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切上】《危如累卵》01

ooc

切岛和上鸣两个直男还没有交往结果提前进入带孩子的生活,然后因为某些原因联手进行了合法复仇…

职英背景

有原创角色注意


希望卖假X的能从世界上永远消失





  切岛锐儿郎第一次在想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应该是看错了。他现在在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挎包里有随身携带着可以舒缓双目的眼药水,特意仰头给自己滴上,使劲眨巴眨巴着。
  只是,没有看错,更不是幻觉。
  虽然隔着橱窗,但那个人的确是峰田实。在母婴店推着购物车,不过色眯眯的眼神全在落在一旁漂亮的售货员小姐脸上,看起来就要流口水了。峰田是个矮子,够不着货架,所以在售货员小姐的帮忙下往购物车里扔了一包又一包的婴儿用纸尿裤,然后他们走到奶粉专柜,又拿起了罐装奶粉。
  毕业这么久已经结婚的同班同学也不在少数,但峰田实是切岛最最想不到会去结婚的那个人……怎么说呢,这家伙向来只会轻薄女孩子。根本想象不到有什么样的女性答应跟他结婚生子。本着求生欲切岛决定还是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离开比较好,却在他转身后突然听见了女性的尖叫……
  在警察局的时候峰田叫了起来,他的声音有点尖,听起来很刺耳。
  “啊啊!监禁半年罚款50万块,还有吊销英雄执照对吧?!这种事情从我决定对那个超可爱的姐姐伸出手的时候就已经有所觉悟了!只是!没想到……切岛你啊!!!”

  但做笔录的警察却不耐烦地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示意他赶紧安静下来。
  “别嚷嚷吵吵的。对方好像并不打算起诉你性骚扰,因为英雄烈怒赖雄斗君来的十分及时的缘故,什么都没被碰到所以就算了……但是依照法律规定还是要判你十五天监禁。咦?你是雄英的毕业生啊,还是职业英雄葡萄汁……雄英是已经堕落了吗?”
  “我知道!我知道了!”双眼瞪得通红的峰田转头恶狠狠望着双手背在身后,站的笔直的切岛。“逮捕许久不见的高中同学的感觉如何啊?切岛!”
  “遇到有困难的女性要上前帮忙,那是英雄的本职工作……”
  他不太好意思去看峰田,目光左右摇摆不定。当时没考虑多少,下意识地就从包里掏出了手铐,每次逮捕犯人的时候切岛都会被分泌的大量多巴胺支配大脑,一直浑身兴奋到已经将同班同学的峰田扭送到警察局他才回过神来。
  “你还是老样子啊,都已经结婚了就不要再对外面的女性出手了吧?”
  切岛望着坐在椅子上脚够不着地的峰田心想。这家伙,二十多岁了还是这个身高,他的小孩是什么样子?没几岁就会跟他一样高了吧。那个画面…他使劲甩了甩脑袋。
  “结婚?你在说什么?”
  切岛也有点迷惑,他指着一同被带过来的奶粉和纸尿裤,好像婴儿毛巾和奶嘴一类的婴儿用品。虽然当时急着把峰田送到警察局,但被骚扰的售货员小姐还是尽自己本职跟着将峰田购买的东西一并送了过来。
  “那些都是给婴儿买的东西,不是给你小孩的吗?“
  “虽然我最讨厌的生物就是臭小鬼们,怎么可能去生孩子。不过啊…大胸的姐姐生完孩子后胸部会更大的,嘿…嘿嘿……”
  这样发出奇怪笑声笑着的峰田,被站在他身旁看着的警察用手打了脑袋。
  “好痛!我要起诉你们使用暴力……”
  “峰田,你还是安分一点吧。”切岛劝他道。“在里面待上两周,想必你的心灵也能重新受到洗涤。我半个月后会来接你的。”
  “洗涤你个头啊!等一下!给我回来切岛!”
  切岛握住拘禁室门把手想要离开时,又被峰田喊住了。
  “既然是你逮捕的我,那给我把那些东西带走好了。”
  说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地上有整整一大袋的婴儿用品,可那不是峰田要买给自己小孩的,又是为什么要买呢?这样问道,峰田回答了他。
  “这些都是给上鸣那个傻子买的东西。”
  “上鸣?”
