看着我,撇着嘴好像又要哭出来,但这次他只是擦干净了眼角亮亮的东西。
  “伊月…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嗯……首先,先弄点什么来吃吧。我饿了。”
  “……说的也是啊。”
  哥哥点点头,御茶子小姐安顿下来我们之后就投身她自己的工作中了,我们两个从早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因为不能出门,所以我叫了酒店的外卖披萨。平时我很喜欢但不能多吃的垃圾食品此刻放在我嘴里却索然无味。只是填饱肚子而已就行,哥哥也是那么想的,所以像个机械一样动着腮帮咀嚼食物。似乎觉得累了,他手里还拿着啃了一半的食物,抬眼看着我看着我。
  “妈妈没有死吧?虽然新闻上那么说的,但那种连我也无法杀死的敌人,怎么可能杀死妈妈呢?”
  平常的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说什么“死了才好”这种话,但这种情况下还说那种话,我就真的是个既尖酸又刻薄的女儿。妈妈是为了保护我们才遇害的,如果早上我没有任性对她发脾气跑到那种地方,就不会和哥哥被敌人抓起来,她也不至于独身一人和敌人战斗。
  “放心吧,她命硬得很。”我说。“记得上次被敌人打到脾破裂大出血那次么?所有医生都摇头说她根本熬不下去了,后来不还是活蹦乱跳的。”
  说来妈妈常常受伤,我跟哥哥竟然都能被她完好无损地生下来,实在是奇迹中的奇迹。
  “伊月,你果然还是很喜欢妈妈的吧。”
  我脸红了起来,抄起手边的枕头砸中了哥哥的脑袋。“喜欢个头!不要随便揣测我的想法!”
  “是、是吗……对不起!因为你看起来也很担心妈妈……对了!我忘了告诉你,爸爸今天早上说不会跟妈妈离婚哦!那个离婚届……应该不是真的。”
  “你是说我们两个人都看错了?”
  “我不知道,但爸爸说会解释给我听的,在早上你跑出去后,说是让我把你追回家时就告诉我。只是现在……”
  哥哥的话又一次刺痛着我。也就是说我早上没有,说来今天还是哥哥的生日。糟糕透顶的生日。深爱着母亲的他现在到底是怎么想我的呢……换做我是他的话,我可能都想要将自己掐死。
  就在这时,哥哥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后,把手机递给了我。
  “伊月…是小重的邮件,他说你的电话打不通,所以发给了我问我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丽日重也不但是我在学校最重要的友人,还是我刚刚交往两个月的男朋友。不过这件事我谁都没有提起过,我还曾想过妈妈知道我和御茶子小姐的儿子正在交往的话她会怎么想……肯定会十分吃惊,她和御茶子小姐是从高中时代就特别好的朋友。可是现在这件事还能不能告诉她根本都是未知数。看样子御茶子小姐也还没有回家,为了让重也安心,我用了哥哥的手机打了回去。电话只响了一声
  “喂?喂!是伊月吗?太好了!因为我打了你的手机你却一直都没有接,我还以为你也出事了……”
  “我能出什么事?你给我闭上乌鸦嘴,我好好的……没事啦。失踪的人只有那个老太婆…只有我妈而已。”
  我故作厌烦地向他说道。重也在电话那头听到我的声音后安心地呼了口气。
  “但是出久小姐她……难不成真的像新闻里说的那样……”
  “差不多吧,因为我跟俊典哥很快就被带走了,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爸爸也到现在都没有联系过我们,可能是去参与搜救了。”
  “伊月……”
  “你不用担心我,我妈妈那么强,只是失踪而已,她不会有事的。我跟俊典哥现在都在酒店住下来了,还是御茶子小姐带我们来的哦。”
  “啊?我妈妈她…这样啊……”
  又随便跟重也聊了几句,他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我把手机还给哥哥时他却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
  “伊月,你跟小重……是在交往吗?”
  哥哥这家伙,从小直觉就比常人敏锐好几倍。我顿了一下,脑海里浮现重也那张时常会发呆的脸,然后否决了他。
  “没有,怎么可能,那种没用的男人怎么可能配得上我。”
  “你很可疑哦……但连小重在你眼里都算没用…我妹妹的眼光是有多高啊……真想看看你未来的男朋友是什么样子。”
  “你能不能别管我的事了?现在重要的是妈妈不在了,我们下一步应该要怎么办吧?看样子这几天连学校也不能去了。”
  “伊月觉得要怎么办?”
  “这个,总之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先尽量活下去吧。”我把床上的被子拉过来裹在身上轻描淡写道。“剩下的,果然还是要看爸爸怎么说。他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吗?”
  “嗯。”哥哥点点头。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比起我们,爸爸现在才是最无助的那个人。”
  无助?那个看起来很漠然,实际上无论什么事都从来没有认过输的男人会感到无助?我根本不相信。
  他自己一点不知道,我们的父亲,叫做爆豪胜己的男人对他偏心到了何种程度。
  跟平时虽然看上去很笨,但关键时刻总能灵光一闪的哥哥不同,我其实头脑并没有那么好,从小学的时候就发现了,爸爸知道之后便没日没夜逼着我预习,复习,预习,复习。不允许我有任何一门课的成绩落下。我之所以这个年龄就能把个性使用得那么熟练,也是因为每天清晨还在哥哥这笨蛋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时,就已经被爸爸拖到训练场进行残酷无情的各种训练。
  他对哥哥有多放纵,对我就有多严厉,连摔倒了也不许哭,可是看见哥哥哭就会把他抱在怀里。这些都是哥哥没有察觉到的事情,所以他才能坦然说什么爸爸会无助这种话。
  人心都是偏的。只是多亏了爸爸才有了现在的我,也没办法对那种一无所知的蠢哥哥生气。
  那天晚上我和哥哥一直聊着父母的事情,到很晚才睡去。御茶子小姐来电话让我们继续待在酒店不要出门,而我跟哥哥谁也不敢去看电视,生怕看到了关于母亲的任何悲报。头一次吃腻垃圾食品的我就这样度过了浑浑噩噩的三天,在妈妈失踪后的第三天早晨,父亲终于联系了我们。
  “一会切岛他会去接你们两个,我拜托了他,你们这段时间就在他家住下吧。”
  “为什么不能去外婆或是奶奶家?”
