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狮子啊》05

伊月的视角

有轰出

我一定会在番外里对轰轰好的



  哥哥从放学回来后便看起来不太对劲。他一点也不擅长掩饰,真是把喜怒哀乐全写在了,现在就像只被剃光了毛的狗狗一样精疲力尽地趴着桌子。
  “小理请假了。”
  “小理?”我想了好半天这个名字的主人到底是谁。“啊,你说那个长得像树懒的家伙?”
  “树、树懒?”哥哥愣了一下。“不要随便给人家起外号啊……”
  哥哥说的人我见过几次面,虽然个子很高长相也很帅气,但黑眼圈十分严重,而且为人很冷漠,对什么事都不关心。是我最不想接触到的那类人。我啧了一声。
  “那家伙每天看起来都没什么干劲,总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请假说不定是生病了之类的,哥哥你那么在意他干什么?”
  “小理是我的朋友我当然很在意啊!我也很害怕他是不是生病了,小理短信不回,电话也打不通,一直都是关机状态,指不定生了很严重的病才……”
  哥哥说着说着,抱着胳膊突然抽泣起来。
  “我已经很尽力地不去想妈妈的事情了,如果连小理也…小理也出事的话,我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了。”
  “就因为这种事情你就想去死,那你还不如真的去死算了。”我用力敲着哥哥的脑袋,像是熟透西瓜的那种声音。这家伙脑袋里多半也全都装的是水。
  “可是妈妈她,到现在也没有消息,已经是第四天了……从昨天早上之后爸爸也没有联系我们。伊月,我们要不要主动给他打个电话?”
  “能不能算了。”我按住他掏手机的手。“爸爸现在才是压力最大的那个人,他既然决定先什么都不说,你这样反而只会给他添乱吧?”
  “说、说的也是……”哥哥又点点头,然后继续盯着手机里和那个叫理的男人的聊天记录发呆。我觉得他依赖那家伙是不是有点过于病态了?但就像我也很依赖丽日重也一样,我也许是没有资格去说他什么的。
  我知道自己脾气很烂,还经常动手打人,学校那些家伙不过只是因为惧怕才追随我而已。只有重也会真正关心我的安危。国中一年级的下半学期,也就是去年年末,我因为觉醒了几乎快要承受不了的第二个性,而准备从学校天台上跳下去的那时候,重也发动了他的个性救了我。
  那种感觉真的非常奇妙,明明我已经爬过天台的护栏,准备就这样纵身一跃和世界说拜拜了,身体却一直没有接触到地面。
  就像御茶子小姐的无重力个性升级版,重也的个性则是可以完完全全控制地心重力。我以为自己掉下去身体会变成摔扁的青蛙,最后却完好无损地落在地上。因为脱离了重力作用,连我的头发也就这样漂浮在空中。重也说就是因为看到我总是扎起来的头发散落的样子才喜欢上我的。但我却不知当时映入自己眼中刺眼的光芒,是来自他的身上还是头顶的太阳。
  在那之后不管我尝试了多少次从各种地方跳下去,重也总能在关键时刻救下我。我才知道他为了防止我会再次自杀,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跟在单独行动的我身后。这种事听上去很可怕,但对于我来说,如果对象是重也的话,并没有不适的感觉。
  跟他在一起时很奇妙,看到他的笑脸却很安心。个性也不会暴走的话,那些不想被听到的声音不会钻进我的耳中,也不会再想要去自杀。每天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就像今天白天见到了重也,自从妈妈失踪后这几天积累起来的不安在他牵住我手的那一刻消散而去。不知不觉中我好像已经无法再离开他了,所以那之前重也跟我告白的时候,我几乎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答应了他。
  轰先生是如约定的那样放学后准点来接了我和哥哥,重也对于几天不见却不能跟我一起去吃蛋糕感到很沮丧。但老远透过车窗玻璃看到来接我的人是轰先生时他吓了一跳。我跟他解释来龙去脉之后,他更加疑惑了起来。
