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胜出♀】幼心地 05

性转注意


咔(36岁)x久(记忆6岁)


十万分ooc


对不起大家我只是妄想一下合法…



自用BGM


  我把从医院出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母亲送回了家,她便留了我们在那里吃完饭。这所公寓对于我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从我有记忆以来格局便几乎从来没有变过。鲜少来外婆居所的俊典,尤其对过去废久的房间十分感兴趣,每次来都会在那个房间里看很久。尤其好奇那些……至今还摆放着所有废久喜欢的东西。

  跟那个男人有关的。

  叫做欧鲁迈特的男人。

  男孩子会喜欢帅气十足的男性应该很正常吧。伊月则是一听说外婆要做饭便跟着去了厨房帮忙,虽然她曾那样对废久说话,却跟外婆的关系非常好。我不知道废久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和俊典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要怎么问。回来在车上的时候他们都十分罕见地陷入沉默之中。

  我坐在沙发上用手捂着脸,还在思考下午搜救组所说的那些话。

  废久是暂时忘记了One for all没错,只是万一某一天她的记忆恢复,却发现自己的个性,所谓的被人“剥离”了要怎么办。

  也许在外人眼里只是一份强大的个性,可一步步看着她走过来的我比谁都明白。One for all对她来说是比性命还重要的宝物。

  是那个男人交给她保管的重要宝物。

  我虽然很不希望她再继续当英雄下去。只是这种事情若是我擅自替她做决定的话,她之后会恨我吧,恨到一辈子都不想理我的那种。

  真的十分不想去考虑这些。我觉得更加需要关系的是废久现在的身体状况。虽然她的伤消失了,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废久记忆退化不只是对她而言,还有我和两个孩子。尤其是那他们……母亲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们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就和母亲消失了没有什么区别。正在想着变成现在这样后要怎么办时,一抬头突然发现俊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跟前。

  “爸爸。”

  俊典是个看起来瘦瘦矮矮的小孩,实际上除了头发和眉毛的颜色,比起我来,他完完全全是废久的翻版。我想若废久是男孩子的话,在这个年龄大概就是他这副模样。只不过却和废久有决定性的不同……就是因为这孩子我最终才会和废久结婚。然而他现在看起来似乎跟平时有些不太一样。投向我的目光坚毅却又在怀疑着什么。

  “什么事?”

  “八木俊典…是谁?”

  我这才注意到他手中还拿着一个封皮早已发黄的笔记本,就算被我发现拿着它,俊典也没有隐藏起来。

  那肯定是废久以前的东西。我不禁皱起眉。

  “那是你妈妈和我的恩师,所以她才会给你起这个名字。”

  “就是妈妈的房间里摆满的那个手办的原型,英雄欧鲁迈特吧?”

  “是。”

  “那么为什么,下午的时候妈妈会把我认成了他?”

  原来被他听到了。我立即紧张了起来,就在不知道要如何向他解释时,他突然难过得低下头。

  “妈妈她…是真的变成了只有六岁的孩子了吗?不记得我的事情了吗?”

  我连忙松了口气,原来他只是因为废久记忆退化不记得自己所以伤心着罢了。让俊典在我身边坐下后,我从他手中拿走了废久的笔记本。

  那是本日记,看日期恰好是刚念雄英的时候。被俊典翻过的地方,恰巧记录着废久刚刚得知那个男人身世的事情。那个男人明明让她不要把自己的个性之谜告诉任何人,她却写成了日记,还忍不住告诉了我……我抬头直视着俊典,对他说道。

  “就算她现在不记得了,那也是你和伊月的妈妈。”

  “我知道,妈妈就是妈妈。但是…还是很难过。”

  里面记录着从她念雄英开始后不久的点点滴滴,看到很多熟悉却差点被我遗忘的人名,过去的记忆又一点点复苏了起来。总觉得我的思绪飘到了很远的地方。只是当我慢慢地翻到了倒数第二页,却看见了…

  满张纸都写着像是咒语一样的东西。

  废久以前就总是像念咒似的小声碎碎念着,光是听的话除了觉得厌烦也没什么,但完全变成文字版后就十分可怕。更何况这一整页的纸上全部写的都是“喜欢小胜”几个字。

  喜欢小胜。

  我喜欢小胜。

  喜欢。

  泛黄的纸张和已经有些模糊的字迹,看上去真是触目惊心。若这不是废久的东西我真的会感到恐慌。只不过……直到现在,就算如今的她变回了更加比日记里时遥远的状态,她喜欢我的心却丝毫没有动摇过。

  下午一见到我时,便紧紧抱住不肯松手的身体。单薄却温暖的身体。

  我有点懊恼为什么那时候没有吻她,六岁孩童的嘴唇……和三十六岁时会有区别吗?俊典没有发现我露出奇怪的表情,他还沉浸在失落之中,垂头丧气地晃着两条腿问我。

  “我不应该偷看妈妈的日记本的,对吗?”

