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胜出♀】幼心地 06

性转注意避雷


36岁咔x(6)岁久


百万分ooc


剧情差不多也推到一半了





  “真是不可思议。”
  在废久从可以扫描全身的机器里出来之后,负责帮她检查医生诧异地打量了她一番惊呼道。废久很害怕医生,所有的医生护士都会让她感到恐惧。下来后便立刻躲在我身后,连头也不敢露。
  “本来初步判断只是大脑恢复成六岁,没想到身体其他器官也都恢复成小孩的状态。就连骨龄也只有六岁。”
  “这家伙还身上的伤也都没了。”我说。
  “……绿谷小姐,那你记得你在渔船上之前的事情吗?”
  废久被问话后才点头,她望了我一眼。“我…我好像在家里,到了睡觉的时间,妈妈看我闭上眼睛后她就关门走了,其实我没有睡,我跟欧鲁迈特一起玩了好一会。然后…然后……”
  她有些痛苦地抱住脑袋晃了晃。
  “然后就在水里,但是好奇怪,一点也不难受,在水里也可以呼吸。只是没办法动了。等到能动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些救下我的人。来这里看到了小胜和妈妈,小胜突然变得很高,妈妈也多了那么多皱纹,连我自己都长得这么大了……可是除了你们,我谁都不认识啊。”
  我在废久又要哭出来之前连忙拉住她,碰到我她就会十分乖巧地依偎着我的胳膊。究竟有多久都没有在我身旁做出这样的动作……连我自己也算不清楚。
  “所以说这家伙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目前看起来不仅身体状况没问题,反而处于非常良好的时期,毕竟才只有六岁。只是目前尚且无法确定现在这个状态是否会改变,是会随着年龄增长逐渐变化?还是一直是六岁?之前说的PTSD存在的可能性也很大,或者也许某一天突然恢复原状都是有可能的。我从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过这种复杂情况,说不定是中了个性的关系才如此难以解释。”
  说到个性,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如果是个性的话,个性消除了她是不是就会恢复原状?”我问。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我便去联系了他。对方用着一如既往慵懒的声音接了电话。
  “消除是可以消除,不过照你说的情况,我可不太能确定消除之后绿谷会不会有其他什么地方的改变。”
  “只要能让她那石头一样的脑袋恢复原状就好。”望着不远处正坐在医院树下的长椅上晃着腿,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的废久。我十分想叹气。“要是再这么被她纠缠下去,我什么事都做不了。”
  “既然如此的话,你明天带她来我这里吧。我现在还在雄英,你带着她直接来找我就好。”
  废久看到我挂了电话后,兴致冲冲地从长椅上跳下,然后向我奔来。因为我没有给她带内衣来,所以为了出病房只能让她罩着我的外套。我的外套对她而言又宽又大,从背影看她就像个偷穿大人外套的小鬼。
  “电话打完了吗?”
  废久问道,我向她点着头,没有应声。她却挡在我面前摊开掌心。
  “小胜你看,这个是我刚刚找到的,石头。长得是不是有点像欧鲁迈特的那两根头发?”
  “……你在哪里找到的。”
  “那边的地上。”
  不说别的,确实很像。她嘿嘿地傻笑了两声,用袖口使劲擦着石头表面的泥尘,然后如获至宝般收进口袋里。
  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毕竟现在废久的身体搞不好比我都健康。回到病房时已经是中午了,而我想起来早上护士说的另一件事。便问她想吃什么。
  废久却为难地咬着嘴唇。“小胜…我不渴,也不饿,什么都不想吃。”
  “炸猪排饭呢?”
  她有点奇怪地眨了眨眼。
  “为什么要吃那种东西?”
  我突然想到废久在上小学前,似乎相对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她爱吃的食物。她以前很挑食,所以那时候就很瘦,个头也不高。母亲还因为她挑食的毛病来找过我老妈商量,后来才逐渐好了很多。当我把从外面买来的炸猪排饭摆到她面前,又给她把筷子放的好好的时候,她似乎闻到了香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放在桌子下的两只手不安分地来回交缠着。