  “我之前跟你说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我知道他是想说些什么,在轰先生抬头前先松开了他的手,“那又怎么了?”
  “不愧是No.2的英雄啊……发生了这种事还能不动声色的照顾你们两个,给我的话连面都不会想见的。”
  “怎么?”我开始冲他笑道。“重也觉得会发生了那种事是我跟哥哥的错吗?”
  “啊……不…不是…”
  他原本肯定想说点别的什么话,被我的表情吓得不敢提了而已。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在想,只是因为伊月你本来就很厉害,你又总觉得我没用,所以……”
  “不要因为那个女人做了这种事就把我跟她混为一谈可以吗?”这次没等他把话说完,我便用力掐着他的胳膊,看到他露出疼痛的表情反而加重手里的力度。“我最喜欢小重你了,怎么可能还会去看别的家伙呢。”
  “是、是啊!我也很喜欢伊月!好痛……别再捏了……”
  “不过我喜欢你也是相对的哦,重也要是敢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我会把你手脚绑在一起丢到夜晚无人的教室里,然后用塑料袋把你的脑袋紧紧套住。第二天早上第一个来学校的人看见你窒息而亡时的惨状就会发出‘啊啊啊啊!’的超绝尖叫了呢。”
  “伊月,都说了,我、除了你以外…你不要说这么吓人的话嘛……我发誓。”
  他原本个头就很高,害怕的模样看起来也很可笑。我也就这样继续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朝轰先生的方向走去。
  “那么,明天见。”
  “嗯…嗯!”
  直到完全背过他后,我才彻底收起笑容。
  晚餐也是轰先生做的,昨天是荞麦面,今天是蒲烧套餐,其中看上去最普通的鳗鱼蛋羹,滑滑嫩嫩的口感却最让人惊讶。他好像对和食情有独钟。爸爸倒很少做这些。总觉得在这个地方继续住下去我会变胖,晚餐之后,我和哥哥坐在同一个房间里开始做起了白天布置的作业。
  哥哥好像还没有从沮丧当中走出来,手指不停地旋转着自动铅笔一直唉声叹气,半天本子上一个字都没有写。途中轰先生给我们送来了作为宵夜的红豆黏糕,绿色的黏糕应该加了抹茶,有点苦,但是搭配甜甜的红豆沙刚刚好。对于反应过来慌忙用手遮住空空如也作业本的哥哥,他还目不转睛地望着轰先生,生怕被他知道自己坐在这里一个多小时却一字没动这件事。
  早就完成作业的我一边吃着红豆黏糕一边用手机刷着社交软件,实际上想看看其中有没有妈妈的消息。然而网上什么也没有,仅仅只有最开始的那条报道。我翻着底下的评论,多半是祈祷妈妈可以平安归来的祝福。
  她还是被相当一部分人所依赖并尊敬着。尽管这份尊敬的代价就是我和哥哥因为从小缺失妈妈的存在而变得不完整的灵魂……看到有这么多人在关心她,我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不由得嘴角轻轻上扬,可当我再往下翻看,笑容便立刻凝固住了。
  — —什么No.1英雄,因为那种程度的敌人就死了,不过就是个没用的大妈而已嘛。
  虽然也有人去反驳了他。不过竟然还有很多表示赞同的。
  — —就是,我早就想说了,你们没人觉得人偶的实力其实很弱吗?好像三天两头就看到她被打到住院停止活动的新闻啊?我感觉现在的英雄排名测定是不是有问题?
  — —最没用的人不是爆心地吗wwww一般来说女英雄婚后不是退隐要么就是去高校英雄科当老师,哪有像他们一家这么喜欢抛头露面?真恶心。
  — —你这么说轻灵也是婚后还活跃度很高的女性英雄。
  — —啊,轻灵的丈夫好像是全职主夫。
  — —反正我希望这次事件之后那个大妈再也不要回到英雄排行榜上,看到她就要吐了。说来你们知道人偶以前是预定要跟焦冻结婚的吗?
  — —什么什么?还有这种事情?!
  还没把那条评论后面的回复看完,手机从我手里脱出去扔到墙上时,还在发呆的哥哥被我吓了一大跳。他爬过去替我捡回来手机,望着气到发抖的我小声问。
  “怎么了?伊月?”
  “你自己看一下手机吧。”
