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狮子啊》04

俊典视角



有轰出



我觉得我以现在的更新速度肯定会在这篇前把幼心地写完……




  虽然因为母亲的事情,现在我没什么食欲,但对于连续吃了几天快餐的胃来说,看到去厨房忙碌了好一阵的轰先生端上来的食物时还是忍不住用力吞咽了口水。除了具有高级感的碗里放着超大炸虾的带汤荞麦面,桌上还摆着吞拿鱼刺身和寿司。只不过轰先生自己面前那一份荞麦面是冷的笼屉式。
  父亲虽然也很擅长煮东西,但是也不至于会精致到做出宛如高级料理店的感觉……把好像是洗干净作为甜点的草莓端上来后,轰先生问坐在榻榻米上的我和妹妹要喝点什么饮料。
  “我先看看有什么……”他站在冰箱前翻了起来。“酒你们是不能喝的,但是有可乐。啊,还有可尔必思。”
  “可乐。”
  “可尔必思。”
  我们同时叫着,妹妹极度讨厌发酵乳制品却极度喜欢碳酸汽水。而这点上我跟她恰好相反。不知被戳中了什么,一向面无表情的轰先生回头看着我们竟然笑了出来。他把加了冰块的饮料放在我们面前时,妹妹转着脑袋问他道。
  “我们很不像对吗?”
  “倒也不是,应该说是太像了吧。”
  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点,我倒觉得他也许是觉得我们很像父母。
  “我开动了。”
  轰先生坐下之后,连妹妹都难得把筷子放在虎口上双手合十对食物小心翼翼地祈祷,然后我们吃了起来。这几天吃的都是冷的食物,突然间胃暖了起来。准确到仿佛是计算好的温度,那不冷不烫的荞麦面吸溜进口中时竟然有种令人怀念的感觉。
  我不敢向他问母亲的事情,生怕得知什么不好的消息。轰先生也什么都没说。只是一声不吭又十分尴尬。
  “那个,轰先生,您是一个人住的吗?”
  最后一开口我就觉得自己蠢爆了。玄关只有男人的鞋,连拿出来的杯子和洗手间的牙刷都是一人份。我却还故意向明显独居的轰先生问这种话。他倒没有什么不对劲的表情,只是把头从荞麦面上抬起来看了我一眼。
  “嗯,所以我才替切岛那里把你们接过来。在我这里你们两个随便怎么折腾都行,就当成自己的家吧。”
  “但是轰先生为什么不结婚呢?”
  这时妹妹突然用胳膊肘狠狠倒了我一下,用可怕的眼神瞪着我。我不明白听我这么问后她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但是轰先生的眼神突然变得十分锐利,开始盯着我的脸。
  “你想知道啊……”
  不、不是特别想知道……只不过因为没有话题才…这种话我只能苦苦憋在肚子里说不出来了。
  “我以前有过快要结婚的人,不过因为很多原因最后还是没能娶上她。”
  “那真得很遗憾……”
  “不是。遗憾只有刚开始。刚开始的时候每天都会想,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没用,想把她抢回来。不过时间一长之后便能坦然接受了,觉得只要她幸福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会想和她结婚的初衷也是希望能给她幸福。虽然很难过,但既然那个目的达到了,对我而言我还有什么要遗憾的?”
  他说着,轻轻垂下了眼睛。
  “现在跟你们说这些,你们暂时还不能体会到吧。”
  虽然料理非常好吃,但气氛实在是太奇怪了。我感觉有点消化不良。饭后我们回到之前选中的房间,其实我十分害怕这种带走廊的和室,所以央求了妹妹跟她睡在一个房间。妹妹对我翻白眼说着麻烦死了,一边还是默许了这件事。
