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胜出♀】幼心地 08

性转注意避雷


千万分ooc


36岁咔x(6)岁久,两个人已经有孩子了



妄图也是根本开不起来车的




  从进门后废久便开始在楼上和楼下之间跑个不停,过个一两分钟便会拿着家里的东西跑过来问我是做什么用的,对什么都很好奇。
  “小胜!这个,长得像马桶一样又很小的是什么?”
  “伊月的下松蒸脸器,你最好不要动她的东西。挨骂我可不管你。。”
  “这个呢?长得好像眼罩哦,可是里面好黑什么都看不见。”
  “是前几天俊典生日你答应给他网购的游戏机。他应该设了视网膜密码。现在打不开。”
  “还有这个像手榴弹一样的…手榴弹?小胜这个是手榴弹吧?为什么我们家会有手榴弹啊?”
  “蠢蛋!那是我战斗服上的!不许碰!快点拿给我!”
  幸好我眼疾手快,在她拔下保险丝之前抓住她手腕。然而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差点把家给炸了这件事,扭头不断追问我。
  “战斗服是什么?啊!就是像欧鲁迈特身上总是穿的那件衣服一样的吧?!小胜也有吗!小胜穿给我看吧!你一定超帅气的!”
  我最后拽着喋喋不休叫唤的废久的衣领,逼着她坐在沙发上后给她打开电视。看到欧鲁迈特的纪录片时两只眼睛都直了。
  “小胜!这个纪录片我没有看过!你在哪找来的?!”
  “秘密。”
  “小胜好小气哦。”她抗议道。
  那是废话,这个纪录片大概是我们上雄英的时候拍摄的。我特意只挑选了前半集给她看,因为后半集记载了那场使欧鲁迈特最后的余烬彻底熄灭的全部过程……这家伙看到的话,一时半会绝对无法接受。
  她只要看到欧鲁迈特就真的会安静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我虽然也从小就喜欢欧鲁迈特,却不会像她这般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直到把午餐全部做好端上桌,我才又挡在她前面拔掉电视机插头,再次拽着她的后领将她拖到了饭桌前。
  “让我看完嘛,就剩后面一点点了……正好看到精彩的部分呢!”
  她抓着我的胳膊晃来晃去,恳求着。被我一口回绝了。
  “不行,先过来吃饭,吃完了再看。”
  这种感觉…就好像回到了以前伊月还很小的时候,她会带着没有主见的哥哥趴在电视看现役英雄活动记录,尤其经常反复回播那个阴阳脸的部分……两个人看到激动的地方就搂在一起咯咯地笑得像傻子一样。就算叫他们过来吃饭,他们也只会“嗯~好”地随口答应,非得我去关了电视电源才不情不愿地坐到桌子前。
  但是,哄小孩也好做饭也好,这种事本来都应该是废久来做才对……这种问题我思考过无数遍,到底是为了什么会落在我肩膀上的。而且现在又要沦为照顾变成六岁小孩的地步。说不定就是物极必反,一定是上辈子的我过的太轻松了遭到了报应。
  “这些,是小胜做的吗?”
  知道她不会用筷子,所以我才做了咖喱炸鸡块和蔬菜沙拉。更是把米饭盛得好好的摆在她面前。
  “不想吃的话去饿死也没有人拦你。”
  “不是那样的。胡萝卜……是用刀切的吧?”
  “废话。不用刀用牙啃吗?”
  她盯着面前碗里的食物,又摊开右手掌心紧紧盯着。突然伸手扶住额头并皱起眉。这个姿势保持了好一阵。
  “……呃。”
  “喂?”她怪怪的模样让我有点紧张起来。
  放下手之后,废久好像想把什么从脑袋里赶出去那样摇着头。
  “我……没事。刚刚脑袋有点痛痛的。”
  “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
  听我这么一问,她开始挠着后脑勺。
  “没有什么特别要想起来的地方……可能是我讨厌胡萝卜,所以看到胡萝卜就很头痛。”
  “讨厌胡萝卜?我每次都看你把胡萝卜吃的一干二净。”
  “因为妈妈告诉我挑食的话会长不高,欧鲁迈特也不喜欢挑食的小孩。所以就算是胡萝卜我也要好好吃下去。英雄是不会挑食的!”
