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胜出♀】幼心地 03

性转注意


千分ooc


Eri为了保护小久谨防万一所以把个性效果事先埋藏在小久的身体里,如果小久受到完全无法痊愈的致命伤,Eri的回溯就会发挥效果,副作用就是小久现在的外表是大人,实际上内脏和头脑都是六岁时的状态,所以身上的伤也全都消失不见了。


我的记性真的是烂到不行……很可能以后就忘了把这个写到文里,所以关于小久为什么头脑会退化成六岁的状态说明一下。



轻微的轰出



另外稍微有点色色的描写……


小久生日快乐!



  废久的“わたし”变回了“ぼく”,那是她十岁以前总是改不掉的自称。男性用语的“僕”会让人觉得没有礼貌,所以她的母亲,现在也是我母亲的绿谷引子花了很大精力才让她改了过来。
  这种细节我应该在她一开口时就察觉到的。只是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她毫发无损的身体上,完全没有发现她神态上的变化。
  “六、六岁?”
  丽日也同样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她手松开的一瞬间废久趁机挣脱了她,躲在了我身后。
  “小久,你现在真的是六岁吗?”
  “当然!妈妈昨天还说,我明年就可以念小学了。”
  废久以不允否决的语气说着。之后病房变得更加寂静,她稍微从我背后探出头四处张望,看着丽日,看着通行,还有站在门口相互窃窃私语的搜救组警官。然后她轻轻扯着我的衣角。
  “妈、妈妈呢?小胜…妈妈在哪?我想见妈妈…小胜可以带我去找妈妈吗?”
  坐在病房的床上等待母亲赶来的途中,废久始终不肯放开我,只要我稍微离她远一点就会哭得不能自理,还十分抗拒医生的检查,要么是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不然就像只树袋熊一样把手挂在我脖子上。
  “但是小久…你真的已经不记得我是谁了?”
  “对不起!不、不认识……”
  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丽日一脸失落,连通行不由得也伸手扶起自己额头。
  我倒是对大饼脸女在我面前惨败的现状十分满意,除了废久爱哭这点十分烦人以外。不过她还没有放弃,不厌其烦地又继续问道。
  “那俊典和小伊月呢?你还认识他们吗?”
  废久一脸那都是谁的表情,无言地摇着头。丽日还耐心地向她说着。
  “他们是你的孩子。你连自己的孩子也想不起来了吗?”
  “我的…小孩?”
  我觉得以废久现在的心智根本不能理解自己有小孩是怎么一回事,她果然茫然无措地摊开双手手掌,盯了掌心好半天又沉默了好一阵,才十分小声地开口问我道。
  “我不知道…小胜,我……要怎么做才会有小孩?”
  我倒是被她问住了,以我跟她的关系只需要用动作来表达的事情,要我真的去解释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废久见我愣了半天,又继续试探了一句。
  “我是因为跟谁亲亲了才有小孩的吗?”
  “……哈?谁告诉你的?”
  “妈、妈妈啊。”
  她慌慌张张地比划了起来。
  “妈妈说一个人是没办法有小孩的。但只要跟男孩子亲亲就会有小孩。”
  以孩童的口气说着话,但废久现在的姿态却是已经步入三十五代后半的成年女性……对我来说真是足以令心脏和大脑难以承受的强烈精神攻击。连我也要发高烧了,要是继续这样听着她胡言乱语的话。
  她看到我们哑口无言的模样,又奇怪地补充着。“不是吗?那我为什么会有小孩?”
  通行突然憋不住了用力咳嗽了好几声,我以想要将他分割的目光用力瞪了过去。这家伙一点也不知孰重孰轻,他似乎很勉强才收起了嘴角,然后重新换了个话题。
  “欧鲁迈特呢?”
  废久听到那个名字时突然从我怀里跳了出去,兴奋地蹦到地上对着空气挥动起拳头。
  “当然记得了!欧、欧鲁迈特啊!Texas!Samsh— —!”
  接着她就在众人面前开始了一个人的欧鲁迈特模仿秀。没继承了那个男人个性之前,一般来说实际上也是如此的状态,只不过跟平时不一样,从现在废久身上之中感觉不到任何力量的存在,只是个孱弱的家伙。她的模样尽管看起来很可笑,但我却渐渐失去了表情,包括通行和丽日在内,我们应该都在想同一件事。
  “小久!难道说你的个性……”
  “个性?什么个性?”
  “你也已经不记得自己个性的事情了吗?”
  停下动作的她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丽日摇头。