  “对了,那个男人啊。”
  “嗯?”
  “我是说轰先生,哥哥,你也太迟钝了。”
  怎么又变成了我迟钝。妹妹这副漫不经心的态度让我有点奇怪,原本正在抱着被子给她铺着床的我扭头问道。
  “为什么?”
  “轰先生最恨的人应该就是俊典哥你了,结果你刚刚还问他怎么不结婚之类的。虽然他表面看起来对你客客气气,也许不知道在心里头把哥哥千刀万剐了多少遍呢。”
  “所、所以说为什么啦!”
  我小声叫起来。妹妹那张悠然自得的脸,嘴上却有些残酷,她还故意装作愣了一下。
  “咦?我没有跟哥哥说过这件事吗?虽然是我从重也那小子嘴里套出来的话啦,他口风很松,不过多半也是御茶子小姐告诉他的。”
  小重会对我妹妹说漏些什么?还是关于轰先生的事情。不过我们彼此的父母包括轰先生在内都是同一个班的同学,会发生些什么也正常,只不过会因为什么事而憎恨我啊……
  妹妹则继续神情漠然,拿起怀里碗中的草莓放进嘴里,好像因为酸度皱起眉。
  “妈妈那个时候,原本已经在商量跟轰先生结婚的事情。双方父母早就已经见过面,连日期和酒店都订了下来。”
  “哎?”
  原来母亲和轰先生是这种关系吗?我疑惑不解地望着妹妹时,她却满脸“你才知道”的表情。
  “结果都是因为有了你,妈妈总没有办法带着你就这样跟别的男人结婚吧。轰家人貌似连请帖都送了出去,所以对妈妈妥协说如果可以将腹中的胎儿打掉的话,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但被妈妈拒绝了,甚至还擅自单方面解除了婚约。轰先生的父亲是当时曝光度很高的No.1的英雄安德瓦,这个名字你应该听过的?然后,这件事不知道被哪里的媒体得知并曝光了出去,折腾成了好大一起的事件,一直闹了很久。对No.1英雄来说真是再大不过的丑闻了,那个大叔应该是感觉自己的脸都被小孩们丢尽了吧,就差准备想尽办法起诉绿谷家了。最后是轰先生自己不愿再继续追究了而已。而且自那之后轰先生就跟他家里断绝来了往,好像至今都没有跟他的父亲联系过一次。”
  妹妹无奈地耸着肩。
  “所以换做我的话,未婚妻因为怀了其他男人的孩子而且还解除婚约……受到这么大的侮辱,大概会恨得杀掉哥哥你的哟,毕竟一生可以说都被毁了嘛。”
  到现在也是孤伶伶的,独身一人的轰先生……
  那个原因竟然是我……
  不,准确来说还是妈妈吧。虽说我的出生也是作梗因素就是。
  “不过现在我倒是很感谢你,要是哥哥那个没有出生的话肯定就不会有我了,谢谢你让我来到这世上,以后也要加油啊,废物哥哥。啊,我去洗澡了。”
  她坏心眼地对我吐着舌头,从榻榻米上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能为了母亲独身至今的人,应该也同样看见了母亲消失的一瞬间,他可能正深深掩盖了自己的悲伤。但妹妹的话我也不能置之不理。指不定轰先生他……
  真的很恨我。
  ……鸡皮疙瘩都快要起来了。
  父亲原本在电话里让我们第二天就去学校,但是我们的东西都丢在了家里。一大早起床的我和妹妹正在犹豫的时候,轰先生却拿着我们两个的书包从外面回来。
  里面的东西都在,妹妹看到自己的手机高兴得抱着它转了好几个圈。而我竟然在书包里找到了那天生日时小理送给我的耳塞。
  “它装在盒子里放在床头,我猜这个也许对你很重要,所以就拿过来了。”
  轰先生这么解释道。我简直感动到不行,在他面前一个劲地鞠躬道谢。
  “谢谢您…轰先生。”