  我觉得有点好笑,对于这个说法,毕竟那大叔自己就很挑食。很快,她嘴里便塞了又是炸鸡又是咖喱和米饭,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叫道。
  “小胜…水…水…”
  真是蠢到无可救药了。母亲把这样的废久拉扯长大,其中的辛苦也只有现在的我能深深体会到。
  我一边给她倒着苹果汁一边烦恼着。
  刚丢下吃空的碗,废久又跑到电视机前,眼巴巴地望着我给她打开。只是我洗完碗出来时,电视还在继续播着,她盘腿坐在沙发上却垂着脑袋一动不动。
  “喂。”
  没有人回应我。
  我看到她的模样。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心跳也差点在那一刻停止了。用手轻轻一推,她便好似具坏掉的玩偶一样倒在沙发上。
  直到我双手发抖将她抱着放到膝盖上,才发现废久这家伙…不过是睡着了而已。我松了口气。只是感觉,她睡着的状态连我也觉得有点可怕,就像是已经死去一般的沉寂。
  客厅开着冷气,所以即使是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屋也感受不到任何暑气。经过这么多天的变动,感受到她的头颅枕在我大腿那小小的重量,不知不觉连我都打起哈欠来……只是自己迷迷糊糊醒来已经是两小时后的事情,大腿上的重量消失了。
  那家伙又不知道跑哪去,不过没有换鞋出门。一楼没有踪影,大概在二楼吧。但找遍卧室也没找到她。正当我有些焦躁时,突然听到来自天花板的动静,那上面是位于阁楼的书房。一楼有客厅和饭厅,二楼是三间起居室,等这样房子都盖好之后才发现没有书房……只能把书房设在原本准备做储藏室的阁楼里了。结果她居然跑到了那种地方。我爬上阁楼去刚准备骂她时,废久静静地趴在桌前,好像在看着什么。听到声音她回头冲我笑道。
  “啊……小胜,这里好多东西。窗子还能看到雄英呢,那是雄英吧?好棒哦……但是这个,小胜,这个是我吗?”
  我弯腰走上前,发现她正在翻着的是厚厚的相册。摄影师一般来说是我,废久不喜欢拍照,我更是懒得上镜。所以里面基本都是俊典和伊月小时候的照片,而且在彻底换成电子储存设备后就再也没有洗出来做成相册了。也只有前面几页纸被塞满了而已。由于废久对自己现在的容貌并不是很熟悉,我凑上去看,她正用指尖轻轻抚摸着那唯一的一张婚照。
  在所有人都已经觉得我没办法把她追回来,连母亲都劝我不要在自己的女儿身上花时间的时候,废久突然说答应就答应了……就好像当初没有个性的她突然间变出个性那样。这家伙做的事情总是令旁人大吃一惊。急匆匆去结婚,以至于连拍婚照的时间都没有,结婚后就更不可能去补拍了。
  最后只有这么一张,是六千块临时在写真馆拍的。婚礼的视频倒是有……大学之后开始热衷摄影的切岛把过程从头到尾都录下来了。不知道她看到视频会露出什么表情。
  “除了你不会有人摆出这副蠢样的。”我说。
  “原来我真的跟小胜结婚了……那这个婴儿呢?”
  “是伊月。”
  “她好小啊……”
  “嗯,那时候才满月。像条虫子一样。”
  “俊典的照片没有吗?像这样小小的时候。”
  “大概在母亲那里吧。”
  母亲那关于她记忆的照片会更多,包括在雄英时的照片。我突然在想,若是让她看照片,说不定能刺激记忆恢复。改天带着她去母亲那里吧。要是明天的事情失败的话……
  因为母亲的身体最近不是很好,所以这几天我没来让她去医院,尽管她也很思念自己的孩子。却又对我说了“只要胜己陪着她我就放心了”……这么沉重的话,真是令我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但是这个…果然并不是我吧?”她喃喃自语道。
  “照镜子看不是一模一样吗。你那张蠢脸,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都不会变。”
  我从她手里夺走相册,塞回了书架上。虽然这里是书房,其实更像储藏室,东西塞了很多,而且天花板比较矮,以我的身高只是站着的话弯腰有点辛苦。我想从阁楼出去,废久却拽着我的衣角。
  “你又想干什么啊?”