  峰田口中所说的上鸣电气,也是好久都没有见过的同班同学了……大家毕业后工作都很忙,根本没有聚在一起的时间。
  不知道到底想到了什么,峰田突然强忍着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抱紧抽搐身体。“噗噗……噗哈哈哈哈哈哈………总之,切岛,既然我被关监禁都是拜你所赐,你替我送过去没问题吧?”
  于是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后,切岛的身影拎着峰田买的那些东西出现在他所给的地址楼下。这是栋被夹在写字楼之间的高层公寓,看构造应该是一室一厅的公寓。一室一厅的话……一家三口在里面住好像有点拥挤,但两个人倒是没问题。
  上鸣姑且是个帅哥,虽然跟峰田一样偶尔对女孩子露出痴痴的表情,不过切岛觉得他性格很不错,起码跟谁都处得来。会结婚生子会很正常。不知道夫人是位什么样的女性……只是,有夫人在的话为什么会叫峰田去买东西?夫人工作太忙了?
  还是难道说……
  仔细想想,峰田和上鸣在学校的时候就形影不离了。那难不成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朋友的关系?
  但是两个男人要怎么生孩子,领养的?啊,这个假设比较可靠。
  以上一切都如同万花筒一样在切岛的脑子里旋转着。他被自己冒出的念头吓出了一身冷汗,无意用力拍了一下墙壁,运作中的电梯狠狠晃动了一下,他又连忙握住了把手。
  电梯在十一层停了下来,切岛赶紧拎起地上的袋子钻了出去。门在他身后缓缓闭合,上鸣家就正好在电梯门左手边。他把手指移动到门铃上,刚打算按下去,便即使隔着门板听到婴儿震耳欲聋的哭声。
  还真的有小孩啊……切岛倒吸了一口气。伴随着门铃、婴儿的啼哭、还有上鸣熟悉的说话声。
  “你太慢了峰田!我的耳朵都快被吵聋了!”
  一开口切岛就看见额发和鬓发被发带束在脑后,只露了张生气脸的上鸣电气。他的个头跟切岛差不多高,但不知为何比切岛印象中要瘦了好几圈,以前还有薄薄肌肉的胳膊,变得十分纤细……该说优势还是什么,上学的时候虽然整天跟峰田这样的人厮混在一起,不过因为脸长得帅性格温和,倒是蛮受女孩子欢迎的。
  只要不被女孩子不看到他放电后的样子……这是上鸣自己说的话。
  “……哎?你是……切岛?”
  原本闪亮亮的大眼睛在看到切岛时慢慢变成了只有眼白和豆子般的瞳孔。切岛忍俊不禁,咧嘴冲他笑道。
  “好久不见啊,上鸣,抱歉一声没吭就来打扰你。因为峰田那家伙性骚扰女孩子,被我抓去蹲局子了,所以我替他帮你把东西送过来。”
  他举起袋子挥了挥,其实还有点麻烦,虽然东西不太重,纸尿裤是真的很占地方,体积太大,不太好拿。
  “蹲局子…难怪峰田那家伙会那么积极替我跑腿买东西,原来是想跟可爱的店员姐姐搭讪……可恶。我还以为他是真心想帮忙的。”
  上鸣先是发出好像碎碎念一般不满的低语,随后从他手里接过东西,抬头对切岛的笑容予以回应。
  “不过真的好久不见了啊,上次聚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一年前?过后我好像就再也没见过你了。”
  “大家都太忙了,也没有办法啦。”
  切岛不由得向他身后偷偷张望,婴儿哭泣声太大以至于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也没有看到其他人的声音。发现他向后漂移的眼神,上鸣却开始遮遮掩掩起来。
  “啊……”
  “怎么了?不欢迎我吗?”
  上鸣摇着头。
  “不是……说的也是,不能让你一直站在这里。毕竟特意替峰田那家伙送东西,要先进来吗?”