  “那边也不行,你奶奶现在连买个菜都不得安稳。不过明天开始就继续上学吧,记住,如果遇到缠过来的记者实在逃不走的话就报警,那天的事情一句话也不要对他多说知道吗?”
  许久没听过父亲的声音,我感觉鼻子酸酸的,哥哥一如既往抢在我前面哭了出来。
  “爸、爸爸……妈妈呢?你们还没有找到她吗?”
  父亲的声音听上去已经很疲惫了,他可能这段时间都没休息吧。他安慰着哥哥。
  “你不要哭,俊典,伊月也是。一天没找到她的尸体就证明她还活着,就我所知那家伙不会因为那种程度的敌人就死的。”
  “是这样没错— —”哥哥的表情突然凝重起来。“但是,妈妈现在的身体在衰弱不是吗?”
  “……”
  “我都听到了,那天晚上你跟妈妈说的话。还有个性的事情…爸爸,你们到底瞒着我跟伊月什么啊?”
  “……这种事情见了面再说吧,我还要忙,先挂了。”
  没等哥哥再问下去,爸爸那边就擅自挂掉了电话。而我急忙站起来捏住哥哥颤抖的肩膀。
  “你说的什么?什么衰弱?什么个性?”
  哥哥悲伤地垂着头。
  “……伊月,妈妈的个性,很强大对吧?但是那份个性却不是她天生的哦?妈妈跟我一样,是个无个性啊。”
  我眨了眨眼,尚未能够立即对他的话做出回应。他又继续说道。
  “妈妈从某人那里获取了这份个性,并利用个性来进行英雄活动,这可能就是她毕生的愿望吧。然而妈妈已经到了这个年龄,她又总是受伤,身体会衰弱。而那份个性似乎是可以传承的,所以爸爸好像一直都在劝她把个性交给其他人从职业英雄退役,妈妈答应了,只要她找到了适合的继承者。可是现在……”
  我心里泛起的涟漪再也无法平复了。
  也就是说,很可能母亲找到继承者后就会回家。我会过上每天都有母亲做便当,目送着我去上学那样的日子。
  都是……
  因为我……
  因为我的任性……
  我痛苦地抱住头,已经三天没有用夹板拉直的头发现在就像海草一样缠在头上,我把头发抓得更加乱七八糟。听到了我的抽泣声,哥哥从侧面抱住了我,他那薄弱的胸膛,我没想过自己也能有一天扑进他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但是和哥哥一样,为了妈妈,我们现在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好好的活着。
  门铃声响起来,哥哥透过猫眼向外看去。他却有些惊讶,拉开门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却不是理应要来切岛先生。
  “啊…轰先生……”
  “你们好。”
  现任英雄排名第二轰先生一只手还插在裤子口袋里,另一只手则提着两份纸袋。他个头实在是很高,我们兄妹俩必须要大幅度仰视才能看他的脸。
  “奇怪?爸爸不是说会让切岛先生来吗?”
  哥哥很喜欢这个男人,立马把他迎了进来。反正只要是他觉得帅气的男性他都十分憧憬。其实我哥哥的相貌也很好,稍微打扮起来就有几分爸爸的样子,只是他总是弯着腰,胆子很小,看起来有些懦弱。
  “切岛因为还有其他救援任务忙不过来,所以他拜托了我来接你们。这是新的衣服,你们穿身上那个已经好几天没有换了吧?但我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随便买的,先换上跟我出门再说。”
  他说着把纸袋分别递给我们。我打开一看,竟然是我很喜欢的某牌子的连衣裙,路过商场时,看着穿在橱窗模特身上的它盯了好久。但这个月为了给重也买生日礼物,我的零用钱已经所剩无几了。没办法把它带回家,居然是用这种方式穿在身上……心情真是复杂。
  我和哥哥跟着轰先生上了他的车,跟总是开很快又把刹车到底的爸爸不同,他开车又平又稳。好几次哥哥都想开口问轰先生妈妈的事,看看我之后又忍住了。而轰先生本来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他一直开着车半声都没吭。车行驶了差不多半小时,他带着我们在一栋和式建筑前停下,大门旁边挂着写上“轰”的门牌。
  轰先生只比我妈妈绿谷出久小半岁,不过至今也没有结婚。那偌大的房子里没有任何人的气息,看样子他也是一个人居住的。我和哥哥到现在还没有住过这种和室,对于那一长到底的走廊格局,感到陌生。
  “随便哪间屋子都能睡,挑你们自己喜欢的吧。在你们父亲来之前我会一直照顾你们的。”
  我和哥哥面面相觑,但轰先生也没有等我们回应,他的背影就那样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评论(6)
热度(48)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