  “不知道,只是,看到我跟小胜的那张照片之后心里就痒痒的,好痒。不知道为什么。”
  废久将手放在胸口过了好久,像是在苦苦思索着什么。我正欲把她拖走时,她突然闭着眼睛吻了过来。
  没有丝毫技术、没有丝毫情欲,十分纯真的吻。就像蜻蜓点水那样,轻轻掠过我的嘴唇之后很快离开了。
  但是就是这个动作…害得我因为猛地站起来脑袋撞到了梆硬的天花板,然后眼冒金星地瘫坐在地上。
  “小胜,你没事吧?!”废久慌慌张张地跪坐在我旁边。
  我揉着生疼的脑袋冲她发怒道。“少啰嗦!谁让你一声不吭跑来亲我的!”
  “我、我刚刚想到了。那个,因为在电视上看过,穿着那样礼服结婚的哥哥和姐姐,之后都要这样亲一下。亲一下之后,很快就有小孩了。但只能亲一下哦!只能亲一下……不然小孩会变多的。”
  “有个屁啊!”我高高举着手,就差一巴掌落在她木头一样的脑袋上。“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到亲亲就会有小孩?要是亲个嘴就能有小孩,地球早他妈就该被多的像蝗虫一样的人类灭绝了!”
  “是妈妈说的呀……”
  她吓得抱着头兢兢地小声地说。我深吸一口气。
  “引子阿姨是在骗你。“
  “什么、什么,妈妈怎么会骗我?”
  “把嘴巴张开。”
  “不要啦……”
  然后满脑子什么念头都没有,不但把她扑倒在地上,利用体格把身材娇小的废久压倒在地。还这般咆哮如雷……我大概在她眼里就像头野兽一样。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已经对她忍无可忍了,单手捏着她的双颊凶巴巴地冲她道。
  “听好了,一会不许咬我舌头。”
  贴上后便开始用力吮吸软软的嘴唇,我把舌头伸进她被迫卸下防备的口腔里。那之后的确感受到差点落下来的齿尖,但废久似乎想起我的话,又把牙收了回去。
  “嗯……”她低吟着,抓着我胳膊的力度越来越紧。虽然舌头还向后缩着,不过被挑弄几下就跟我交缠在一起了。等听到她呼吸变得粗重,我稍稍跟她分开透气,才发现她红着脸,眼眶已经湿漉漉的,微微张着嘴,像动物一样哈哈地喘着气。
  “小胜…说好不能亲的,你太狡猾了…我要去告诉妈妈。”
  “去告诉妈妈她也不会帮你。”
  我用手指擦掉嘴角的唾液,将自己的气息全部扑在她脸上。
  “虽然你是个没用的家伙,不过好歹也跟我结了婚,结婚之后你就已经从那个家离开,彻底变为我的东西。所以妈妈是不会管你这些的。”
  “我是…小胜的东西……”
  不容她又多想,我又一次热切地舔舐着她的口腔来。脑袋忘记了,指不定还有肌肉记忆,所以废久才很快熟练起来。她在深吻中渐渐松开手,转而抱紧我的后背。口腔壁那柔软的触感仿佛内脏一样,虽然是内脏,但并不是讨厌。湿热感甚至令人无法抗拒……而人在活着时,唯一可以触摸到内脏的…就只有那个地方。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至少等到明天的情况……又一次快要窒息时,废久向一侧撇开头,然后把认真地把目光向下集中。
  “等下,小胜,你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抵着我的肚子……是鸡鸡吗?”