  “吃啊。”我见她半天不拿筷子,催促道。
  “可是我,不会用这个……”她盯着筷子扭扭捏捏。
  “啊?”我目瞪口呆着。
  “因为…妈妈会帮我。”
  就是这么个被母亲捧在手心里,连饭也不会自己吃的家伙,竟然妄想要去当英雄。结果现在的No.1英雄也的确是她。人的一生究竟是要发生多么大的变动,真是令人吃惊。
  废久转过身抓紧我正端着餐盒的手。
  “小胜、小胜来帮我吧!像妈妈那样……”
  “不行,给我自己吃。三十六岁的老太婆还要人喂饭,你不如直接饿死算了。”
  似乎很在意被我说是老太婆的事情,她有些难过地摸起来自己的脸。然后笨拙地拿着筷子翻来覆去,理所当然地被筷子打中了眼睛。
  “啊!”
  “笨死了,你好歹看下我是怎么拿的吧?”
  “喔…喔。是这样?”
  “不对,不是那样。下面用中指抵住啊!你觉得你这么拿能夹起来东西吗?”
  就算是俊典和伊月,他们也没有让我特意去教过怎么样用筷子吃东西。但废久的手指就跟她现在的人一样笨。我最后只能不耐烦地扔了自己碗握住了她的手示范给她。
  “就像这样!还是学不会吗?”
  真是糟糕极了。
  我一松手,她又变得不知道怎么用手里的东西。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吃个饭而已会变成这样,而废久又开始发出令人厌烦抽泣声,气得我干脆背过去不理她,拼命往嘴里扒着炒饭。等我放下空碗后转头看她面前的食物还是一动不动,再不吃掉会凉的。
  “勺子会用吧?”
  她还是不太敢来看我,轻轻点点头。早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先前让店里帮忙把猪排切成小块就好了。
  若不是六岁的她真的鲜活地站在我面前,我也真的不太记得她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只有一个形态模棱两可的身影,个头比我还高,跟在我后头一起,我们两个人一起卷着裤脚踩在清澈的溪水里逮着螃蟹。
  螃蟹没有逮到,废久却找到了一块奇怪的鹅卵石,她十分开心地把那块石头当成礼物送给了我。
  老实说,即使我跟废久结婚后,关系也说不上特别好。
  最初建立起事务所时是最最开心的时候。但等到伊月出生,她便逐渐开始拼了命似的参与工作和各种活动。尤其是她排上No.1英雄后,态度一下子变得很冷漠。明明在外就又会变成那副笑盈盈的模样。小时候的伊月曾偷偷对我说她觉得妈妈笑起来很可怕,比看到我生气时还要可怕。我认为小孩子的眼睛是可以看到很多东西的。
  工作的时候曾逮捕过一位僧侣,认罪时他告诉我曾经因为自己长时间保持笑容满面的状态和善待人,每晚都会做十分暴力的梦。
  最后忍受不了的他,把自己的梦变成了现实。
  我猜想,同样也要时常保持笑容的废久,状态跟他应该差不多。我跟她都已经不是高中时那个可以肆意大笑的年龄了。所以我才不想她继续做英雄。即使现在能承受,万一崩坏的那天来临了要怎么办?
  而那之后,我便因为业务上的问题从她的事务所退职跳槽去了切岛那边。就因为我擅自离开这件事,她差不多有一整年时间没有单独同我说过半句话。
  这家伙变得只有肚子饿的时候才会缠上我。
  说到事务所,我又头疼起来。废久的事务所还有不少数量的员工,这家伙自己没有管理天赋,不过在我走之后,她却请了连我也不得不暗自敬佩的人当副社长。不是那位副社长,以她的能力不可能把事务所经营至今,只是现在废久这个样子,她还能不能继续把事务所开下去都叫人怀疑。
  不过。
  尽管我们之间还有诸多其他毛病……但这个叫做绿谷出久的家伙,怎么说也是和我交换过戒指的人。
  要是连我也放弃她的话,她那时候搞不好真的就会那样从世上消失了。
  我将大份的炸猪排用筷子串起来塞进她手里,再把碗推到她面前,又给她拿来勺子。
  “啃总会啃吧?还是要我再示范给你一遍?”
  “不…不了……”
  就连握勺子的姿势都跟常人不一样,把炸猪排和米饭混杂在一起送进嘴里。但她那波澜不惊的表情根本就是觉得炸猪排没有什么特别的。根本不是那个每次看到新开的炸猪排店就走不动路的废久。
  她说着不饿,却把碗里的饭吃的一干二净,又乐滋滋地把没剩下一滴米的碗晃给我看。
  “小胜!你看!我吃了很多吧!我突然变得好能吃啊……我明明一点也不饿,一定…因为那是小胜给我准备的食物我才吃的下这么多的。这还是小胜第一次给我准备食物,我好感动哦……”
  说着她又揉起了渐渐通红眼睛。
  第一次?
  在她眼里是第一次……那我之前所做的不全都要白费重来了吗?
  我好像可能,必须得让自己认清一件事。
  即使现在的废久离不开我,我跟她之间的所有回忆也都没了。
  