  母亲做了炸薯饼和牛肉盖饭来招待我们。因为俊典和伊月还有要做的功课,没有在她这里留太久。而我一关上门,便听到她在里面泣不成声。因为小孩们都在而不好流露出的悲伤,她之后的日子想必也会很艰难吧。可光是废久还活着这一点,比什么都好。在回家之前我又路过了就在这附近我的父母家一趟,因为时候不早了,便让伊月和俊典在车里等我,我站在门口按下了门铃。

  曾经随意进出的家竟然到现在需要敲门才能进去……结婚后总是会让人在这种细小的地方上惊讶一番。虽然我有钥匙,但这个点还贸然开门父母肯定会被吓到。不久后老妈的声音透过对讲机传出来。

  “谁呀?”

  “我。”

  我的母亲光己是个已经年过六旬还十分年轻,犹如妖怪般的女人。在我一进门还没来得及换鞋便被她揪起耳朵一路拉到客厅。

  “你竟然还有胆子跑回来!那时候你就在现场吧?!怎么还能让小久受伤还把她弄丢了!胜己,你这个废物!你不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了吗?”

  一把年纪了性格还是这么火爆……换成以前我绝对要还手回去。而原本正坐在电视前的老爸,看到我之后也惊讶地站起来。

  “胜己,你怎么回来了?”

  “废久找到了。”

  在父母面前坐下后,老妈却摆手开口说。

  “不用你告诉我,我看到了新闻。正在想要不要晚上给你打个电话的呢。结果下午你竟然还在记者面前说那种话……真是个到这个年龄还不成熟的小子。虽然那些家伙是挺烦的。小久她现在怎么样了?”

  “情况还算好,但是……”

  “但是?”

  我把今天所见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父母。

  “小久一直以来就是个可怜的孩子。”

  我父母从以前就把废久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还是第一次见到老妈难过成那样,听完我的话后将额头抵在老爸的肩膀上。

  “从小就没有个性,她偏偏想去做英雄,好不容易自己努力从雄英毕业,都已经跟别人订了婚。你还没心没肺地跑去招惹她,把她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女孩子还没有结婚却生了孩子,她的处境有多难过,胜己你根本就不能体会到。”

  她的声音渐渐也有些哽咽。

  “结了婚后也是,本以为你会对她上心一点,结果三天两头就看到英雄人偶因伤停止活动的新闻。你跟她一样都是No.1英雄,你是有那个能力保护好她的吧?结果你都在干什么?我究竟是为什么会生出你这么废物的小孩。”

  “是她自己硬要去做英雄,又不是我逼她的。”

  “是呢,反正你这小子不管做什么都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反正错的都是别人。”

  老妈像自动忽视我的解释,拿着手帕用力擦拭着鼻子,而老爸的胳膊始终搂着她肩头。

  我突然在想,如果我和废久能够平平稳稳的过去下,在到了他们这个年龄也许就是这样子了。这种日子说到底还有没有奢望的必要……

  “…万幸的是小久的身体还好。不过也就说……我那两个可爱的孙子呢?你要是照顾不来的话就把他们放在我这边吧。现在记者们已经不会再来这附近打探消息了。”

  “你以为你儿子就这点能耐吗?

  把伊月和俊典都是性格很乖顺的小孩,可要放在她这里,还不知道会被她管教成什么德性,我懒得继续说下去了,便从沙发上站起来。

  “明天我还会去医院,到那时候再看出久的情况,我会告诉你们的。”

  “胜己!”

  当我换好鞋准备出门时,老爸却在后面喊住了我。

  “你妈妈话是那么说,但她其实很担心你以后能不能独自撑下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一定要跟我们说啊。”

  “嗯。”

  我应了一声,随后推门而出。

  跟她结婚后虽然同屋,不过基本都是分床睡的,因为我睡相不是很好,跟废久一张床总是会抢走她的被子。她好几次被冻感冒之后,我们后来干脆买了两张床放在一个房间里。

  今晚我却头一次心血来潮躺到了她的床上。好像恍惚之间我在房间里看见了小时候的废久抱着巨大的欧鲁迈特玩偶的模样,她就在我眼前。我向她伸出手,可是废久立刻就消失了。

  即使她很少很少回家睡在这里……

  枕头上也都是她的味道。

  我一晚上都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白天的事情而难以入睡。她依恋我的模样,闭上眼睛允许我吻她的模样。知道我已经和自己结婚后开心的模样。

  我想赶紧见到废久。

  结果一整晚算起来我不过睡了一个半小时,只要想到可以去医院见她,便会精神抖擞起来。送了俊典和伊月去学校后,我立刻迫不及待地赶往那边。刚出电梯,却被从值班室跑出来的护士拦了下来。

  “爆豪先生!请等一下。”

  “怎么样?她还好吧?”