  告诉她不可以跟男孩子亲亲,却从嘴里自然而然地蹦出鸡鸡这种话。我问她从哪里知道那个词,结果她困惑着反问我。
  “不是你告诉我那个是鸡鸡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
  “上厕所时啊,因为你长得跟我不一样我问你为什么,你跟我说男孩子就是比女孩子要多一根小鸡鸡。可是现在看起来比那时候大了好多,一定是你长这么高的关系。”
  我头痛欲裂。
  “那是几岁的事情了啊。”
  “不就是你前几天在幼稚园刚说的……”
  对她来说是几天,对我来说确实几十年前的事。疼过后的脑袋开始里嗡嗡作响,我似乎耳鸣了。
  全都是以前自己亲手种下的恶果。
  “那我现在说,只是亲亲不会有小孩。这件事你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她还声音响亮地回答着我。“而且,我还以为跟男孩子亲亲很可怕呢。结果……这样真的心里不会再痒痒的。”
  说着明白却一脸傻傻的表情,我在她脑袋两侧用手臂支撑着上半身。
  “明白就好,还想不想要了?”
  “想、我想。”她一直点着头。“我想要小胜来亲我。”
  就在我快要俯身时,阁楼的拉门突然被人一下子拉开。
  “啊,找到了,伊月!我就说爸爸和妈妈在家吧?他们鞋子都在门口呢……不过你们在干什么?”
  我没有吱声,因为不知道怎么说。废久看到他却叫出来。
  “欧鲁俊典!那个,我在跟小胜亲亲,结果他竟然告诉我亲亲不会有小孩……”
  “给我闭嘴!”
  我是冲着废久怒吼的,却把俊典吓到了。
  “对不起!爸爸,妈妈,因为放学没有看到你我就跟妹妹一起回来了。我是不是……”
  “知道自己打扰别人了还不快点闪开?”
  我感觉脸上的皮快被扯下来那般发疼。俊典听到我的话,话也不回连忙拉上阁楼的门,很快我听到有什么东西重重滚下去的声音,然后是伊月的骂声。
  结果被俊典那一下弄得我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兴致。伤脑筋地扶着头坐在地上,感觉自己很无助。只有衣衫不整的废久用手指轻轻戳着我。
  “小胜…”
  “你能不能闭嘴,不许跟我说一句话,先自己下去,让我冷静一下。”
  我独自在阁楼坐了很久。但刚刚这一番折腾,让我着实确认了一件事。即使那么挣扎也………
  One for all的使用方法,她也已经真的完完全全都忘记了。
  
  晚餐热了中午多煮的咖喱,还做了俊典喜欢的可乐饼,结果他却不敢动勺子,我也因为刚才的事情一点都吃不下。不知道是不是被我俩感染了的伊月也没了胃口,吃了几口就把碗推到一边。只有废久那家伙没心没肺地把一整盘咖喱消灭的干干净净,又把盘子递给我。
  “你们怎么了?妈妈说不能浪费食物啊,煮了两次的咖喱很好吃的。小胜,能不能再给我盛一碗……”
  “不行,晚上吃多了会长胖。你肚皮已经够圆了。”
  “为什么啊!这不是我家吗!为什么小胜总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这里也是我家,我都是为了你好。”
  我冷冰冰地回答道,头也不抬地硬往嘴里塞了一口饭。
  两个孩子都似乎想为了她的事来问我,不过谁都没开口,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对废久说俊典念高中课程很紧要做功课,她才没有继续缠着他。把目光投向空放着电视却在玩手机的伊月身上,好像想跟她玩,又因为她爱理不理的态度不敢上前。
  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想了一下还是不管她们比较好。刚洗好碗正在擦手时,放在玄关鞋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陌生电话。
  “喂?请问是爆豪先生吗?“
  “是我。
  “啊,这么晚还打电话给您真是非常冒犯。我是公安的河西。”
  是之前临时成立的搜救队那些人。我不记得样貌,只想起来那个警察好像是眼睛相关的什么个性,所以总是随身带着眼药水。
  “有什么事吗?”
  “从院方那边得知,人偶…绿谷小姐今天出院了。但是下午打您的手机始终没有人接听,在想您是不是很忙呢,所以才选择晚上打给您。”
  那时候我可能是在睡觉,或是在阁楼上。
  “所以说有什么事吗?现在既然我妻子已经找到,你们的任务也完成了吧?”