  他嘴上这么说,切岛却看出他的眼神非常不情愿让自己进屋。既然结婚了谁都没提起过,就说明上鸣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我进去没关系吗?”所以切岛这样问道。
  “进来倒是没什么,只是家里有一股那小鬼臭气熏天的屎味……你听到她的声音了吧?可能会让你没有胃口喝咖啡。”
  上鸣像是发泄一般拉开鞋柜,拿出了灰色备用拖鞋扔在了地上。
  玄关便是走廊,左边是灶台和洗碗池,还放着冰箱和洗衣机,右手是厕所跟浴室。往里走便是客厅和卧室了……不过切岛却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好像没有任何女性的用品,就连进门时地上也只有男人的鞋。
  而他说的味道……的确很重。勉强在切岛能忍受的范围之内,英雄活动中遇到过比这个还要恶劣的情况。
  “你到底要哭到什么时候啊……吵死了。”
  上鸣在嘴里嘟嘟囔囔着,从手提袋里把奶粉和纸尿裤全部一股脑倒在沙发上后,切岛发现自己连坐的地方也没有,主要是空间本来就不够用,可能只有六叠榻榻米那么大小。而且……沙发上还躺着一个正在哇哇大哭的孩子。也许是真的哭了很久,哭声都有些沙哑了。切岛看见他动作麻利地拆了纸尿裤包装袋给小孩换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突然变得有点想不起来以前的上鸣是什么样子了。
  “上鸣,这是……”
  “就是你看到的这种情况。托这孩子的福,我一直都在请假,这个月的薪水差不多要被扣光了。”
  虽然切岛愣了半天没有说话,不过跟婴儿战斗的上鸣根本没有发现他奇怪的样子。忙得想用手直接打开奶粉罐,又被弄得指甲盖生疼。见状的切岛连忙从他手里拿过奶粉,硬化过的手指一下子就把封口扳开了。
  “多谢!你的个性真是方便……纸尿裤和奶粉全部都用得一干二净,所以我才摆脱峰田那家伙买了送过来。切岛你要是再晚点来的话,在这小鬼没哭够前我也会被她烦死的,说女人和婴儿都是恶魔……这话一点也不假啊。”
  上鸣说她……原来是女孩子。头顶有稀稀疏疏的红色胎毛,脸也通红通红的。说到底因为是小小的身体还是有那么几分可爱的。
  “但是照顾自己的孩子会碰上这种情况没办法嘛,等她长大了可以念幼稚园了就会好很多。”切岛又露出笑容,想给看起来满头沮丧的上鸣打点气。
  ……这样应该会吧。切岛是猜的。上鸣满脸茫然地摇摇头。
  “我的孩子?是吧…但是也不、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啊……”
  “啊?”切岛张大了嘴。“什么意思?”
  “你觉得你这孩子跟我长得像?”
  因为他的话切岛又仔细去看了那张皱巴巴的小脸,然后摇摇头。
  “峰田什么都没对你说吗?”
  “没有…把他送到警局之后,我就拎着东西走了。”
  上鸣叹了口气,停止了搅拌奶粉的动作,盯着奶瓶发愣。
  “我心里好苦,切岛……你来救救我吧。为什么这种事情会落到我头上。”
  他连连唉声叹声。拧紧奶瓶瓶盖,用手背试过了奶水温度之后抱着那孩子坐下来放在腿上。碰到奶嘴后就立刻停止哭泣的孩子拼命吮吸,这样的反差令切岛感到匪夷所思。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之后,上鸣才向切岛开口说道。
  “那是去年八月的事情了,我的事务所,有一个卧底任务派遣我去做…因为我是新人英雄嘛,还没怎么露过脸。我觉得那是个不错的工作机会,而且,卧底之类的…很帅不是吗!我就美滋滋地答应了……
  三浦制药有限公司这个名字你听过吧?你的胳膊不还是贴着创可贴吗?是昨天英雄活动中小小的负伤?啊,那个创可贴,就是他们公司生产的哦。我们事务所的探员发现他们表面借着制药的名义正在跟黑道们私下进行du品交易。但是制药公司那边管理很严,想进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们只能从黑道这边着手调查。我混进了那个名字叫真崎组的组织之后,跟在一个叫上冈的男人手下做事……之前辛苦了差不多两个月吧,好不容易才取得了上冈的信任,让我负责当贩卖觉醒剂的接头。卧底工作原来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啊,很辛苦,而且接触后才知道黑道的家伙也不全都是坏人…上冈很中意我的个性,一直对我很好,每次欺骗他的时候都有些过意不去。当然……卖药就算了还卖给未成年人,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
  就在他把我介绍给组织老大的那天,我认识了当时在场的一个叫缘的女人,就是这孩子的母亲……我当时以为她是大哥的情妇,但情妇应该不可能单独坐在上座,而且大哥对她的态度意外的很尊敬。
  “从那么好的大学毕业的家伙怎么可能跑来当药贩子?”