  不…他…是怎么进我们家门的?从切岛先生那里拿来了钥匙的吗……
  说来小理只有第一天发了个“你没事吧”的短讯给我,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他觉得我现在失去了母亲很难受不想被打扰。不过在得知母亲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之前……我是不会沮丧放弃的。
  只是想到死亡……
  我又会不得不想起来那天噩梦般的一瞬间。
  不只是一瞬间了,我真的真的被杀死了很多。胸口的疼痛仿佛还残留在身体里。之前妹妹问过我那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也只能对她不断摇头。然后她也没说什么,不过看起来很不开心。
  “我觉得你之后去做一下个性检测比较好。”
  “伊月,你认为那是我的个性吗?”
  我因为她的话惊讶地张大嘴巴,她看着我点头。
  “要不然怎么解释?为什么那个敌人没办法在你身上造成伤口?当时除了我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一直以为自己是无个性的我,身上发生了奇怪的变化。虽然到了我这个年龄才觉醒个性的人真的很少很少,但也并非没有那种情况发生过。
  我突然激动了起来。我也许要有个性了。虽然这个个性好像很痛苦。
  上学也是轰先生开车送了我们,他先将稍近的妹妹送到了学校,并询问了妹妹的放学时间说也会来接她。而在妹妹走了之后,由于她昨晚说的那些一直在我心里形成了一个疙瘩,以至于我早上都不太敢看轰先生。他却总是透过后视镜不断瞟着坐在后座的我。
  “你妈妈…一定会没事的。不用想太多,好好去上学吧。”
  “啊……”
  在距离雄英还有一个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从接上我们到现在对母亲的事情一个字都没有提起过的轰先生突然开口对我说道。
  “当然!我也是这么想的!因为妈妈她很强……妈妈是最厉害最棒的英雄了!”
  “俊典喜欢妈妈吗?”
  “嗯!最喜欢了…当然也喜欢爸爸……”
  想到暂时见不到的父母,我立刻难过得掉下泪来。要是妹妹在旁边估计又要被她骂是爱哭鬼……但这时低下头用手擦眼泪的我眼前出现一张纸巾,是一只手还握着方向盘的轰先生递给我的。
  我下车后目送着他离开。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六月清晨的风既干净又凉爽,刚刚有些红肿的眼睛立刻被风吹回原状。我转身朝那栋教室所在的那栋H型主教学楼走去时,肩膀被什么人用力拍了一下。
  “早上好!好久不见了啊!绿谷君!你还好吗?”
  那足以引起地面震动的声音让我颤抖了一下。不过随后心跳加速,脑袋也冷却不下来。我缓缓地回过头,戴着眼镜的黑发美少女正冲我笑着。
  “早、早上好!饭田前辈!”
  比我高一个年级,正担任雄英学生会学生会长的饭田悦子是我的前辈,现就读英雄科A班。高中一年级我在学校负责照顾兔子的时候认识了她,正好她的叔叔曾经跟我母亲还有御茶子小姐是同班同学。因此才熟络起来,否则这种程度的大美人,而且还是位大小姐……我连跟她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她身上有一种魔力,只要看见她的人便会将悲伤一扫而空。那也是由于她本身的个性之一。
  可以控制人情绪的个性…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十分厉害。所以她才能全票当选现任学生会会长,当然饭田前辈本身也是十分优秀的女性。她来做学生会会长没有任何人有意见。
  “你妈妈的事情…我在新闻上看到了。”我们一起往教学楼的方向走,饭田前辈突然挨着我压低声音。“因为你没有回我的短讯,所以我也不敢贸然打电话给你。”
  “我没事的……妈妈只是不见了而已,又不是真的已经……”我话说到一半卡住了,她点点头,示意我可以不用继续说下去。
  “既然还能来上学我就放心了。”她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不过刚刚送你来的是No.2的英雄焦冻吗?为什么他会送你来学校?”
  “这个…说来话长……爸爸暂时没有时间照顾我和妹妹,爷爷奶奶那边好像也挺麻烦的。所以暂时住在轰先生那里了。”
  “这样啊……”饭田前辈点头承认了我的解释,随后又重新露出笑容用力拍着我的后背。“总之,打起精神吧绿谷君,把腰杆挺起来!今天也一如既往要加油啊!”
  “是…是!前辈!”
  她说完,纤细修长的小腿突然变出了气管。那是饭田前辈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第二个性“引擎”。仅仅一眨眼时间她就从我面前消失了。我呆呆地看着她消失的地方,总感觉胸口一阵惆怅。
  “年轻人真是可以啊…!”
  听到声响我不由得回过头。戴着红色帽子,脚上也穿着红色运动鞋的年轻男子虽然这么说,但正抱着胳膊一脸嫌弃地望着我这边。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出水老师!”
  英雄“沃特豪斯”— —本名出水洸汰的青年是我在学校最喜欢的老师,也许是因为他还很年轻,跟我们学生之间相处的都很好。他伸出大大的手向我走过来,我总觉得会被打,连忙闭上眼睛。不过他也只是用手揉着我的头发。
  “不过,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从英雄协会那里听来了消息,出久小姐……是为了救你和妹妹才遇到麻烦的吧。出久小姐果然还是出久小姐,过了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无论何时何地都会冲上去救人这点永远也不会改变的。”
  我被出水老师说得又难过了起来,他便一直扶着我的胳膊一直把我送到教室门口才离开。看到我进门之后,原本闹哄哄的班级一下子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变成了窃窃私语。
  要不是因为我是No.1的儿子,大概在雄英根本没有丝毫存在感的。唯一真心在乎我的那个人……我赶紧发了短讯给小理告诉他我来了学校,可是他始终没有回复我。直到午休时,我终于忍不住主动去找了他。
  “心操?啊,他请假好几天了。”
  但当我去小理所在的我班级问的时候,却收到了这样的回答。
  请假?
  连家都很少回去的小理,竟然会请假……
  不知为何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评论(18)
热度(37)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