  “我是无个性,妈妈已经带我去过医院检查了。”
  刚刚提到欧鲁迈特还兴致勃勃的她立马就像霜打茄子般沮丧地撇着嘴。
  “不过,一直朝着欧鲁迈特的方向前行的话,就算我没有个性也一定可以当英雄的!我不会放弃哦!”
  立马打起精神来,这跟我所熟悉的废久别无一二。看样子六岁的她和三十六岁的她相比之下,只有十分坚强这一点是不会改变。
  只是我往后想了想,稍微垂下头再次陷入沉思。也就是说……
  现在的状态,说是她被毁掉了也差不多了。
  因为废久获得One for all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使用,多亏了那个男人的淳淳教导。虽然说是除非她自愿,不然没有任何办法从她手中夺取One for all,只是看起来现在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One for all在体内的存在。
  她已经什么都不知道,过去十年,二十年…过去三十年里她的所有努力,对她而言大概都已经彻底白费了。
  “小久,知道吗?你现在已经是最棒的英雄了。”
  这样说着的丽日突然眼里闪着泪光,她无法触碰废久,所以用手指轻轻按住了自己的眼角。
  “嗯?”
  还不能理解她话的意思让废久,原本害怕陌生人的她便一点点向丽日靠近,最后弯下腰,向丽日伸出胳膊。
  “姐、姐姐。你不要哭啊…英雄是不会让人哭的。不要难过,因为我来了。”
  她越是这样丽日反而放出声来,好像被她传染了似的,连废久也跟着哭了起来,于是我看着这两个像傻瓜一样的家伙抱在一起痛哭流涕,被深深的无力感席卷全身。
  丽日会最先见到废久是因为她参与了另一起救援工作的缘故,收到消息立刻跟随搜救组赶来的通行也在之后打了好几次我的电话,只是我的手机一直处于占线中。在他们两个暂时离开病房之后,废久又钻进我的怀中。
  “小胜,感觉你真的好像有点不一样。”
  “说什么废话,我已经三十六岁了。”
  她轻轻地点头道。
  “这样,这么说我也已经那个年龄了吗?怪不得我也长得很高……而且这里好重,很难受。”
  幸好病房暂时没有别人,废久在我面前鼓起脸颊,不满地用手揉捏起自己胸部来。然后她突然用后背贴着我,抓住我的手臂拦在自己胸口。把我的手臂当成支架托着自己沉甸甸的胸部。
  “啊,好多了。谢谢你,小胜。”
  她独自生下俊典的时候,我不在身边所以不清楚,但是怀着伊月那时我可是好好尽到了自己的责任照顾起她来。孕期才二十周的时候她就时常什么都不做胸口也会被分泌旺盛的乳汁弄得湿漉漉一片,连普通的工作也没办法进行下去,只能提前休假在家。从小性格和打扮都十分男孩子气,连自称也是“僕”这样的废久,到最后女性特征却发育得越来越明显。虽然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她了,但六岁时的我根本没有把她当成女性去看。
  想着这些,我突然捏住废久的下巴,把她的脸转过来,低头准备吻住她时,嘴唇却贴上了其他东西。废久用手挡在了我跟她之间。
  “不行,小胜!妈妈说了,我不可以跟别的男孩子亲亲,就连小胜也不可以。因为会有小孩……”
  已经替我生下两个孩子的家伙还说这种话,让我立刻憋了一肚子闷气,我用力掰开她的手指,她便想要逃开,胡乱地伸手使劲抗拒着我。
  “等、等下!小胜…不行的!”
  “什么不行?我们已经结婚了。”
  听到我不耐烦地这么说,废久才停止抵抗,眼睛睁得圆圆的。
  “我跟小胜结婚…是真的吗?”
  “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平时就脑子不好,结果还变成这副样子,你除了会给我添麻烦还会干什么?”
  废久一瞬间从脖子红到耳根的脸,还害羞地被手遮了起来。我又一次把她的手拿开,从上方窥探着她身着的白色病员服里面,这才发现不只是胸口的致命伤,她因为战斗在全身留下的各种大大小小的伤痕好像都不见了。就感觉犹如硬生生剥开了什么刚成熟却还略带青涩的果实那样。
  现在的我比起之前一直以为废久是失踪状态,更加宁可相信她是死而复生之后回来的。
  废久和我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一年当中只有很少的时间能够在一起。就算能睡到一块她也多半是累到不行的状态,脑袋一碰枕头就彻底睡死过去。
  对她的欲望……
  已经很久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强烈过了。
  “那,刚刚那个姐姐说我有小孩,难道是我跟小胜的小孩?”
  “不然呢?”
  我深吸一口气。
  “要是敢跟其他人生孩子,你就给我滚去死吧。”
