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食禁

《蚀》12

维翼维


是的,这章cp…就这样…超重口,雷滚滚


性转


(我太天真了还以为躲过一劫……幸好存了备份)


直到出兵前的那段时间对张翼来说都是难以言喻的幸福,总之日子过得非常快乐。

婚后不久的张微就去了南中,刚过门的妻子却为了服侍年迈的祖母跟着回了武阳。这件事让张翼收到了相当多的闲话。南中豪族仇视当年的庲降都督,兰县孟姓县令却愿意将女儿嫁过来,嫁过来不久后还长久性地分居二地。实际上情况却是兰县县令不过只是孟氏分裔而已。

他巴不得儿子赶紧从家搬走,毕竟他一直都不喜欢姜维府中那些随从们的眼神,除了他还有点眼...

《蚀》11

all姜性转

迷迷糊糊,迷迷糊糊


另外伯恭收到的就是人设里他脖子上那玩意

因为前些日子连续下雨,不止影响到了粮食收成,连果子也不太好买。益州本地好不容易结出来的果实都又小又酸,价格被商贩抬得虚高,关键是根本就不能吃。所以要用在婚宴上的桃和李得从外地买了再运过来。尤其是白桃不宜久放,又时逢天气炎热,很多桃被运过来时已在箱中腐烂了。结果花高价买了很多箱才赶在婚宴前勉勉强挑了够用的数量。张翼至此才算把独子婚事该准备的事情差不多都办好了,他便又从中捡了几个虽然外皮有点烂不过自己吃应该没什么问题的白桃,然后洗净用布包好揣在怀里,准备去久违拜访大将军府。在他准备出门时却见姜维正好走进来,不禁笑着说。
“啊...

《蚀》10

all姜性转

依旧是不知所云的东西

自从儿子为了成亲而留在成都的府中后,姜维就很识趣地歇了很久都没去打扰过张翼了。更何况张翼更是忙于给独子张罗婚事,大到大婚礼服,小到婚宴用的酒,都由他自己亲手挑选。虽然张翼也有邀请他一同陪自己去商定彩礼之事,不过都被他给拒绝。因为目前有另一件事让他更加困扰。
这年益州春天虽然开春得早,回温很快。可从寒食节不久前就开始的连绵细雨一直持续了几十天。虽说春雨贵如油,但眼看着都要立夏了,雨还不见消停。阴雨的持续让益州的农作物生长得很慢,尤其是夏作物。小麦正值孕穗期,结果过了都快大半个月过愣是连麦穗的影子都没有,再仔细去看,却发现小麦已经连根烂死在了土里。姜维原本还指望今年能...

《蚀》09

all姜性转

最近都在乱写一通

张翼娶妻娶得很晚。母亲一直自持留侯之后,不管是自己选的是是母亲自己挑的,每每到了谈婚论嫁时总是会弄出那么点幺蛾子折腾得不了了之。最后已经无力到横了心打算光着过一辈子,结果母亲千挑万选的那位世家小姐,却比他小了十几岁。婚宴结束后,他实在是看不惯少女娇小身体套着宽大礼服的模样,忍不住摆着手开口道。
“我岁数都能当你爹了,以后还是分房睡吧。”
没想到妻子听了后却惶恐万分,当场伏在地上,深深叩头。
“妾愚钝,望夫君日后多多包涵。”
这句话被她一字一顿,清楚地从口中吐出,不知曾被娘家要求她练习了多少次。本来已经决定转身就走,话却在张翼心里回荡。他扭头看着不肯抬头的妻子,除了把她扶起来...

《蚀》08

all姜

性转

前期就全都是翼维的部分了

那段日子基本每晚都能抱着温热的身体入眠,结果让张翼也忘乎所以,他每天看见裹得严严实实的姜维只能想到他前一天晚上在塌上的样子。虽然像是飘在云端感觉会让他贪恋,但他凭本能也觉得这样不太妙。
结果跟中了蛊一样,每次想要劝姜维,都变成自己招架不住这家伙的手,最后早上醒来自己只能扶额叹气。和只会徒添白丝的自己不一样,大将军虽身形不如以往硬朗结实,可容貌丝毫没有衰老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年轻。甚是随气候回温变得精神十足。
张翼还清楚记得自己初见他时,就只见丞相身后跟着一个腰杆笔挺的少年将军。虽细看确实长得眉目清秀,但通红的双颊一看就是常年被陇西那股的阴风所侵蚀过的。个头也比张翼...

