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胜出♀】幼心地 07

又开始拖沓剧情了


宠老婆的咔有多ooc我心知肚明,可我是真的写的很爽,我在做梦中,让我做一辈子的梦吧。




  可能潜意识真的把她当成孩童来看,一大早赶去医院的我便始终在想,不知道她昨晚有没有乖……来到医院,并没有护士特意跑来拦下我。见到废久的时候她已经醒来坐在床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播放动画的电视。
  “啊!早上好!小胜。”
  奇迹般没有向之前那样哭啼啼地冲上来,说完之后又重新看起电视…我注意到电视里正在播放着具有年代感的动画,正是以欧鲁迈特为主角的那部。有了动画看就不需要我……就算真被我当成小孩,也都是这家伙自己的原因。
  我上前从她手中一下子夺过遥控器把电视关掉,废久被吓了一跳,怯生生地望着我。
  “怎、怎么了小胜?”
  “动画片好看吗?”
  “当然!主角是欧鲁迈特啊!Smash— —”
  在准备做出动作时发现我不悦的视线,废久这才慌张起来。
  “小胜!昨晚你不在…我一直都有听护士的话,我…我没有哭。”
  她一脸想让我夸她的表情,我只是随口“哦”了一声,她便像焉了的花垂着肩膀。我把带来的衣服扔进她怀中。“别磨蹭了吧,出院手续我已经办好了,赶紧换上衣服跟我走。”
  “去哪里?”
  “雄英高校,你想去吗?就是欧鲁迈特的母校。”
  她就差从床上蹦起来了,用尖锐的声音叫起来。“雄、雄英?!想去!我想去!我想去我想去!小胜真的要带我去吗?但是…带我去做什么?”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快把衣服换上。”
  她从我扔给她的袋子里翻来翻去,那都是废久自己以前的衣服,抖开了白色风琴褶衬衫和长度到膝盖的深色裙子,她有点犹豫起来。
  “这个,我要穿这个吗?”
  “不然你还想要什么?”
  “那,这个呢?”
  她用指尖轻轻捻起粉色内衣一角,在我眼前晃了晃。
  “笨蛋吗你?那个不穿你要怎么出门?”
  “可是妈妈告诉我,这个是只有她才能穿的,我要等到长大才能……”
  “你已经是大人了。”
  我感到一阵无力,这种话也不知到底还要再跟她强调多少遍。但她半天就是不肯动,确定了进来时把病房门是关好的之后,一把将床帘拉起来。又把废久身上病号服从头上褪了下来,她连头发也被弄得乱糟糟的。
  我抓着废久乱动的胳膊分别穿过内衣肩带,再从后背扣好。因为我动作过分粗鲁,她忍不住发出哀嚎。
  “好痛……小胜,我都快不能呼吸了。就不能不穿吗?”
  “不可以,你给我老老实实忍着。”
  说到底……明明还长着那么丰满的胸部。却告诉我她内在只有六岁的我的妻子。
  换成任何其他一个人也不可能接受的吧。
  待她自己慢吞吞地穿上衬衫和裙子,我又望着她乱得像草窝一样的头发发愁。虽然连袜子都带来了,却不记得还要处理头发,忘了从伊月那里向她要几根发绳。废久倒是对自己蓄起来的长发感到很满意,连梳头都不会的她我只好亲自动手。梳好之后,她跑到卫生间的镜子前来回照了好久,又跑到我面前兴奋不已地转了一圈。微卷的发尾也跟着在空中划着弧度。
  “小胜,我真的像个大人了啊……”
  “这种话还要我提醒你多少遍?我说过,你已经大人,所以待会去雄英,就要给我有点大人的样子。我不让你说话你就不要说话,也不许乱动,更不许在那到处乱跑。”
  “嗯,知道了。”
  她用力点着头。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懂我的意思。我带着她离开了病房,向这两天一直照顾她的护士和值班医生道别。她则紧紧扣着我的手指,似乎半点隙缝也不想要露出。
  “小胜,既然我跟你结了婚的话,是每天都能这样跟你在一起的吗?”
  “……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情况,但我若是说不是,她肯定又要问东问西,对现在只有儿童智商的她解释起来太麻烦。
  “太好了!那么以后我也,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小胜的。”
  带她上车后,我给她系好了安全带。她却晃着脑袋眼眶又湿润起来。
  “能变得这么大,还能跟小胜在一起。我……觉得现在好幸福啊。我一直都最喜欢小胜了。每天从幼稚园放学,我都很舍不得你,不想和你分开。结果一觉醒来我真的可以不用跟小胜分开了。一定是神听到了我的愿望。才让我变成大人的。”
  “……”
  不是什么神灵。事业,地位,废久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靠自己努力争取来的。就连她的个性,现在也是完全属于她的东西。那其中甚至也包含了我。即使记忆没有了不要紧,我也好,母亲也好,俊典和伊月也好,还有她的亲友们。我们所有人,和“绿谷出久”之间的羁绊并不会就这样消失。
  从她身侧系过安全带,我并没有立即直起身体。衣柜里拿出来很久没被穿过衬衫,也满是她的气味。简直快查要沉溺其中时……突然听到废久笑出声来。
  “小胜,你在我身上闻来闻去的样子,好像小狗狗。”
  “闭嘴,你说谁像狗?”
  “但、但是我很怕狗……所以还是不要像了。”
  我正伸手欲要打中她的脑袋时,动作被手机振动打断。是相泽老师的来电。