  结果哥哥的脸色也渐渐变得难看起来。“这是……伊月,你不要太在意网上这些人说的话。说妈妈坏话之类的,说她很弱之类的,先自己爬到No.1的位置再说吧。”
  “嗯,我知道。我……知道。”
  一瞬间的愤怒过后对我来说就是全身被抽空了力气,我耷拉下来脑袋,对哥哥点点头,然后向屋外走去。
  “你去哪?”
  “去吹风。”
  长到感觉一望无际的走廊,就仿佛一辈子也走不到头一样。但走到那扇跟所有门不一样,十分漂亮的门前时,我停了下来。
  轰先生说只有这个房间不可以进去,其他随便我们用。我原本以为这可能是他的卧室,但他也不睡在这个房间。加上这扇跟其他都不太一样的门,我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吸引进去。
  仔细一看,门并没有上锁。
  我知道也许偷窥什么的并不好。但我从刚来这里就对这间屋子感到好奇,它也就像具有魔力那样深深吸引着我。轰先生应该还在书房里,刚刚路过那边的时候我看到他正在聚精会神地写着什么。所以……这样侥幸着的我,伸手轻轻拉开了移门。
  没有弄出声响。
  我把门开了一道小缝,钻了进去。
  房间非常非常冷……现在是六月,我却一进门就感到一阵寒颤。抱着胳膊环视四周。外面是和室,里面却是完全的西式家具。包括我和哥哥都是睡在榻榻米上的,没有床。这里却有一张看起来崭新无比的床。上面还铺着一尘不染的白色蕾丝床罩。梳妆台,书桌,衣柜,所有的东西都是新的。只不过……看起来没有任何人住过的样子,而且有一股发霉的气味。
  但直到我回头,看见靠门边那个被收架子上的的东西时,我突然意识到这好像是间婚房。
  我怎么说也是正值花季的女孩子,会被那种漂亮的东西吸引眼球也很正常。下面摆放着怀剑,末广和箱迫,还有漆红的木屐,有着花朵的白纱应该是代替角隐装饰头部的存在,而同样是白色的褂下着也整整齐齐地叠了起来。然而主角还是那件挂着的绘有优美凤凰柄图的绿色打褂了。
  花嫁打褂是一生才能穿一次的衣服,我觉得每个女孩子应该都有向往过,所以情不自禁地将手伸过去,想要抚摸一下那件打褂布料上美丽的暗纹,然后被忽然拉开的门吓了一跳。
  轰先生嘱咐过我和哥哥只有这间房不可以进去,我却还是擅自闯了进来。一时间尴尬到涨红了脸。
  “对不起……轰先生。”
  我低下头,不敢去看轰先生的眼睛。我常常看不透这个人在想什么,他平时倒很温和,所以也想象不出他生气时是什么样子。反而因为未知而更加恐怖。
  “你很喜欢这个吗?”
  结果他过了好半天,只是冒了这么一句,我鼓起勇气抬起脸点头道。
  “嗯……它好可爱。”
  “这样的话,等伊月结婚的时候就把它送给你当礼物好了。。”
  “真的吗?!送给我?”
  “送给你了,否则一直放在这里除了等它腐烂,好像也不会再有人穿了吧。”
  轰先生低声说道。
  “那我现在可以摸一下它吗?”
  “当然。”
  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美丽的花嫁打褂之上,完全没有发现轰先生的表情变得难以言喻。见我沉浸在对于美丽事物的向往之中,很快离开了那里。
  结婚啊……对我而言现在还太早了呢。
  但第二天我再见到重也的笑脸时,脑袋里却浮现出自己穿那件花嫁打褂的模样。就那样不由自主地在重也面前脸红起来,他还以为我生病了在发烧,担心到用手背不停地试探着我的额头。
  我一整天都满脑子是结婚之类的事情,就连轰先生和哥哥急急忙忙赶来学校接我,说母亲找到了这件事,我也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来。被匆忙带到医院,就看见活生生的母亲,像在害怕着什么一样,正抱着自己身体坐在床上痛哭。她的眼神很奇怪,看到我们来之后反而更加恐惧了起来。
  看到母亲的模样,我却突然想起那件打褂的颜色,那种沁人心扉的淡绿色……
  指不定。
  应该说是肯定了。那是为了衬托某个人的发色而挑选的吧。

评论(13)
热度(36)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