  
  
  为了接俊典放学,在学校门口足足等了他将近半个钟头,我才看到他耷拉着脑袋,像个幽灵般单手拎着书包向车这边晃荡着。
  而他一上车就挨了已经等到不耐烦的伊月一顿臭骂。平常都会慌忙向妹妹道歉,今天却一反常态地仅仅是承受着挨骂而已。我从后视镜里多瞟了他几眼,发现他似乎脸色很差。
  “你是在学校遇到了什么吗?”
  “爸爸……!”
  俊典听到我的声音,张着嘴像是要把话脱口而出了,连手都伸了出来。可他又仅仅只是张着嘴,没有下文,手悬在半空中,渐渐缩了回去。
  “……我没事,妈妈她还好吗?”
  “那家伙死不了的。你不用担心她,安心上你的课。”
  “妈妈…妈妈没事就好……记忆什么的,可以慢慢来。妈妈总有一天会想起我们的……嗯…嗯。”
  他显然不是因为担心废久才紧张成这样。我极度厌恶这种拖拖拉拉的人,唯独把一辈子的耐心差不多都用在了照顾这孩子身上。在路口等红灯时,我回过头盯着他那张苍白的小脸。
  “你不说出来的话,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帮上你的忙。”
  “……”
  “是在学校的事情吗?”
  见他还是不发话,我只能上前试探。俊典犹豫地一下,看了看低头玩手机的伊月,又从后视镜里看我的眼睛。
  “爸爸,我…我发现了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就是…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既然这么问我就证明你想告诉我,那就说吧。”
  他又继续沉默了一会,接着嗯了一声。
  “我们学校的学生……以英雄科那些人为头,正在策划学园暴动。”
  还真的说了让我听到了意想不到的话。我伸手向上推了一把眼镜。“暴动?他们要干什么?”
  “要平等。他们要把学校高层全部抓起来,让他们集体辞职。”
  我不禁觉得有点好笑,过度依赖英雄和机器的社会,养了一帮闲到不能再闲的小鬼。在废久为了保护他们差点丢了性命的现在,这帮毛都没长齐的家伙们竟然还想着制造混乱。
  “优胜劣汰的雄英还不平等吗?原因是什么?”
  “爸爸知道那件事吗?起因就是上个月,雄英英雄科三年A班有个女生的父亲原本是英雄,结果因为投靠了敌人而被逮捕。”
  “我知道,当时逮捕了那个敌人的是英格尼姆。”
  “原因就在这里。英格尼姆的侄女…饭田悦子,也是我们现任雄英的学生会会长跟她是同班同学。我知道饭田学姐人很好,她肯定真的只是想去安慰那个女生,一定不是故意去推她的,饭田学姐又善良又温柔,所以一定不是的。结果那个女生跟饭田学姐起了冲突。从她父亲出事以来她的精神状态一直都很不好,似乎是社交账号被曝了出去。每天都有辱骂她的信息发过来,类似明明父亲是个叛徒。小孩也搞不好会变成叛徒,让她赶紧从雄英辍学。”
  俊典说到这里,难过地垂下头。我不得不在路边找了个车位把车停下来听他说话。就连一直在玩手机的伊月也竖起了耳朵。
  伊月冷哼了一声。“我觉得网上的人说的没有错。既然她爸爸是敌人,而且还是叛徒,很难保证她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啊。就像个性会继承一样,跟随父母亲印刻在血液里的恶也是会继承,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她说的话偶尔连我也听不懂。我斜着看了一眼伊月,感受到我的视线。她又不甘心地默默把嘴闭上。
  “你继续说,后来呢?那两个女孩起冲突之后怎么了?”
  俊典则抱起了脑袋,从他口中叹出完全不符合他这个年龄的怨气。