《蚀》07

无双向

all姜

性转⚠️

其实这里的“蚀”是交蚀的蚀,不管是日蚀还是月蚀,都是在那瞬间一方被另外一方所替代。可虽然被替代,不过也只是暂时的,阳终是阳,月终为月。

深知自己在这种时候去丞相府会遭到什么样的对待,姜维还是必须赶到黄夫人身边守灵。他想好哪怕是不被允许进门也要在府外候到出殡,却不想一来丞相府,年老家仆二话不说将他领进了门。
奇怪的是平日里小巧雅致的丞相府此时泣声全无。姜维看到灵堂,原本就无法平静下来心情,心脏就仿佛即将破裂般。丞相走后这么多年,说不曾有过怀疑自己所作所为是假。明明想要完成丞相的遗愿,实情却内忧外患。好几次都打算撒手不管,是黄月英一遍又一遍地对他复述着丞相当初的淳淳教诲,提醒他不...

《蚀》06

圣诞快乐

无双向

性转⚠️

all姜

张翼记得延熙十九年跟随姜维率兵出征上邽,却因胡济失约而被邓艾大破于段谷。那个地方仿佛没有秋天似的,兵败之日冷得他感觉呼出的气体都快冻结住了。自己的下属被邓艾打得星散流离,到最后只剩他和姜维两个人。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每次总能化险为夷,这次也一样。张翼不知自己逃至何处的山谷,狭窄得只容一人通过。头顶的天只有一道缝,而不知为何两旁的山壁却朝自己夹来。可能就要被夹成肉泥……身旁早已不省人事的姜维突然小声对他说了一句。
“你不要比我先死。”
这句话是他先说的。
“…军……将军!”
他最终被敲门声惊醒,本就内心凄惨,连忙睁开双眼。随着视线逐渐清晰身体感官也从梦中复苏。相比较...

《蚀》05

好我不玩标题了

all姜性转

ooc

翼三岁,其实是虚岁,两周岁不能再多了,甜姜同理

每每私下去找诸葛亮,最先肯定是看见黄月英带着一双尚未成年的儿女,轻抚瑶琴,屋里还焚着香。月英抬头,一见姜维愣在门口,便笑得宛若春风。姜维想又扭头向屋里的人说道:
“孔明,你看谁来了。“
年不过几岁的妹妹诸葛氏一看来的人是他,便像兔子一样跑的飞快,紧紧攒着他的手。哥哥诸葛瞻却胆子很小,只是躲在母亲身旁睁大眼睛望着这边不敢动弹。丞相闻声露面,便从书房向他招手,虽唇角未动,眉里眼里却满含笑意。
“伯约,来,正好,我正好有些事想托付于你呢。”
见到丞相,姜维只觉得脸微微发烫。刚想朝诸葛亮走过去,诸葛瞻突然不知何时堵在他面前,不肯放他...

《蚀》04

无双

性转⚠️

all姜

不要在意将错就错的章节号

除夕之夜,不应谈及朝事,朝宴更是不用例外。但张翼神态恍惚,有人同他喝酒,他便举杯。犹若隔世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看着面前一个个宫女,飘飘起舞,好像看见了仙子,但看着看着,一个两个全都变成了姜维的脸……有的还有胡子。他吓了个半死,使劲揉起了眼睛。
廖化不知何时推了他一把,才把他从幻觉中拉回来。又压低声音说道:“伯恭,你去找他喝一杯吧。”
张翼故意充傻。“啊?谁?”
“还能有谁,你旁边那个,他从刚刚就一个人对着空气喝到了现在。”
“…我不要。”
“这可是你们和好如初的机会,现在当着陛下和百官的面,他不可能拒绝你的。”
廖化不知,也许别人是不会,但他姜伯约什么事...

《蚀》03

无双向

all姜

下章小翅膀就能荣升大将军保姆了

性转⚠️

鱼被端上来时只剩身体,没有鱼头,应该是被姜维拿去喂常来院子的野猫了。但夏侯霸还记得这头鱼临死前被斩头的痛苦表情。他平日里不挑嘴,几乎没有不爱吃的东西,此时却根本不想动筷子。
“伯约,我可不可以不……”
“不行。”
夏侯霸连话都没有说完,然而姜维投来的眼神另他背脊发凉。
“夏侯将军,这可是我亲手烧的。”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
“夏侯将军。”
看见他托着下巴朝自己笑,那表情却远比盘子里这条死鱼还狰狞。在心里苦苦默念“父亲我可能这就要去见你”后,夏侯霸犹如进食毒药一般把鱼给咽了下去。
“……”
“如何?”
“奇怪,等等,比我想象中要好许多,啊,不对,岂止是好,感...

很多混乱发言请慎fo!

© 合食禁 | Powered by LOFTER