  “您的妻子…绿谷小姐已经折腾了一整夜了。”

  护士看着我为难地说道。

  “你们走后不久她就开始哭,怎么劝都没用。哭累了就睡,可是很快又醒过来,醒了还是继续哭。”

  “你是说她从昨晚到早上都没有吃东西吗?”

  比起得知废久哭了一夜的事,我更在意她很可能哭就算了还处于不吃不喝的状态。

  “啊,是的。她什么都不肯吃,连水都不喝。劝她喝水她就说着……‘在海里的时候喝了太多水,要是再喝下去就要被带走了’。而且一直叫着爆豪先生您的名字。早上按照医嘱给她抽血检查她也不配合,好不容易找到血管已经穿刺进去的针,被她乱动连针头都弯了。爆豪先生……所以我们家的医生怀疑,她的记忆退化是不是由于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引起的。”

  我对PTSD再了解不过,尤其是执行任务过程中因伤退役的英雄,患上PTSD几率比平常人要高出60%。

  护士在我面前深深地弯腰鞠躬。

  “真的实在是很抱歉,虽然这里是脑外科,可是心理上的问题我们还是无能为力……我不耽误您,您还是快点去看看她吧。现在好像正好睡着了。”

  走到病房门口并没有听到动静,我轻手轻脚推开了门,看见废久在床上侧躺着抱紧膝盖缩成一团。是宛如尚在母亲腹中胎儿那样的造型。我走进一看,她还正用右手紧紧捂住戴着戒指的左手,就算现在睡着了,眼角也含着泪光。

  我拉了张椅子坐到她床边,情不自禁伸手抚过她那张满是泪痕的脸,

  “爸爸…妈妈…小胜……”

  她似乎在梦里呢喃道。

  至于昨天没有做到的事…于是。我俯身凑上去吻住废久的唇。

  丰盈饱满且十分富有弹性……作为全身上下皮肤最为薄弱的器官。

  我从未有过的心情。

  然后把脸埋在她的颈部拼命嗅着。跟昨天一夜在枕头上嗅到的气味一模一样。这家伙果然就是废久。

  “你在干什么呢?小胜?”

  突然听见她的声音,我立刻直起腰杆。

  “小胜又想要亲亲了吗?”

  看来她确实才醒。不知道刚刚我做了什么。

       “没有,你想多了。”

  废久从床上坐起来,渐渐睁大双眼之后,又和昨天一样抱了过来。

  “虽然有小胜给我的戒指。但是,看不见小胜的脸还是很难受。眼泪也会流出来。对不起…小胜,只要看不见你的话…我就会变得很没用。”

  “就算看见了你也还是很没用。”

  我说道。

  “想让自己变有用就先学着放开我吧?护士全都告诉我了。”

  她在我的怒视之下才缓缓松开手,明明房里开着冷气,衣服上被她抓着的地方却还留下了她掌心的汗渍。

  “答应了不会哭,哭了一夜就算了。而且护士还说你不但不配合检查,还连针头都弄弯了。你这家伙到底是有多野蛮?”

  “因为很可怕…针…怕针,不要打针。我怕疼。”

  “针头都已经刺进去了还痛个屁啊。”

  “不是的……”

  废久不停地摇头拒绝,看见我不耐烦的脸色,又不断向后缩起身体。

  “连小胜也要让我去打针吗?”

  “但医生说必须检查你的身体情况。你要是还继续下去,可能一辈子都出不了院了。”

  所以她后来把埋在我胸口伸着胳膊,我则把她的手紧紧按住防止她又会继续乱动,她却总是忍不住好奇心偷偷瞟过去。看到明晃晃的枕头又害怕着闭紧眼睛。粗粗的采血针刺进脆嫩的血管中,因为采血管负压作用而流出的殷红色静脉血。在我眼里,那血的颜色却显得十分妖冶。多年以前曾经见过的绽放在她耳后的山茶花,似乎跟血的颜色一模一样。

  针头拔出来后我才开一只手抱住废久的肩膀另一只手还帮她按紧被穿破的地方。这才发现她抖得很厉害。然而过程中除了被刺血管和拔针时因为疼痛下意识的抵抗,她始终默默忍了下去。

  果然只要我在,就什么都能解决,废久是已经彻底离不开我了。

  


评论(16)
热度(48)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