  “她们在学校打起来了,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监控也没拍到。然而整个A班同学却一致咬定是饭田学姐先对她说了过分的话。那女孩的个性是很强大的精神系个性,好像通过意念控制动物的脊髓。结果个性就在和饭田学姐起冲突的途中暴走了。她的个性暴走之后整个雄英的人都受到了影响,包括我当时也吐得一塌糊涂……就是让爸爸你连夜替我洗校服的那天。可雄英方面很奇怪,没有处置饭田学姐,却暂时让那名女生停学在家,也不说她什么时候能来上课。雄英也收到了来自家长委员会的联名信,要求无论如何也要开除那个女生,尤其是在她那个性暴走之后。家委会成员排了代表直接找校长谈判了……雄英迫不得已只能给她停学。而饭田学姐,我听到在学校流传的消息是,因为她叔叔是No.3的英雄,又是学生会长才没有受到任何处置。然后……然后……”
  “然后什么?”伊月比我还要心急地抓着哥哥的肩膀使劲晃着他。
  “然后就在那女孩停课的第二天,也就是上星期,她跳楼自杀了。”
  伊月愣了一下。
  “你是说就是你生日前那天,从四方大厦上跳下来的那个女孩吗?
  “对,伊月你知道那件事啊。那女孩的名字叫柚木翼,大概是想在死前飞一次,才选择从大厦顶层跳下来。”
  结果伊月发出比先前还要不屑的声音。
  “因为这点压力就想死,亏她还是考进了雄英英雄科的学生,你们学校现在也太逊了吧?爸爸那时候可不像你们这样。对吧?爸爸?”
  我没有回应伊月热切的目光。“虽然这件事的确是雄英校方做的不当。”我低声说道。“可是比起学生暴动,我觉得应该交给英雄和警察来处理。这已经不是你们小孩子能管的事情了。”
  “我、我也是这样劝说他们,可是那帮英雄科的前辈真的很凶,他们也很强,我、我又没有个性,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因为我是无意听到了他们的计划。他们威胁我说要是我敢告诉你和妈妈,或是老师的话,会让我永远也来不了学校。我…说不定我现在跟爸爸这样说话,也会被他们利用个性窃听到。”
  “你告诉我是对的。正好我明天有事要去你们学校一趟,顺便把这件事告诉校方,这样一来就能阻止那些学生了吧。”
  “真、真的吗?!太好了……”
  俊典抚摸着自己的胸口,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伊月则觉得无聊地低下头,又开始玩起了手机。
  “嘁,还以为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呢。就这么解决的话太没意思了。”
  “伊月,我想就算是前辈他们,也不希望搞什么暴动吧?”
  “你说的对,没有人会想要主动挑起纷争。除非对方真的是十恶不赦,天生的恶人。”
  如今才说着这种话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以前就不能和废久好好相处。我虽然不太记得高中以前废久的样子,但被我从楼上扔掉笔记本,又抱着笔记本独自啜泣的她的身姿,却至今都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对俊典伸出手,他立马明白我的意思,像小狗一样乖顺地把头伸过来给我揉着头发,高兴地说道。
  “我…最喜欢爸爸和妈妈了,只要有你们在我就不会害怕。”
  伊月却气得大叫。“啊!你把我当什么啊?!海啸的时候你忘了是谁拼了命把你丢出去的吗!”
  “伊月也是啦!”他用胳膊挡着妹妹的书包攻击。“妈妈曾对我说过,我们四个人只要相互扶持,不管是多险峻的难关都可以跨过。所以那时候才挺过来了啊!以后也一样,只要我们四个能在一起……”
  原来废久还说过那种话……我一点都不知道。
  “老太婆怎么跟你说话就跟在电视上说的一样虚伪,真恶心。”
  “哪里恶心了?那才是妈妈嘛。只有妈妈,No.1英雄人偶说这种话才有说服力哦!”
  “我说,爸爸,我们晚上吃什么?”
  “伊月,你又无视我了……”
  “晚上啊。”
  晚上要吃什么好呢。
  我发动起了车子,在开往家的途中苦恼地想着。
  “烤肉怎么样?”

评论(1)
热度(60)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