  废久被我的语气吓得连忙摇着头,结结巴巴地说起来。
  “如果小胜、小胜说的是真的话,是小胜的话、亲我也是可以的……”
  我这个人,看到她妥协之后反而没了兴致,废久还一脸紧张地死死闭上眼睛。直到我半天没动作,才敢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小胜?不亲亲了吗?”
  “算了,不要了。”
  我心里十分烦躁,想要去外面抽根烟,让发烫的脑袋暂时冷却下来。可站起来走多远她就迈着小碎步跟起了我。
  “小胜生我气啦?”
  “没有,我要去厕所。”
  她不停地摸着自己后脑勺。“对不起哦,我可能好像真的有点不太对劲…小胜你不要生气。”
  “都说了我没生气了!你烦不烦啊?”
  被废久跟到走廊时,我停下来回头凶着她道。
  “老老实实在房间里呆着,不许跟过来!”
  丢下浑身哆嗦的废久,我朝走廊另一头厕所的方向走去。进了厕所后把手伸进口袋摸索起来。除了手上这根,烟盒又一次空空如也。我的烟瘾不是很重,但在废久消失的这仅仅五天时间内,我差不多买了七包MEVIUS。我把揉成一团的烟盒丢进垃圾桶里,靠着洗手台抽了起来。
  烟草吸进肺里过滤成尼古丁,又化作烟雾从鼻腔里冒出来,我便在烟雾缭绕当中稍微思考着到底发生了些什么。首先,废久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朋友也好,雄英的事也好,One for all也好,自己的孩子也好,她什么都不记得。万幸的是她还记得我和母亲,当然也记得她最崇拜的欧鲁迈特。不是失忆,现在的废久觉得自己只有六岁,当然仅仅是脑袋,她的身体还是三十六岁的样子。
  但是说到身体……我刚刚并没有看错。废久身上从高中开始积累至今的伤,已经全部从她身上消失。只是单纯脑袋受伤记忆退化成六岁孩童的话不会连过去的伤痕也不见踪影的。
  难道说……她是中了什么个性吗?
  这个暂且不谈,只是以后这种状态下她的英雄事业是肯定不能继续进行了,就算先前对那些记者们说说有没有废久都是一回事,但若真的失去和平的象征,造成的影响也不可估量。
  目前数量急剧减少的英雄职业,原本就时常人手不足,No.1退役无论对哪方来说都是极大的损失。唯独敌人会变得越来越猖狂。
  而且废久现在这副什么都不懂的模样,我不去照顾她是根本不可能的,还要照顾两个未成年的小鬼。然后我还有自己的工作。总不能还把废久丢给母亲那边照顾吧……越想越烦,还想再抽一根,可是烟盒已经空了,现在也没法去下楼去便利店买。只好用冰冷的自来水洗了把脸。
  回到病房后我发现里面闹哄哄的,结果站在门口就看到试图用手去触摸废久肩膀的轰,还有再一次像刺猬那样抱着脑袋缩起来的废久,正把被子粗暴地蒙在自己身上。
  “绿谷……”
  “你不要碰我!”
  我感觉阴阳脸都快要哭出来了,心中甚是感到欣慰。一脸得意洋洋地走到阴阳脸身边故意把他撞开,而废久看见我回来之后立刻松开被子,将脸紧紧贴着我的胸口。
  “小胜、小胜!拜托你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我这才发现俊典和伊月也已经站在病房之中,也许是这混蛋把接了他们过来吧。和那个金发男人有着一模一样名字的俊典难以置信地看着我们,张大嘴巴过了好久才缓缓开口。
  “妈妈这是怎么了?”
  我用食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他立刻恍然大悟。伊月在一旁反而皱起了眉头。
  “还真是糟糕透了…爸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听到他们说了爸爸和妈妈,废久小心翼翼地从我身上探出脑袋张望。在看到伊月的时候她惊呼道。
  “奇怪…小胜,那个女孩子竟然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跟我有血缘关系亲生女儿怎么可能不像我,废久又来回看着我和伊月,但当看到俊典的时候,她的目光才算真正意义上被完完全全吸引了过去。
  “你是…欧鲁……”
  有些事也许已经深深刻在了记忆,就算头脑变成六岁孩童,她也凭借本能无法忘却吧。我连忙捂住她的嘴,还好两个孩子没有反应过来。可是阴阳脸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原本被废久拒绝后就恍恍惚惚的他抬起了头,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
  

评论(20)
热度(73)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