  大哥眯着眼睛打量着我,组织老大果然还是跟小喽啰相比之下有不一样的气场,穿着西装,脖子上挂着粗得像手指一样的大金链……怎么想到了以前你们为了救爆豪潜入脑无工厂时的绿谷…哈、哈哈!你们那时候真的好好笑啊!当时要是想到这个就不会害怕了吧。总之…我不太敢抬头。我的新身份是事务所托人伪造的,不过帮忙去弄身份的那家伙是个蠢到家的白痴……竟然忘了修改我的学历。
  “鸣上说他很缺钱,虽然以前是英雄,但因为嗑东西的前科在笼子里蹲了一年,已经被吊销英雄执照了。现在在我手下干了两个月,我觉得他很值得信赖。况且有他在笼子里的人脉资源,东西会卖得很方便。”上冈这样替我说话。
  为了能让自己看得更像个瘾君子,我还被迫暴瘦了整整二十斤,看样子是吃不回来了……那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变成了谁。早知道是这样我根本就不会答应做什么狗屁卧底。而且后来……算了,先说那天的事情吧。
  切岛,你知道什么叫做放长线钓大鱼吧?为了能博取上冈的信任,我按照事务所那边的吩咐向他们故意透露了好几条警方突袭检查的消息……多亏这个上冈变成了大哥眼前的红人。虽然被吼了几句,打扮大哥对我没有什么怀疑便让我去当营业员。而阿缘…那个女人就一直坐在旁边默默地喝着酒,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那是干什么的。那天被灌了很多酒……你知道我喝多酒就会跟个性使用过度的副作用一样变成傻子,从酒吧出来后我就恍恍惚惚,在大街上晃悠着。差点摔倒的时候,我突然被人扶住身体。
  抬头一看,阿缘正在冲我笑。穿着白色连衣裙,她当时好美,我的眼睛一点都不能从她身上离开……她说了“跟我来吧”,我就一点抵抗也没有,稀里糊涂地跟着她来到了像酒店一样的地方。
  “你其实没有吸过任何东西吧?因为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危险。而且我很久以前见过你,你的本名叫上鸣电气。在电视上看到过你,差不多有十年了……那年的雄英体育祭是我最后一次跟爸爸一起看的电视节目,真的很精彩。”
  就这么简简单单被认出来身份吓得我冒了一身冷汗。我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了,想推开阿缘,她却握着我的胳膊不放。
  “我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半个字的,放心吧,谁都有自己的苦衷。只要避开那些不谈,就不至于活得那么痛苦了。”
  我对于那晚只记得这么一点点细节,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躺在床上,阿缘也不在,她只留了张纸条写着“谢谢你”……这种情况下是个男人都会觉得那、那啥了对吧?!我有点难受,明明终于摆脱了二十多年的童贞,我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但现在仔细想想,我搞不好根本还是童贞……根本没有脱处的实感嘛。切岛你懂的,脱处后应该会有那种舒畅感……什么?你不懂?你也还是处男?等、等等wwww我听到了什么,处男?切岛是处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算了一点都不好笑,我跟你半斤八两。
  ……反正那之后再也没见过阿缘。因为我的卧底工作因后来真崎组突然爆发的内部争权血拼事件就这样被迫中止了。直到不久前,4月初的时候,那天晚上我刚结束工作,在公寓楼下看到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
  我只能把她们迎进家门,阿缘一口咬定这个孩子是我的,要我来抚养她。孩子的生日是3月27日,但是现在是4月……再怎么早产也不可能七个月就出生的不是吗?!被当成傻子耍让我很生气。但我怀疑她是不是拥有什么精神系个性……对她的请求好像很难拒绝。看到阿缘和这个给她取名叫海咲的孩子,不知不觉男人的责任感就上来了……我想了一整晚,她说没有地方去,那么恳求我的模样真的很可怜,我就心软了……可没想到我还是被她所欺骗。切岛,女人真的好可怕,为什么她们能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对人撒谎啊……就在我答应照顾她们的第二天,阿缘就立刻消失不见了。然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上鸣把经过说完,坐在一旁椅子上一直仔细倾听的切岛说不出来半句话。那个叫海咲的孩子,已经缩着小小的身体睡得很熟了。
  “但是,既然上鸣觉得这孩子不是自己的话,只要去医院做鉴定确定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再送去孤儿院就好了不是吗?”开口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喉咙有点痛。
  “可万一阿缘回来了怎么办?”