  那是我最讨厌的一类人,说话虽然态度柔和,但吞吞吐吐,半天也讲不到点子上。不过对我那个态度,也可能只是因为顾忌我的身份是现役No.1英雄的关系。
  “搜救任务是完成了没错。但是关于绿谷小姐现在的目前排名还有问题没有解决。”
  “那种事情怎么是由你们来管?这是英雄协会的工作。”
  “没办法交给英雄协会来做啊,毕竟知道绿谷小姐个性的事情就只有我们公安而已。”
  我立刻明白这些家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还是心心念念着废久One for all?本人说的很明确,没有她的允许谁都不能把One for all从她那里夺走。
  “我们必须确定那份个性是否还在绿谷小姐体内,这点很重要,如果不在的话。我们很有可能就要这么失去One for all。所以必须要进行个性检测。原本想在医院做的……结果您这么快就带着绿谷小姐出院了。”
  “医生说可以出院我自然就带她回来了啊。”我没好气地说道。像是住院费不要钱似的。
  “总之,您明天可以抽空再带绿谷小姐来一趟医院吗?我们能理解你想保护妻子的心愿,但这件事真的很重要。还请您不要敷衍公安。”
  “明天不行。”我说着,在心里头叹了口气。“起码要……”
  就在我话还没说完,突然客厅传来伊月的尖叫声。我趁机连忙对电话那头说道。
  “抱歉。我家里有事,先挂了。”
  “喂?!等等!爆豪先生!”
  赶到客厅,发现伊月正捂着耳朵痛苦地蹲下来。
  “怎么了?”
  “她…刚刚一声不吭吃掉了我下午买的蛋糕…真的吃掉就算了。可是,可是剩下的全部掉在地上了。”
  看到被她声音吓到缩进厨房的废久,我皱起眉头,先把伊月从地上拉起来。“什么叫‘她’?这是你妈妈吧?一个蛋糕而已,明天再买不就行了吗?”
  “我…我……”
  我虽然一直都监督着这孩子的学习和个性能力,却觉得她那骄横乖张的性格很棘手。不过幸好她十分听我的话,被我说了之后就抬不起头来。我又把头转向废久,她慌忙左顾右盼,发现没有可以躲的地方,就用手蒙住了脸。
  “我不是说晚上不要吃东西了吗?”
  “可是我很饿……所以就去翻了冰箱。”
  那一大碗咖喱已经跟我平时中午的食量差不多。都无法填她的肚子,我记得第一天在医院,护士还告诉我她连续两餐没有进食的事情。“一会说没食欲一会又说没有吃饱,你的胃是怪物吗?”
  “我不知道……”废久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委屈地哭了出来。
  “总之,拿纸巾把地板给我清理干净。”
  “是…是……”
  我实在是烦到不行,又想去二楼阳台吸烟,伊月却追着我赶上来。
  “爸爸,我直接说了。你……就不觉得妈妈很奇怪吗?”她挨着我小声说道。
  “奇怪?她脑子变成那样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
  伊月摇头道。
  “那不是妈妈吧?你真的觉得楼下那个人是妈妈吗?”
  有一瞬间我对伊月的话的确感到怀疑,我们曾经碰到过可以模仿任何人外貌和声音的个性……虽然那个女人不可能再出现。但难保有类似的个性出现。不过当我想到下午废久的样子,一口否决了她的假设。
  “不可能,虽然她是比以前还要蠢还要笨没错。但就是那家伙,就是你妈妈没错。她从小就是这幅样子。”
  “……既然爸爸你能这么肯定认为的话,我也不说什么了。”
  说罢,她又开始怪异地揉着自己的耳朵,转身钻进自己房里。那个动作我经常看她做,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
  只是我还以为起码今晚不会再出现刚刚那样的骚动,一小时后我又一次听到伊月欲哭无泪的尖叫声。
  “那是我珍藏的限定版焦冻入浴剂!每次都舍不得,只能用一点点,一点点!结果你怎么能…怎么能一下子全部都倒进去了?”
  焦……冻入浴剂?
  我望着变成红和淡蓝两色的浴缸水发呆着,然而罪魁祸首的废久正光着肩膀坐在浴缸里面,向我露着灿烂的笑容。
  
  

评论(1)
热度(41)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