  “抱歉,爆豪,今天我突然有事,你还是明天再来雄英找我,没问题吧?”
  相泽老师的声音从话筒传出,不过听上去却很急促。我看了一眼废久,然后回答道。
  “我是没问题,废久也不要紧。不过老师那边遇到了什么吗?”
  我想起昨天俊典告诉我英雄科三年生正在策划学园暴动的事情,不由得绷紧神经。
  “不是什么大事,实战训练被学生的个性伤到了眼睛,要明天才能恢复。”
  我叹了声气。“人生在世五十年。老师您已经五十二岁了,该退休了吧。”
  刚说完,相泽老师一下子挂了电话,只剩循环播放的机械音回荡在我耳边。
  “小胜在跟谁打电话呢?”
  “本来要带你去雄英见的人。”我将头伸到窗外看着后轮胎开始倒车。“是你在雄英时的班主任。他现在有事所以只能明天再带你去见他了。”
  “这样啊,班主任……”她嘀咕道。“我在雄英念书的时候,肯定给他添了很多麻烦。”
  “何止麻烦。你是头号问题学生。”
  “有、那么严重吗?我?”
  “整天把自己弄得破破烂烂的,校医室常客。害得相泽老师和欧鲁迈特跟你一起去母亲那里道歉。”
  “欧鲁迈特!他也是我的老师吗?!”
  “……是啊。”因为太过刺眼的阳光,我不得不拿出墨镜戴上。“是我们的老师。”
  “我跟小胜,在雄英也是同一个班级?”
  “嗯。”
  上大学废久是刻意避开我才去了很远的学校,为了跟那个阴阳脸结婚……结果误打误撞又被我碰见罢了。
  “欧鲁迈特!欧鲁迈特也是老师的话。那么明天去雄英的话,我也能见到欧鲁迈特吗?”
  “不,他不在。”我说。“他……早就退役了,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
  听到这件事时,副驾驶座的废久一瞬间变得极度安静。就好像气息都不见了。我下意识地侧过头看到她还好好坐在那里,可即便如此悬着的心也没办法放下来。
  “废久?”
  我还是有点担心,所以叫了她一声。这个年龄的她,能理解再也不会回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啊……”她回过神来。“这样,他走了啊…虽然看不到欧鲁迈特活跃有点寂寞,不过他应该是过得很幸福,对吧?小胜?”
  “嗯,很幸福。”
  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废久缓缓笑道。
  “这样就行了。放心吧,小胜,我不会因为这种事就哭的。”
  “那么就能因为学不会怎么用筷子哭吗?”
  “唔唔……这两个不一样!话说小胜,不去雄英的话,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啊?”
  “回家。”
  “我的家吗?那我能见到妈妈了?”
  “那是我跟你的家。”
  我跟绿谷出久的家。
  伊月出生后,我们便意识到不能一直住在我父母亲的家里。为了房子头疼了很久,最后找到了现在的地方。
  “就这里了吧。”那时候我还没回话,她便转头对中介公司的负责人笑着说道。“虽说离车站远了点,但可以徒步到雄英,附近也有不错的国中。
  我赶紧把她拉到了一旁,伸出三个手指。
  “喂,你没长眼睛啊。贷款要还这么多年……”
  “钱我们两个可以一起挣回来,地皮只有这么一块不是吗?这里地势很高,如果在这里建起一栋两层高的房子的话,从二楼的窗户便可以看到雄英……”
  她张开胳膊对着蔚蓝的天空比划着。
  结果明明当时是她果断地买下这里作为新家。可现在站在门口,这栋房子却对她来说十分陌生。好像是别人的家一样。
  “我跟…小胜的房子。”
  下车后,她便立刻走了过去,轻轻抚摸着已经有些褪色的门牌,上面同时刻着“绿谷”和“爆豪”两个名字,回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那个,小胜,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
  “明明我跟小胜结了婚,为什么我却没有改姓?”
  还硬要提这种问题,想起来我就火大的问题。
  “是你不肯改的。”
  “为什么是我不肯改啊……”
  “我怎么知道,你问你自己吧。”
  我将钥匙丢给了她,她慌忙伸手接过去。翻来覆去地端详着铜色的钥匙。
  “自己开门。”
  “我来吗?”
  等我点头之后,废久一脸紧张地在大门前踌躇着。钥匙对准钥匙孔还花了很久,最后发出清脆地咔嚓声。她又回头看着我,我扬了扬下巴示意她推门。
  在她钻进屋里时我也跟了过去,发现废久一脸困惑地站在玄关望着走廊,双手紧紧地攒住了自己的裙子。
  “你有没有想起来一点什么?”我试着问她。
  “嗯?”
  “这栋房子,里面所有的格局和装修全部都是你自己设计的。”
  “我?我那么厉害啊……”她蠢蠢地摸着后脑勺,露出害羞的表情。算了,真是不能再失望。我没好气地从鞋柜里找到她的拖鞋扔在地上。
  “换掉鞋再进去。”
  她喔了一声,蹲下来撕开皮鞋上的魔术贴,把脚塞进拖鞋里。我死死地盯着她那被洁白袜子所包裹的脚踝盯了很久,直到她的惊呼从客厅传来才回过神。
  刚刚那一瞬间……
  现在的废久,连内脏的状态也只有六岁。关于那件事,我还特意偷偷问了医生。得到的答案却是不会。
  我这是都在想什么。
  

评论(5)
热度(41)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