  “……确实很头疼。”
  切岛也替他伤脑筋般抓着自己头发。幸好之前没有多嘴问他“夫人”之类的事情。
  “但连母亲也不在,又不是你的孩子,根本没有理由来抚养吧?”
  “话是那么说,我也好几次带着海咲去了收容机构,那个地方,有很多像她这样出生没多久却没有父母小孩。不要看她现在哭的很厉害,她的声音在那些孩子当中变得那么的微小,实在是没有办法就这么把她扔在那种地方啊……老妈还不知道这件事,要是让她发现的话,我可能会被她打断腿。”
  就在这时,切岛也不知上鸣动了哪里,原本已经睡得香甜的孩子突然咧嘴哭了起来。不管上鸣把他抱起来怎么哄都止不住。
  “但现在每天,每天都是这样。送走不是,不送走也不是。我真的已经受够了……啊!真是!不是才吃饱的吗?!”
  上鸣不断地发着牢骚,一脸欲哭无泪。
  “可能还是因为母亲不在身边她很不安吧。”
  切岛说着。虽然他没有特别喜欢小孩子,不过也并非讨厌。谁都是从婴儿时期靠给别人不断添麻烦长成现在这么大的。所以不管是谁都没有资格去嫌弃婴儿的生存方式。长成大小孩之后那倒是另一番说辞了。
  “切岛,你替我照顾一下,我要去趟厕所。”
  “啊,但是我不会抱小孩……”胳膊和腿被厚厚的衣服裹着,看起来却还是很脆弱,仿佛一折就断。
  “随便啦,怎么来都行。”
  说罢上鸣把海咲当成小猫一样硬塞给了切岛。他只能像抱猫那样用胳膊托着幼小的身体。但这时,在切岛盯着正在哭泣中的婴儿的脸时,她突然安静下来,漆黑的眼睛睁得圆圆大大,睫毛还是湿湿的。就这样跟切岛对视半天,一下子笑了。小孩子的哭声很刺耳,可笑声却像银铃般清脆。
  “咦,海咲居然不哭了……”
  那之后只要切岛一抱孩子就会停止哭泣,像是有魔力一般。终于抽开身子有空给切岛拿来罐装咖啡的上鸣叉着腰站在他面前。
  “看来她很喜欢你嘛。”
  “是吗!”
  “……仔细一看,你们的发色也很接近,难道说……”
  “喂喂?!上鸣啊!”
  “我开玩笑的啦。”
  吐着舌头的上鸣却莫名地笑着。看到他在今天到现在为止终于露出了第一个笑容,切岛才觉得他跟以前比起来好像没什么变化。有着强大副作用却十分麻烦个性,还经常被人喊白痴脸,性格却依旧十分乐观的家伙才是切岛认识的上鸣电气。在他笑起来之后,切岛也忍不住跟着笑了出来。
  “话说母亲的名字只有叫缘…你不知道她姓什么吗?”
  “她从来都没有说过。
  上鸣摇着头,切岛心想这家伙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粗心很多。
  “上鸣,没有问过啊?”
  “有时候我会连这个女人是否存在过都很怀疑。”
  “……总之,我想办法帮你调查一下这孩子的母亲到底是什么人,看能不能找到她吧。从法律上来说她是没有资格把孩子丢给你不管的。”
  “能,能找到吗?!我这边实在是不能拜托事务所……让那些家伙知道我当卧底的时候跟女人搞得不清不白会被喊过去问话的。”
  “说不好,既然她跟黑道有关系的话,可能找起来比较麻烦。但我会尽我所能帮你找的。你就放心好了。”
  这样跟上鸣说自己要离开的时候,他还把切岛送到了电梯口。
  “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虽然现在大家工作都很忙,但偶尔也用Line联系一下我,改天我请你喝一杯吧。”
  “嗯,我会的。”
  从公寓出来后切岛不知为何心情愉悦起来。脚步轻快得像是能够一秒起舞。可能是因为今天见到了过去的同学,让他想起了很多以前在雄英时开心的回忆。虽然铁面无私地把峰田扭送到警局这件事好像有点……等到他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快走到大路上时,有人却在后面喊着他的名字。
  “等一下!切岛!切岛!!”
  上鸣跑得上起不接下气,在他面前弯腰停下来,切岛还在在想是不是自己丢了什么东西在他家。
  “怎么了?”
  “那个,你、你能不能……再多待一会?”
  死死揪住切岛胳膊的上鸣,气喘吁吁地向他请求道。

评论(4)
热度(99)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